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108)——敗家有如水推沙

(2018-09-24 17:38:55) 下一個

相爸擔心的問題其實也在相男的心裏徘徊,兒子說嗓子癢癢到底是真還是假?是不是又是為了逃課而找的理由呢?她雖然是豎著耳朵聽著那邊的故事,但心裏邊早己經把剛剛放下的心又抬了起來,多麽希望麵前這個說了半天還沒有說到正題的人能夠長話短說,趕快步入今天要談的事情呀。沒等相男有反應,相爸那邊已經是再也沒有了耐心,又急不可待地張開了嘴巴:

“清晨的粥比深夜的酒好喝,有時候忽悠你的人比騙你的人還會說,總是活在過去的人。就該記不住今天是何年何月,難道不知道嗎?用昨天的太陽,曬不幹今天的衣服的道理嗎?還是讓我再提醒一下你?”

那已經完全清醒了醉意的男人聽到了相爸這番話,自是心裏不是滋味,但還是強逞著笑臉,生怕自己又犯剛剛的錯誤,把一盤棋給打散了,把一樁已經向好的生意打發走掉,他知道自己現在的份量,自己現在的處境跟落魄隻差一道嘴上挑破了。

這男人本來長在正根上,家境雖然已經失勢,但還是個揮文弄墨的知書達理之家,雖然自不能與明朝風光一時的李閣老相比,到了清朝已經走了下坡路,但基本上靠家產及積蓄還是能夠在街坊四鄰德隆望尊的,到了民國時期對於清朝時期的房產進行了產權清理。同時對清朝所發的契證實行全麵清理並換領了民國契紙。但到了他爺爺及他爸爸這一輩,正趕上了解放後,國家當時第一個動作叫征用,當時一解放,政府已經拿到許多前清及官僚的房屋了,但是還不夠用,因此公怖征用私人房產。被征用的私人的房產雖然不多,但是都是最好最大的花園洋房。所謂征用是一錢也不給的,隻是給解決房主的住房。過了文革之後,雖然等到了落實政策把沒收的房子發還了,但發還的隻是少了很多,大部分已被充公占用了,雖然家裏重新有了房子,但他家兄弟姐妹多,老家兒走了隻給他留下了這個隻有兩間北房的小四合院,雖說是有自己的小院,但是這小院即不四也不方,隻是細細長長的一條空地而也,他年輕的時候時候結交了一些胡朋狗友,沒有學會別的,隻把杯中酒學到了手,老婆多次規勸不了,偏偏又趕上了幾次打架動了手,醉酒之後的男人的手是沒輕沒重的,有一次甚至把婦人的門牙打出了嘴巴裏,雖然過後是一陣清醒過來的求蹺和認錯。但人究經不起再犯。又一次打架之後終於把老婆和孩子徹底的打回了娘家,過了幾個月他接到了法院的傳票,老婆是徹底的鐵了心淨身出戶也要離,隻求快點離開這個酒鬼,甚至有今生再也不想相見之勢。雖然他幾次登門道歉求饒,甚至想跪地相求,但都吃了閉門羹。隻得被迫接受了這個現實,被迫離了婚。聳耳一人酒杯相伴,成天漂泊在外,成了一個有家不想回的人。

男人有家不覺得好,到了沒家的時候才知道了離開了那個溫暖的家自己什麽都不是,就像個孤魂野鬼一樣的沒著沒落。離婚之後的他生活更是偏離了正軌,有兩個銀子的時候都讓他交給了酒,他很快就得到了更壞的結果,飯碗也讓他給喝丟了,現在酒量越來越大,酒精就像一個大饞蟲一樣的潛伏在他的體力,量少了還真不好打發自已的肚子,手上喝得已經叮當響了,常言道持家如同針挑土,敗家有如水推沙,再好的家底也經不住酒杯裏的大漏勺。有多少進去也都一點不剩了。家裏頭值錢的東西都已經一個不剩的都買光了,現在就隻剩下了這個值錢的大件,這兩間房子了,隻是他現在不光酒杯要打發,自己的肚皮也要填飽,所以隻能打起了這個房子的主意來。

“是呀!大哥說的全是正理兒,一說這些扇舌頭的話就會收不住的,一不留神又穿越了一回,隻是…這話又說回來了,雖說這風還是一樣地吹。花還是一樣地開。太陽也還是一樣地照樣升起。可是有些事情已經變得不一樣了。”

他又把話給繞了回來,大家都知道下句什麽話,該從他的嘴裏冒出來,今非昔比,物是人非,看他混的這個樣子又該…欲語淚先流了。惦記著書說到現在,怎麽著也該步入正題了吧。

隻是相色爸總是不解風情,又不差時候的插了話。相爸看自己剛才的話產生了效果,心中好生的高興,便趁熱又補了兩句:

“人這玩藝兒,有的時候還真要拿捏好距離,如果你從80樓往下看,全是美景,但你要是走到2樓往下看,又是一個樣,時間就是這樣子,遠看都是珍品,這珍品收藏好了就行了,也別存在肚子裏太久了,因為它也不管吃也不管喝,就隻管西北風往你嘴裏送,知道嗎?”

後麵還偏偏又加重了教訓人的口氣,這讓在場的氣氛出現了暫時的尷尬,多虧相媽又及時打了圓場:

“常言道酒逢知己飲,詩向會人吟。我這裏一直聽得津津有味著呢,趕明兒有時間我給您做上一桌子菜,到我們家去說去。”

其實聽話的人如果會聽,一定會聽出來相媽這是軟麵的叫停話,那人也不是沒有聽出來,好在正好得了這個台階下,便緊接著相媽的話也說道:

“說的都有理!老話常說水暖水寒魚自知,會心處還期獨賞。嗨…我這人有時候嘴上就缺個把門的,這點陳倉爛穀子的事兒一說起來就收不住嘴,望在座的也多包涵了!”

這一通之乎者也的掰乎,讓眾人不得不刮目相看,不愧是書香門家溜達出來的人,就是走偏門沒走了正道,說起話來是出囗成章還捎出一些經綸滿腹呐。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