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博文
現在相媽這一問,他們反倒沒有了剛才的唇槍舌戰,兩個人的嘴巴像被上了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誰都不願意第一個先說,先把這個責任承攬下來, “你們倆的嘴巴集體上了封條了?剛才這是誰說的‘罪不容誅,死不足惜!‘現在該到了有人來認罪的時候了,怎麽這麽快就都變成了縮頭烏龜了。” 相媽忿然作色的譏諷著,她說這話顯然是有針對性的,[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下午四五點太陽還沒有退回山中,斑斕的陽光仍然流連在四月的黃昏中,它穿過朵朵白雲鑲嵌的蔚藍天空,還在調皮的戲弄著樓外的那顆高高聳立的銀杏樹,透過悄悄吐青的銀杏樹枝,一縷縷柔和的光線穿過窗明幾淨的窗戶照射進屋子裏來,和煦的春光下也記錄著祖孫三代相逢溫情的瞬間。 相媽在近處隱隱約約的感覺到,抱在相男懷裏的孩子比剛才進來的時候麵部表情緩緩[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那女人正在一邊口出咒語詛咒著自己,一邊重重的又扇了自己兩記耳光,這一扇倒也提醒了姥姥,她想起自己這兩天來在陽台上掛起的咒幡,又一直念念有詞的叱罵,現在仿佛一切都得到了報應,可是可憐我那重孫子,無辜的也被牽連在其中,這老天爺報應怎麽這麽個報應法,走著走著怎麽就走偏了呢?到後來偏偏砸中了最不更事的人,那主事的兩個老子,還跟沒事人似的,[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18-02-15 13:57:28)

妳踏著冬沉重的肩膀 邁過雪融化的背影 裝載了無數隻顧盼的雙眸 那對於寒冷的疲憊 和長夜漫漫的蹉跎 襲一身輕盈飄逸的長裙 就這樣姍姍來臨了 在那一瞬間 我聽見蒼老的時光 又譜寫著韶華的新曲 我看到了流年又被你 撐開一把清新的綠傘 記憶中腐爛的葉子 重新又披上了新衣 落日餘暉的河麵上 蕩漾著青春的綠色音符 月明星稀的[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打開了大門的相媽,透過綠色防盜門的窗紗網,看到自家的門外正站立著兩個人,那女人手裏懷抱著一個孩子,就在她聽到了大門被打開的那一刹那間,相媽的耳朵裏也突然聽到咚咚一聲悶響,便看到那女人雙腿向下沉了下去,她懷抱著手中的嬰兒像砸到了一麵牆似的,猛然硬生生的跪倒在相家的門前。跪倒在相家門前的石灰地的走廊間。那男人一見妻子做出了如此的舉動,[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這兩天相男不吃不喝的身體極為虛弱,但還算萬幸沒有得到疾病的“眷顧“。而姥姥那邊是吃得飽睡得著的,卻把相男沒有“幸運”到的東西,竟陰差陽錯的讓姥姥“得到”了。 大早上一起來,姥姥睡覺的屋不同尋常的安靜,要知道每天早上起來的咳嗽氣喘,是姥姥每天不差的必修課,但今天這課不知道怎麽回事,一下子竟缺席了,屋子裏安靜的嚇人。姥[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四月初的京城剛剛下了一場春雨,放眼望去遠處的風鈴草,雖然在雨後迅速的露出了迎接來來往往客人的笑臉,但一簇簇一團團白玉般的梨花,卻在春雨後沾滿了素潔晶瑩的水滴,伴隨著片片凋落的白清如雪的花瓣,好似春情中還蕩漾了另一種讓人放不下的東西,那楚楚可憐的悲情。它就這樣飄逸著冷香的柔情,彌漫在四月天京城的街井巷陌中。 相男已經從醫院回到了家,[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屋子裏的人屏聲靜氣的聽著相媽和相爸兩個經事人的對話,唯有姥姥眨巴眨巴著眼睛,一會兒看著自己的女兒,一會兒撇了眼相爸那一拍大腿的動作而擰緊了眉頭。似乎她閑置了半天的嘴巴暫時派不上了用場,很是落寞,現在聽到相爸的一句“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姥姥的嘴巴終於再也撐不住壁壘了,便又低眉撇了姑爺一眼埋怨道: “下雨天背棉絮是越背越重,剛[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姐姐緩緩地走近了母親,一手扶著母親的肩膀,另一手拉住了母親冰涼的手,輕輕低下了頭,然後徐徐的把臉貼近到母親的耳邊,舒緩地說道: “媽不要著急!把您塵封的記憶,就像我們小時候圍坐在您的身邊聽您講故事一樣的,把它輕輕的喚醒,讓它再重新在大腦中複蘇記取。那個外地口音的……女孩子,她有沒有給你留下一個笑臉,或者一個特別深刻的印象[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二月北半球的天還在冬之尾,天氣時好時壞,風有時候似嬌娘,柔情似水,有時候又似白臉的曹操,寒蟬淒切,但是寒冷的天氣並不寂寞,這裏迎來了一個傳統熱鬧的節日,此時大洋彼岸的國人正在享受著春節前的暖身節-小年的時候,而歐洲卻迎來了一年一度的狂歡節,冬季起舞,穿起誇張愚人的服飾,行進在鼓聲叮咚作響的現實虛擬世界裏,我們的心此時比冬季更加的溫暖[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