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長阿含經卷第二十二

(2018-08-24 08:56:39) 下一個

長阿含經卷第二十二

後秦弘始年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譯

第四分世記經三中劫品第十一

佛告比丘。有三中劫。何等為三。一名刀兵劫。二名穀貴劫。三名疾疫劫。雲何為刀兵劫。此世間人本壽四萬歲。其後稍減壽二萬歲。其後複減壽萬歲。轉壽千歲。轉壽五百歲。轉壽三百歲.二百歲。如今人壽於百歲少出多減。其後人壽稍減。當壽十歲。是時女人生五月行嫁。時。世間所有美味。酥油.蜜.石蜜.黑石蜜。諸有美味皆悉自然消滅。五穀不生。唯有稊稗。是時。有上服錦綾.繒絹.劫貝.芻摩皆無複有。唯有粗織草衣。爾時。此地純生荊棘.蚊虻.蜂螫.蚖蛇.毒蟲。金銀.琉璃.七寶珠玉自然沒地。唯有石沙穢惡充滿。是時。 眾生但增十惡。不複聞有十善之名。乃無善名。況有行善者。爾時。人有不孝父母。不敬師長。能為惡者。則得供養。人所敬待。如今人孝順父母。敬事師長。能為善者。則得供養。人所敬待。彼人為惡。便得供養。亦複如是。時人命終墮畜生中。猶如今人得生天上。時人相見懷毒害心。但欲相殺。猶如獵師見彼群鹿。但欲殺之。無一善念。其人如是。但欲相殺。無一善念。爾時。此地溝澗.溪穀.山陵.堆阜。無一平地。時人行來恐怖惶懼。衣毛為豎。

時。七日中有刀劍劫起。時人手執草木.瓦石。皆變成刀劍。刀劍鋒利。所擬皆斷。展轉相害。其中有黠慧者見刀兵相害。恐怖逃避。入山林.坑澗無人之處。七日藏避。心口自言。我不害人。人勿害我。其人於七日中。食草木根。以自存活。過七日已。還出山林。時。有一人得共相見。歡喜而言。今見生人。今見生人。猶如父母與一子別。久乃相見。歡喜踴躍。不能自勝。彼亦如是。歡喜踴躍。不能自勝。是時。人民於七日中。哭泣相向。複於七日中。共相娛樂。歡喜慶賀。時人身壞命終。皆墮地獄中。所以者何。斯由其人常懷嗔怒。害心相向。無慈仁故。是為刀兵劫。

佛告比丘。雲何為饑餓劫。爾時。人民多行非法。邪見顛倒。為十惡業。以行惡故。天不降雨。百草枯死。五穀不成。但有莖稈。雲何為饑餓。爾時。人民收掃田裏.街巷.道陌.糞土遺穀。以自存活。是為饑餓。複次。饑餓時。其人於街巷.市裏.屠殺之處及丘塚間。拾諸骸骨。煮汁飲之。以此自存。是為白骨饑餓。複次。饑餓劫時。所種五穀盡變成草木。時人取華煮汁而飲。複次。饑餓時。草木華落。覆在土下。時人掘地取華煮食。以是自存。是為草木饑餓。爾時。眾生身壞命終。墮餓鬼中。所以者何。斯由其人於饑餓劫中。常懷慳貪。無施惠心。不肯分割。不念厄人故也。是為饑餓劫。

佛告比丘。雲何為疾疫劫。爾時。世人修行正法。正見。不顛倒見。具十善行。他方世界有鬼神來。此間鬼神放逸淫亂。不能護人。他方鬼神侵嬈此世間人。撾打捶杖。接其精氣。使人心亂。驅逼將去。猶如國王敕諸將帥有所守護。餘方有賊寇來侵嬈。此放逸之人劫於村國。此亦如是。他方世界有鬼神來。取此間人。撾打捶杖。接其精氣。驅逼將去。

佛告比丘。正使此間鬼神不放逸淫亂。他方世界有大力鬼神來。此間鬼神畏怖避去。彼大鬼神侵嬈此人。撾打捶杖。接其精氣。殺之而去。譬如國王.若王大臣。遣諸將帥守衛人民。將帥清慎。無有放逸。他方有強猛將帥人。兵眾多來破村城。掠奪人物。彼亦如是。正使此間鬼神不敢放逸。他方世界有大力鬼神來。此間鬼神恐怖避去。彼大鬼神侵嬈此人。撾打捶杖。接其精氣。殺之而去。時。疾疫劫中人民身壞命終。皆生天上。所以者何。斯由時人慈心相向。展轉相問。汝病差不。身安隱不。以此因緣得生天上。是故名為疾疫劫。是為三中劫也。

佛說長阿含第四分世記經世本緣品第十二

佛告比丘。火災過已。此世天地還欲成時。有餘眾生福盡.行盡.命盡。於光音天命終。生梵處。於彼生染著心。愛樂彼處。願餘眾生共生彼處。發此念已。有餘眾生福.行.命盡。於光音天身壞命終。生空梵處。時。先生梵天即自念言。我是梵王大梵天王。無造我者。我自然有無所承受。於千世界最得自在。善諸義趣。富有豐饒。能造化萬物。我即是一切眾生父母。其後來諸梵複自念言。彼先梵天即是梵王大梵天王。彼自然有。無造彼者。於千世界最尊第一。無所承受。善諸義趣。富有豐饒。能造萬物。是眾生父母。我從彼有。彼梵天王顏貌容狀常如童子。是故梵王名曰童子。

或有是時。此世還成世間。眾生多有生光音天者。自然化生。歡喜為食。身光自照。神足飛空。安樂無礙。壽命長久。其後此世變成大水。周遍彌滿。當於爾時。天下大闇。無有日月.星辰.晝夜。亦無歲月.四時之數。其後此世還欲變時。有餘眾生福盡.行盡.命盡。從光音天命終。來生此間。皆悉化生。歡喜為食。身光自照。神足飛空。安樂無礙。久住此間。爾時。無有男女.尊卑.上下。亦無異名。眾共生世。故名眾生。

是時。此地有自然地味出。凝停於地。猶如醍醐。地味出時。亦複如是。猶如生酥。味甜如蜜。其後眾生以手試嚐知為何味。初嚐覺好。遂生味著。如是展轉嚐之不已。遂生貪著。便以手掬。漸成摶食。摶食不已。餘眾生見。複效食之。食之不已。時。此眾生身體粗澀。光明轉滅。無複神足。不能飛行。爾時。未有日月。眾生光滅。是時。天地大闇。如前無異。其後久久。有大暴風吹大海水。深 八萬四千由旬。使令兩披飄。取日宮殿。著須彌山半。安日道中。東出西沒。周旋天下。

第二日宮從東出西沒。時眾生有言。是即昨日也。或言。非昨也。第三日宮繞須彌山。東出西沒。彼時眾生言。定是一日。日者。義言是前明因。是故名為日。日有二義。一曰住常度。二曰宮殿。宮殿四方遠見故圓。寒溫和適。天金所成。頗梨間廁。二分天金。純真無雜。外內清徹。光明遠照。一分頗梨。純真無雜。外內清徹。光明遠照。日宮縱廣五十一由旬。宮牆及地薄如梓柏。

宮牆七重。七重欄楯.七重羅網.七重寶鈴.七重行樹。周匝校飾以七寶成。金牆銀門。銀牆金門。琉璃牆水精門。水精牆琉璃門。赤珠牆馬瑙門。馬瑙牆赤珠門。車磲牆眾寶門。眾寶牆車磲門。又其欄楯。金欄銀桄。銀欄金桄。琉璃欄水精桄。水精欄琉璃桄。赤珠欄馬瑙桄。馬瑙欄赤珠桄。眾寶欄車磲桄。車磲欄眾寶桄。金網銀鈴。銀網金鈴。水精網琉璃鈴。琉璃網水精鈴。赤珠網馬瑙鈴。馬瑙網赤珠鈴。車磲網眾寶鈴。眾寶網車磲鈴。其金樹者銀葉華實。銀樹者金葉華實。琉璃樹者水精華實。水精樹者琉璃華實。赤珠樹者馬瑙華實。馬瑙樹者赤珠華實。車磲樹者眾寶華實。眾寶樹者車磲華實。宮牆四門。門有七階。周匝欄楯。樓閣台觀.園林浴池。次第相比。生眾寶華。行行相當。種種果樹。華葉雜色。樹香芬馥。周流四遠。雜類眾鳥相和而鳴。

其日宮殿為五風所持。一曰持風。二曰養風。三曰受風。四曰轉風。五曰調風。日天子所止正殿。純金所造。高十六由旬。殿有四門。周匝欄楯。日天子座縱廣半由旬。七寶所成。清淨柔軟。猶如天衣。日天子自身放光照於金殿。金殿光照於日宮。日宮光出照四天下。日天子壽天五百歲。子孫相承。無有間異。其宮不壞。終於一劫。日宮行時。其日天子無有行意。言我行住常以 五欲自相娛樂。日宮行時。無數百千諸大天神在前導從。歡樂無倦。好樂捷疾。因是日天子名為捷疾。

日天子身出千光。五百光下照。五百光傍照。斯由宿業功德。故有此千光。是故日天子名為千光。宿業功德雲何。或有一人供養沙門.婆羅門。濟諸窮乏。施以飲食.衣服.湯藥.象馬.車乘.房舍.燈燭。分布時與。隨其所須。不逆人意。供養持戒諸賢聖人。由彼種種無數法喜光明因緣。善心歡喜。如刹利王水澆頭種初登王位。善心歡喜。亦複如是。以此因緣。身壞命終。為日天子。得日宮殿。有千光明。故言善業得千光明。

複以何等故。名為宿業光明。或有人不殺生。不盜。不邪淫。不兩舌.惡口.妄言.綺語。不貪取。不嗔恚.邪見。以此因緣。善心歡喜。猶如四衢道頭有大浴池。清淨無穢。有人遠行。疲極熱渴。來入此池。澡浴清涼。歡喜愛樂。彼十善者。善心歡喜。亦複如是。其人身壞命終。為日天子。居日宮殿。有千光明。以是因緣故。名善業光明。

複以何緣名千光明。或有人不殺.不盜.不淫.不欺.不飲酒。以此因緣。善心歡喜。身壞命終。為日天子。居日宮殿。有千光明。以是因緣故。名善業千光明。六十念頃名一羅耶。三十羅耶名摩睺多。百摩睺多名優波摩。日宮殿六月南行。日行三十裏。極南不過閻浮提。日北行亦複如是。

以何緣故日光炎熱。有十因緣。何等為十。一者須彌山外有佉陀羅山。高四萬二千由旬。頂廣四萬二千由旬。其邊無量。七寶所成。日光照山。觸而生熱。是為一緣日光。炎熱。二者佉陀羅山表有伊沙陀山。高二萬一千由旬。縱廣二萬一千由旬。周匝無量。七寶所成。日光照山。觸而生熱。是為二緣日光炎熱。

三者伊沙陀山表有樹提陀羅山。上高萬二千由旬。縱廣萬二千由旬。周匝無量。七寶所成。日光照山。觸而生熱。是為三緣日光炎熱。四者去樹提陀羅山表有山名善見。高六千由旬。縱廣六千由旬。周匝無量。七寶所成。日光照山。觸而生熱。是為四緣日光炎熱。五者善見山表有馬祀山。高三千由旬。縱廣三千由旬。周匝無量。七寶所成。日光照山。觸而生熱。是為五緣日光炎熱。六者去馬祀山表有尼彌陀羅山。高千二百由旬。縱廣千二百由旬。周匝無量。七寶所成。日光照山。觸而生熱。是為六緣日光炎熱。

七者去尼彌陀羅山表有調伏山。高六百由旬。縱廣六百由旬。周匝無量。七寶所成。日光照山。觸而生熱。是為七緣日光炎熱。八者調伏山表有金剛輪山。高三百由旬。縱廣三百由旬。周匝無量。七寶所成。日光照山。觸而生熱。是為八緣日光炎熱。複次。上萬由旬有天宮殿。名為星宿。琉璃所成。日光照彼。觸而生熱。是為九緣日光炎熱。複次。日宮殿光照於大地。觸而生熱。是為十緣日光炎熱。爾時。 世尊以偈頌曰。


  以此十因緣  日名為千光

  光明炎熾熱  佛日之所說

佛告比丘。何故冬日宮殿寒而不可近。有光而冷。有十三緣。雖光而冷。雲何為十三。一者須彌山.佉陀羅山中間有水。廣八萬四千由旬。周匝無量。其水生雜華。優缽羅華.拘勿頭.缽頭摩.分陀利.須幹提華。日光所照。觸而生冷。是為一緣日光為冷。二者佉陀羅山.伊沙陀羅山中間有水。廣四萬二千由旬。縱廣四萬二千由旬。周匝無量。有水生諸雜華。日光所照。觸而生冷。是為二緣日光為冷。

三者伊沙陀羅山去樹提陀羅山中間有水。廣二萬一千由旬。周匝無量。生諸雜華。日光所照。觸而生冷。是為三緣日光為冷。四者善見山.樹提山中間有水。廣萬二千由旬。周匝無量。生諸雜華。日光所照。觸而生冷。是為四緣日光為冷。五者善見山.馬祀山中間有水。廣六千由旬。生諸雜華。日光所照。觸而生冷。是為五緣日光為冷。六者馬祀山.尼彌陀羅山中間有水。廣千二百由旬。周匝無量。生諸雜華。日光所照。觸而生冷。是為六緣日光為冷。尼彌陀羅山.調伏山中間有水。廣六百由旬。周匝無量。生諸雜華。日光所照。觸而生冷。是為七緣日光為冷。調伏山.金剛輪山中間有水。廣三百由旬。周匝無量。生諸雜華。日光所照。觸而生冷。是為八緣日光為冷。

複次。此閻浮利地大海江河。日光所照。觸而生冷。是為九緣日光為冷。閻浮提地河少。拘耶尼地水多。日光所照。觸而生冷。是為十緣日光為冷。拘耶尼河少。弗於逮水多。日光所照。觸而生冷。是為十一緣日光為冷。弗於逮河少。鬱單曰河多。日光所照。觸而生冷。是為十二緣日光為冷。複次。日宮殿光照大海水。日光所照。觸而生冷。是為十三緣日光為冷。佛時頌曰。


  以此十三緣  日名為千光

  其光明清冷  佛日之所說

佛告比丘。月宮殿有時損質盈虧。光明損減。是故月宮名之為損。月有二義。一曰住常度。二曰宮殿。四方遠見故圓。寒溫和適。天銀.琉璃所成。二分天銀。純真無雜。內外清徹。光明遠照。一分琉璃。純真無雜。外內清徹。光明遠照。月宮殿縱廣四十九由旬。宮牆及地薄如梓柏。宮牆七重。七重欄楯.七重羅網.七重寶鈴.七重行樹。周匝校飾以七寶成。乃至無數眾鳥相和而鳴。

其月宮殿為五風所持。一曰持風。二曰養風。三曰受風。四曰轉風。五曰調風。月天子所止正殿。琉璃所造。高十六由旬。殿有四門。周匝欄楯。月天子座縱廣半由旬。七寶所成。清淨柔軟。猶如天衣。月天子身放光明。照琉璃殿。琉璃殿光照於月宮。月宮光出照四天下。月天子壽天五百歲。子孫相承。無有異係。其宮不壞。終於一劫。月宮行時。其月天子無有行意。言我行住常以五欲自相娛樂。月宮行時。無數百千諸大天神常在前導。好樂無倦。好樂捷疾。因是月天名為捷疾。

月天子身出千光明。五百光下照。五百光傍照。斯由宿業功德故有此光明。是故月天子名曰千光。宿業功德雲何。世間有人供養沙門.婆羅門。施諸窮乏飲食.衣服.湯藥.象馬.車乘.房舍.燈燭。分布時與。隨意所須。不逆人意。供養持戒諸賢聖人。猶是種種無數法喜。善心光明。如刹利王水澆頭種初登王位。善心歡喜。亦複如是。以是因緣。身壞命終。為月天子。月宮殿有千光明。故言善業得千光明。

複以何業得千光明。世間有人不殺。不盜。不邪淫。不兩舌.惡口.妄言.綺語。不貪取.嗔恚.邪見。以此因緣。善心歡喜。猶如四衢道頭有大浴池清淨無穢。有人遠行。疲極熱渴。來入此池。澡浴清涼。歡喜快樂。彼行十善者。善心歡喜。亦複如是。其人身壞命終。為月天子。居月宮殿。有千光明。以是因緣故。名善業千光。

複以何因緣得千光明。世間有人不殺.不盜.不淫.不欺.不飲酒。以此因緣。善心歡喜。身壞命終。為月天子。居月宮殿。有千光明。以是因緣故。名善業千光。六十念頃名一羅耶。三十羅耶名摩睺多。百摩睺多名優婆摩。若日宮殿六月南行。日行三十裏。極南不過閻浮提。是時。月宮殿半歲南行。不過閻浮提。月北行亦複如是。

以何緣故月宮殿小小損減。有三因緣故月宮殿小小損減。一者月出於維。是為一緣故月損減。複次。月宮殿內有諸大臣身著青服。隨次而上。住處則青。是故月減。是為二緣月日日減。複次。日宮有六十光。光照於月宮。映使不現。是故所映之處月則損減。是為三緣月光損減。

複以何緣月光漸滿。複有三因緣使月光漸滿。何等為三。一者月向正方。是故月光滿。二者月宮諸臣盡著青衣。彼月天子以十五日處中而坐。共相娛樂。光明遍照。遏諸天光。故光普滿。猶如眾燈燭中燃大炬火。遏諸燈明。彼月天子亦複如是。以十五日在天眾中。遏絕眾明。其光獨照。亦複如是。是為二因緣。三者日天子雖有六十光照於月宮。十五日時月天子能以光明逆照。使不掩翳。是為三因緣月宮團滿無有損減。複以何緣月有黑影。以閻浮樹影在於月中。故月有影。

佛告比丘。心當如月。清涼無熱。至檀越家。專念不亂。複以何緣有諸江河。因日月有熱。因熱有炙。因炙有汗。因汗成江河。故世間有江河。有何因緣世間有五種子。有大亂風。從不敗世界吹種子來生此國。一者根子。二者莖子。三者節子。四者虛中子。五者子子。是為五子。以此因緣。世間有五種子出。此閻浮提日中時。弗於逮日沒。拘耶尼日出。鬱單曰夜半。拘耶尼日中。閻浮提日沒。鬱單曰日出。弗於逮夜半。鬱單曰日中。拘耶尼日沒。弗於逮日出。閻浮提夜半。若弗於逮日中。鬱單曰日沒。閻浮提日出。拘耶尼夜半。閻浮提東方。弗於逮為西方。閻浮提為西方。拘耶尼為東方。拘耶尼為西方。鬱單曰為東方。鬱單曰為西方。弗於逮為東方。

所以閻浮提名閻浮者。下有金山。高三十由旬。因閻浮樹生。故得名為閻浮金。閻浮樹其果如蕈。其味如蜜。樹有五大孤。四麵四孤。上有一孤。其東孤孤果幹闥和所食。其南孤者七國人所食。一曰拘樓國.二曰拘羅婆.三名毗提.四名善毗提.五名漫陀.六名婆羅.七名婆梨。其西孤果海蟲所食。其北孤果者禽獸所食。其上孤果者星宿天所食。七大國北有七大黑山。一曰裸土。二曰白鶴。三曰守宮。四者仙山。五者高山。六者禪山。七者土山。此七黑山上有七婆羅門仙人。此七仙人住處。一名善帝。二名善光。三名守宮。四名仙人。五者護宮。六者伽那那。七者增益。

佛告比丘。劫初眾生食地味已。久住於世。其食多者顏色粗悴。其食少者顏色光潤。然後乃知眾生顏色形貌優劣。互相是非。言。我勝汝。汝不如我。以其心存彼我。懷諍競故。地味消竭。又地皮生。狀如薄餅。色味香潔。爾時。眾生聚集一處。懊惱悲泣。椎胸而言。咄哉為禍。今者地味初不複現。猶如今人得盛美味。稱言美善。後複失之以為憂惱。彼亦如是憂惱悔恨。後食地皮。漸得其味。其食多者顏色粗悴。其食少者顏色潤澤。然後乃知眾生顏色形貌優劣。互相是非。言。我勝汝。汝不如我。以其心存彼我。懷諍競故。地皮消竭。

其後複有地膚出。轉更粗厚。色如天華。軟若天衣。其味如蜜。時。諸眾生複取共食。久住於世。食之多者顏色轉損。食甚少者顏色光澤。然後乃知眾生顏色形貌優劣。互相是非。言。我勝汝。汝不如我。以其心存彼我。懷諍競故。地膚消竭。其後複有自然粳米。無有糠糩。不加調和。備眾美味。爾時。眾生聚集而言。咄哉為禍。今者地膚忽不複現。猶如今人遭禍逢難稱言。苦哉。爾時。眾生亦複如是懊惱悲歎。

其後眾生便共取粳米食之。其身粗醜。有男女形。互相瞻視。遂生欲想。共在屏處為不淨行。餘眾生見言。咄此為非。雲何眾生共生有如此事。彼行不淨男子者。見他嗬責。即自悔過言。我所為非。即身投地。其彼女人見其男子以身投地。悔過不起。女人即便送食。餘眾生見。問女人言。汝持此食。欲以與誰。答曰。彼悔過眾生墮不善行者。我送食與之。因此言故。世間便有不善夫主之名。以送飯與夫。因名之為妻。

其後眾生遂為淫逸。不善法增。為自障蔽。遂造屋舍。以此因緣故。始有舍名。其後眾生淫逸轉增。遂成夫妻。有餘眾生壽.行.福盡。從光音天命終。來生此間。在母胎中。因此世間有處胎名。爾時。先造瞻婆城。次造伽屍婆羅捺城。其次造王舍城。日出時造。即日出時成。以此因緣。世間便有城郭.郡邑王所治名。

爾時。眾生初食自然粳米時。朝收暮熟。暮收朝熟。收後複生。無有莖稈。時。有眾生默自念言。日日收獲。疲勞我為。今當並取以供數日。即時並獲。積數日糧。餘人於後語此人言。今可相與共取粳米。此人答曰。我已先積。不須更取。汝欲取者。自隨意去。後人複自念言。前者能取二日餘糧。我豈不能取三日糧耶。此人即積三日餘糧。複有餘人語言。共取糧去來。此人答曰。我已取三日餘糧。汝欲取者。自隨汝意。此人念言。彼人能取三日糧。我豈不能取五日糧耶。取五日糧已。時眾生競積餘糧故。是時粳米便生糠糩。收已不生。有枯稈現。

爾時。眾生集在一處。懊惱悲泣。拍胸而言。咄此為哉。自悼責言。我等本皆化生。以念為食。身光自照。神足飛空。安樂無礙。其後地味始生。色味具足。時我等食此地味。久住於世。其食多者顏色轉粗。其食少者色猶光澤。於是眾生心懷彼我。生憍慢心言。我色勝。汝色不如。諍色憍慢故。地味消滅。更生地皮。色香味具。我等時複共取食之。久住於世。其食多者色轉粗悴。其食少者色猶光澤。於是眾生心懷彼我。生憍慢心言。我色勝。汝色不如。諍色憍慢故。地皮消滅。更生地膚。轉更粗厚。色香味具。我等時複共取食之。久住於世。其食多者色轉粗悴。其食少者色猶光澤。於是眾生心懷彼我。生憍慢心言。我色勝。汝色不如。諍色憍慢故。地膚滅。更生自然粳米。色香味具。我等時複共取食之。朝獲暮熟。暮獲朝熟。收以隨生。無有載收。由我爾時競共積聚故。便生糠糩。收已不生。現有根稈。我等今者寧可共封田宅。以分疆畔。

時。即共分田以異疆畔。計有彼我。其後遂自藏己米。盜他田穀。餘眾生見已。語言。汝所為非。汝所為非。雲何自藏己物。盜他財物。即嗬責言。汝後勿複為盜。如是不已。猶複為盜。餘人複嗬言。汝所為非。何故不休。即便以手杖打。將詣眾中。告眾人言。此人自藏粳米。盜他田穀。盜者複言。彼人打我。眾人聞已。懊惱涕泣。拊胸而言。世間轉惡。乃是惡法生耶。遂生憂結熱惱苦報。此是生.老.病.死之原。墜墮惡趣。有田宅疆畔別異。故生諍訟。以致怨仇。無能決者。我等今者寧可立一平等主。善護人民。賞善罰惡。我等眾人各共減割以供給之。

時。彼眾中有一人形質長大。容貌端正。甚有威德。眾人語言。我等今欲立汝為主。善護人民。賞善罰惡。當共減割以相供給。其人聞之。即受為主。應賞者賞。應罰者罰。於是始有民主之名。初民主有子。名曰珍寶。珍寶有子。名曰好味。好味有子。名曰靜齋。靜齋有子。名曰頂生。頂生有子。名曰善行。善行有子。名曰宅行。宅行有子。名曰妙味。妙味有子。名曰味帝。味帝有子。名曰水仙。水仙有子。名曰百智。百智有子。名曰嗜欲。嗜欲有子。名曰善欲。善欲有子。名曰斷結。斷結有子。名曰大斷結。大斷結有子。名曰寶藏。寶藏有子。名曰大寶藏。大寶藏有子。名曰善見。善見有子。名曰大善見。大善見有子。名曰無憂。無憂有子。名曰洲渚。洲渚有子。名曰殖生。殖生有子。名曰山嶽。山嶽有子。名曰神天。神天有子。名曰遣力。遣力有子。名曰牢車。牢車有子。名曰十車。十車有子。名曰百車。百車有子。名曰牢弓。牢弓有子。名曰百弓。百弓有子。名曰養牧。養牧有子。名曰善思。

從善思已來有十族。轉輪聖王相續不絕。一名伽[少/兔]粗。二名多羅婆。三名阿葉摩。四名持施。五名伽楞伽。六名瞻婆。七名拘羅婆。八者般闍羅。九者彌私羅。十者聲摩。伽[少/兔]粗王有五轉輪聖王。多羅婆王有五轉輪聖王。阿葉摩王有七轉輪聖王。持施王有七轉輪聖王。伽楞伽王有九轉輪聖王。瞻婆王有十四轉輪聖王。拘羅婆王有三十一轉輪聖王。般闍羅王有三十二轉輪聖王。彌私羅王有八萬四千轉輪聖王。聲摩王有百一轉輪聖王。最後有王。名大善生從。

聲摩王有子。名烏羅婆。烏羅婆有子。名渠羅婆。渠羅婆有子。名尼求羅。尼求羅有子。名師子頰。師子頰有子。名曰白淨王。白淨王有子。名 菩薩。菩薩有子。名羅睺羅。由此本緣有刹利名。爾時。有一眾生作是念言。世間所有家屬萬物皆為刺棘癰瘡。今宜舍離。入山行道。靜處思惟。時。即遠離家刺。入山靜處。樹下思惟。日日出山。入村乞食。村人見已。加敬供養。眾共稱善。此人乃能舍離家累。入山求道。以其能離惡不善法。因是稱曰為婆羅門。

婆羅門眾中有不能行禪者。便出山林。遊於人間。自言。我不能坐禪。因是名曰無禪婆羅門。經過下村。為不善法。施行毒法。因是相生。遂便名毒。由此因緣。世間有婆羅門種。彼眾生中習種種業以自營生。因是故世間有居士種。彼眾生中習諸技藝以自生活。因是世間有首陀羅種。世間先有此釋種出已。然後有沙門種。刹利種中有人自思惟。世間恩愛汙穢不淨。何足貪著也。於是舍家。剃除須發。法服求道。我是沙門。我是沙門。婆羅門種.居士種.首陀羅種眾中有人自思惟。世間恩愛汙穢不淨。何足貪著。於是舍家。剃除須發。法服求道。我是沙門。我是沙門。

若刹利眾中。有身行不善。口行不善。意行不善。行不善已。身壞命終。一向受苦。或婆羅門.居士.首陀羅。身行不善。口行不善。意行不善。彼行不善已。身壞命終。一向受苦。刹利種身行善。口行善。意念善。身壞命終。一向受樂。婆羅門.居士.首陀羅身行善。口行善。意等念善身壞命終。一向受樂。刹利種身中有二種行。口.意有二種行。彼身.意行二種已。身壞命終。受苦樂報。婆羅門.居士.首陀羅身二種行。口.意二種行。彼身.意行二種行已。身壞命終。受苦樂報。

刹利眾中剃除須發。服三法衣。出家求道。彼修七覺意。彼以信堅固出家為道。修無上梵行。於現法中自身作證。我 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不受後有。婆羅門.居士.首陀羅剃除須發。服三法衣。出家求道。彼修七覺意。彼以信堅固出家為道。修無上梵行。於現法中作證。我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更不受後有。此四種中。出明行成。得 阿羅漢為最第一。是時。梵天說是偈言。


  刹利生為最  能集諸種姓

  明行成具足   天人中為最

佛告諸比丘。彼梵天說此偈為善說。非不善說。善受。非不善受。我所印可。所以者何。我今 如來.至真.等正覺亦說此偈。


  刹利生為最  能集諸種姓

  明行成具足  天人中為最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長阿含具足。歸命一切智。一切眾安樂。眾生處無為。我亦在其例。

佛說長阿含經卷第二十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