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博文
相爸擔心的問題其實也在相男的心裏徘徊,兒子說嗓子癢癢到底是真還是假?是不是又是為了逃課而找的理由呢?她雖然是豎著耳朵聽著那邊的故事,但心裏邊早己經把剛剛放下的心又抬了起來,多麽希望麵前這個說了半天還沒有說到正題的人能夠長話短說,趕快步入今天要談的事情呀。沒等相男有反應,相爸那邊已經是再也沒有了耐心,又急不可待地張開了嘴巴: “清[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8-09-23 08:28:11)

【湖。秋】 空山疏雨寥
天色爽來秋
白雲隨風逐
秋水隴上流
小屋深處寂
藍天獨自羞
莫道不消魂
一湖秋色繡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8-09-20 17:16:01)

有一幅畫鑲嵌在萊茵河上 用藍寶石的原色調成了湛藍 用翡翠的碧綠調成了一條長長的綢緞 午後的斜陽掠過藍天下的鬱了鬱青草 秋林正好映在落日的餘暉中 軟風拂過清澈的河水 伴著黃昏時分的浸染 一種淒楚之美的窒息 有一首歌飄蕩在萊茵河上 用盈盈秋水譜成優美的旋律 明淨的音符如同大地母親的深情 就像秋日靜謐中的濃情私語 秋色的彩虹如[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相家一家大小圍繞著這個剛剛從酒氣中醒過來的男人說過往,那男人收了相媽給撐的膽,清了清嗓子,瞧著大家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算是開始把肚子裏長久積攢的發了黴的故事,一點點的抖落了出來。 “話說明朝那會兒,有個後生字賓之,號西涯,來自於湖南茶陵,名東陽。自幼聰穎過人,耳聞則育。史書上記載他4歲能作大楷,景泰年間作為神童被推薦給皇帝[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8-09-11 20:18:44)

莫說暮色中的笛聲 莫說那長煙裏的落葉紅花 也莫說秋林中映在夕陽下的湖泊 那是大地輕紗下的一隅寧靜 秋天是一個美麗的夢 坐在湖邊靜心妳的清澈 感受秋日裏歲月的一泓濃意 此時陽光正好滲進了 心底的毎一寸荒蕪 ………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讓相男這麽一問,那男人立刻精神抖了一下,神氣頭也慢慢地提到了他那張蠟黃的臉上。鼻子兩旁的法令紋突然舒展開來,一閃一閃的掠過縷縷的榮耀感來。 “你們知道府右街上有一條很長的胡同叫什麽名字嗎?這條街雖然現在的名字已經更新,叫什麽“力學胡同”。但它的前身可不是這個名字,而是以一個人的名字命名的。” 說著他把剛才從那張桌子挪到[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九月的秋色,撣去了夏季的高溫和炎熱,風不硬也不瑟,但卻讓人感到一種秋天的擁抱,天空湛藍如洗,好像一顆藍寶石懸掛在空中,遊走的白雲如繡,突然覺得天高了,而緊依著藍天的白雲也離我們越來越遠了。這就是九月的秋天,一切都在美景的畫中,也享受在秋遊的腳步聲中。 今天拜訪了一座中世紀的城堡遺址,瑞士(Wartenberg)這裏在冷兵器時代曾經也是刀光劍影。[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相媽一家坐定之後,相男拿著菜譜想著那男人不接下茬的寒酸,思忖著也許該從自家的手指縫裏掏錢了,所以便挑著菜單上便宜的菜,試著點了四個萊,老廚白菜,家常茄子和醬烤豆腐,又挑了一個葷菜青椒炒肉絲,便就此合了菜單。 陽陽偎在媽媽相男的懷裏,也許是相家很少光顧這樣奢華的飯店,他一會兒眼睛不夠使似的四周環視,一會兒又緊緊的盯著母親那張嘴。當聽[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相媽邁著猶豫不決的步子慢慢地走向那個男人,一邊走還一邊對自言自語道,我是不是老眼昏花了,這到底哪兒跟哪兒呀。這人到底是不是那個約好的那個呢?莫非我起了個大早趕了個錯集? 快到那人跟前了,她推了一把攔在麵前的椅子,正好不偏不歪站在了那個獨自飲酒的男人跟前,帶著一肚子的火氣,擺好了駕式,一副興師問罪的勁頭。 “勞駕!問一嘴。您是不[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相男緊走了兩步跟上了父母及兒子陽陽的步伐,相媽雖然詭秘地看了女兒一眼,但看女兒那牙根緊閉的雙唇,相媽也就知趣的沒有刨根問底的再問下去了,因為此時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待著她,還有天大的事兒迫在了眉梢。 西單靈境胡同這頭連著西單北大街,那邊的盡頭便是與中南海一牆之隔的府右街了。相家住在東城,離西城的府右街也不遠,雖然相媽和相爸在北京住[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1]
[2]
[3]
[4]
[5]
[>>]
[首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