天涼好秋

留不住歲月,就記錄下歲月裏的日子
給自己,也給願與我分享的人
(歡迎來訪,轉載請告知)
個人資料
正文

無性別時代來臨?

(2017-05-21 19:57:07) 下一個

周五一上班,屁股還沒坐穩,旁邊的Mary就跑過來興致勃勃地問我,“你看今天的報紙了嗎?”我說,“在地鐵裏翻了翻,怎麽了?” 她繼續興奮地說,”你讀了那篇關於明年Birth Certificate 上就不用再注明性別的文章了嗎?”

還沒等我答話,Jill就從辦公室躥了出來,“什麽?!這也太Crazy了吧!我告訴你他們這樣整會帶來很多問題的,比如安全,比如孩子的教育……” 她一口氣列出了若幹罪狀。

我急著查電腦的email, 但又不好意思打斷她們。也許知道大老板今天在外麵開會,就看這兩個平時就愛製造drama的家夥你一句我一句象對快板似的說得不亦樂乎。

“這項規定是全國範圍,還是就我們省?”

“應該是全國吧?Birth Certificate不是國家政府頒布的嗎?不對,好象是省政府發Birth Certificate!”

“My God! 那從明年起我們省的人身份證明上都沒有性別了!”

“是,說是新發的健康卡和駕照上已經不標明性別了。”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我夾在中間邊讀著email, 邊哼哼哈哈。Mary意猶未盡,說“一會我把那篇文章給你發過來,你讀一讀,啊?”

我說,好。

不到半分鍾,屏幕上就彈出Mary的email。我順勢打開,文章雖然不象Mary說得那樣大事已成定局的口氣,但提到安省準備進行consultation, 考慮是否將Birth Certificate改為Gender-neutral。這件事源於某位電影製片人最近向安省政府提出正式申請,要求把Birth Certificate上的性別由Male改為Non-binary, 因為覺得自己既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長期由於性別問題受到多方麵的歧視,而安大略省是個能夠自由表達自己性別取向,保證自己不應由於性別取向而受歧視的省份,所以希望政府能夠在今年夏天之前批準其申請。文章還提到最新發行的健康卡和駕照已經實行了Gender-neutral, 不再標明性別。

晚上回到家來,我想起LD去年剛好更新了健康卡,拿出來看,果真上麵已沒有性別那一項,而我前兩年更新的卡上還有。指著LD卡上的照片跟他開玩笑,“這個人也可能是男的,也可能是女的;也可能既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笑過之後覺得健康卡似乎還是應該注明性別,因為它是一個生理特征,醫生有權利知道。真沒注意這項決定是什麽時候正式公布的。

晚飯後打開書房的電腦,就看到區教育局給每位家長發的一個Survey。我對Survey一向還是很尊重的,於是開始認真地做起來。填完前麵的部分,Survey最後請求家長配合,如實地匯報學生的個人情況,目的是了解學生的多元化,和是否在學校受到任何歧視。其中有一項要求選擇學生性別,竟然有五個選擇 a) Male; b) Female; c) Gender Diverse; d) Prefer not to be identified by gender; e) Other gender。“天哪” 我情不自禁地發出聲來,看來教育局已經先行一步了。這世界變化真是快,幾天不學習就跟不上趟了,我知道a), b), d), 也勉強可以理解c), 可實在不明白e)和c)有什麽區別。

和美國相比,總覺得加拿大是個保守的國家,可在某些問題上,例如同性婚姻,性別取向的認可等方麵加拿大似乎總是走在前麵。還記得2005年加拿大剛正式公布同性戀可以結婚的決定,我們辦公室一位同事興奮地擺出和他多年的同性伴侶在地中海豪華遊輪上結婚相冊的情景,以及後來媒體不斷登出的美國同性伴侶來加拿大辦理完結婚手續後激動地擁抱在一起的照片。

Mary 是基督教徒,對這種事情非常反對,每次總是第一個跳出來大聲吐槽。

有的時候覺得民主和多元化其實是保護少數和極少數人的利益。當然每個人都能夠發聲,每個人的權益都能受到尊重,同意也罷,不同意也罷,最後以多數人的意見做決定,這應該還是社會進步的表現。活在這樣的社會環境裏是不是應該說還是一種幸運?

參考文章: http://www.cbc.ca/news/canada/toronto/ontario-gender-neutral-birth-certificate-1.4121944

http://www.ctvnews.ca/canada/gender-neutral-birth-certificates-could-be-issued-in-ontario-by-2018-1.3419952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