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為自己活一次 一個離婚女人的內心獨白

(2004-08-30 09:54:51) 下一個
為自己活一次 一個離婚女人的內心獨白 走出婚姻 雨過天晴 (婚姻生活) 我是一個今年三月剛剛走出婚姻的女人,年過四十,我的家庭表麵上看來很不錯。夫妻事業有成,在工作單位都有自己的職位和較高的經濟收入。經過了二十多年的艱辛和努力,我剛剛有了如釋重負的感覺,忽然間,他提出了離婚。 在不知不覺中,我們中間出現了一個"第三者"! 離婚前夜,我差點兒自殺! 那是我今生今世至死都不會忘記的悲痛欲絕的日子。 去年7月12日晚上,經常借口說晚上有應酬、每天都不回家的丈夫突然比平時早回來了,他很直言地說:"咱們離婚吧!我不想這樣生活下去了,我覺得以前活得太累了,以前我一直都在為別人活著,我想下半輩子為自己活一次。"那時候,我的心沉到了萬丈深淵裏,我知道這個婚姻完了…… 他指出我在婚姻中的許多毛病和缺點,他說下半輩子不能與我在一起生活了!麵對這感情的突變,那一刻,我真正體會到了"衰莫大於心死"的感覺,更知道了什麽叫"心如死灰"。 那天晚上,他甩下了離婚的決心走了。空蕩蕩的房間裏,留下腦子一片空白的我。在隔壁的屋子裏,不知內情的兒子睡著了。不知為什麽,那麽巧合,那天晚上下著好大好大的雨。我沒有眼淚、沒有思維、沒有感覺。 那天晚上,我想自殺,廚房裏麵有一把帶鋸齒的刀子,很鋒利,如果割腕,一定很痛快地就能解決問題……那把刀子總在我腦海裏浮現,我去廚房轉悠了好幾次,看著那把刀子發呆。 燈光下,我開始給兒子寫遺書。我拿起了筆和紙,剛剛寫下兩個字:"兒子……"我的視線模糊了,"媽對不起你……"我實在寫不下去了,淚水把那張遺書打濕了…… 我慢慢開始轉動自己的思維,想找個人說說話。我傳呼了一個好朋友,我隻是想做點兒事情,並沒有指望她能給我回電話,但真的很幸運,她很快給我回了電話。我拿起話筒,聽見她的聲音,淚水控製不住地流了下來:"我想找你聊聊,我的丈夫要和我離婚……" 她終於來到我身邊,見到我後,關懷的目光看了我許久,我隻是流淚,她任由我痛快地哭。後來她開口了:"我沒有想到你這麽聰明的女人會有這麽愚蠢的念頭,你太傻了吧?你想死嗎?為了什麽?為了誰?"我隻是哭,沒有說話。 她接著說:"你沒有權力糟踏自己的生命!你的生命是你父母給你的,它不是屬於你一個人的,你的兒子、你的妹妹、你的弟弟,還有我,你的朋友,這些人都是最愛你的人,你忍心丟開他們嗎?你為什麽要死?為一份不存在的感情?為一個不再愛你的男人?值得你付出這麽大的代價嗎?婚姻隻是生活的一部分,婚姻的失敗並不代表你整個人生的失敗,你必須活下去,還要好好活著!" 我真感謝我的好朋友,關鍵時刻是她那純厚的、真摯的友情溫暖了我,拯救了我,使我放棄了死亡的念頭。 兒子和朋友使我覺悟 那段時間,打不起精神,對什麽都沒有興趣,不看電視,討厭聲音,討厭別人大聲喧嘩和說話。整天愁容滿麵,遇到一點不順心的小事我都會流淚……而且覺得所有的人和事都和我做對,都那麽別扭。心中充滿了委屈和悲切,那一段時間是我生命中最慘淡最絕望的日子,我沒有食欲,整夜的失眠,我經常在半夜兩點多鍾不能入睡,站在涼台上獨自望著天空數著星星。那段時間,我把自己弄得很慘。 在他提出離婚後最初的日子裏,不知不覺中我把兒子當成了自己精神上的唯一寄托。每天下班後,我都靜靜地坐在屋裏盼望著兒子回家。兒子是個很成熟的孩子,他的思想也很現代,他對我們要離婚的事情始終表現得比較冷靜。八月十五前的一個晚上,外麵的月亮很圓很亮,屋裏沒有開燈。我在床上坐著,兒子的頭枕在我的腿上,說起他爸即將和我離婚的事情,說起我們將來怎麽過的日子,月光下,我清楚地看到了兩行淚水從兒子的眼中滾落了下來。我想:作為孩子對父母的離異是最無能為力,又最痛苦難言的角色。 可是,有一次兒子對我說的一番話使我突然猛醒。 那天,兒子放學回家,我又站在門廳看著他,我的眼神,我的表情充滿了哀傷、失落和愛憐。兒子放下書包看著我說:"媽!我不希望每天回家看到您這副麵孔,我不會因為您和我爸要離婚就變得那麽可憐,這社會離婚的人多了,又不是咱們一家。有的人離婚了,條件比咱們差多了,也得活著。您不用總為我擔心,我們同學的家長也有不少都離婚的,所以這不算什麽。您再想想:即使我爸跟你離婚了,咱們還可以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起,生活、住房和經濟上都沒有問題。還有,您不能總靠別人對您的同情和安慰生活,您應該盡快地調整好自己的心情,其實您也有許多長處。我希望看到您高興,其實您的心情和情緒好了,我的心情也會好,爺爺奶奶的心情也會好,咱們家就都好了。" 聽了兒子的這番話,我走進了自己的屋子,我又流淚了,這淚水衝淡了我心中的憂鬱、煩惱和痛苦。提醒了我肩負的責任和義務,那一刻,我很感動,我看到了希望,我恢複了自信。 調整自己,拯救自我,充實自我 激烈的社會競爭沒有時間讓人流眼淚。 一次,朋友建議我把長發剪掉,說你現在精神狀況不好,還拖著半長的披肩發,更顯得沒有精神,剪掉三千煩惱絲,重新做人。我以前留了十多年的長發,因為丈夫說我留長發好看。可這次,我不想再為誰的眼光修飾自己了,我剪掉留了十多年的長發,結果讓我很驚喜,鏡子裏:一頭漂亮的短發恰到好處,臉型的優點也突出了,一個精明強幹的女人形象呈現在我麵前。 接下來,我以一個旁觀者的眼光去反思和審視自己的婚姻。我隻是想從自己身上找到原因。因為婚姻是兩個人之間的事情,婚姻出現問題肯定有我自己的責任。婚姻使我從一個開朗樂觀、善良熱情、喜愛看書、喜歡沉思的女孩兒變成了一個俗裏俗氣,愛嘮叨,愛發脾氣,愛鑽牛腳尖的中年婦女。我身上確實存在著許多缺點。但在此我想引用一句張愛玲曾經說過的話:女人的缺點是由環境造成的。 我問自己:為什麽變得這麽愛嘮叨?是因為承擔了生活中太多的瑣碎嗎?為什麽愛抱怨?是因為覺得自己付出的太多,希望在生活裏得到一些回報,哪怕丈夫的一個微笑和幾句誇獎的話,或是心情不好時得到一句安慰勸解的話,但這些要求都顯得很奢侈,很難得,很少有。我為什麽愛發脾氣?因為在家裏有那麽多的無奈和難言之隱總要壓在心裏。其實總結起來,是自己在婚姻裏變成一個目光狹窄、依賴性很強、活得懶散、覺得無聊的女人,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回家,兩點一線,我好像是一個圍著太陽旋轉而從來沒有自轉的地球,把自己放在一個固定的位置,像個守著自己小窩的呆鳥,每天隻是知道圍著家裏那點兒事轉悠,洗洗衣服,做做飯,收拾屋子,家裏的大事小事兒,包括裝修都是我去張羅,下班後如果丈夫沒有回來,我就站在樓道裏扒著窗戶望著外麵盼望著他回家,有時候等的時間太長了,我就數馬路上來往的車輛,一數就是一二百輛。那時候,我很不願意丈夫出差,如果他說要出遠門,我覺得在家守候的日子度日如年,每天看著日曆掐著手指等待他回家的日子,我患了嚴重的"近視眼",看不遠,看不清除了家庭之外的東西。我那時就是這樣消磨自己的時光的,不讀書,不看報,沒有樂趣和追求,整天混日子,沒有什麽朋友和社交活動,視線就盯在丈夫和兒子身上,總想把他們都拴在自己身邊。我婚姻中徹底忘記了"我是誰"?我喜歡什麽,我應該做點什麽?這是對"自我"的徹底迷失和放棄。 其實我也不了解丈夫,不知道他到底是一個什麽樣的男人,不知道他內心是什麽樣的世界?而且我從主觀臆斷上把他想象成一個開朗、幽默、寬宏、善良的大丈夫,他在我心目中是一個很完美的男人,一切都是想當然。在婚姻裏我是一個盲目自信的女人。我忽視了許多人的本性的東西。我是個粗心大意的女人,根本沒有發現丈夫在感情上的變化,一直到他對我提出離婚,我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為挽救婚姻我也曾做出努力,我給了他半年的時間,今年一月初,我又與他進行了最後一次談話,他說他不想回頭,隻想走出婚姻重新開始新生活的時候,我馬上下定決心:離婚!放他一馬,各走各的路! 說心裏話,放棄感情、拆散一個辛苦營建近二十年的家庭是非常痛苦的事情,但從理智的角度去想問題,感情這種東西是沒有對與錯的,它是一種"緣",緣在感情在,如果緣分盡了,一切就都到頭了。我的想法是,不論這個男人多好,在其他方麵多優秀,當他想離你而去,想拋下孩子和家庭的時候,對你來說他已經沒有任何值得留戀和惋惜的了,讓他走自己的路,放過別人也就是解脫了自己,起碼能獲得一份最可貴的自由和再生的希望。 我不再說什麽,也不想說了,今年三月份,春節剛剛過去,我非常平靜地與他分了手。當我在法院簽完離婚協議書走出來時,站在法院門前的台階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抬頭看了看藍藍的天空,那正是春打六九頭的時候,是萬物複蘇的季節,我的心情好輕鬆!如釋重負。當時的感覺是:自尊的、自由的、解脫的感覺真好! 培養自己獨立生活和解決問題的能力 由於我自己很快調整好了情緒,在生活裏變得自主、自立、自信,我和兒子的生活既和諧又有規律。離婚後不久兒子對我說:媽,你看咱們現在這樣生活不是挺好嗎?所以說離婚並不是一件多可怕的事情,看你怎麽處理和對待。我覺得是我自己良好的情緒讓孩子找到了家庭安寧、平和、溫馨的感覺。我堅信,我會讓兒子成長為一個心理健康、思想成熟的成人,我會盡力給他更多的更完整的愛。 有位中年男士在聊天的時候說,我喜歡能獨立處理問題的女人,真的很棒,讓人佩服,像我老婆,大事小事兒都得找我,如果我不管,就跟天要塌了似的,真麻煩。言語之間他透著一種厭倦,我想,女人結了婚總覺得丈夫是個依靠,但他是不是也很累,是不是靠得住呢? 婚姻的結束使我開始了新的生活。我開始注重自我修養,我覺得自己的思想在不斷升華,每天都有新的感覺,痛苦的煎熬過程使我思想上增加了厚度和深度。 我現在的生活信念是:下半輩子真真正正地為自己活一次,誰說"女人四十豆腐渣"?為什麽你不讓自己梅開二度?再開一次花。女人老了不可怕,女人都會老,可怕的是你的心先老了,"人最大的敵人是自己,戰勝了自己就戰勝了敵人"。我要獨自走出一條完全屬於自己的路。我很喜歡那句話:不丟掉善良,但不再依附誰,也不想依靠誰。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