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長阿含經卷第四

(2018-08-24 07:43:49) 下一個

長阿含經卷第四

後秦弘始年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譯

遊行經第二後

爾時。佛告阿難。時王自念。我本積何功德。修何善本。今獲果報。巍巍如是。複自思念。以三因緣。致此福報。何謂三。一曰布施。二曰持戒。三曰禪思。以是因緣。今獲大報。王複自念。我今已受人間福報。當複進修天福之業。宜自抑損。去離憒鬧。隱處閑居。以崇道術。時。王即命善賢寶女。而告之曰。我今已受人間福報。當複進修天福之業。宜自抑損。去離憒鬧。隱處閑居。以崇道術。女言。唯諾。如大王教。即來內外。絕於侍覲。

時。王即升法殿。入金樓觀。坐銀禦床。思惟貪淫欲.惡不善。有覺.有觀。離生喜.樂。得第一禪。除滅覺.觀。內信歡悅。撿心專一。無覺.無觀。定生喜.樂。得第二禪。舍喜守護。專念不亂。自知身樂。賢聖所求。護念樂行。得第三禪。舍滅苦.樂。先除憂.喜。不苦不樂。護念清淨。得第四禪。時。善見王起銀禦床。出金樓觀。詣大正樓。坐琉璃床。修習慈心。遍滿一方。餘方亦爾。周遍廣普無二無量。除眾結恨。心無嫉惡。靜默慈柔以自娛樂。悲.喜.舍心。亦複如是。

時。玉女寶默自念言。久違顏色。思一侍覲。今者寧可奉現大王。時。寶女善賢告 八萬四千諸婇女曰。汝等宜各沐浴香湯。嚴飾衣服。所以然者。我等久違顏色。宜一奉覲。諸女聞已。各嚴衣服。沐浴澡潔。時。寶女善賢又告主兵寶臣集四種兵。我等久違朝覲。宜一奉現。時。主兵臣即集四兵。白寶女言。四兵已集。宜知是時。於是。寶女將八萬四千婇女。四兵導從。詣金多鄰園。大眾震動。 聲聞於王。王聞聲已。臨牕而觀。寶女即前。戶側而立。

時。王見女。尋告之曰。汝止勿前。吾將出觀。時。善見王起頗梨座。出大正樓。下正法殿。與玉女寶詣多鄰園。就座而坐。時。善見王容顏光澤有逾於常。善賢寶女即自念言。今者大王色勝於常。是何異瑞。時。女尋白大王。今者顏色異常。將非異瑞。欲舍壽耶。今此八萬四千象。白象寶為第一。金銀交飾。珞用寶珠。自王所有。願少留意。共相娛樂。勿便舍壽。孤棄萬民。又八萬四千馬。力馬王為第一。八萬四千車。輪寶為第一。八萬四千珠。神珠寶第一。八萬四千女。玉女寶第一。八萬四千居士。居士寶第一。八萬四千刹利。主兵寶第一。八萬四千城。拘屍城第一。八萬四千殿。正法殿第一。八萬四千樓。大正樓第一。八萬四千座。寶飾第一。八萬四千億衣。柔軟第一。八萬四千種食。味味珍異。凡此眾寶。皆王所有。願少留意。共相娛樂。勿便舍壽。孤棄萬民。

時。善見王答寶女曰。自汝昔來恭奉於我。慈柔敬順。言無粗漏今者何故。乃作此語。女白王曰。不審所白有何不順。王告女曰。汝向所言。象馬.寶車.金輪.宮觀.名服.肴膳。斯皆無常。不可久保。而勸我留。豈是順耶。女白王言。不審慈順當何以言。王告女曰。汝若能言。象馬.寶車.金輪.宮觀.名服.肴膳。斯皆無常。不可久保。願不戀著。以勞神思。所以然者。王命未幾當就後世。夫生有死。合會有離。何有生此而永壽者。宜割恩愛以存道意。斯乃名曰敬順言也。

阿難。時。玉女寶聞王此教。悲泣[跳-兆+虎]啼。捫淚而言。象馬.寶車.金輪.宮觀.名服.肴膳。斯皆無常。不可久保。願不戀著。以勞神思。所以然者。王壽未幾當就後世。夫生有死。合會有離。何有生此而永壽者。宜割恩愛以存道意。

阿難。彼玉女寶撫此言頃。時善見王忽然命終。猶如壯士美飯一餐。無有苦惱。魂神上生第七梵天。其王善見死七日後。輪寶.珠寶自然不現。象寶.馬寶.玉女寶.居士寶.主兵寶同日命終。城池.法殿.樓觀.寶飾.金多鄰園。皆變為土木。

佛告阿難。此有為法。無常變易。要歸磨滅。貪欲無厭。消散人命。戀著恩愛。無有知足。唯得聖智。諦見道者。爾乃知足。阿難。我自憶念。曾於此處六返。作轉輪聖王。終措骨於此。今我成無上正覺。複舍性命。措身於此。自今已後。 生死永絕。無有方土。措吾身處。此最後邊。更不受有。

爾時。 世尊在拘屍那竭城本所生處。娑羅園中雙樹間。臨將滅度。告阿難曰。汝入拘屍那竭城。告諸末羅。諸賢。當知 如來夜半於娑羅園雙樹間當般 涅槃。汝等可往谘問所疑。麵受教誡。宜及是時。無從後悔。

是時。阿難受佛教已。即從座起。禮佛而去。與一比丘垂淚而行。入拘屍城。見五百末羅以少因緣。集在一處。

時。諸末羅見阿難來。即起作禮。於一麵立。白阿難言。不審尊者今入此城。何甚晚暮。欲何作為。

阿難垂淚言。吾為汝等。欲相饒益。故來相告。卿等當知。如來夜半當般涅槃。汝等可往谘問所疑。麵受教誡。宜及是時。無從後悔。

時。諸末羅聞是言已。舉聲悲號。宛轉躄地。絕而複蘇。譬如大樹根拔。枝條摧折。同舉聲言。佛取滅度。何其駛哉。佛取滅度。何其速哉。群生長衰。世間眼滅。

是時。阿難慰勞諸末羅言。止。止。勿悲。天地萬物。無生不終。欲使有為而常存者。無有是處。佛不雲乎。合會有離。生必有盡。

時。諸末羅各相謂言。吾等還歸。將諸家屬。並持五百張白疊。共詣雙樹。

時。諸末羅各歸舍已。將諸家屬。並持白疊。出拘屍城。詣雙樹間。至阿難所。阿難遙見。默自念言。彼人眾多。若一一見佛。恐未周聞。佛先滅度。我今寧可使於前夜。同時見佛。即將五百末羅及其家屬。至世尊所。頭麵禮足。在一麵立。阿難前白佛言。某甲某甲諸末羅等及其家屬。問訊世尊起居增損。

佛報言。勞汝等來。當使汝等壽命延長。無病無痛。阿難乃能將諸末羅及其家屬。使見世尊。

時。諸末羅頭麵禮足。於一麵坐。爾時。世尊為說無常。示教利喜。時。諸末羅聞法歡喜。即以五百張疊。奉上世尊。佛為受之。諸末羅即從座起。禮佛而去。

是時。拘屍城內。有一梵誌。名曰須跋。年百二十。耆舊多智。聞沙門瞿曇今夜於雙樹間當取滅度。自念言。吾於法有疑。唯有瞿曇能解我意。今當及時自力而行。即於其夜。出拘屍城。詣雙樹間。至阿難所。問訊已。一麵立。白阿難曰。我聞瞿曇沙門今夜當取滅度。故來至此。求一相見。我於法有疑。願見瞿曇。一決我意。寧有閑暇得相見不。

阿難報言。止。止。須跋。佛身有疾。無勞擾也。

須跋固請。乃至再三。吾聞如來時一出世。如優曇缽花時時乃出。故來求現。欲決所疑。寧有閑暇暫相見不。

阿難答如初。佛身有疾。無勞擾也。

時。佛告阿難。汝勿遮止。聽使來入。此欲決疑。無嬈亂也。設聞我法。必得開解。

阿難乃告須跋。汝欲覲佛。宜知是時。

須跋即入。問訊已。一麵坐。而白佛言。我於法有疑。寧有閑暇一決所滯不。

佛言。恣汝所問。

須跋即問。雲何。瞿曇。諸有別眾。自稱為師。不蘭迦葉.末伽梨憍舍利.阿浮陀翅舍金披羅.波浮迦旃.薩若毗耶梨弗.尼揵子。此諸師等。各有異法。瞿曇沙門能盡知耶。不盡知耶。

佛言。止。止。用論此為。吾悉知耳。今當為汝說深妙法。諦聽。諦聽。善思念之。

須跋受教。佛告之曰。若諸法中。無八聖道者。則無第一沙門果。第二.第三.第四沙門果。須跋。以諸法中有八聖道故。便有第一沙門果。第二.第三.第四沙門果。須跋。今我法中有八聖道。有第一沙門果。第二.第三.第四沙門果。外道異眾無沙門果。爾時。世尊為須跋而說頌曰。


  我年二十九  出家求善道

  須跋我成佛  今已五十年


  戒定智慧行  獨處而思惟

  今說法之要  此外無沙門

佛告須跋。若諸比丘皆能自攝者。則此世間羅漢不

是時。須跋白阿難言。諸有從沙門瞿曇已行梵行。今行.當行者。為得大利。阿難。汝於如來所修行梵行。亦得大利。我得麵覲如來。谘問所疑。亦得大利。今者。如來則為以弟子莂而別我已。

即白佛言。我今寧得於如來法中出家受具戒不。

佛告須跋。若有異學梵誌於我法中修梵行者。當試四月。觀其人行。察其誌性。具諸威儀無漏失者。則於我法得受具戒。須跋。當知在人行耳。

須跋複白言。外道異學於佛法中當試四月。觀其人行。察其誌性。具諸威儀無漏失者。乃得具戒。今我能於佛正法中四歲使役。具諸威儀。無有漏失。乃受具戒。

佛告須跋。我先已說在人行耳。

於是。須跋即於其夜。出家受戒。淨修梵行。於現法中。自身作證。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得如實智。更不受有。時夜未久。即成羅漢。是為如來最後弟子。便先滅度而佛後焉。

是時。阿難在佛後立。撫床悲泣。不能自勝。歔欷而言。如來滅度。何其駛哉。世尊滅度。何其疾哉。大法淪曀。何其速哉。群生長衰。世間眼滅。所以者何。我蒙佛恩。得在學地。所業未成。而佛滅度。

爾時。世尊知而故問。阿難比丘今為所在。

時。諸比丘白如來曰。阿難比丘今在佛後撫床悲泣。不能自勝。歔欷而言。如來滅度。何其駛哉。世尊滅度。何其疾哉。大法淪曀。何其速哉。群生長衰。世間眼滅。所以者何。我蒙佛恩。得在學地。所業未成。而佛滅度。

佛告阿難。止。止。勿憂莫悲泣也。汝侍我以來。身行有慈。無二無量。言行有慈。意行有慈。無二無量。阿難。汝供養我。功德甚大。若有供養諸天..梵.沙門.婆羅門。無及汝者。汝但精進。成道不久。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過去諸佛給侍弟子亦如阿難。未來諸佛給侍弟子亦如阿難。然過去佛給侍弟子。語然後知。今我阿難。舉目即知。如來須是。世尊須是。此是阿難未曾有法。汝等持之。轉輪聖王有四奇特未曾有法。何等四。聖王行時。舉國民庶皆來奉迎。見已歡喜。聞教亦喜。瞻仰威顏。無有厭足。轉輪聖王若住.若坐。及與臥時。國內臣民盡來王所。見王歡喜。聞教亦喜。瞻仰威顏。無有厭足。是為轉輪聖王四奇特法。今我阿難亦有此四奇特之法。何等四。阿難默然入比丘眾。眾皆歡喜。為眾說法。聞亦歡喜。觀其儀容。聽其說法。無有厭足。複次。阿難默然至比丘尼眾中.優婆塞眾中.優婆夷眾中。見俱歡喜。若與說法。聞亦歡喜。觀其儀容。聽其說法。無有厭足。是為阿難四未曾有奇特之法。

爾時。阿難偏露右肩。右膝著地。而白佛言。世尊。現在四方沙門耆舊多智。明解經律。清德高行者來覲世尊。我因得禮敬。親覲問訊。佛滅度後。彼不複來。無所瞻對。當如之何。

佛告阿難。汝勿憂也。諸族姓子常有四念。何等四。一曰念佛生處。歡喜欲見。憶念不忘。生戀慕心。二曰念佛初得道處。歡喜欲見。憶念不忘。生戀慕心。三曰念佛轉法輪處。歡喜欲見。憶念不忘。生戀慕心。四曰念佛般泥洹處。歡喜欲見。憶念不忘。生戀慕心。阿難。我般泥洹後。族姓男女念佛生時。功德如是。佛得道時。神力如是。轉法輪時。度人如是。臨滅度時。遺法如是。各詣其處。遊行禮敬諸塔寺已。死皆生天。除得道者。

佛告阿難。我般涅槃後。諸釋種來。求為道者。當聽出家。授具足戒。勿使留難。諸異學梵誌來求為道。亦聽出家受具足戒。勿試四月。所以者何。彼有異論。若小稽留。則生本見。

爾時。阿難長跪叉手。前白佛言。闡怒比丘虜[悷-犬+邕]自用。佛滅度後。當如之何。

佛告阿難。我滅度後。若彼闡怒不順威儀。不受教誡。汝等當共行梵檀罰。敕諸比丘不得與語。亦勿往返教授從事。

是時。阿難複白佛言。佛滅度後。諸女人輩未受誨者。當如之何。

佛告阿難。莫與相見。

阿難又白。設相見者。當如之何。

佛言。莫與共語。

阿難又白。設與語者。當如之何。

佛言。當自撿心。阿難。汝謂佛滅度後。無複覆護。失所持耶。勿造斯觀。我成佛來所說經戒。即是汝護。是汝所持。阿難。自今日始。聽諸比丘舍小小戒。上下相呼。當順禮度。斯則出家敬順之法。

佛告諸比丘。汝等。若於佛.法.眾有疑。於道有疑者。當速谘問。宜及是時。無從後悔。及吾現存。當為汝說。時諸比丘默然無言。

佛又告曰。汝等。若於佛.法.眾有疑。於道有疑。當速谘問。宜及是時。無從後悔。及吾現存。當為汝說。時。諸比丘又複默然。

佛複告曰。汝等若自慚愧。不敢問者。當因知識。速來谘問。宜及是時。無從後悔。時。諸比丘又複默然。

阿難白佛言。我信此眾皆有淨信。無一比丘疑佛.法.眾。疑於道者。

佛告阿難。我亦自知今此眾中最小比丘皆見道跡。不趣惡道。極七往返。必盡苦際。爾時。世尊即記莂千二百弟子所得道果。

時。世尊披鬱多羅。出金色臂。告諸比丘。汝等當觀如來時時出世。如優曇缽花時一現耳。爾時。世尊重觀此義。而說偈言。


  右臂紫金色  佛現如靈瑞

  去來行無常  現滅無放逸

是故。比丘。無為放逸。我以不放逸故。自致正覺。無量眾善。亦由不放逸得。一切萬物無常存者。此是如來末後所說。於是。世尊即入初禪定。從初禪起。入第二禪。從第二禪起。入第三禪。從第三禪起。入第四禪。從四禪起。入空處定。從空處定起。入識處定。從識處定起。入不用定。從不用定起。入有想無想定。從有想無想定起。入滅想定。

是時。阿難問阿那律。世尊已般涅槃耶。

阿那律言。未也。阿難。世尊今者在滅想定。我昔親從佛聞。從四禪起。乃般涅槃。

於時。世尊從滅想定起。入有想無想定。從有想無想定起。入不用定。從不用定起。入識處定。從識處定起。入空處定。從空處定起。入第四禪。從第四禪起。入第三禪。從三禪起。入第二禪。從二禪起。入第一禪。從第一禪起。入第二禪。從二禪起。入第三禪。從三禪起。入第四禪。從四禪起。佛般涅槃。當於爾時。地大震動。諸天.世人皆大驚怖。諸有幽冥日月光明所不照處。皆蒙大明。各得相見。迭相謂言。彼人生此。彼人生此。其光普遍。過諸天光。

時。忉利天於虛空中。以文陀羅花.優缽羅.波頭摩.拘摩頭.分陀利花散如來上。及散眾會。又以天末栴檀而散佛上。及散大眾。佛滅度已。時梵天王於虛空中以偈頌曰。


  一切昏萌類  皆當舍諸陰

  佛為無上尊  世間無等倫

  如來大聖雄  有無畏神力

  世尊應久住  而今般涅槃

爾時。釋提桓因複作頌曰。


  陰行無有常  但為興衰法

  生者無不死  佛滅之為樂

爾時。毗沙門王複作頌曰。


  福樹大叢林  無上福娑羅

  受供之良田  雙樹間滅度

爾時。阿那律複作頌曰。


  佛以無為住  不用出入息

  本由寂滅來  靈曜於是沒

爾時。梵摩那比丘複作頌曰。


  不以懈慢心  約己修上慧

  無著無所染  離愛無上尊

爾時。阿難比丘複作頌曰。


   天人懷恐怖  衣毛為之豎

  一切皆成就  正覺取滅度

爾時。金毗羅神複作頌曰。


  世間失覆護  群生永盲冥

  不複睹正覺  人雄釋師子

爾時。密跡力士複作頌曰。


  今世與後世  梵世諸天人

  更不複睹見  人雄釋師子

爾時。佛母摩耶複作頌曰。


  佛生樓毗園  其道廣流布

  還到本生處  永棄無常身

爾時。雙樹神複作頌曰。


  何時當複以  非時花散佛

   十力功德具  如來取滅度

爾時。娑羅園林神複作頌曰。


  此處最妙樂  佛於此生長

  即此轉法輪  又於此滅度

爾時。四天王複作頌曰。


  如來無上智  常說無常論

  解群生苦縛  究竟入寂滅

爾時。忉利天王複作頌曰。


  於億千萬劫  求成無上道

  解群生苦縛  究竟入寂滅

爾時。焰天王複作頌曰。


  此是最後衣  纏裹如來身

  佛既滅度已  衣當何處施

爾時。兜率陀天王複作頌曰。


  此是末後身  陰界於此滅

  無憂無喜想  無複老死患

爾時。化自在天王複作頌曰。


  佛於今後夜  偃右脅而臥

  於此娑羅園  釋師子滅度

爾時。他化自在天王複作頌曰。


  世間永衰冥  星王月奄墜

  無常之所覆  大智日永翳

爾時。異比丘而作頌曰。


  是身如泡沫  危脆誰當樂

  佛得金剛身  猶為無常壞

  諸佛金剛體  皆亦歸無常

  速滅如少雪  其餘複何冀

佛般涅槃已。時諸比丘悲慟殞絕。自投於地。宛轉號啕。不能自勝。歔欷而言。如來滅度。何其駛哉。世尊滅度。何其疾哉。大法淪翳。何其速哉。群生長衰。世間眼滅。譬如大樹根拔。枝條摧折。又如斬蛇。宛轉回遑。莫知所奉。

時。諸比丘亦複如是。悲慟殞絕。自投於地。宛轉號啕。不能自勝。歔欷而言。如來滅度。何其駛哉。世尊滅度。何其疾哉。大法淪翳。何其速哉。群生長衰。世間眼滅。

爾時。長老阿那律告諸比丘。止。止。勿悲。諸天在上。儻有怪責。

時。諸比丘問阿那律。上有幾天。

阿那律言。充滿虛空。豈可計量。皆於空中徘徊騷擾。悲號躄踴。垂淚而言。如來滅度。何其駛哉。世尊滅度。何其疾哉。大法淪翳。何其速哉。群生長衰。世間眼滅。譬如大樹根拔。枝條摧折。又如斬蛇。宛轉回遑。莫知所奉。是時。諸天亦複如是。皆於空中徘徊騷擾。悲號躄踴。垂淚而言。如來滅度。何其駛哉。世尊滅度。何其疾哉。大法淪翳。何其速哉。群生長衰。世間眼滅。

時。諸比丘竟夜達曉。講法語已。阿那律告阿難言。汝可入城。語諸末羅。佛已滅度。所欲施作。宜及時為。

是時。阿難即起。禮佛足已。將一比丘。涕泣入城。遙見五百末羅以少因緣。集在一處。諸末羅見阿難來。皆起奉迎。禮足而立。白阿難言。今來何早。

阿難答言。我今為欲饒益汝故。晨來至此。汝等當知。如來昨夜已取滅度。汝欲施作。宜及時為。

時。諸末羅聞是語已。莫不悲慟。捫淚而言。一何駛哉。佛般涅槃。一何疾哉。世間眼滅。

阿難報曰。止。止。諸君勿為悲泣。欲使有為不變易者。無有是處。佛已先說。生者有死。合會有離。一切恩愛。無常存者。

時。諸末羅各相謂言。宜各還歸。辦諸香花及眾伎樂。速詣雙樹。供養舍利。竟一日已。以佛舍利置於床上。使末羅童子舉床四角。擎持幡蓋。燒香散華。伎樂供養。入東城門。遍諸裏巷。使國人民皆得供養。然後出西城門。詣高顯處而闍維之。時。諸末羅作此論已。各自還家。供辦香華及眾伎樂。詣雙樹間。供養舍利。竟一日已。以佛舍利置於床上。諸末羅等眾來舉床。皆不能勝。

時。阿那律語諸末羅。汝等且止。勿空疲勞。今者諸天欲來舉床。

諸末羅曰。天以何意。欲舉此床。

阿那律曰。汝等欲以香花伎樂供養舍利。竟一日已。以佛舍利置於床上。使末羅童子舉床四角。擎持幡蓋。燒香散花。伎樂供養。入東城門。遍諸裏巷。使國人民皆得供養。然後出西城門。詣高顯處而闍維之。而諸天意欲留舍利七日之中。香花伎樂。禮敬供養。然後以佛舍利置於床上。使末羅童子舉床四角。擎持幡蓋。散花燒香。作眾伎樂。供養舍利。入東城門。遍諸裏巷。使國人民皆得供養。然後出城北門。渡凞連禪河。到天冠寺而闍維之。是上天意。使床不動。

末羅曰。諾。快哉斯言。隨諸天意。

時。諸末羅自相謂言。我等宜先入城。街裏街裏。平治道路。掃灑燒香。還來至此。於七日中供養舍利。時。諸末羅即共入城。街裏街裏。平治道路。掃灑燒香。訖已出城。於雙樹間。以香花伎樂供養舍利。訖七日已。時日向暮舉佛舍利置於床上。末羅童子奉舉四角。擎持幡蓋。燒香散花。作眾伎樂。前後導從。安詳而行。

時。忉利諸天以文陀羅花.優缽羅花.波頭摩花.拘物頭花.分陀利花.天末栴檀散舍利上。充滿街路。諸天作樂。鬼神歌詠。時。諸末羅自相謂言。且置人樂。請設天樂供養舍利。

於是。末羅奉床漸進。入東城門。止諸街巷。燒香散花。伎樂供養。時。有路夷末羅女篤信佛道。手擎金花。大如車輪。供養舍利。時。有一老母舉聲讚曰。此諸末羅為得大利。如來末後於此滅度。舉國士民快得供養。

時。諸末羅設供養已。出城北門。渡凞連禪河。到天冠寺。置床於地。告阿難曰。我等當複以何供養。

阿難報曰。我親從佛聞。親受佛教。欲葬舍利者。當如轉輪聖王葬法。

又問阿難。轉輪聖王葬法雲何。

答曰。聖王葬法。先以香湯洗浴其身。以新劫貝周遍纏身。五百張疊次如纏之。內身金棺。灌以麻油畢。舉金棺置於第二大鐵槨中。栴檀香槨次重於外。積眾名香。厚衣其上而闍維之。收拾舍利。於四衢道起立塔廟。表刹懸繒。使國行人皆見王塔。思慕正化。多所饒益。阿難。汝欲葬我。先以香湯洗浴。用新劫貝周匝纏身。以五百張疊次如纏之。內身金棺。灌以麻油畢。舉金棺置於第二大鐵槨中。栴檀香槨次重於外。積眾名香。厚衣其上而闍維之。收撿舍利。於四衢道起立塔廟。表刹懸繒。使諸行人皆見佛塔。思慕如來法王道化。生獲福利。死得上天。除得道者。

時。諸末羅各相謂言。我等還城。供辦葬具.香花.劫貝.棺槨.香油及與白疊。時。諸末羅即共入城。供辦葬具已。還到天冠寺。以淨香湯洗浴佛身。以新劫貝周匝纏身。五百張疊次如纏之。內身金棺。灌以香油。奉舉金棺置於第二大鐵槨中。栴檀木槨重衣其外。以眾名香而[廿/積]其上。

時。有末羅大臣名曰路夷。執大炬火。欲燃佛積。而火不燃。又有大末羅次前燃其積。火又不燃。時。阿那律語諸末羅言。止。止。諸賢。非汝所能。火滅不燃。是諸天意。

末羅又問。諸天何故使火不燃。

阿那律言。天以大迦葉將五百弟子從波婆國來。今在半道。及未闍維。欲見佛身。天知其意。故火不燃。

末羅又言。願遂此意。

爾時。大迦葉將五百弟子從波婆國來。在道而行。遇一尼幹子手執文陀羅花。時。大迦葉遙見尼幹子。就往問言。汝從何來。

報言。吾從拘屍城來。

迦葉又言。汝知我師問乎。

答曰。知。

又問。我師存耶。

答曰。滅度已來。已經七日。吾從彼來。得此天華。迦葉聞之。悵然不悅。時。五百比丘聞佛滅度。皆大悲泣。宛轉號啕。不能自勝。捫淚而言。如來滅度。何其駛哉。世尊滅度。何其疾哉。大法淪翳。何其速哉。群生長衰。世間眼滅。譬如大樹根拔。枝條摧折。又如斬蛇。宛轉回遑。莫知所奉。

時。彼眾中有釋種子。字拔難陀。止諸比丘言。汝等勿憂。世尊滅度。我得自在。彼者常言。當應行是。不應行是。自今已後。隨我所為。

迦葉聞已。悵然不悅。告諸比丘曰。速嚴衣缽。時詣雙樹。及未闍維。可得見佛。

時。諸比丘聞大迦葉語已。即從座起。侍從迦葉。詣拘屍城。渡尼連禪河水。到天冠寺。至阿難所。問訊已。一麵住。語阿難言。我等欲一麵覲舍利。及未闍維。寧可見不。

阿難答言。雖未闍維。難複可見。所以然者。佛身既洗以香湯纏以劫貝。五百張疊次如纏之。藏於金棺。置鐵槨中。栴檀香槨重衣其外。以為佛身難複可睹。

迦葉請至三。阿難答如初。以為佛身難複得見。

時。大迦葉適向香[廿/積]。於時佛身從重槨內雙出兩足。足有異色。迦葉見已。怪問阿難。佛身金色。是何故異。

阿難報曰。向者。有一老母悲哀而前手撫佛足。淚墮其上。故色異耳。

迦葉聞已。又大不悅。即向香[廿/積]。禮佛舍利。時。四部眾及上諸天同時俱禮。於是佛足忽然不現。時。大迦葉繞[廿/積]三匝。而作頌曰。


  諸佛無等等  聖智不可稱

  無等之聖智  我今稽首禮

  無等等沙門  最上無瑕穢

  牟尼絕愛枝  大仙天人尊

  人中第一雄  我今稽首禮

  苦行無等侶  離著而教人

  無染無垢塵  稽首無上尊

  三垢垢已盡  樂於空寂行

  無二無疇匹  稽首十力尊

  遠逝為最上  二足尊中尊

  覺四諦止息  稽首安隱智

  沙門中無上  回邪令入正

  世尊施寂滅  稽首湛然跡

  無熱無瑕郤  其心當寂定

  練除諸塵穢  稽首無垢尊

  慧眼無限量  甘露滅名稱

  希有難思議  稽首無等倫

  吼聲如師子  在林無所畏

  降魔越四姓  是故稽首禮

大迦葉有大威德。四辯具足。說此偈已。時彼佛[廿/積]不燒自燃。諸末羅等各相謂言。今火猛熾。焰盛難止。闍維舍利。或能消盡。當於何所求水滅之。時。佛[廿/積]側有娑羅樹神。篤信佛道。尋以神力滅佛[廿/積]火。

時。諸末羅複相謂言。此拘屍城左右十二由旬。所有香花。盡當采取。供佛舍利。尋詣城側。取諸香花。以用供養。

時。波婆國末羅民眾。聞佛於雙樹滅度。皆自念言。今我宜往。求舍利分。自於本土。起塔供養。時。波婆國諸末羅即下國中。嚴四種兵。象兵.馬兵.車兵.步兵。到拘屍城。遣使者言。聞佛眾佑。止此滅度。彼亦我師。敬慕之心。來請骨分。當於本國起塔供養。

拘屍王答曰。如是。如是。誠如所言。但為世尊垂降此土。於茲滅度。國內士民。當自供養。遠勞諸君。舍利分不可得。

時。遮羅頗國諸跋離民眾。及羅摩伽國拘利民眾.毗留提國婆羅門眾.迦維羅衛國釋種民眾.毗舍離國離車民眾。及摩竭王阿闍世。聞如來於拘屍城雙樹間而取滅度。皆自念言。今我宜往。求舍利分。

時。諸國王阿闍世等。即下國中。嚴四種兵。象兵.馬兵.車兵.步兵。進渡恒水。即敕婆羅門香姓。汝持我名。入拘屍城。致問諸末羅等。起居輕利。遊步強耶。吾於諸賢。每相宗敬。鄰境義和。曾無諍訟。我聞如來於君國內而取滅度。唯無上尊。實我所天。故從遠來。求請骨分。欲還本土。起塔供養。設與我者。舉國重寶。與君共之。

時。香姓婆羅門受王教已。即詣彼城。語諸末羅曰。摩竭大王致問無量。起居輕利。遊步強耶。吾於諸君。每相宗敬。鄰境義和。曾無諍訟。我聞如來於君國內而取滅度。唯無上尊。實我所天。故從遠來。求請骨分。欲還本土。起塔供養。設與我者。舉國重寶。與君共之。

時。諸末羅報香姓曰。如是。如是。誠如君言。但為世尊垂降此土。於茲滅度。國內士民自當供養。遠勞諸君。舍利分不可得。

時。諸國王即集群臣。眾共立議。作頌告曰。


  吾等和議  遠來拜首

  遜言求分  如不見與

  四兵在此  不惜身命

  義而弗獲  當以力取

時。拘屍國即集群臣。眾共立議。以偈答曰。


  遠勞諸君  屈辱拜首

  如來遺形  不敢相許

  彼欲舉兵  吾斯亦有

  畢命相抵  未之有畏

時。香姓婆羅門曉眾人曰。諸賢。長夜受佛教誡。口誦法言。心服仁化。一切 眾生常念欲安。寧可諍佛舍利共相殘害。如來遺形欲以廣益。舍利現在但當分取。

眾鹹稱善。尋複議言。誰堪分者。

皆言香姓婆羅門仁智平均。可使分也。

時。諸國王即命香姓。汝為我等分佛舍利。均作八分。

於時。香姓聞諸王語已。即詣舍利所。頭麵禮畢。徐前取佛上牙。別置一麵。尋遣使者。齎佛上牙。詣阿闍世王所。語使者言。汝以我聲。上白大王。起居輕利。遊步強耶。舍利未至。傾遲無量耶。今付使者如來上牙。並可供養。以慰企望。明星出時。分舍利訖。當自奉送。

時。彼使者受香姓語已。即詣阿闍世王所。白言。香姓婆羅門致問無量。起居輕利。遊步強耶。舍利未至。傾遲無量耶。今付使者如來上牙。並可供養。以慰企望。明星出時。分舍利訖。當自奉送。

爾時。香姓以一瓶受一石許。即分舍利。均為八分已。告眾人言。願以此瓶。眾議見與。自欲於舍起塔供養。

皆言。智哉。是為知時。即共聽與。

時。有畢缽村人白眾人言。乞地燋炭。起塔供養。皆言與之。

時。拘屍國人得舍利分。即於其土起塔供養。波婆國人.遮羅國.羅摩伽國.毗留提國.迦維羅衛國.毗舍離國.摩竭國阿闍世王等。得舍利分已。各歸其國。起塔供養。香姓婆羅門持舍利瓶歸起塔廟。畢缽村人持地燋炭歸起塔廟。當於爾時。如來舍利起於八塔。第九瓶塔。第十炭塔。第十一生時發塔。何等時佛生。何等時成道。何等時滅度。沸星出時生。沸星出出家。沸星出成道。沸星出滅度(丹本注雲問中應有何等時出家諸本並闕)。


  何等生二足尊  何等出叢林苦

  何等得最上道  何等入涅槃城

  沸星生二足尊  沸星出叢林苦

  沸星得最上道  沸星入涅槃城

  八日如來生  八日佛出家

  八日成菩提  八日取滅度

  八日生二足尊  八日出叢林苦

  八日成最上道  八日入泥洹城

  二月如來生  二月佛出家

  二月成菩提  八日取涅槃

  二月生二足尊  二月出叢林苦

  二月得最上道  八日入涅槃城

  娑羅花熾盛  種種光相照

  於其本生處  如來取滅度

  大慈般涅槃  多人稱讚禮

  盡度諸恐畏  決定取滅度

佛說長阿含經卷第四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