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頸是我的性格,牛精是我的個性!

好酒,愛書,收舊,老饕,走南,闖北,家四方,三兒,一女,六口人,一房兩車,人到中年,華人大兵,解甲歸田,東籬種菊,南山放馬
個人資料
我冇醉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博文
早期來美國的華人大多是買豬仔來金山挖金的廣東四邑人(包括修鐵路,挖銀的),他門都自稱唐人,故有唐人街,唐人餐館,唐餐,唐裝,唐貨,唐話,回唐山,唐山大兄等(現在少聽到這樣的說法了)。50,60,70年代的都是逃亡共產政權或跳船(廣東人叫走共產)的廣東人,80年代的就是廣東的親屬移民。 走共產的那批人在解放前大多都是有田、有地、有權、有財、有[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軍旅生涯最後幾次Assignments(五角大樓,日本,阿富汗,和FortBelvoir)都很不如人意,加上其他各種原因,雖然很喜歡軍人生活,退休已成了家中的話題,FortBelvoir複雜的人事問題是最後一根稻草。 Taylor上校,DC地區最高的輻射安全官,我們專業中少有的幾個黑人軍官之一,我在這個行業十五年,每年都有一個專業座談會,他從來沒參加過,所以見過他的人很少。聽說他在這[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38)
(2020-08-25 18:26:13)

在美國長大的ABC基本過著飯來張口,衣來伸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生活,不像我們從小就要煮飯(不是炒菜,而是決定那餐吃什麽),擔水,打柴,喂豬,放鵝,捉魚,釣蝦,插秧,割禾,曬穀,砍蔗,摘果,下肥,除草。。。。。等等,從各種勞動學會解決生活中所遇到問題的經驗。一點也不誇張,因為科技發展神速,大多ABC連擦火柴也不會(沒機會用),我不久前才發現[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8)
再練幾天停車,小女應該出師了。可能因為女仔的原因,小女比較內向和緊張,還有對開車不太重視,這次教得最久。一開始和其他我教過的沒什麽兩樣,先找個深夜沒人的停車場兜圈四五天,覺得左轉右轉控製差不多就開始在住宅區熟識的小路兜,不知是緊張還是得了她母親的遺傳---路盲。小區那條路就三個轉彎,教兩個星期,每天都是新開始,不到最後提醒就記不起要轉[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4)
(2020-08-04 20:12:15)
持續運動已有一年多(每天一小時左右),體能恢複跟退休前差不多,隻是有個小問題,年前開始,喝啤酒一多,水就退不出來,腹部就變得圓鼓碌碌,要戒酒好幾天才退,還有小腿有微水腫,無論做什麽都不退(前小腿骨旁那條小肌,一按就餡下去,久久不回複,搭飛機尤甚),體重一直保持在175磅左右。 某天看到一篇有關中一的博文,其中有提到《千金方》馬兜鈴單方[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3)
(2020-07-27 20:23:40)
因為政治正確,在政府部門的黑人或多或少會得到點照顧和寬容,一個‘Racist’詞就能避免很多麻煩和責任。 MsBrown是FortSamHouston輻射安全辦公室的秘書,五十多歲,主要負責聽電話和In-Proccess/Out-Process。她是個好聽眾,辦公室幾個大男人,(我,SGTMiller,SGTBurnett,SPCGalleries)有什麽家庭問題主要跟她一講,就會心情大好了。可能飽受家庭沒有男人的痛苦經曆,她總會[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以前新移民剛到美國時都會說自己是:盲,看不懂;聾,聽不懂;啞,說不清;跛,行不了(沒車)。為了生計,他們最先要解決的是跛的問題(其他的也不是一朝一夕能解決的)。學開車先要過筆試,我父母的筆試是向DMV求情讓老表作翻譯才通過的(說英文的不會,但要揾食養家),基本就是老表考的。路駕是餐館廚師成叔用半條命教會的(教過人開車的就知道有多危險)[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來美一年後,家中所有的勞動力都出去找工了,老竇終於成為姑媽餐館的炒鑊,老媽還是洗盆碗,二哥和家姐都在不同的餐館做企枱,我隻有十七歲,不能拿酒水,大多餐館不會請,放校後就跟四弟和鄰居的楊家兄弟玩。不久,二哥打工的餐館老板在機場附近開了家新餐館,請各種的人,我就隻有成了這家餐館的Busboy。 Busboy負責收拾盆碗,清潔,給客人送水和加水,老板不[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9)

棕色拇指是綠拇指的反義。眾多愛好之餘,有空也學人沾花惹草,但自己是個特大的棕拇指,往往是失敗告終,隻有是興趣太多和三分鍾熱度,以前還可以,所有的花草都放在大廳的大陽窗前,天天看到還會細心嗬護。搬屋後,沒有大陽窗了,這放幾盆,那放幾盆,養活後不久就忘記了淋水。還有每次回鄉旅遊一去就幾個月,叫看家的小孩打理,回來後不是旱死就是漏死,但[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7-08 19:16:41)

任何種族都有好人和壞人,隻不過黑人和墨人犯罪的比例就比其他種族搞了不少,應該和生活環境有關。 上次講到NJ的黑人同事,忘記講一對黑人平民夫婦。Wanda主管藥房的ControlMedicines,她是退伍軍人,可能因為工作積極,盡職,被特別安排了個政府工職位(政府工很多時候是這樣)。他老公Dough也是退伍軍人,在NJ認識結婚,就留在NJ發展了,他是在郵局打半工,晚上就在[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2)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