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慧律法師:《阿含概說》10

(2016-08-30 19:02:53) 下一個

《阿含概說》10

慧律法師講解

[三、界觀]

這個是指六界,就是人生和天地萬物的運作,離不開這六種東西,叫做地、水、火、風、空、識。在這裏,這個「界」就是分類的意思,把堅硬的這一類歸納起來,叫做地,用歸納的方式,來解釋整個人生和宇宙物質的世界。在這裏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觀念,叫做互遍互融的觀念。意思就是說:分類是方便,譬如說:分地、水、火、風、空、識,可是,這個沒有辦法分開,這個很重要的觀念,地可以化成水,水會產生火,火會產生風,這個都有同時存在的,叫做互遍互融。舉一個例子來講,注意聽!譬如說:汽油,諸位,汽油成什麽態?固態、液態或者氣態呢?液態,看起來像水,對不對?水;可是,這汽油放一把火,馬上就燒起來。對不對?水裏麵就有火,知道吧!水中裏麵就有火。好,我們,再來,一棵樹木就好,一棵樹木,樹木從岩石或者是沙、土,土壤成長,土壤當然是地啦。這個樹木借著水、肥料,還要借著空氣,空氣就是風,風當然就包括空氣。成長,成長以後變成固體;好,幹掉了,放一把火燒掉,變成火,地裏麵就含有火。好,如果這個植物的東西,我們把它打成汁,就變成藥草,藥草就變成水。換句話說:這個都是同時在運用的,四大是不能互相離開的,方便分開這四類,是情非得已的,為了解釋的方便。好,再來舉個例子,譬如說:熔岩,我們地底下深處的這些熔岩,所謂岩漿,高溫的這個岩漿。好,岩漿,你看看,地底下那個岩漿,如果我們有攝影機去攝影起來,這岩漿剛開始是成什麽狀?液狀,對不對?它會流動嘛。液狀裏麵含有什麽?高溫,含有火,水裏麵就含有火。噴出來以後,見到空氣冷卻,變成什麽?變成固體。這固體,好,這采礦的人,采礦的人,再把固體放進幾千度融化,把重金屬——金、銀、銅提煉出來,這個固定的東西,又變成什麽樣?水,對不對?水嘛!好,然後再把它過濾,一層一層過濾,金礦、銀礦、銅礦,又變成固體。所以,在座諸位,我們一定要有很清楚的觀念,眾生跟宇宙,它就是這幾種物質,幾種界,就是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空界、識界。好,再舉一個例子,譬如說:森林,森林的樹木是什麽?是固體,就是地。樹木裏麵有什麽?水。好,水如果幹了,樹木幹了,放一把火,大火,燒掉整片的森林,變成火,火會引起什麽?空氣對流,會引起什麽?風。知道嗎?所以,火災的地方,就會引起強風,大的風,就像那個炸彈爆炸一樣,旁邊的氧氣會燃燒,有的燃燒彈打下去,空氣會燃燒,燃燒,空氣裏麵的氧,就會產生強烈的對流,強烈的對流。所以,我們台風也是這樣形成的,台風也是這樣,因為地球的轉動,產生了風,風夾帶著水汽,這水汽從哪裏來?從太陽的溫度一曬,蒸發,蒸發以後,然後旋轉……所以,從赤道,從赤道來界限。因此,你沒有看到南極、北極在刮台風。對不對?沒有說刮台風。南極、北極,那個是寒風,那不是像我們這樣旋轉的,夾帶水汽的風。因此我們要了解,整個地球、整個人生生命,所有的,統統離不開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空,空界就是距離。那麽,如果有情,就加一個識,有情就加一個識。為什麽要加一個識呢?就是心,你要有心識才有辦法作用,這是有情。有這樣的觀念來解釋,就很清楚。

諸位看56頁。「界觀」。

[這個純以物質為主要,為說明有情身體的組織而分為六界。《中含·分別六界經》說:「有情]就是我們的身心。[依地][、水][、]地就是我們的骨頭,堅硬的東西;水就是尿液、唾液、血液。[火、]就是我們的溫度,凡是有溫度的,統統稱為火。[風、]就是我們的呼吸,在外麵來講,叫做空氣。[空、]就是距離、空間,或者講虛空。沒有空,沒有辦法運作。地、水、火、風,沒有這個距離,沒辦法運作的。譬如說:我們今天要講經,我們今天要講經,文殊講堂它一定要有什麽?空間,對不對?要運作這個地、水、火、風,沒有空間是不行的。我們今天在講經,一樓、二樓可以容納幾百個人聽經聞法,這就是要有空間啊!這個空(距離),跟那個空性(敗壞之相)是完全不一樣的。[識,]就是識界,就是我們的心識。[六大所成。」前五界為物質的機械,]機械就是沒有靈魂,比較固定形式來講的,沒有感情的叫機械。是不是?[骨肉屬地,]骨和肉屬地。[血液屬水,熱氣屬火,呼吸屬風,但水火風所依的空間屬空。]所以,這裏知道,不是空性的空,空性是要你摧毀假相,對假相上的執著;這裏的空間是指距離,運作,人生宇宙當中的運作,一定要有距離、空間(可參考所附的《道德經》)。你一個胃腸就好,胃腸沒有空間,你怎麽吃飯呢?吃下去,當然要有個空間,大腸、小腸要沒有空間,你肚子怎麽會餓?沒有空間,你就一直飽飽的啊!是不是啊?當然要有空間啊!是不是啊?你房間沒有空間,怎麽運作呢?如果把這個現象界的空,來引用我們的心識,如果一個人證得了空性,心就像虛空,那麽,就可以容天容地了,他就可以運作自如。證到空性,心性就像虛空,可以大富大貴,也可以貧窮,千萬人吾往矣,一個人不會不甘寂寞。為什麽?他證到空,他就很有彈性,證到空,他就非常有彈性啊!是不是啊?[由此地、水、火、風、空五大,即成立無情的器世界。最後一界識,即屬精神活動的現象。]當然是有情才有這個,無情物當然沒辦法。[綜合地等六大成為有情。如《增含·聽法品》說:「當知六界之人,]就是地、水、火、風、空(、識)……這地、水、火、風、空、識的這個人,[稟父母精氣而生。]好,諸位,這個是很不可思議的,你看,注意看,這個因果,裏麵有討論到很微細的東西,要注意聽!父精母卵,父親的精,母親的卵,結合在一起,諸位,你能夠在這受精卵裏麵,看到骨頭嗎?看不到。經脈嗎?看不到。看得到大腦嗎?看得到心髒嗎?肺髒嗎?大腸、小腸嗎?指甲嗎?皮膚?你都看不到,那一點點的東西,有沒有?有沒有人的這個特質?有。對不對?所以,再注意,一點點的因就會結的……你看,看不到的東西,我們裏麵,父精母血看不到的東西,裏麵你也找不到骨頭,你也找不到血管,你也找不到心髒、脾髒、肺髒,統統沒有。可是,那一點點的東西,就可以發育成一個完整的人,完整的人。所以,諸位,這個叫做業識在遷流,世間人看,看不出所以然,醫學界的就說:這就是細胞分裂啊!諸位,沒有業識,我們的善惡業那個業,意識的識,生滅的流轉,他是沒有辦法發育的,這個就是最重要的動力,可是科學家搞不清楚,科學家搞不清楚的。因為有業識;不是擺在地攤那個夜市啦,老是想到那個地方去。因為有造業的業識,它會一直轉變,生滅的執著的轉變,因為它要報,你知道嗎?要報應,所以,叫做因小果大。換句話說:在座諸位,你不要小看你在這邊聽經聞法,這個是成佛的因啊!因小果大,簡單講:今天你在這裏聽經聞法,就是種下了成佛的種子。簡單講:經過了因緣變化,你就一定成佛,要不然,你就往生極樂世界,一點都毫無疑問的。對不對?看哪裏?看起心動念。因此,隻有佛法,能夠究竟解釋生命的泉源、生命的奧秘,醫生沒有辦法的。佛是三界的至尊,他是大醫王,所有的醫生,可以醫你這個肉體;所有的醫生有沒有辦法醫我們的心靈?沒有辦法的,一般人隻是互相安慰而已啊!譬如說:男女朋友交往,很深的執著,男朋友走了,女孩子很傷心,親戚朋友當她在哭泣的時候,就會安慰她:看開一點嘛!天下何處無大樹。對不對?何必單戀一棵草?好,安慰安慰,安慰,也許她獲得到安慰,她不再哭了,她慢慢地勇敢了。諸位,問你一個問題:這樣能究竟解決問題嗎?沒辦法的,安慰是短暫的。對不對?如果是佛,就不是這樣講,直接叫你照見五蘊皆空,根本就沒有這個人,直接就告訴你:你已經中了假相的毒了,所有的相,都是欺騙我們的清淨自性;但是,悟道的人,所有的相都是實相。你體會得出來嗎?在相上加一層執著,叫做知見立知,這個知見立知,就是意識的分別。可是,本性呢?本性也在同時顯現,你會用,就用本性修行,看一切法就如如不動,就這樣子,那麽簡單。為什麽?動也沒有用啊,他會繼續輪回啊。因此,隻有佛法有辦法解釋錯綜複雜的人生宇宙。譬如說:你是一個藥劑師,好,我感冒,你可以開藥給我吃。對不對?我今天活得很痛苦;藥劑師,麻煩你開一個藥給我吃,看有沒有辦法?那個煩惱、執著,無緣無故就跑出來的那一種,有沒有辦法?有,最多就開一個安眠藥,回去之後吞下去,明天睡醒,問題還是存在啊!對不對?問題還是存在啊,內心裏麵的煩惱沒有除、沒有處理啊!是不是?所以,為什麽說:師父也是有頭腦的人,一聽到佛法就知道,這個才是我們要追求的嘛,這個才是我們生命最重要的一部分。對不對?而且是每一個人本性都具足的,還不要繳稅金呢!你看,很有錢的人,要繳國稅局,要討稅,要多少稅,繳多少稅;一個開大智慧的人,需要繳稅金嗎?你看我繳多少稅金?對不對?政府也不會找你麻煩,開大智慧就無量的財富嘛!在座諸位也是啊,你也能夠開智慧,不是隻有我啊,法法平等的啊!是不是?所以,在座諸位,稟父母精氣而生……[……人生稟]「稟」就是繼承、承受。稟[此精氣而生六入。」]六入就是六根,眼、耳、鼻、舌、身、意。[這又與名色相似。]類似身心。[《雜含》(三,一二)說:「所有色、]所有的色,所有的色法。[彼一切四大及四大所造色。」]一切四大,地、水、火、風,以及四大所造的色,就這樣子。所以,緣起如幻,這個緣起,像Discovery報導的,他去把全世界最漂亮的木屋,全世界最漂亮的木屋照起來,哇!真是漂亮!還有那個旅遊頻道,那個旅遊頻道,把全世界那個最漂亮的木屋照起來。照起來的時候,他們設計師怎麽樣子,當然了不起啦,很有藝術,裏麵哪裏掛一幅畫像;哪裏有圖騰啊;哪裏擺個中古世紀的什麽東西啊,印地安有印地安的特色,北極有北極的特色。好了,千變萬化的木屋,就是什麽?四大。再來,更進一步的智慧,就是緣起;再更高超的智慧就是空,性空,不可得。房子拆了,木材放一把火燒了,統統沒有。這不是凡所有相,都是虛妄嗎?所以,所有的眾生,在第一關統統死、統統倒,色,就統統倒了。畫家,就這樣子嘛,什麽形象派、印象派,一個畫,畫當然有東西要畫啊,對不對?還有那個抽象派的,抽象派的,不曉得在畫什麽東西,什麽東東?隨便那個筆拿起來,沾一點墨水,一甩,這一點一點一點,說這一幅畫要賣多少,送給我,我都說:那是畫什麽東東?還有一個大象不會畫畫,是不是?大象會畫畫嗎?大象的鼻子卷那個筆,畫一畫。還有畢加索畫那個抽象畫,抽象畫。對不對?看得懂的,離不開物質的色法的形象畫;離開了物質,就是形象抽象畫,抽象畫你看得懂嗎?要畫那個我也會,反正毫無厘頭,也沒有主題啊,你也想不出來那是什麽東東啊!是不是?要畫大家來嘛,統統來嘛!就這樣子,所有的藝術家,離不開色法,形象嘛!音樂家打得叮咚叮咚……音樂、畫家、毛筆家,離不開文字嘛!所有的天才到這個,就統統stop,停了!知道嗎?天才,到這個地方就停了。所以,世尊說:後天的學習,始終派不上用場,要開內在的大智慧。這個要開內在的大智慧,他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觀念,就是千萬不要被相黏住,這個修行,你就抓到了根本。我以前去住一個道場,打佛七啊、念佛啊,一下來,法師又跟法師鬧得不愉快,我們不是講人家的是非,那時候我是在家居士。看了,哎呀!沒什麽信心,大殿念佛,下來,為了一個煮飯吵架;為了一個茶杯也吵架;為了一點排桌子也吵架。是不是啊?為了一個繳稅金,也吵架。反正就是世間人啊,或者是修行人,沒有抓到重點修行的時候,以為在佛前拜佛、念佛、用功,他這個叫做修行。有多少的居士、護法,還有多少的法師,我們讚歎,這不是不好,很好,用功,很用功誦經……我問他:你煩惱來了,你怎麽辦?你煩惱來了,一句佛號能伏得下去嗎?好,這個修淨土的,有一個毛病,稍微人家在聽經聞法、誦《金剛經》,他就說:你是雜修。說:隻要跟念佛沒有關係的,統統叫做雜修。所以,有一個比丘更可愛,一個大和尚更可愛,他的圖書館,把所有的經典統統沒收,他隻放什麽?一、放淨土,淨土的;二、放戒律的,持戒念佛。什麽禪、淨、律、密其他的,他統統認為這個叫做雜修,可以丟掉。我告訴你:死路一條,佛法之所以不能振興,佛法之所以不能強盛,是因為錯認佛的知見,以自己的知見為知見,這個就很糟糕!世尊叫你念佛,事一心不亂,理一心不亂,統統叫你一心不亂,沒有叫你不要聽經聞法,沒有叫你不要開智慧,你搞清楚啊!世尊叫你念佛要念到一心不亂,對不對?你這個情緒都控製不住,對假相上,緣起幻相,你都搞不懂來龍去脈,不曉得畢竟空的道理,煩惱一起來,你放不下,一邊念佛,一邊放不下,我請問諸位:能不能往生極樂世界呢?那很難啊,也許行,也許臨命終碰到因緣;也許不行啊,為什麽要做這個沒有把握的工作?對不對?世尊沒有叫你不聽經聞法,世尊也沒有叫你不要開大智慧。所以,這個有的說了就很慚愧,我們不敢批評哪一個法師,你上台一登,除了淨土以外,統統要收起來,這個是佛的本意嗎?諸位,諸位,如果說……當然,淨土有淨土的殊勝,我們讚歎,我也是修淨土的。對不對?如果說: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可以解決生死,沒有錯;問題是你的心定不定得下來?如果說:釋迦牟尼佛說了四十九年,就為了讓你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或者一部《阿彌陀佛經》也好,釋迦牟尼佛就不要這麽辛苦啊,他幹嘛這麽辛苦?對不對?你看,後代的人,不能體會佛教它的根本思想,也不了解世尊偉大的地方在哪裏,不知道。這個就是大乘佛法的悲哀,就是在這個地方。[世間一切物質都不外乎四大界及四大所造五根、五塵。]五根:眼、耳、鼻、舌、身;五塵:色、聲、香、味、觸。[要詳細了解地、水、火、風、空、識於有情身心的關係,可參閱《中含·多界經》。前說五蘊中的色,而界中]六界中。[地、水、火、風,故五蘊與界有類同的地方。]有一些相似。

[「三」有情的本質]

「本質」就是動力,有情哪裏來的力量,會結成五蘊、六處、六界?為什麽有這種情形?

[蘊、處、界,]所以這個五蘊、六處、六界,[是說明有情組織的要素,但構成這個要素,必有其本質,]它的來源是什麽?它的本質是什麽?它的動力是來自什麽?[這個本質,即是構成有情的動力,也就是有情的本質。]

[所謂有情的本質,亦即是有情成立的因素。這個因素有多種說法,或說業(karman),或說無明(Avidyā),]無明,沒有智慧。[或說欲(Chandah),]欲就是貪,這個包括感情、執著、貪欲,統統算在裏麵,財、色、名、食、睡,統統一個「欲」。[這三者為有情流轉生死的根本,也就是有情本質的因素。]簡單講:我們為什麽有這個身心呢?簡單,因為是業的動力,因為是無明的力量,因為欲望的力量,使我們不得不來轉世投胎。這三者為有情流轉生死的根本,也就是有情本質的因素。[如《雜含(一○,五七)》說:「眾生於無始生死,無明所蓋,愛結所係,長夜輪回生死,不知苦際。」]諸位,這個要劃雙紅線。你要問問題嗎?所有的問題都在這裏麵。為什麽有眾生?所有的問題都在這幾句話裏麵。你怎麽跑來這個世間的啊?看:眾生於無始生死,時間沒有開始,時間是妄想的產物,一萬年前,還有一百萬;一百萬年前,有沒有一億,所以,時間不能講一個開始。無明就是沒有智慧,因為沒有智慧,蓋,就像烏雲蓋住太陽,無明蓋住了我們清淨自性。愛結所係,愛結就是因為你貪著,死執不放,到死的時候,眼睛仍然閉不起來。長夜輪回生死,「長夜」就是無量劫,就一直輪回生死。不知苦際,苦,「際」就是盡端,不知道未來要苦多少,繼續苦啊!「際」就是盡端,或者來源,這個「際」,有分過去、現在、未來。所以,也不知道苦從哪裏來,也不知道苦到什麽時候才結束。[有情流轉生死第一因素,就是無明,是無始以來存在著,這與生俱來的,因不能探其起源,故說為無始。無明的解釋,要以阿含最具體。]這一段講得實在太好了,什麽叫無明?你看佛在解釋,一百分!世尊真的很厲害。什麽叫做沒有智慧呢?[說為「不知前際,]前際,就是也不知道以前的因。[不知後際,]也不知道未來。[不知前後際,]也不知道前因後果。[不知於內]六根[,不知於外]的六塵[,不知內外]六根、六塵所產生的識[,不知業,不知報,不知業報,不知佛,不知法,不知僧,]不知道三寶。也不知道什麽四諦,[不知苦,不知集,不知滅,]「滅」就是涅[不知道,]「道」就是八正道。不知道苦、集、滅、道。[不知因,不知因所起法,]因所起法就是緣起性空。[不知善不善,]不善就是惡。不知[有罪無罪,習不習,]「習」就是習性。什麽應該學習,什麽不應該學習,所謂培養,好的習性應該培養,不好的習性應該革除。[若劣若勝,]就是何者是劣?何者是勝?分不清楚,五欲六塵是劣,佛法是勝。[染汙清淨,]何者染汙?何者清淨?分不清楚。[分別緣起皆不知。」]所謂分別緣起,就是用智慧了悟緣起法,叫做分別緣起,統統不知道。用智慧觀照緣起法,叫做分別緣起,皆不知。眾生有多悲哀啊![(《雜含一二,六九》)這是無明的性質。有情為無明所蓋,於一切有為法、無為法、善不善法,缺少正覺了解,故為「愛結所係」。]世尊用一個「愛」,就是貪,「結」就是打結,內心打結了,人家說:你那個腦筋打結了!「結」就是煩惱的別名,你有貪愛,你就有煩惱,「係」就是所困。[但所謂愛,不外自體愛,]就是愛護自己的色身。[及境界的愛。]執著外在的色、聲、香、味、觸、法。[自體的愛。又名我愛,因有我愛的活動,]什麽都以自己為設想,[即必然有我所愛,]我愛,當然有我所愛啊,我們對這個色身看不破,就什麽都要為我,再來,就是一切我所擁有、我所愛。[這就是「此有故彼有」的關係。]有我所愛,所以,當然就有色聲香味觸的外境。[佛說的愛,為有情生存意欲的根源。]你要斬斷生死呢?想要擺脫生死到極樂世界嗎?有個簡單的辦法,就是把這個貪欲慢慢慢慢地看淡薄,慢慢,看你能不能什麽事情看得平淡一點?什麽事情看看能不能淡然處之?[經中常說三愛:欲愛、有愛、無有愛。]有的人說:這個欲愛、有愛、無有愛,就是欲愛;有愛就是色界愛;無有愛就是無色界的愛。有的人不認為這樣解釋,有愛,認為這是自體愛,自己身體的愛;無有愛就是了悟緣起,否認了這個色身的愛,叫做無有愛,就是無貪的意思。[「欲」,即是五欲,色、聲、香、味、觸。對此五塵,貪愛追求,始終不舍,就是欲愛。]諸位,所有的眾生都是這個,告訴諸位:這個世間,因為不知道當體即空的道理,如果我們也能了解,觀想說:這個美女是幾根骨頭構成的,肌肉、肌腱、經脈、血液、尿液、唾液,好好地把它看清楚。所以,眾生對這個五塵,不知道性空的道理,他以為有實在的東西——就是五欲。色、聲、香、味、觸,對此五塵貪愛追求,始終不舍,就是欲愛。世尊底下這一句的比喻,比喻得一百分,全世界最會講話的人,就是世尊、佛陀;全世界講話最會比喻的,就是世尊,你看看這一句的比喻:[「譬如狗子係柱,]一條狗被狗鏈鏈住,一條繩子,這一條狗被綁在一根柱子,這一條狗能不能離開這根柱子?不可能。就一直在那個柱子團團轉……譬如狗子係柱,[彼係不斷,]那個捆住是斷不了的。[長夜繞柱,輪回而轉。」(《雜含》十,五六)這是形容有情為愛欲所係流轉的現象。]捆得死死的,捆得死死的。所以,學佛的人,就看誰看得開?看功夫啊。學佛的人就這樣子啊,看誰看得比較開?這個世間就這樣子啊![「有」即有情自體而言,佛法以有情為本,以有情存在為「有」。]有的人,[或說三有:欲有、]欲界有。[色有、]色界的有。[無色有。]無色界的有。[或說四有:生有、]出生就有這個業報。[本有、]本有又叫做今有,現前這個叫做今有,你一出生就存在,到今天還存在。[死有、]有個死,到死還執著嘛![中有。]「中有」有兩種解釋:一、死後到下一輩子出生,中陰身叫做中有。第二種解釋,從生到死過程,統統叫做中有。從出生到死,中間統統叫做中有。兩種解釋。[有愛,即有情自體的愛。]每一個人都愛護這個身體。[無有愛,即是了解因緣所生法,否認體愛的存生。]去掉貪欲了。[這個愛在三愛中最重要。一切人我是非爭奪都由於自體愛欲不能打破。佛法不是講愛,是要洗滌有情的情欲,達到無有愛,一切的有情都因為「愛欲」、「渴愛」所縛,]「渴愛」就是渴望被愛,希望別人來愛他,叫做渴愛。所以,你看看,所有的歌,都離不開這個,都離不開這個。(師父開始唱這句)誰愛我~~~有誰來愛我~~~都是唱這個東西。愛欲、渴愛所縛,[故對於五塵外境,發生貪愛追求,因有愛,即有取,]愛取,[故有執取名色自體的「有取識」產生,]「有取識」就是執著,產生,[而為生死的根本。]諸位,我們想要擺脫生死,能不把五欲六塵看得平淡一點嗎?一天到晚請求阿彌陀佛來接引我們,一邊又貪著這個世間的假相,你怎麽去呢?[這即是有情為愛係縛而有生死流轉的根本義。]流轉就是生滅,推動,業力推動的一種力量。

[有情一切的活動,都脫離不了情愛係縛的支配,它的活動範圍,非常的廣泛。不特留戀以往境界,]美好的記憶,memory,是不是啊?[並且欣求未來的美果,總想未來會比現在好,]懷著一顆夢想,[但對現在的環境,無論怎樣的好,總是不滿足的。]哎呀!講得好!東初老法師這一句講得好,這個眾生相,總是不滿足。[在過去未來現在的中間,過去是已幻滅,]過去不可得了,昨天,你挽回得回來嗎?去年、十年前、二十年前。[未來尚在夢中,]還沒到達。[隻有對現在貪愛不舍。《雜含(二九)》說:「顧戀過去,欣求未來,耽著現在。」]諸位,這三句就是告訴你:執取不放,顧戀過去就是死執不放,美好的回憶啊!是不是啊?以前的戀情怎麽樣子啊;想當初的時候,我是一朵花,三十年前……兒子都二、三十歲了,想三十年前,我是一朵花。顧戀過去。欣求未來,所有的人都有夢想,捆住。對現在呢?耽dān著現在,現在死執不放。[由於有情為愛所係縛,對於無常變遷現實的境界,缺少正覺的了解,構成心理上的矛盾,這個矛盾的根源,依然是無明的關係,(《雜含一三,九五》說「愛無明因」。]如果加一個字:為,有所作為的「為」。愛為無明因,那更清楚。貪愛就是無明的因。[無明者,]什麽叫無明呢?[就是不正思維,]沒有正確的思維。[不正思維又以何為因呢?「謂緣眼色,]眼睛看這個色塵。[生不正思維,]在畢竟空的境界,著相,以為實有。[生於癡。]沒有智慧,整個被遮住了。[……彼癡者是無明,癡求欲名為欲,]因為愚癡,就求種種的欲望,這個叫欲。[愛所作名為業。]因為貪愛境界,身口意的造作,這個就是留下來的,叫做業。[……無明因]為貪[愛,愛因為業,]業從哪裏來?[業因為眼。」(同前)]諸位,「眼」底下加三個字:等六根。這樣講才對,因為他寫得不夠完整。無明因愛,愛因為業,業因眼等六根。[有情由於不正思維,引起意識的活動,即養成有情欲愛的性格。因貪愛而作業。]貪求而造這個業,作業就是造業。[這個愛業,即是有情成立的動力。無明、愛、欲都屬於煩惱部分,由於有情愛的活動的結果,才有業。以煩惱業為根本,才有五蘊,]所以,我們從哪裏來的?從煩惱來的。[若沒有煩惱等業,即不能產生有情的組織。世間依業而轉,有情依業而轉,有情為業所縛,猶如車依車軸而轉。]世間共業,依業而轉,有情眾生還是依業而轉,有情為業所係縛。所以,有情跟世間來自一個字,就叫做「業」。

[有情依業而相續流轉,依四食的滋養生命得以延續,]前麵有講過了。四種食嘛,前麵一個是物質的食糧,後麵三個是精神的食糧。得以延續。[依蘊、處、界和合構成有情的自體。]我們因為業,而招感這個色身、這個世界。所以,四個字:「業感緣起」說,這個就是佛講的意思。講來講去就是講這四個字:業感緣起——你什麽業,招感什麽緣起法;有福報的,招感天業。認真學佛的,招感佛業,業感緣起。[無明、愛、業所詮的意義,都為有情活動的原理,也就是有情的本質,因有無明,而愛,而造作業,才有五蘊六界身。無明來自身內,非是身外的活動。]無明來自身內,愚癡、沒智慧,不是身外的活動。[在未活動以前原始狀態,名為無明,要展開無明的自體,即是五取蘊。]要展開無明的自體,就是五取蘊,如果要說明無明,就是從業來的,無明感得了這個色身,離不開色、受、想、行、識,叫做五取蘊。所以,要展開無明的自體,就是五取蘊,用五取蘊來說明無明。[有情不特身心的組織要依此,即有情一切活動都要取決於業的本質。]所以,這個業,有業因、業緣、業果、業報,有善業、惡業、共業、別業。什麽是業?業就是複雜的心思造作的綜合體,業是複雜的身心造作的綜合體,叫做業。[因為業的關係,有情才能無始無終的相續,絕非單如車輪的流轉。]意思就是,它是複雜的,用車輪是比喻輪轉,沒有辦法休息,輪轉就是重複的意思,而業卻是很複雜。所以,絕非單如車輪的流轉,是借這個車輪的流轉,讓我們體會業力的循環、變化。其實業是複雜的綜合體,不是很單一地來解釋的。意思就是,業不是你這麽簡單可以了解的。所以,因為有業的關係,有情才能夠無始無終的相續,絕非單如車輪的流轉。

我們休息十五分,我去喝口茶。

[「四」有情生死流轉的根本]

我們的生死從哪裏來?我們先了解:

[(一)生死流轉義]

它的定義是什麽?它的意義是什麽?

[有情為蘊、]就是五蘊。[處、]六處。[界]就是六界。[的結合體。在表麵上說:以四食的滋養,而延續生命,]這前麵都有講過。[實際有情生死流轉,不僅是靠四食的滋養,且與業有根本的關係。所以不能具體的了解業,]我們剛剛講的:什麽是業?業就是複雜身心造作的綜合體。我們如果不了解這個業,因為這個有業因、業緣、業果、業報,[就不能了解有情生死相續的根本。]你要講輪回,有的人相信,有的人不相信。是不是啊?輪回是以什麽作題材呢?就是業。簡單講:我們的生命就是用業的題材、素材來作為我們的本質。如果你要畫畫,我們要畫畫的時候,要上顏色,有青黃赤白的顏色。對不對?可以畫出一幅畫出來。顏色這個色料,是圖畫基本要素。我們生命從哪裏來?生命是怎麽樣產生的?就是業,無形的業力作為題材,那一念的執著,不可抗拒的執著,來轉世投胎的。所以,你投胎轉世,你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你說:我今天要選中國人來投胎;我今天選美國人來投胎。你沒有這個權力,因為你的心中隻有執著,存在的就是無形、不可抗拒的業力。因此,我們今天在因上要下功夫,這個業的因要下功夫;等到這個業報,你就要認命,就要認命。這樣才能夠解脫。所以,在這個因上,我們要警惕自己,何者是善?何者是惡?哪個是清涼?哪個是煩惱?怎麽樣才能夠讓我們解脫?警官學校要請師父去演講,我第一個就想:去要講什麽呢?統統沒有學佛。有一次,我到警察學校去上課的時候,他們署長是很誠懇,去演講,警察值勤很辛苦啊!是不是啊?一講,可能我講得不好,一半睡覺,睡著了,很累,那個警察很累很累。後來要再繼續請師父去演講,我就拒絕,因為收不到效果。我希望聽演講的人,造的是成佛的因,這個業因,大家很快樂地來聽經聞法,造了這個成佛的業因。結果我一去講,一半都睡著了,沒辦法!對警察講,要講什麽呢?佛法這麽深,師父在佛門裏麵,三十年的時間,對這一些從來沒有接觸到佛法的警察大人,我倆素未謀麵,從何談起啊?不知道從哪一個話題,佛法這麽深,你跟警察講,對不對?沒辦法的,很難啊!有一次,我到警官學校去上課,那一次最轟動,哇!那個警政署長請師父去演講,最轟動。五、六百個警官,準備要畢業的警官,那一次收到最好的效果。要去演講以前,我就想一想:這怎麽講,跟這些警察?不要貪官、不要汙吏,要明白因果,你今天貪著了這些錢,會影響你的下一代。想一想……還做筆記呢!是不是啊?像我到台大晨曦社去演講,那就很方便了,不管你懂不懂,你能進台大,你的程度就很夠,不管你聽得懂不懂。最難的演講就這樣,好幾萬人,像林口體育館,那個好幾萬人,裏麵有讀博士的;底下也有阿婆;也有那個國語聽不懂的,我講國語他聽不懂,他講台語我也聽不懂,沒辦法互動。那麽,今天在座諸位,那就沒話講了,因為你們是老參啊,懂不懂,你統統要聽嘛!是不是啊?所以,這個業有多種,如果不能具體了解了業,就不能了解有情生死的相續。[因為業的性質不同,才有種種性、種種欲的有情產生。]這個種種性,這個「性」就是差別的意思,種種差別。還有種種的欲望的有情產生。[這個不同的原理,就是業力的關係,]業力就是我們生命的素材,業力就是生命的題材。知道嗎?人家問你說:你們是佛弟子,請問生命從什麽來?從什麽東西來?從業力而來,要會回答。知道嗎?人家問說:業力是什麽東西?你就說:業力從無明而來。問:無明從何而來?無明從無始無明而來。那再問:無始無明從哪裏來?你就回答:該講的,我師父已經講了;還沒有講的,留給我師父講,再見,bye-bye!因為再問下去也不懂啊,真的沒有辦法!所以說:講經說法還得要看狀況,還要看程度。種種欲的有情產生,這個不同的原理,就是業力的關係,[非是有個神或是上帝在主使。這又名為輪回(Sajsāra流轉),]又名為輪回。[依業而有輪回。但輪回的思想,亦非始於佛教。古代印度哲學,即倡導此說;]所以,這個輪回不隻是佛教的觀念。[這與吠陀時代的「常我論」相似,]吠陀時代是印度,吠陀時代的常我論,前麵都已經講了,奧義書啊、梵書啊、吠陀時代啊,前麵都講過了。常我論,有一個永恒的我;世尊說:所有的世間沒有一種東西叫做永恒,叫做無我。[到佛陀時代,才舍去極端唯物實在論,]唯物實在論,就是承認這個物質世界就是實在的,其他看不到的,統統是假的,那麽這樣子就會產生極端:我就每天都享受,開party我就享受,我吃搖頭丸,什麽四號海洛因,我也不知道那個是什麽東西啦,看新聞報導的,吸食什麽強力膠,搞什麽轟趴,哇!那一堆的,現在。哎呀!那個……所以,為什麽說:在座諸位你來坐在這裏,我都要讚歎你?太難了!要學佛、聽經聞法,真的太難了!這個唯物實在論,就是把生命看作一種機械,把生命看作一種物質,忽略了心靈,所以,你要改變他很難,非常困難。心情去享受。[加以改造成為佛教的人生觀。]所以,世尊是取舍當時、適應當時,而講了最究竟的思想。[依業而有輪回,為佛教人生觀的重要的教義。]諸位,什麽是業?做工有工業;做商有商業;做醫有醫學業;做農呢?有農業,對不對?造善有善業;造惡有惡業。這個「業」解釋得真是好。所以,中國人這個翻譯,翻譯得真是了不起,很了不起。翻譯這個「業」,恰到好處。[要離開業,就無法說明人生種種的差別,甚至不能明了人生理想的歸宿。]在座諸位,有的人為什麽長得這麽帥?有的人為什麽長得這麽美?有什麽原因?就「業」嘛!是不是啊?如果是上帝所創造的,那麽你要今天這樣子嗎?是不是?大家都要當帥哥,大家都要當林誌玲啊!是不是?假設說啦,是上帝所創造的。不過也是這樣子啊,生命就這樣,一對一對的夫妻,慢慢慢慢地老化,很快就會輪到我們——我見他人死,我心熱如火,不是熱他人,漸漸輪到我。慢慢慢慢地就會輪到我們。要離開業,就無法說明人生種種的差別,甚至不明了,不能明了人生理想的歸宿。

[古代印度的業力說,無論是宗教家或哲學家,都不能脫離「我」的關係。不是認為「我」所幻化的自作,就是認為「我」的以外創作──他作。]「他作」在旁邊寫一個:神。不是認為「我」所幻化的自作,就是我的清淨本性,他不談這個;「我」有一個主宰性,認為萬法都有一個「我」,這個叫做「我」所幻化的自作。要不然就認為「我」以外的創作,像基督教、天主教、回教。[結果把業所創造的新生命,都不出於「我」的幽囚。]這個「我」就是一種執著,這個「我」就是一種執著。幽囚,囚禁在裏麵。[所以雜含(七,三五)說:「何所有故?]何所有故?這你們看不懂,何所有故是說:聖弟子們,你們注意看看,這個世界上,是什麽東西真正地存在呢?何所有故?這個東西是有什麽東西,真正的東西存在嗎?好好地觀照觀照。[何所起?]我們萬法是怎麽起來的?好好地觀照觀照。萬法就是緣起,根本就無起啊,緣起就是無生法,一切法無生,就是佛的本意。為什麽?萬法都是顆粒微塵結合的一個集合體,沒有實質體性。何所有故?諸聖弟子,好好地觀照,這個「有」就是存在。你注意看看,有什麽東西存在呢?好好地觀照,你會發現,所有的東西都不存在,包括我們這個色身,都是細胞所構成的。何所起?有什麽東西是起呢?這個萬法的起因是什麽?萬法的起因就是緣起,緣起,緣起就是性空,不可得,而我們在不可得裏麵,就拚命地執著又造業。好,[何所係者?]你為什麽這樣拚死命地執著呢?是什麽東西捆著你呢?捆得你死死的呢?[何所見我?]你為什麽處處都著一個、執著一個「我」呢?你是不是要冷靜觀照觀照,這個「我」其實是不存在的。我們這個「我」的執著,何所見我?為什麽你處處都見到一個「我」?叫做何所見。如果加「處處」兩個字,那就更清楚了,何所處處見我?為什麽你到處都安排一個「我」的執著的存在呢?[令三苦世間轉。」]令三界一直輪回,生滅的輪轉,為什麽要這樣子?那麽整句的意思就是說:好好地觀察,什麽東西是存在的呢?好好地觀照,萬法是怎麽個起?有什麽東西是起來?就是緣起,什麽東西有開始呢?你又為何這麽困住呢?為什麽處處見著一個「我」,令三界一直生滅的流轉?[佛教根本否認我,故非自作,]不是自己作,因為是業力作,你作不了主。所以,佛教根本否認一個「我」,就是無我,故非自作,不是自己造作。[亦非他作,]也不是假借別人,也不是假借神作。既不是自作,就是你沒有能力造生命啊,所有的都出自於業,不可抗拒的業。要不然,在座諸位,我問你一句話:你要生在哪一個地方,你能做抉擇嗎?你出世的時候,你知不知道說,我為什麽要選擇這個父母?你有能力選擇你的父母嗎?沒有。你有能力選擇環境嗎?也沒有。對不對?可見無我嘛,你沒辦法自己造作嘛!從哪裏來?業力來,就這樣子。[以中道緣起說明有情生死流轉。]什麽叫中道緣起?中道就是中庸之道,這中道就是空,中道就是性空,性空就是緣起,緣起就是性空,緣起就是條件所構成的。說明有情生死流轉,[有情生死相續根本在於業,但業從何而生起呢?《雜含(十,五七)》說:「眾生於無始生死,無明所蓋,愛結所係,長夜輪回生死,不知苦際。」]這一句話意思是說:眾生在無始以來,就流轉生死,因為沒有智慧,無明就是沒有智慧。因為被沒有智慧的無明所遮蓋,又貪愛煩惱,「結」就是煩惱。貪愛的煩惱所捆死、係著。長夜就是沒有光明,叫做長夜,失去光明,白天有光明,晚上沒有光。我們一個人沒有智慧,也是身處於長夜,輪回生死,不知苦際,不知道苦從哪裏來?也不知道苦到什麽時候才結束?[無明與愛為有情生死流轉的根本。無明的解釋,在前章說過,就是不明,或不正思維。簡捷的說,對於宇宙人生缺乏正覺的了解,所以於色生起貪欲追求。]所以,我第一次去聽李炳南老居士演講,他發了一本《十四講表》,這《十四講表》裏麵,講了一句話,我深受感動,我就是因為這一句話,啟動了我非常大的力量,這一句話就是什麽?受時空的控製,就是不自由,學佛就是要超越時間跟超越空間。什麽叫做輪回?受時空的支配就是輪回;不受時空的支配,就超越六道輪回。大家都要做一個超越的人,做一個自在的人,為什麽要做一個渾渾噩噩、迷迷糊糊的,跟著眾生隨波逐流的凡夫呢?以前師父沒有接觸到佛法,可是,我有善根,一般人對出家人的觀念,就是伴著青燈啊、木魚啊,吃個素菜啊,然後,終老迄死,過著風燭殘年,電影都是這樣演。師父從小,小學二年級就夢到我是出家人,所以,讀到大學的時候,還沒有聽到佛法:是不是有一種東西,可以解決我的疑問?本來我希望念台大哲學,後來我爸爸說:你念台灣大學哲學,你出來要做精神病院的院長喔?你能賺到幾塊錢?說得也是。就一直在找……找到佛法。一聽到佛法,就知道這是人生宇宙的真理。師父大二就發心要出家。我願意用生命付出,換取佛教的興盛,把正法推廣,我盡力。這麽好的東西能讓眾生解脫的東西,為什麽這些世間人都不教我們?都不教我們啊!學佛的時候,爸爸、媽媽都怕兒子出家,還打電話去普覺佛學社:你給我有分寸一點,不要給我學佛,不然下學期的注冊費就不給你!(師父笑)不給你學佛,他怕你出家。對不對?一聽佛法,後來進入佛門以後,發現這個不是世間人看到這樣子,什麽穿著一件袈裟,伴著青燈木魚,過著風燭殘年,才不是這麽一回事。這裏麵是真的開大智慧,能讓你徹底解脫,一種高深的哲學,還超越哲學,它是一個智慧之門啊!沒有這個智慧,你要過日子很難的。所以,我們要聽到佛法,太難太難了!諸位看底下,簡捷的說:就是這樣,對於宇宙人生缺乏正覺的了解,所以,對於色,生起貪欲追求。諸位,這個「色」不是女色,這個「色」是叫做萬法的意思。[如《雜含 (三,一三) 》說:「愚癡無聞凡夫,無慧無明,]沒有智慧,也不明。[於五受陰,]就是色、受、想、行、識,五受陰就是感受。[生我見係著,]產生一個自我。[使心係著,而生貪欲。」]全世界的人,都認為有一個「我」,所有眾生,非洲的黑人,美國的白種人,荷蘭的紅種人,紅毛人,中國的黃種人,沒有一個可以逃離一個「我」的假相。隻有佛徹底地觀照,這個「我」原來是個假的,我們每天給它養得白白胖胖;每天給它化妝得漂漂亮亮;每天為了這個假的色身,很煩惱、苦惱,結果臨命終的時候,要交出來,要把生命交出來,無奈地要把生命交出來,無論你長得多帥,無論你長得多漂亮,一樣要交出你的生命。為誰辛苦為誰忙啊?[由於有情貪欲於色,為色所縛,於色不離欲,]這個「色」就是萬法,當然也包括女色、男女。於色不離欲,[不離愛,不離念,不離渴,]諸位,「渴」的旁邊寫一個字,就是:求。因為對這個緣起的假相世間有所求。[輪回於色,]重複,一次又一次地執著,一次又一次的,沒有辦法擺脫。哎呀!回眸一笑百媚生,哇!楊貴妃,是不是?一笑,回眸一笑百媚生;現在呢?楊貴妃呢?沒有了,沒了!王昭君呢?貂嬋呢?西施呢?沒有,都是一堆白骨。如果把她們的骨頭挖出來,西施的骨頭、貂嬋的骨頭、王昭君的骨頭,挖出來,貂嬋的骨頭放出來,你說哪一具的骨頭比較漂亮呢?你說呢?不可得。好好地認識這個世間,你就不會活得這麽苦惱。輪回於色,[隨色所轉。「以縛生,以縛死,以縛從此世至他世」]這個「以」就是因此。因此困住你的身,因此,因而困住你的死,把你困得死死的,就是把你的生死困得死死的。再來就是困著,從此生到他世。你想要解脫生死嗎?這個世間值得你這樣貪著嗎?[(雜含三,一六)。甚至說:「譬如狗繩係柱,結係不斷故,順柱而轉,若住若臥,不離於柱」(《雜含十,五七》)。]這個「柱」就是業,就是貪著的業。這個「柱」就是色法的意思。譬如狗,狗就比喻我們眾生,這一條狗被鏈在柱子,柱子就是我們貪著的境界,叫做柱子,就是色法、就是萬法。就像一條狗被繩子捆住,你怎麽轉,這繩子不會斷,結係不斷。譬如狗繩係柱,結係不斷故,捆得死死的!順柱而轉,一直轉……我們就是為誰辛苦為誰忙?我們就是一起很忙,生命可貴的,生存是很殘酷的。諸位,我們要生存,是很殘酷的,你要拚死命的,為食衣住行忙。對不對?前幾天登的,有一個公司行號,要招考二十個人,報名七千多人,七千多人!現在要找一個工作,難如登天,生存是一種殘酷,你要麵對它,同時還要做超越的工作。什麽是佛法?即現實又超越,既超越又現實。所以,我們要知道說,今天釋迦牟尼佛有一種智慧之財,這一貼藥服下去,所有的眾生統統解脫。不是說叫你今天要賺多少錢,明天要貪多少名,有的人拜佛就求財嘛!世尊這一貼藥服下去,所有眾生都解脫,就是智慧。要不然你怎麽有辦法滿一切眾生的願呢?每一個眾生的奢求都不一樣啊;每一個人的欲望都不一樣啊。是不是?因此我們就了解:感謝上蒼我所擁有的,也感謝上蒼我所沒有的,因為我們有智慧。人之所以痛苦,在於追求錯誤的東西。我們為什麽會這麽痛苦?因為我們追求的東西錯誤。佛講的多有智慧啊,一句就解決了,原來都要感謝上蒼——感謝上蒼我所擁有的,我今天所擁有的,感謝;感謝上蒼我所沒有的,沒有的,我也感謝,意思就是,有的不見得好,沒有的也不見得不好。(如病。——整理者)哎呀!這個智慧是很重要的,這觀念一轉過來,真的就這樣子,看你轉得過來轉不過來?若住若臥,不離於柱。[明確地說明有情為色縛所縛的真相。]完全被這個境界困得死死的。[有情於色欲不斷,]就是男女。[貪不斷,]貪心不斷。[受不斷,]就感受。我們講的felling,來一點felling,felling就是一種感覺、感受。[於色若有變易,]對於這個境界,稍微有一點改變,[便生諸憂悲苦惱,]是不是?好好的一個孩子,出去了,碰到水災淹死了。如果世尊看這件事情,就平常心啊,因為無常,無常,什麽事情都可能發生。這一次風災,這一次台風,到今天為止,死了十二個人,死了十二個人。對不對啊?天災,是天災嘛!是人禍嘛!這個世間會有變易的,便生諸憂悲苦,[要是「樂著於色,樂著色故,複生未來諸色」]是不是啊?[(《雜含》十,五七)。由於貪著於色,不獨為現在憂悲苦惱的因緣,並且為流轉生死的根本。「於色見我,令眾生無明蓋,]「蓋」就是蓋住,把你罩住,罩住你,看不到前程。一個人心智被蓋住了,就像烏雲遮住陽光。於色見我,令眾生無明蓋,[愛係其首,]愛排列在第一,貪愛排在第一。[長道驅馳,生死流轉」]「長道」就是六道輪回,一直奔波,一起流轉六道輪回,停不下來。[(《雜含》六,三四)。因為有情貪著色,]貪著萬法,或者貪著女色,這個「色」,有狹隘的解釋,是男女;廣義的解釋是萬法。[是故不能解脫生死苦惱,所謂心惱故,眾生惱。]所以,諸位,你千萬不要羨慕其他的眾生,我們要羨慕今天我們自己能夠進入佛門;我們要慶幸,我們今天能夠出家;我們要慶幸,今天能夠跨進佛門第一步,這是值得慶幸的。是不是?所以,回去你可以唱:(師父唱此句)祝你生日快樂。是不是啊?有一個阿公,八十四歲,人家問他,說:阿伯,阿伯,你幾歲?他每次就跟人家比這樣子(師父伸出四個指頭),四個指頭。人家問:阿伯,你幾歲?我四歲。你到底幾歲啊?我跟你講我四歲啊!人家說:為什麽?我八十歲才開始學佛啊,八十歲才聽到佛法,才真正了解生命是什麽,才認識我是一個業障深重、煩惱的凡夫啊;才知道什麽叫做輪回,才知道要念佛求生極樂世界啊,八十幾歲以前統統是白活了一趟啊!所以,今生今世沒有聽到佛法,叫做大不幸。阿伯八十四歲,他每次告訴人家是四歲。諸位,你幾歲啊?(師父笑)我今年三十,我從大一學佛嘛,聽到正法,才發現真正的生命,佛法生命的可貴。因為心惱故,眾生惱。哎呀!我告訴你:眾生苦惱,你一點都不要羨慕他。[有情迷悟解脫根本,就在色。迷則流轉生死,悟則心淨,]悟了就心淨。[眾生淨。]心淨就眾生淨。[「不樂著於色,於色得解脫,]一點都不執著這個色,於色法都解脫。[受想行識得解脫,]所以,諸位,受、想、行、識由色法帶動,因此,這個色,若見諸法空相,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就是這個意思。諸位,這個色法看得開,就什麽統統看得開,因為色法讓你起心動念嘛!是不是?你了解說色法是緣起法,本身不可得。是不是啊?你就知道。我從聽了佛法以後,我們同學都在做生日,每一年都唱:(師父唱)Happy birthday to you……我已經覺悟了,我覺得那個一點意思都沒有。對不對啊?每年都做這個生日,生日做一做,就做死日啊,每年都是這樣重複啊。是不是?人就做重複的工作,蛋糕本來沒有插蠟燭,一下就可以切開,你為什麽要插蠟燭,再點燃,再把它吹熄,再把它拔掉,再把它切蛋糕,幹嘛那麽麻煩?蛋糕本來就沒有插蠟燭啊,眾生就是做重複的工作,就是這樣子啊!是不是啊?廣化律師也是這樣,他也不喜歡人家跟他做生日,大家就是這樣:這個是很重要的日子!一切眾生都是這樣子,有一個爸爸,他為了他兒子的生日,買一個蛋糕,哇!結果到了楓港,橋、路基斷了,為他的兒子準備要跟他過生日,沒辦法進去,心著急啊!當然我們可以感受,因為沒有學佛,這個是很正常的嘛!是不是啊?為了做一個生日。諸位,夫妻之間,如果對方沒有給他做生日,你看他有多苦惱啊?吵架、離婚都可能,真的啊!為了一個做生日,兩個人吵得不可開交。學佛的人觀念就不一樣了,是不是啊?受、想、行、識得解脫,[我說彼等解脫生老死憂悲苦惱」]生老死,憂悲苦惱,憂:憂心,悲:悲苦。苦就苦惱,憂悲苦惱,煩的意思,很煩很煩。所以,告訴諸位:眾生,眾生就是苦不堪言,叫做眾生,他內心有生病,種種的生病,外麵要麵對生、老、病、死,還要麵對現實,柴米鹽油醬醋糖,要賺錢啊!我告訴諸位:今天沒有世尊降世,降生示現在人間,我們所過的日子不一定比畜生好,會很苦啊。會被這個欲望征服,我們會變成感情的奴隸,不是理性的主人。我們現在要翻轉過來,我們要做理性的主人,我們不要做感情的奴隸。對不對?今天學佛多難能可貴,因為我們有智慧,我們可以輕輕鬆鬆地把它放下。眾生沒有辦法的,你跟眾生一談,你就知那個我執、我見。眾生迷到什麽程度?舉兩個例子。要看那個棒賽;阿嬤常常講的說:什麽東西不好看,要看人家棒賽(拉屎)呢?(師父笑)因為阿嬤不知道,「棒賽」是棒球比賽,簡稱棒賽。為了要看棒賽,要排那個買票,排,已經排了三天三夜了,三天三夜。諸位,那個大腦有沒有問題啊?我不知道。球迷他就這樣子了,他就是願意餐風露宿。對不對?饑餓潦倒,當然不是這樣形容。願意就是這樣,有一餐沒一餐的,就是願意排,排啊,就是這樣排。我不是說:這樣叫做好,或者是不好,因為生命觀不一樣,知道嗎?生命觀不一樣,過的日子就會完全不一樣,有智慧的人,他就會輕輕鬆鬆地放下,快快樂樂地,過完他這一生。有很多人錯會了佛法,認為說:佛教就是對死亡的一個寄托,每一個人都寄托在一個極樂世界。我說:錯!那是嚴重的錯誤,佛法要不能應用在現在,佛法沒有任何的意義。佛為什麽要在人間成佛?就是要讓你在人間就得解脫,不要等到臨命終。釋迦牟尼佛來人間示現,他就是要你解決生命苦惱的問題啊,幹嘛要把所有的東西,都寄托在臨命終一個極樂世界呢?現在就要處理啊!所以,人成即佛成,太虛大師就是這樣講。我走的是印光大師的路線,印光大師說:這個不可能的,娑婆世界,你有智慧,可以過快樂的日子,臨命終,你一定要求生極樂世界。因為我們就算幾百萬個人學佛,也不可能轉幾十億人的共業啊!沒有辦法。該大地震的就是大地震,該水災就是水災,該火災就是火災。對不對?南亞海嘯,早不去,晚不去,對不對?你就去那個什麽PP島,對不對?還是印尼那個帕達亞,不是帕達亞……你看看,一下子死幾十萬人。好,早不去,晚不去,選一個海嘯,恰到好處地去,我告訴你:這個叫做業感緣起,業力在牽引的時候,非死不行,我跟你講真的,一點都逃不掉。當你的業力現前的時候,你就有那個鬼神在拉住你,你就明明不想跳樓,就是站在上麵,還在猶豫,就有人推你下去了,沒有福報嘛,是不是?沒有福報嘛!這個明明不需要發生車禍的,出去了,發生車禍。告訴你:業感緣起是很可怕的,當我們業力感得死亡報的時候,你竄進水也是死;爬到高樓還是死;海灘也死,在你家也是死。一個遊泳池,你們看到新聞,一個遊泳池的救生員,他遊泳統統是冠軍,他那個獎牌是拿不完的,最後死在哪裏?死在水深才一百四十公分,一百四十公分,才到師父這個地方而已喔,一百四十公分,才到師父這個地方,這樣被水淹死。一個遊泳健將,統統是拿冠軍的人,就死。時間到,他就是死。這樣不誇張。有的人死得更誇張,有一個阿伯,早上人家說:阿爸、阿爸,吃飯了!就敲,沒有人回應;奇怪!阿爸沒有這麽晚啊!開門,開不開,裏麵鎖住,奇怪!撞門,把門撞破了,一進去看,死在哪裏?死在一個小小的臉盆,死在一個小小的臉盆。那才一點點水,一點點而已喔,他就趴在那個臉裏麵,浸在那個水裏麵,才一點點水而已呢!死在遊泳池還情有可原,因為水很多啊;死在一個小臉盆的水,他的頭就……你看看,就這樣死了,誇張吧!這個是事實。因此,有因緣要多放生、吃素、要念佛、要做善事,就是這樣子。那麽,像師父就不一樣了,我的命,我的命格裏麵,以前沒有學佛,人家去給我排紫微鬥數,說:哇!這個人,貴人太顯了。貴人,是說我的貴人,碰到困難就有貴人……他說:哇!這個人帶著雙層的金褲,這個人錢用完了,錢又冒出來,錢用完了,錢又冒出來。他是這樣講啦,我不知道,結果我活了五十三歲,前麵一句有應驗,就是貴人,真的,到處,我碰到困難,真的都有貴人,這是事實。我真的深深可以感受到,可能我前世都很樂意地幫助人家,師父自己有感覺。後麵一句就不太真的了,因為我現在也沒什麽錢,大家都知道的嘛!是不是?沒什麽錢,布施出去了,也沒什麽錢。[(《雜含》十,五七)。是故說貪愛為有情流轉的主因,]貪愛,就是有情流轉的主因,[也就是業的根本。]也就是業的根本。所以,有情流轉的主因就是業。

諸位,師父現在要給「業」下一個定義,我看了這麽多書,我自己要對「業」下一個定義。我對「業」下一個定義,叫做牢固的生死繩,叫做業。這是師父給它下的定義,這不是佛講的,是師父講的,佛沒有這樣講。我給它下一個定義:牢固的生死繩,叫做業,把我們的生死輪回捆得死死的,生死的鎖鏈。

好啦!時間到了,明天再來,下課!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