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頸是我的性格,牛精是我的個性!

好酒,愛書,收舊,老饕,走南,闖北,家四方,三兒,一女,六口人,一房兩車,人到中年,華人大兵,解甲歸田,東籬種菊,南山放馬
個人資料
我冇醉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苦多數是自找的!

(2013-05-10 19:02:55) 下一個
1997年初春,冇醉到Fort Drum初級士官訓練學校報到,被安排和一個白人同房,雖素不相識,但同是軍人,隨遇而安。我們交換一些個人資料後,那家夥就到食堂吃飯,我就躺著看下書。看了一會,一絲若隱若無的臭為鑽進鼻來,有點像春雨沒曬幹發黴的衣服味,我以為是我的雨衣、防毒膠鞋或那半邊帳篷沒幹,於是就將所有裝備倒出來,一件件聞過,結果件件都沒味,以為是心理作用。再看了一會書,那味又來了,我鼻特靈,這種飄渺臭令我坐立不安,隻好再重新聞過我所有的裝備,還是沒找到根源,那時不知是發懵還是什麽,這麽簡單的道理也不明白----不是我就是他。我就像狗那樣用鼻滿屋找,找是找到了,隻是剛吃的晚飯全吐了出來,那家夥有叫腳臭,不是一般的臭,是那種步步楚留香的臭,刻骨銘心的臭,繞梁三日的臭!
[ 打印 ]
閱讀 ()評論 (5)
評論
珠海雲山 回複 悄悄話 柑犀利!係唔係黑人大佬啊?
淘沙曉浪 回複 悄悄話 哈哈!醉到吾清吾楚,仲話冇醉。繞梁三日的臭狐,刻骨銘心佐十六年。
說的好 回複 悄悄話 你比孫維nice多了
我冇醉 回複 悄悄話 回複MMWWdeRen的評論:
那家夥差不多引發一次暴動,那是宿舍有兩層,我們是上層最後一個房,Hallway每天都有人負責打蠟,為了保持亮度和節省打磨時間,每人進宿舍都要先除鞋。有次我們在外訓練了十幾個小時,回來後,那家夥第一個衝回宿舍,那時很冷,暖氣開猛猛的,就那十多秒的一蒸,整個宿舍都是那個味,並是被放大了的,後回的人都在找味源(我當然知道怎事),上樓的人在某個角度就看到一行腳印直通到我們房,大家用鼻找上門,他沒法否認,大家告上教官,當然帶教官來享受那味道,結果那家夥被命令每天要換襪子兩次,並有人監督。之後用清新劑,那組合更怪,好多天才好一點。
MMWWdeRen 回複 悄悄話 十六年後還是那麽的刻骨銘心,看來確實是“上了檔次“的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