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慧律法師:達摩大師見性論 (一)(似應為1994年)

(2016-08-30 06:26:28) 下一個

慧律法師《達摩大師見性論(一)》台語(1)

 

慧律法師主講

來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98a4785b0101gtu5.html 這個後麵缺一部分。

(一)全文版:http://wenku.baidu.com/view/2291837867ec102de3bd891e.html 15頁後補足全部

視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sas0OOWGn4&index=1&list=PL1opxKmq9bdVPuxnfr4AkJZA1AC4G8nU_

修行佛道的人,你一定要記住:無諍,還有很重要的——心要柔和,要盡量寬恕眾生、忍辱。這個忍辱,一定要通達空性跟無相,否則忍不下來。

 

 慧律法師《達摩大師見性論》(一)

                 台語(1)

演講時間:841130日(凡間一塵注:似應該是1994為宜)

演講地點:林口體育館

 

主持人:恭請法師開示,我們大家用最熱烈的掌聲,來恭請上慧下律法師為我們開示,我們再次用更熱烈的掌聲,來歡迎上慧下律大法師,來為我們開示,謝謝!(眾鼓掌)

 

師父:請合掌!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首先要跟諸位抱歉,請放掌。首先要跟諸位抱歉,就是因為體育館大、人多,進場的時間稍微長了一點,所以若是有耽誤到大家的時間,在此向大家致歉。不過佛有這樣開示,法是真理,足以讓我們舍身命去求法,我相信在座諸位不會計較這半小時。現在的時間是八點九分,我會足足講滿兩個小時,一分鍾都不會少,會補賞大家。(眾鼓掌)所以諸位不用擔心,延後半小時就會少講,不會,我們要舍身命依法,所以晚一點回去,而能夠得到法喜充滿,那麽也無所謂了。

首先要感謝總統府秘書長,吳伯雄先生來為我們致詞;感謝內政部長黃昆輝先生;感謝主辦單位、三哥跟侯永誠,及一切工作人員的辛苦,籌備這次這麽大型的演講法會,也非常感謝今天大會的司儀,詹益坤詹居士。(眾鼓掌)

我們剛才聽到的唱讚,可說是非常莊嚴,他就是我一向很欽佩,而且是南普陀學院的班長,上常下禪大法師,特別感謝他的領導,(眾鼓掌)來做這麽莊嚴的儀式,以及要感謝在座諸位參與法會的出家眾,因為我們出家眾,很不容易來參加這場法會,以及在座諸位遠道而來的這些在家居士,感謝!(眾鼓掌)

我們佛教說,要有一顆感恩的心,感恩的心,最後要特別感謝,今天來參與的兩位大德,第一位就是六年來照顧我的身體,可說是改變了我的體質,在民國七十六年時,我在中華體育館演講,演講之後一直嘔吐,一直嘔吐,這八年來,我身體的體質有了改變,能夠避免種種的病苦,所以今天我在台上能夠有這種體力,他可說是我的救命大恩人。佛教中說,我們要有感恩的心,感恩的心,這種感恩的心,不隻是日本的阿信才有,台灣也有,那是有空閑時,偶爾打開電視看看,阿信一生艱苦,但不一定更甚於台灣的郎詞,台灣的郎詞就是我媽媽啦,(眾鼓掌)依我看,她們的艱苦是不分上下。所以我今天用一顆感恩的心,若是沒有邱醫師照顧我的身體,今天我也沒有這種體力,跟大家坐在這裏互相研究佛法,邱醫師請站起來,我們現在以熱烈的掌聲,感恩邱醫師照顧師父的身體,(邱醫師站起來合掌向大家鞠躬表示謝意!向師父鞠躬!)感恩!再一次熱烈的掌聲,(眾鼓掌)(邱醫師再次站起來揮手向大家表示謝意!)謝謝!(眾鼓掌)我長年累月都是服用邱醫師發明的零非零一號,跟零非零二號,在此並不是要跟大家廣告,但是他的零非零一號,獲得日內瓦第二十二屆發明獎金牌,替我們中華民國爭光,佛教也很有光采,零非零一號、二號,二號得到銅牌,體香露得到銀牌,所以他是佛教中,非常傑出的一位佛弟子,他更榮獲菲律賓中央大學人文學榮譽博士,在座有許多出家眾無量無邊的病苦,也是由邱醫師盡心在照顧。我相信在座許多人,對他並不是很陌生,他將佛理融合醫理,將慈悲心化作實際的行動,是我們佛教非常有力的大護法,我們再度掌聲謝謝!(眾鼓掌)

再來,第二位要感謝的,是為我們佛教做了許多公關的人物,這一次邀請李總統、行政院等官員、內政部長等等,他更可說是提升了我們佛教的國際地位,譬如說他在菲律賓,他安排我到菲律賓,可說是等於在國會,在國會用英文演講,所以我在菲律賓,是用英文演講,演講。在菲律賓是習慣一麵吃飯,一麵聽演講,我就跟他們要求,因為我們出家人講話時,底下的人是不能吃飯的,在菲律賓,包括羅慕斯總統講話時,底下也照常吃飯,所以講起來我比羅慕斯更大,我要求他們安靜,大家果真鴉雀無聲,非常的安靜。(眾鼓掌)所以說他為我們安排這樣的演講,提升我們出家人,在國際的地位跟形象,也讓中華民國的許多政府官員,慢慢的了解佛教,所以他是功不可沒,所以我們現在歡迎周義峰博士,周博士,請站起來!(眾鼓掌)(周義峰博士合掌向大家鞠躬,向師父鞠躬)再一次熱烈的掌聲,謝謝!(眾鼓掌)周博士目前任職於交通部,也是全世界十二位國際刑警的其中之一,他也為我們中華民國政府做了很多事,非常感謝周博士。

今天還有妙廣老和尚,妙廣老和尚也蒞臨現場,我們歡迎妙廣老和尚。(眾鼓掌)我們也歡迎明光法師,明光法師,(明光法師站起合掌向師父鞠躬,向大家鞠躬),歡迎!我們也歡迎黃會長,黃錦鴻會長,(眾鼓掌)

現在逐漸要進入演講的程序,該介紹的、該感謝的,都一一感謝過了,都一一感謝過了。首先我們來說這一次講經的緣起,我一直在文殊講堂,總共有差不多六年,六年的時間,在這六年當中,有很多團體、很多單位,都要邀請我出來演講,但是我一直都拒絕,拒絕,最主要的是我想靜養身體,栽培這些徒弟,栽培這些徒弟,這一次來演講,因為我對北部的信徒,一直滿懷歉意,為什麽說滿懷歉意呢?因為文殊講堂建好之後,我就隱居起來了,等於是半禁足,也沒有再出來,北部的信徒說:師父!你要是再不出來,我們就要去跪著求你,跪到你答應為止,你如果答應了,我們才肯起來。我說:那你可能會跪到累死,我還沒有打算要出來。所以今天要向北部的信徒致歉,這六年來,都沒有做任何的活動。也要讚歎北部的這些佛弟子,因為我建文殊講堂所用的經費,台北、北部地區,至少就占了一半的經費。簡單來說,建文殊講堂的經費,北部來說,就占了一半,占了一半,所以非常感謝北部的這些佛弟子。

我因為年紀輕,屈指數一數,是四十一足歲,剛剛過生日不久,四十一足歲,虛歲四十三,因為我是年尾孩子,年尾生的嘛,足歲是四十一,虛歲是四十三,年紀輕、經驗不足,所以來到北部,是向諸位法師、向諸位在家菩薩互相學習,向大家互相研究。

我們今天的講題是:「達摩大師見性論」

見性這種東西,本來就是無法言說的,本性是什麽東西,這是無法言說的,古代有一個公案,人家請傳大士講《金剛經》,講《金剛經》,《金剛經》專講般若,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這就是我們的本性,人家請他去講經,他一上台之後,把撫尺一拍,默然不語,一句話也沒說就下台了, 這樣就已經把《金剛經》講完了,撫尺一拍就下台,《金剛經》已經講完了。傳大士可以這樣子,對當時的根機,可以這樣一拍就下台,今天我不能上台之後,把撫尺一拍就下台了,為什麽?我們這一場演講花了一千萬,我上台一拍就是一千萬,改天上台再拍一下,就是二千萬,那有這麽多財產?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在不可說之下,還是要說,所有的實相,不離我們的語言。

講題一開始,就說到「達摩大師」,有關達摩大師,後麵會介紹,先來解釋「見性」這兩個字,見「性」就是我們的佛性,我們每個人都有佛性,簡單來說,在座諸位,大家都能夠成為佛陀,成佛很殊勝,佛教的思想就是平等,我們常稱念: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佛跟我們的關係是師生的關係,如果是基督教、天主教,他們是稱:在天的父啊!父啊!或者是:神啊!唯一的真神,唯一的真神,這是強烈的對立法,也就是說,他們不能成為上帝,可是我們能夠作佛。

既然每個人都有佛性,都有佛性,那麽現在先來解釋佛性的定義是什麽?我們本性的定義是什麽?我先用國語念一遍,這是出自《華嚴經》,再用台語念一遍。《華嚴經》說:佛性者,本來麵目,不生不滅,無來無去,如如不動,遍滿虛空,充塞宇宙,無有改變,不受薰染,不起妄念。這就是我們的佛性。佛性,每個人都能夠作佛,佛性就是我們本來的麵目,而我們今天所見的,都不是本來麵目,我們照鏡子梳頭發時,我們也知道這個身體會死亡,這不是我們本來的麵目,這是假的麵目,有誰不知道這個身體不是我們真正的麵目呢? 《金剛經》說:不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那麽你要用什麽方法見如來呢?當然就是要開悟,明心見性,才能見到我們真正的本來麵目,這就是真正的如來,對不對?我們的本來麵目,就是我們的覺性,覺性,覺性。簡單來說,我們若是拜佛拜了五年、十年,可是我們的煩惱仍然不斷,這樣隻能叫做結緣,結緣,這樣隻能叫做結緣,結緣。因為向外求啊,一天到晚隻會求佛,不會求自己,不知道回光返照,所以我們都不識本來的麵目。

什麽是我們的佛性呢?大家都會說:不生不滅,可是我們今天是活在何處呢?活在生滅的世間當中,這盆花插好了,一星期之後就枯萎了,這是因果,因果法,世間的因果就是生滅法,生滅法。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不生不滅的本性,有一個本性,那麽生死對它就無可奈何了。我們今天之所以會痛苦,就是痛苦在死後還要出生,死後還要來轉世,就是因為這樣而痛苦,也就是一直生生滅滅。。。。。。我們若是悟到我們的本性,什麽都解決了,所有的痛苦都解決了,心不生不滅,我們若是能悟到這顆不生不滅的清淨心,天地萬物都是我們的世界,這個世界就完全不同了,完全不同了。下麵一句說:無來無去,無來無去,這個「無來無去」,道理當然是很深,初學佛的人不知所雲,不知所雲,聖人就是無來無去,沒有什麽事,而凡夫就是來來去去,一大堆事,整天就是煩惱,煩惱。來,緣起就是性空;去,緣起當下就是性空,對初學者來說,就必須慢慢來了,真的!講經是很困難的,你今天如果講得很深,tomorrow    umbrella   (明天我就不來了!)因為他聽不懂啊,聽不懂,沒辦法,所以講經的人很辛苦。譬如說,今天場內跟場外有好幾萬人,好幾萬人,今天到底有幾萬人,也不曉得,因為大爆滿,到底有幾萬人也無法計算了。學曆高者,念到博士;學曆低者,跟字比較少結緣,不是他不肯讀書,隻是較少跟字結緣,年紀也大了。你想想看,上自博士,下至一般的眾生,那麽你看講經的人要怎麽說呢?對不對?講得深的話,明天聽眾至少跑掉一半。所以有個阿婆去聽講經,講經之後我跟她說:阿婆!你明天還要再來哦!她說:我明天不想來了!我問:你為什麽不想來了?講了老半天都沒有講笑話,我不要來了!她隻想來聽笑話,她不是要來聽佛法的,所以應該是:依法不依人,她現在是依笑話不依人,要講笑話,她明天才肯來,讓她笑得開開心心的,淺的她聽得懂,深的她就沒辦法了,不合她的胃口,所以講經法師就很難為了。所以說不要緊,我今天就講簡單一點,講到讓大家都聽得懂,盡量用粗淺的,大家能接受的觀念,然後拜托你們明天還要再來,現在是拜托人家來聽經,從前的佛法是要靠求來的。我經常跟他們開玩笑說,我說:今天你來坐在這裏,先不論你是不是聽得懂,我們是佛弟子,我們來到這裏坐一個位子,就能夠影響今天的演講,外道如果看到聽眾這麽多,他就知道佛教很興盛,佛教是很興盛的,(眾鼓掌)所以說現在要拜托大家,明天還要來,我再煮綠豆湯請你們,(眾鼓掌)不然不肯來啊,就要用騙的,半哄半騙的,所以說,騙大家來作佛也很不錯。

無來無去,這是很難解釋的,無來,因為我們的心有一個執著,建立一個我相,所以我們在動態當中,建立一個執著性的時間與空間,所以他就覺得有一個「來」,有一個「來」。而去呢?就是對這個肉體有執著性與情執,所以他就覺得:我有去。所以說這個來去,就是建立在眾生執著這個相跟我執,產生宇宙的紛亂,所以他的心定不下來,來去就是增增減減。。。。。。所以《華嚴經》說:佛性超數量已過量,我們的本性,不能在累積的經驗當中求,累積的經驗,就是從後天去學習的東西,都純粹是屬於虛妄的東西,凡是後天學來的經驗、文字、傳統、思想,這都是見聞覺知,都是妄想與執著,不可取、不可得,不可得。所以我們要了解,我們的本性是如如不動。再來,我們的本性是遍滿虛空,佛陀告訴我們:我們要用一顆宇宙的心,過活你現實的生活。要用一顆宇宙的心,來過我們現實的生活。「宇宙」是指什麽意思呢?無量無邊,也就是度量要放大一點,把度量放大,如同虛空,任人傷害、任人誹謗、吃虧等等,到最後我們卻是最幸福。所以佛在經典上,一直勸導我們要放下,欺負別人的不一定贏,吃虧的人不一定輸,遍滿虛空就是無所著,跟每個人都合得來,充滿慈悲心、平等心,就像我們眼睛所看到的這個虛空,無量無邊無盡。照理說每個人都可以活得很快樂,但是我們的起心動念,都建立在我執:隻要我自己好就行了,我不能吃虧,什麽都吃,就是不吃虧!用這種心態,自私自利、占有的心態,永遠不能得到幸福,也不能得到快樂,不能得到解脫。用宇宙的心,來過我們現實的生活,那麽諸位想想看,對傷害我們的人,感恩,順逆二境都是方便,對我們有恩的,要感恩他,麵對順境、逆境,都用一顆無所著的心,遍滿虛空。充塞宇宙,我們的本性,就像宇宙那麽廣大,照理說,我們每個人本來的麵目,大家都是佛陀的心,可是為何我們今天會活得這麽痛苦呢?我們若是愈執著,心量就愈縮小,結的緣就不廣,我們如果隻站在自己的角度想,我們的範圍就會愈來愈小,被綁死了,綁死了!下麵說:我們的佛性無有改變,這很重要!

今天我們的眼睛所看到的,那一樣不會改變?我問大家,耳朵聽到的,那一樣不會改變?統統會改變,聖人看凡夫,覺得很可憐,在座諸位也有初機、也有老參,今天我問大家幾句話,你現在注意聽,看你能不能回答我?第一點,我問你:你認識自己嗎?你能夠了解你是誰嗎?你今晚回家後,照鏡子反問自己:你是誰?你不知道你是誰,對不對?這張臉會改變啊,英俊會變醜陋;胖會變瘦、瘦會變胖,這個身體天天在變化,這不是我們啊!你是誰?不知道!再問你:生從何來?不知道啊!死往何去?不知道啊!我問你:你會死嗎?會啊!那麽你今天還在生氣什麽?我們既然知道,有一天我們一定得死,不論你是用土葬、火葬、水葬,或是鳥葬,西藏有一種鳥葬。在座諸位!冷靜的想想看,你是誰?不知道!生從何來?不知道!死後要往那裏去?也不知道!現在道理都曉得了,可是控製不住,控製不住,叫他不要生氣,偏偏還是暴跳如雷,控製不住,學佛三年、五年,一樣控製不住,這個世間是誰在做主宰?這世間,什麽人是主人?我們一定要了解,什麽人在控製我們,有兩股力量,我們一定要了解,第一就是無常,無常,無常是這個世間的主人,無常是這個世間的主人。簡單來說,就算是做皇帝也會死;長得漂亮也會死;就算你很富有也會死;很窮的人也會死,那麽大家就能夠慢慢的冷靜下來了。每一個念頭,都能夠觀照無常,了解有一天我們都會死,那麽我們現在在執著什麽、計較什麽?痛苦慢慢慢慢的就會減輕,我們對五欲六塵,就會慢慢慢慢的淡化。換句話來簡單說明,平心而論,你執著,一樣是無常,你放下,照樣是無常,都一樣!要觀照,觀照,否則我們這麽多問題都無法解決,第一點,無常就是世間的主人。

第二、講到我們的心,有人說:師父!我的業很重,我的業很重!我要拜梁皇寶懺消災,我要做水陸消災。對!這都是增上緣。有一個人來問我:請問師父!要怎麽樣才能夠消災?我告訴他:於一切法無所著,你就消災了;講話不要傷害別人,你就消災了,你就消災了。所以我們這顆心若有佛性,我們要了解、體悟到一切法無常,但是無常當中,當下若是了解空性的道理,就無有改變,這就是我們本來的佛性。不受薰染,薰染就是薰習,譬如說我們點香,我們若是點香,每天點香。。。。。。時間一久,這件衣服就會有香味;我如果穿這件衣服去菜市場,每天抓魚,抓有腥味的魚,那麽這件衣服洗再多遍,都會有腥味,都會有腥味。也就是說,有增有減,這就不是佛性了。

《華嚴經》十回向品說:我們的本性不受薰染,所以真常唯心論這個思想,問題很大,說真如緣起,緣起法有三種,第一、業感緣起,我們都是隨著我們的業感而六道輪回,這是二乘人所修的。阿賴耶緣起,這是講到種子起現行,現行薰種子,阿賴耶緣起。第三、講到真如緣起法,業感緣起、阿賴耶緣起、真如緣起,緣起有三種,緣起有三種。但是我們要了解,我們的真如本性,完全不能安排任何的好與壞,也不能安排對跟錯,因為它是無相的東西,也就是安排任何的知見,統統不對,知見立知,是無明本,所以不受薰習。

我們的本性是不起妄念,不起妄念,不起妄想,而我們現在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起妄想,人家問:你為什麽活得這麽痛苦?他說:我也不知道啊!為什麽?沒有覺悟嘛,不能透視嘛,不能徹徹底底的,了解人生及宇宙的真理,正因為他每一秒都執著一個我,每一秒都在想:我要贏!所以佛陀告訴我們:每一個人都在追求快樂,快樂,但是沒有一個人,真正了解快樂是什麽。我們的快樂是活在金錢、名利中,活在執著、妻兒中,開高級轎車、買很多房子、房地產,子孫很優秀,在世間來說,這算是最快樂的事了。但是你反問自己,難道這樣就叫做快樂嗎?那麽有錢人就應該不會去自殺了;歌星、影星也不會去自殺了,他們為什麽還是活得這麽痛苦呢?他們的錢可說是多得驚人,為什麽一閑下來就不曉得要做什麽呢?眾生就是這樣,所以我們冷靜的想想看,世間人就是這樣,整天吃飽了睡、睡飽了吃,起床後看閉路電視,否則也不曉得要做什麽,不然就是看電影,不然就是去跳舞,因為他沒有目標,對人生也不能徹悟,他隻有看錄影帶,看到夜裏十二點、看到唱國歌,最後變成錄影帶看他,因為他看到睡著了,明天起床之後,再重複一遍。我們的人生就是這樣,計較享受好壞、地位高低,都是在執著當中,而帶來無量無邊的痛苦。

所以在座諸位能夠來坐在這裏,這不是一世、二世所修的善根,《金剛經》說:不於一佛、二佛,乃至百千萬億佛所修善根,我們才能共同坐在這裏,大家來討論、研究佛法,所以你們應該為自己鼓掌才對,你們應該為自己鼓掌,(大眾鼓掌)也算是我稱讚你們,稱讚你們,值得為你們自己鼓掌。

我們今天的題目叫做:「達摩大師見性論」,我們若是明心見性,我們就是佛,見到本來的麵目;我們若是明心見性,我們就不生不滅,不必再來六道輪回;我們若是明心見性,煩惱不入,為什麽?不來不去,沒有事,心如如不動。我們若是明心見性,我們的度量就能如虛空般廣大,用一顆宇宙的心,去過每一分、每一秒現實的生活,非常的輕鬆快活,別人擺脫不了,而開悟的聖者,連起心動念都不必,你氣得半死,他快樂的喝著茶;你氣得暴跳如雷,他卻解脫自在,所以不懂得生命,生命對他來講,就是一種懲罰。我們若是不了解真實的生命,生命對我們來說就是處罰,每天都在處罰自己,一點小事情就生氣;一點小事情就放不下;一點小事情,就煩惱得徹夜難眠,為什麽?就是不了解我們這個本性,我們若是悟到我們的本性,那麽就無有改變,無有改變,無有改變。我們若是悟到本性,則不起妄念,不起妄念。想明心見性,當然要有辦法、要有方法,不要緊!我們慢慢慢慢來,一步一步來,若是可以的話,請在座諸位,明天早一點出發,我是希望,如果可以的話,明天盡量提早來,我是這樣建議,到了之後就讓他們入座,當然若是團體的遊覽車來,有固定的位子,但是差不多六點四十分,就可以讓他們進場入座,盡量先入座,才不會樓上擠滿了人,樓下還有空位。我們今天所要說的,要先說到讓大家有歡喜心,要先讓他有信心,了解明心見性確實很好、很快樂、很幸福、沒有煩惱,世間唯有這個法門,才能讓我們徹底解脫,可是我們還未明心見性,我們現在就先來看明心見性的佛陀、高僧大德,他們是如何過日子的,我們現在先來看他們是如何過日子的,因為你還沒有悟到,還沒有悟到就無法親證,那麽先以這些聖者作為模範,作為模範,了解明心見性原來就是這麽偉大!

我們現在先來介紹一位,介紹這位金山活佛,金山活佛,他的傳記我也看過,我看了之後很感動,很感動!金山活佛的外表就跟濟公差不多,也是瘋瘋癲癲的,反正你也看不出來,有沒有修行,從外表也看不出來,可是他那種功夫是好到令人驚歎!這個金山活佛總是瘋瘋癲癲的,出家人就會批評他、誹謗他,他還是很快樂,他還是很快樂。所以說明心見性的人,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了解他、都誹謗他,他還是活得很解脫,因為他了解自己、認識自己。有一次金山活佛的信徒、弟子要請他去作客:師父!師父!請你來我家吃個便飯,讓弟子供養你。這是很平常的事,金山活佛就說:好!就答應他了。師父答應之後,這個信徒、佛弟子就開始準備宴席,請人來料理了,廚房裏忙得好不熱鬧,因為今天師父要來家裏吃飯了。等到準備得差不多時,徒弟想:奇怪!師父怎麽到現在還沒來呢?到現在還不見人影,不是講好要來讓我請嗎?怎麽還不見人呢?他就叫了人:你去找找看!找找找找。。。。。。發現後麵廚房裏的人,跟一個出家人吵起來了,因為這個出家人竟然跑進廚房裏吃什麽呢?吃那些菜屑餿水,切掉的剩菜倒入餿水裏,他拿起來就喝了,還吃得津津有味,廚房的人叫他不要來這裏搗亂,可是他卻直嚷著餿水好吃,兩個人就吵起來了,哇!這個徒弟一看,原來是師父跑來廚房吃餿水了,結果要請他去吃飯,他卻說自己已經吃飽了,吃飽了!要是我們的話,就沒有這種功夫了,沒有這種功夫,沒有這種功夫。再來,吃餿水還是小意思哦!再來,人家一直在想,他的境界到底是如何?為什麽都不會生氣,任憑別人捉弄呢?這個金山活佛,到底是何等人物呢?所以有一次,人家就想捉弄他,而且用很強烈的手段,一定要讓他生氣,因為他總是瘋瘋癲癲的。有一次等他經過路上時,人家就拿了一個糞桶,拿了一個糞桶,裝屎裝尿的糞桶,等他經過時,突然往他頭上一蓋,他眼前頓時一片漆黑,金山活佛本身是笑口常開,整天嘻嘻哈哈的,可是他的徒弟看到這種情形,氣得要打蓋糞桶的人,徒弟說:你這個玩笑開得太大了,怎麽可以拿尿桶、糞桶蓋我師父的頭!金山活佛就馬上阻止他:不要生氣,不要生氣,無所謂,無所謂!徒弟說:師父!他這樣侮辱你,你也無所謂嗎?金山活佛說:無所謂啊!這個大的糞桶,蓋我這個小的糞桶,所以隻不過是大的蓋小的,同樣是糞桶嘛,我們也會拉屎拉尿啊,所以無所謂,無所謂!(大眾鼓掌)我們慢慢的去體會,開悟聖人的那種偉大,以及那種解脫與功夫,我們稍微冷靜一下,冷靜一下,因為我們還無法開悟,我們就先了解,一個開悟聖者之心的境界,是如此的自在、如此解脫。要是現在的人,別說是拿糞桶去蓋他了,光是走過去時,剛好吐了一口痰,那就不得了了!待會你的眼睛就會挨上一拳,腫得跟熊貓眼一樣,你就會被揍得鼻青臉腫了!

這個世間,沒有人的忍耐能到這種程度。但是我們的本性就是無來無去,不生不滅,如如不動,這樣他就得到幸福了,他馬上就得到佛陀的真傳,以心印心,我們的幸福,不過在一念之間而已,就看我們是否能夠超越而已。擁有外在數千億的財產,也不會快樂,擁有佛法、佛陀一點點的智慧,馬上得到解脫,諸位說是不是這樣?所以佛法是我們的生命,(大眾鼓掌)佛法才是我們真正的皈依之處,這才是真理。

再來,第二個公案,現在先來說,聖人開悟之後的那種生活,我們自己還做不到,就先拿他們的生活來說明,有一個禪師已經大徹大悟了,大徹大悟了,悟道之後,由於他因緣比較不具足,隻收了一個徒弟,剃度了一個男眾徒弟,師徒兩人便在山上好好的修行,大家都知道,修禪的人要打坐、跑香、劈柴、種菜,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嘛,生活得很自在。在這個村莊,有一對年輕人,兩人情投意合,師父是住在山上,下山必須走四、五個小時,而他們是住在這個村莊。兩個年輕人才十幾歲而已,還不到二十歲,兩人情投意合,兩人情投意合,不過因為年紀輕,又沒有經濟基礎,門不當、戶不對,所以兩人無法結合,他們也都很清楚,兩人雖然彼此相愛,但是古人的婚姻都是由父母作主,所以他們也知道繼續下去還是沒有結果,他們都清楚,不過兩人已經有孩子了,有孩子就很麻煩了,又不能結合,父母親又反對,他們兩人也有自知之明,在無計可施之下,兩人就商量要到山上去。走走走。。。。。。來到山上,剛好找到一個地方,就在禪師小小的道場附近,還隔著一段距離,並不是緊鄰在一起,做什麽呢?準備把孩子生下來,等小孩出生後再做打算,於是兩人就跟父母親謊稱要去他鄉奮鬥,這兩人就等於是失蹤了。到了山上之後,生活過得很困苦,從前的土地廣,隻要肯勤勞耕作,絕對不會餓死,於是就靠著耕作,慢慢的等待孩子出世。終於孩子也平安出生了,這兩個人就像小孩子生小孩子,還沒有二十歲,當然是小孩子囉,小孩子生小孩子,兩人也尚未成人,沒有成熟,孩子生下來之後怎麽辦呢?沒辦法了,兩人就開始討論:我們還有大好前程,我們總不能一直躲躲藏藏的,可是回去一定會被父母打死,不然這樣好了,我看那邊有間道場,住著兩位師父,我們就把孩子抱去道場外麵放著,孩子餓的時候會哭,師父就會聽到了。兩人覺得這個主意很好,為了前途也無可奈何,因為又不敢把孩子丟在山上,於是匆忙的將孩子抱到寺廟門口,看師父不在,趕緊把孩子放下就離開了,這兩個年輕人就離開了,留下懵懂所生的孩子。等到嬰兒肚子餓時,就開始哇哇大哭了,徒弟就說:奇怪!師父!師父!外麵怎麽會有嬰兒的哭聲?徒弟到外麵一看,發現竟然有個嬰兒,師父便叫他抱進來瞧瞧,於是就把嬰兒抱進來了,師父想:如果任他躺在外麵,很快就會被凍死了;要是想抱回來撫養,我們又沒有時間、空間,但是在不得已之下,該怎麽安頓這個孩子呢?如果抱到山下送人,也許人家還懷疑是我們的,所以又不敢把孩子抱下山;放在外麵,又怕他凍死;若是抱到村莊送人,人家又會罵我們,也許還懷疑這孩子是我們的,想撫養他又很辛苦,到最後隻好選擇這條路,把孩子留下來撫養了,留下來撫養了。可是撫養嬰兒是很不容易的,須要嬰兒的用品,嬰兒也要吃飯啊,對不對?所以也沒辦法了,就要把米煮得稀爛,其他欠缺的,就靠師徒下山化緣一些嬰兒的用品。剛開始下山化緣時,村民還不覺得什麽,他就問:你們家有沒有羊奶、牛奶?有沒有小孩子的尿布等等。村民想:奇怪!怎麽都化緣這種東西?或是跟人化緣:你們家有沒有破布?起初一、兩天,剛開始村民也不覺得什麽,後來村民就覺得很懷疑了:這個出家人怎麽老是化緣嬰兒的東西呢?於是就跟蹤他,有一天,有心的人就跟蹤他,跟蹤,就像徵信社一樣,一路跟蹤他們到山上,兩個法師都沒有發覺。跟到山上之後,就聽見嬰兒的哭聲了,看到他們開始喂嬰兒,化緣回來的食物,幫他更換化緣回來的嬰兒用品,這個人看到之後,這事情嚴重了,不得了了,不得了了!這個人想:這一定有問題,否則為何不敢讓人家知道?這個人下山之後,就去跟全村的人宣傳了,因為他也搞不清楚,那是什麽東西,就去跟全村的人宣傳,全村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了,從前的人就是這樣,今天家裏的母雞下個蛋,明天全村的人都知道了,可是師徒兩還不曉得,就照常下山化緣,一走進村裏,比較有修養的人,隻是瞪著他們;修養比較差的人就罵他們;更惡劣的人就不同了,等師徒經過時,就拿石頭丟他們,石頭一丟打中了頭部,頓時血流如注,這個徒弟忍受不了了,徒弟說:打我,我還可以忍,可是把我師父打到流血,我就無法忍受了!就衝向前去要找人算帳了,師父就拉住他,拉住他,告訴他:這是業,一切都是業,因緣生、因緣滅,就是這樣,趕緊把他拉住,勸他息怒。所以說,師父跟徒弟就差很多了。回去之後,因為無法再下山化緣了,便在山上自己耕作,孩子也日漸長大了,這件事情就暫且告一個段落。

這兩個年輕人出外奮鬥,後來也是在外麵結婚了,一開始時父母親反對,後來不得不接受,所以兩人已經是一對夫妻了,出外奮鬥經營布行的生意,賺了很多錢,賺了非常多的錢,回到自己的家鄉後,就威風了,遺憾的是二十年前,把自己的兒子放在道場外,現在不曉得怎麽樣了,兩人便商量要去探望兒子,問看看師父情形如何。到了寺院了解一番之後,就跟師父承認:這孩子可能就是我的兒子。師父問:你要怎麽證明他是你的兒子?他說:我兒子的右腳外側有一個胎記,有半個手掌大,黑色的。照理說,不會有人見過孩子腳上的胎記,結果一看,果然沒錯!這對夫妻欣喜若狂,確定是他的兒子沒錯,回去之後就告訴他父親,又跟全村的人澄清,這件事情才散播開來,散播開來。結果以前辱罵師徒的村民就開始後悔了,因為誹謗三寶啊,這個罪是很重的,我告訴諸位,兩條戒律,我們一定不能毀犯,如果毀犯的話,其餘的都免談了,你如果想往生極樂世界,我們若是想了生死,兩條戒律我們一定不能毀犯,第一、誹謗三寶,這就免談了,《無量壽經》就說得很清楚了,誹謗三寶。第二、盜僧祗物,偷拿出家人的東西、偷拿出家人的錢,這是一定墮無間地獄的,千佛出世,不通懺悔,這是《悲華經》裏麵說的。《無量壽經》上說:誹謗三寶,唯除五逆,誹謗三寶,佛無法接引你往生。我們今天若是想往生極樂世界,這張嘴要保持清淨。第二、盜僧祗物,偷拿出家人的東西,你若是毀犯其他的戒律,還能夠懺悔,這兩條戒無法懺悔,千佛出世,不通懺悔。話再講回來,故事再繼續,孩子認祖歸宗之後,全村的人一直求懺悔,完蛋了!過去二十年前,攻擊、辱罵、誹謗師父,完蛋了!事情嚴重了,於是村民就紛紛背著柴米油鹽上山,向師父求懺悔,開始一直供養了,知道他是很偉大很偉大的人,任憑我們誹謗、批評他,甚至把他打到流血,他還是完全不反抗,完全不反抗,完全不解釋,現在大家已經感受到他的德行、慈悲,是個很偉大的人,所以柴米油鹽就一直供養,再多的銀兩都拿出來了,從前都是用銀兩。開始拚命的供養,為他蓋了一間很大的道場,他的徒弟很高興,可是也不見師父特別高興,沒有什麽欣喜之情。

有一天這個徒弟說:師父!師父!我跟著你二、三十年了,你也不曾跟我講過什麽法,你都不曾跟我講過什麽,隻是偶爾簡單講幾句而已,能不能請師父為我開示一下。師父說:我已經把法跟你講完了啊!徒弟說:啊?我跟著你二、三十年了,也不曾聽過什麽法,你怎麽說早對我講完了?怎麽沒有?當我們決定撫養那個孩子時,我不是告訴你:那叫做共業,是跑不掉的,共業,所以那個小孩的名字叫做共業,我替孩子取名為共業,就是說不要埋怨,大家一起造的因,大家要歡喜償還。再來,我們出去托缽,被打到流血,我不是叫你不要憤怒嗎?這就是共業,因緣果報,當下就要觀空、解脫,是不是這樣?今天我們的道場蓋得這麽大,村民這麽恭敬我們,收入這麽多,我從來不曾動過一念執著,也不曾起歡喜心,這就是佛法所說的解脫。簡單來說,這就是正法,法就是真理,真理就是實際的行動,實際的慈悲,實實在在的解脫,不是光靠嘴巴說的,不是光靠嘴巴說的。(大眾鼓掌)

諸位!我們稍微想想看,受盡侮辱、受盡誹謗,二十年來,不曾解釋過一句話,他也沒有煩惱,他也不會覺得委屈,村民幫他蓋了那麽大的廟,收入這麽多,他也不曾動到一念執著,這就是我們本來的麵目,不生不滅,如如不動,這就是我們的本性。(大眾鼓掌)再來,所以說明心見性的人,他就是真正見到佛,見到佛,他確確實實是一個了脫、自在的人。我們現在再來說,我們現在,每天拜佛、念佛,都希望見到佛,可是為何搞這麽久了,都不曾看見佛陀呢?為什麽?以何因緣,我們這麽用功、這麽精進,為何不曾見過佛呢?

現在來說一個公案,我們現在來說無著論師,無著論師,無著跟世親,「無著」就是無所著、無所執著,無著論師,也有人稱他無著菩薩,他跟世親兩人是兄弟。無著菩薩是修五重唯識觀,他是修萬法唯心,他是修唯識學,唯心識定。他一直急於見彌勒菩薩,但總是見不到,無著菩薩就告訴他的徒弟:我要閉關了,我要閉關了。然後就去閉關了,經過一個月、兩個月,他也很精進;又經過三個月、半年、一年,還是什麽也沒見到,他就想:想見彌勒菩薩、彌勒佛,是沒希望了。因為唯識宗是彌勒菩薩講的法,他想見到他的老祖宗,希望能夠見到,結果都沒辦法。

有一天陽光很暖和,他就到戶外的石頭上坐著,在陽光下曬著太陽,他想:我要見彌勒佛卻這麽困難,我這麽精進的求、禮拜,都沒辦法見到,心也很定啊,可是偏偏見不到。他就坐在石頭上,攤開手曬曬太陽,心裏想沒什麽希望了。當他坐在那裏時,剛好來了一支狗,來了一支狗,這支狗全身長滿了麻瘋病的膿瘡,全身都膿爛了,都膿爛了,而且全身都流出膿血,別說人看到會遠離,就算狗看到也會離開,它的同伴看到也會離開,更別說是人了,那實在是很肮髒,全身非常的臭。那支狗就走過來了,無著菩薩、無著論師看到這支狗很可憐,就用手摸摸它,想幫它擦拭傷口,結果因為很痛,這支狗受不了開始大叫,用手摸傷口會痛,因為手比較粗,狗很痛苦的叫著,然後這支狗就跑開了。無著菩薩又坐在那裏想:狗跟我們人的業雖然不同,但是本性相同啊!好!等這支狗又走過來時,他想:沒關係!用手擦拭會痛,不然我就用舌頭慢慢的為你舔去瘡疤的膿血。無著菩薩就低下頭去,把那支狗當作自己:狗就是我,我就是狗,平等!他就準備為狗舔傷口,當他舌頭一伸出來要開始舔時,因為發大慈悲心,想救那支狗,彌勒菩薩馬上就現身,彌勒菩薩馬上就現身!(大眾鼓掌)閉關多年始終見不到,一發出狗與人無二的大慈悲平等心,馬上見佛,馬上見佛!何以故?為什麽呢?今天我們大家都在念南無阿彌陀佛,對不對?大家都在念南無阿彌陀佛,都在念佛,可是我們去菜市場買菜時,隻要老板不注意,一轉頭,兩根蔥就不見了;老板一轉頭不注意,一塊?母就不見了,你想想這種貪小便宜的人,要怎麽見佛呢?如何能夠見佛呢?對不對?任何事情都隻為自己著想:我自己好就行了!這種人怎麽可能見佛呢?就算再修無量阿僧祗劫,也不能見佛,了解一切法平等,馬上見佛,馬上就見佛,修行就是要實際的行動。

所以就算再惡的人,我們也要想:他以後也能夠作佛,因為他今天無知嘛,所以他叫做眾生嘛,我們要寬恕他,我們要原諒他,每天都找我們麻煩的人,也要原諒他,要原諒他,要原諒他。譬如說,我講堂落成的時候,講堂落成的時候,有一個記者來,這個記者來拍照之後,拿出一張名片說他是記者,說他是記者。我說:記者先生有何貴事?他說:慧律法師!你今天講堂落成有收入,我主動來跟你拍照,你應該知道我的意思吧!我說這種記者也很少,千人當中也很難找到一個,這種記者很少啊!我說:我沒有叫你來拍照啊,我沒有叫你來拍照啊!他自己就跑來拍了,拍完照就伸手要錢了,我相信正統的記者不會這樣子,這幾乎不可能,這是少數當中的少數。當然名片上是這樣寫啦!他說他是記者,拍完照就跟我要錢,我當時年紀比較輕,火氣也比較大,但是我沒有恨他,本來想跟他理論,最後還是忍了下來,忍住不發作,忍住不發作。後來他還是不肯走,一直死纏爛打的,最後我已經不想理他了,他還是一直跟我羅嗦,言下之意就是我必須表示一點意思,否則的話。。。。。。叫我不要後悔,我當時還年輕,不是像現在這麽老,那時候我就跟他說:你盡管放馬過來,不要放鴨子過來。那時候是凶了一點啦,我是想:真是無理取鬧,我又沒有叫你來拍照,你拍個照就要跟我拿錢,這是很惡劣的,世間人說這是很惡劣的,而且又威脅我,我說:盡管放馬過來!他還放話,叫我不要後悔。結果不曉得經過幾年之後,就開始攻擊我了,那是一人報社,他不是一般正統的報社,他是寫完之後,拿去夾報。結果刊了一篇全是“稱讚”我的,稱讚得讓我受不了!稱讚我什麽呢?稱讚我詐財三億,詐財三億,你看我的騙術有多厲害,騙了三億,還沒有被抓去坐牢,真是神通廣大。反正就是從頭罵到尾,寫得一無是處,沒有一句話能聽,如果按照那一篇看起來,簡直比黑道更糟糕,黑道還不至於這麽可惡,反正就隨便他亂寫了,隨便他亂寫了,我看到之後,那時候已經經過三年了,看到後如如不動,然後我就拿給徒弟看,我跟徒弟說:你看!他把我寫得這麽好!徒弟說:我的媽啊!寫這個能看嗎?所以說,直到今天我還是不恨他,從來沒有恨過他,也沒有恨過他。

所以目前這個社會,聲音可以模仿、可以作假;相片也可以作假;錄影帶可以剪接;報章雜誌可以隨便他寫,上法庭法官要判決,他也不知道該怎麽判,到底誰是真的、誰是假的,要怎麽判定呢?要根據什麽呢?對不對?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很委屈啊,對不對?有點小聰明的人,他就會狡賴、狡辯,所以這個世間沒有真相。

有人就來問我:師父!最近的選舉亂象很嚴重,謠言滿天飛,

(本集講座到此結束,視頻地址:http://www.tudou.com/playlist/p/l10941452i107286420.html)佛弟子:淨融(蘭草)整理2011年11月30日)

然後從這裏的15頁讀起:http://wenku.baidu.com/view/2291837867ec102de3bd891e.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