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經滄海隨記

吾言吾所思,君聞君所願。【聲明】僅供交流之用,不作投資建議。
個人資料
牛經滄海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旋律的魅力

(2015-12-13 11:47:48) 下一個

【旋律的魅力】

大概是小學的時候或者是初中的寒假,聽說鄰村(生產大隊)要放《賣花姑娘》。那幾天特別勤快,總是超額做完各項家務。當天晚上才敢提出要去看電影。

我:媽,別人都去看。
媽:皮臉(方言意玩)管飯嗎?
我:不吃晚飯也成。
媽:反了你。

小夥們在門外轉了一圈又一圈,讓我十分著急並失去理智。真是反了。我趁媽忙活,溜出了去,與小夥伴們趟過冰冷的小河,翻山越嶺,克服無數恐懼,來到虹橋大隊。

交待一下,幾年前回國,鎮上當頭的同學請市裏當頭的同學及本人一起還去了虹橋農家樂品嚐了鮮魚餐,也就十幾分鍾車程。人小的時候覺得路途格外遙遠。加上那時候太陽一落山,漆黑漆黑的。沿途的任何風吹草動,都是一身冷汗。

總算趕到放影地點,也就是在打穀場立兩杆杆子扯一塊由放影員精心疊起的一塊銀幕。放影員那時候有很多傳說,在我們心目中聰明而且偉岸。我的一位同學小姑嫁得一位放影員,頓時引來無數圍觀。我也努力與他結交,居然獲得認可。我終始不知道該同學為何會接納我。

來到放影地點,人山人海。趕緊彎腰往裏鑽,發現並未耽誤什麽。放影員還未到哩!

回過神來,初冬的打穀場人頭攢動,高高掛起的電燈,在兩名青年踩著磨擦發電機,發出或明或暗的光亮。左等右盼,也不知多久,這時候才發現又冷又餓。

不知過了多久,人群激動起來了:放影員到了。原來那時候放電影是要等拷貝的。等啊等啊,天寒地凍,半夜已過,居然沒有人離開。一幹紅袖章盡職巡邏,以防忘我之心不死的階級敵人隨時破壞大好形勢。

回想起來,這次活動,對電影故事全無印象,隻記得恐懼,叛逆,饑餓,以及賣花姑娘的旋律。這個旋律證實我確實看過那部電影,有過叛逆的少年。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