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成功的人將病治好了

(2017-09-30 08:40:31) 下一個

期貨投資是門藝術

自有期貨曆史以來,沒有任何一個人能百戰百勝,也沒有任何一種分析工具能次次靈驗。在這個市場上,既沒有常勝的將軍,也沒有常敗的士兵。我們對事物的認識總是會受時間和空間的局限,而麵對變化的和運動著的市場,考慮不周,失算是難免的。理性地看待自己的錯誤,承認自己也會犯錯,拋棄包賺的夢臆,才算是一個理性而成熟的心態。

期貨投資,與其說是技術,不如說是藝術,與其說是賭博,不如說是拚搏,與其說是做盤,不如說是做人。每一張單都透射出人性的色彩,品性的貴。

成功靠什麽?

有一種說法,說人一生的成功有五個要素:命、運、緣、善、智。在這五個因素中,前三個你無法改變,你的出生、你的性別、你所在的地域以及你在不同人生階段命中注定要遇到的人你都無法通過自己的努力去改變。但後兩項是可以改變的。善待自己、善待他人、善待成功、善待失敗、善待過去、善待今天、善待一切,我們都可以做得更好。學習更是成功的必要因素。

何為善人?老子說過:“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為人之所惡,故幾於道。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無尤。”在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麵前我們幾乎是無知的。完全理解這句話可能要一生的時間,而做到,幾乎沒有可能,那豈不成了聖人!水處為人之所惡,利萬物而不爭,道矣!

我遇到過一位30餘歲的賣仿古家具女人,一張相同的仿製清末八仙桌,隔壁賣15000,她給我開價8000,問其為何,答曰:這張桌子我進價7000,賣你8000,我賺1000,我這輩子沒指望靠這一張桌子賺錢,我要賺的是一輩子的錢。很多人非常在意每張桌子的利潤,而高明的商人卻在意每張桌子的信譽。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低價傾銷,但這句話的確有學問,大道至簡,市井之地,竟有如此高妙之人,怎不讓人誠惶誠恐。這就是智!

期貨市場讓人覺得這個世界每天都是嶄新的,沒有一天的行情相同,期貨生涯使人感到一直都在走夜路,明天的太陽升起後不知道我們的生活是否可以照舊。因此你永遠都不會感到學問夠用,在無常的市場麵前,人的智力有時近乎無知。

我不知道做了十年期貨的老炒客是不是都很成功、很富有,尤其不知道他們的成功與富有是不是從盤麵上拚打出來的,但在精神上他們一定是富有的。我的十年炒客曆史如果用錢來衡量的話很失敗。用一個比喻不知恰不恰當:我是跟著紅軍一路從江西出發,走到瓦窯堡時還是個士兵,連個班長都沒有混上。常於夜深人靜時自問:失敗之人自有失敗之理,人說十年磨一鍵劍,為何你十年竟磨不出一把菜刀?

一個期貨市場的老妖精、老朋友說過一個例子,他說我看過一本書,書裏說人為什麽會成功,又為什麽會失敗,是因為每個人原本都有病,成功的人將病治好了,失敗的人沒有治好。推之於期貨投資,失敗的人都是病人,性格上的病、行為上的病、習慣上的病、思維上的病,隻有健康的人才會在期貨上贏錢,才會成功。淺顯但不失為精妙。很多毛病,隻能在不懈的堅持和學習過程中一一克服。我的失敗,源自努力不夠、運氣不夠。

期貨人的一生,注定是一個不斷努力、不斷堅持、不斷學習的一生,而且這種努力、堅持與學習還不一定能使你終生成功,也許走到人生的墓地你依然是一個失敗者。就象苦練了20年的運動員,永遠也沒能站在最高領獎台上一樣,遺憾但無需後悔,人生本來就是如此。善待自己,必須學會善待自己的成功與失敗,善待自己的努力與付出。

期貨投資,無非輸贏,人活一世,也就是為個輸贏,在輸贏的拚爭之中求個富貴榮華。戰爭的目的是為了更多的君王利益、國家利益、集團利益。仕途也好、經商也好,不就是為了一個贏字嗎?本質上講,期貨市場是一種沒有硝煙的戰場,隻是沒有血肉橫飛而已,其殘酷決不亞於戰爭,醉裏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無處覓硝煙,談笑間,乾坤已定。期貨市場的每一輪行情都會消滅無數個兄弟,其中包括主力莊家,隻有極少數人大贏。

進入期貨市場一定是為了贏利,就象打仗是為了勝利一樣。將軍是什麽?將軍一定是兵油子,幾十年上千次的出生入死、槍林彈雨、傷痕累累,才造就了一個將軍。將軍成名,萬骨成枯。期市如畫,但英雄折腰!

期貨投資高手的標準是什麽?一輪行情的輸贏說明不了任何問題。連續多少年都贏利、穩定的贏利才是正途。期市贏家,就是人生贏家,期市成敗,關乎人生成敗。人生無非輸贏二字,但人更應該學會善待輸贏。其他的行業不會給你這麽多的機會在有限的生命中去體會太多的成功與失敗,隻有期貨可以讓你在幾十年的人生經曆中體驗如此多的高峰與低穀,讓你有這麽多的機會去學習如何善待成功與失敗,如何善待你自己。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