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傳人

祖國在唱紅歌。祖國山河一片紅。 文革在延續,因為有文革的傳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們民族的文革。
個人資料
文革傳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猜著同胞的足跡穿越 八、溫柔土改 黨國好調

(2012-05-06 12:16:34) 下一個

前篇講到戒嚴,又是白色恐怖又是權力歸警備司令部,黨國不是在台灣挖個坑自裁嗎?缺德事兒幹多了,無需太祖爺打過來,自己不就把自己滅了?台灣能有後來的民主,還是有些內在因素伺候。黨國在台灣也為日後的民主鋪過路,盡管鋪路時未必是為民主著想。土改就是其中之一。

 

這就要再提一次陳誠陳將軍。上次說到台灣的四六時,說到陳將軍手黑。手黑,做壞事快速,強勢,不計代價。把做壞事的那個“壞”去掉,快速,強勢,不計代價也能捷徑出一些“有益於人民”的事來。所以“手黑”也是個雙刃問題。台灣的“土改”係列就是始自陳將軍的台灣省長任上。就在1949年,四六事件與戒嚴前後,台灣“土改”的首波運作啟動。這波土改叫做“三七五減租”。

 

不要小瞧三七五這三個字。對黨國來說,這是觀念革命浴火重生的大事件。三七五啥意思? 土改第一波,很簡單,減租。減多少?黨國在大陸也曾試著“土改”過,具體就是“二五”減租。結果沒減成。除了其他因素外,二五這名字就不靈。二五者,原有租率減 25% 向眾多大字不識幾多的農民宣傳數學計算? % $#^*@# ?不懂農民,不懂草根,不懂大眾傳播語言,是黨國栽在太祖手下的原因之一。太祖爺跟農民說啥來著? “打土豪,分田地”。 這個,那個農民都明白,就是讓咱過地主的生活唄,具體到“豔陽天”裏的地主“馬小辮”的生活,就是天天吃餃子。三七五沒有像太祖那般忽悠,但已貼近生活了。

 

具體啥意思?農民每收1000斤糧,地租不超過375斤。黨國通過在台灣的土改,終於學會了如何將社會攏過來的基本技巧。這為黨國日後出戰一係列“戒嚴”之下的“地方自治”選舉奠了基。到1996年李登輝的“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再到2008馬英九的“馬到成功”,黨國“溝通技巧”逐步從青澀 踏入了從容。相反,咱黨從早期“打土豪,分田地”的得意之作(這其實是飲鳩址渴,見後文),與社會的溝通基本上退化為向臣民發指令。除去鄧大人在改開初始的“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令每個人激動的回光返照之外(全體傻根都覺得自己是那一部分人),咱黨的指令都成了笑話。“三個代表”成為戴三塊表,“和諧”成為河蟹。關鍵是太拿自己當爺爺,整天像爺爺訓孫子似的自我感覺良好,孫子惹不起你,難道還躲不起你?

 

回到土改,三七五成為巨大的成功。從為地主種田糊口變成種田脫貧,農民同胞們的幹勁大增,三七五之後的一年,糧產量猛增50% 一時之間,三七五新娘,三七五寶寶成為社會的流行語。說陳誠“手黑”的力道,不是吹牛。陳搞三七五,再造社會天大的事情,居然把法律當兒戲,1949年靠個行政命令就開幹。事成之後的1951年才讓立法院補了個三七五減租法,絕對的強人之果。三七五自然令地主的利益大幅受損。但是,才見識了黨國“二二八”的心狠手辣,被黨國的野蠻震撼住的地主同胞們基本沒對三七五有任何抵抗。陳誠曾說,“三七五減租工作一定要確實施行,我相信困難是有的,刁皮搗蛋不要臉的人也許有,但是我相信,不要命的人總不會有”。白色恐怖也有“白利”可收。台灣的“土改”未見暴力,可實際上是有個暴力作後盾的。

 

繼三七五之後,土改繼續並深化。減租讓農民收入大增,有了新娘,有了寶寶。但是,租種的農民依然要看別人的臉色生活,自己無地總不是事兒。於是,土改第二波,“公地放領”。“公地”者,黨國從日本“總督府”接管的地以及從遷出台灣的日本殖民手中收回的地。這些地,多是好地。一聲“放領”,好地放給無地的佃農。沒錢不要緊,以日後耕地的收獲分期付款。兩年半的收成買一塊地,十年付清。“翻身做主人,深山見太陽”,在大陸的農民兄弟隻能跟著樣板戲唱唱而已,有了地的農民同胞們則是真翻身了。

 

公地“放領”之後,又有了第三波“土改”,就是“耕者有其田”。公地發完了,依然還有沒地的佃農。怎麽辦?從地主手裏“買”地。這個買,是強買。黨國用賣給農民“公地”的價格從地主手裏買進,再原價賣給農民。而付給地主的錢,一部分是日後農民上交收成的債卷,一部分是黨國“國營”公司的股票,這些公司也是從日本人手裏收回的。一番折騰下來,佃農絕大部分成了自耕農,一些地主成了資本家,黨國就是把原來日本人經營的一些工業與大眾分享了,而那些工業原本就是大眾的。

 

休得小瞧台灣的土改,和大陸比,兩大優越。第一,土地自那時起,牢牢的握在農民同胞手裏。沒有太祖爺胡搞的“合作化”與“人民公社”,農民同胞們經濟上一直是獨立的個體。經濟上的獨立個體,為日後政治上的獨立人格墊下了堅實的基礎。時至今日,台灣任何選舉,農民票是任何政黨都不敢得罪的重要競選對象。相較台灣,大陸的農民既無經濟上的自立,更不用提政治上的人格。以至於時下聞名的陳光誠陳大俠要獨立人格得先到美國大使館住幾天。和無地的大陸農民兄弟比,有地的農民同胞們幸運啊!

 

第二個優越之處,黨國土改沒有見血。如上所述,台灣的土改黨國是借用了同胞對二二八白色恐怖的餘悸,但是,土改本身畢竟沒動暴力,地主同胞們終究得到了債卷與股票的補償。就是土改後麵相威脅的暴力,也是國家權力的暴力,得地的農民同胞們沒有直接參與。“鄰家富有了,我可以去搶”沒成為社會的價值準則。而這,正是“打土豪,分田地”最大的惡果。暴力土改是太祖爺當年的動員利器,但是把“暴力無罪”的價值種下去了,全民土匪不算匪。後來太祖爺“人民公社”把地強奪回去農民弟兄們也沒轍,那地本來就是強搶過來的。直到今日,麵對大陸社會諸多不公,懷念文革,懷念強人領袖,懷念暴力“討公平”的情緒茁壯。而不厚大人的“唱紅打黑”就是在迎合這種情緒。

 

由三七五起始的台灣土改,對日後同胞們享用民主有實質的貢獻。不幸的是,“打土豪,分田地”在大陸已是生米熟飯,同胞的這個足跡隻能當博物館的展品欣賞了。咱們的非暴力討公道途徑還有得探索。

 

下篇預報:自治了,投票去。

[ 打印 ]
閱讀 ()評論 (9)
評論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和雨的評論:
謝您鼓勵。標題是有更提神的空間。韓少的事兒,有機會再與您切磋。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Fieps的評論:
這個真不知道,有機會還得向您請教。問好。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wl61的評論:
重點是有價交換,沒動用暴力生搶。謝來訪。
和雨 回複 悄悄話 你的台灣係列寫得真好,要是名字更醒目一點,讀的人會更多。

另外,希望你千萬不要再捧韓2了。為那個傻子真不值得。
Fieps 回複 悄悄話 嗬嗬,小艾媽媽說得好在行,詠歎出撼動心魄的花腔?怕是你高歌引吭時,常把手中的喝水杯震撼得風起雲湧吧,怪不得你會穩穩地把持著杯子的中部喝水。理解萬歲!
Fieps 回複 悄悄話 台灣土改的成功,可能有解放前梁漱溟先生在沂蒙搞過一段時間新式鄉村建設的經驗基礎吧?正在看王金年寫的《百年匪王》,這點感想是這本書給我的掃盲教育。問好!
wl61 回複 悄悄話 到了台灣,搞台灣地主的土改,自然不肉疼了.據說在大陸48年的時候國民黨也試點搞過土改,結果可想而知.就跟共產黨現在要反腐敗一樣,拿刀子割自己,幾個人能下手?
文革傳人 回複 悄悄話 回複小艾媽媽的評論:
謝大妹子鼓勵。台灣土改付地主的地錢可能不足,但是,付錢還是生搶差別極大。台灣的法治雖不完美,但比咱們的“囫圇”係統高出數量級來。晚安。
小艾媽媽 回複 悄悄話 這剛休假式治療回來就開始練嗓子啦?
這一嗓子吊的好生了得,把同胞土改的溫柔纏綿和對岸的鏗鏘惟妙惟肖的詠歎出撼動心魄的花腔。
高!!!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