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曾國藩主持的一次麵試

(2011-06-28 13:32:06) 下一個

作為清朝中興名臣的曾國藩,不僅有超人的權謀之術,而且深諳人術之道。

一次,李鴻章向恩師推薦了3個年輕人,希望他們能夠在老師的帳前效力。黃昏的時候,曾國藩剛剛回府邸,家人立刻迎了上來,低聲告訴曾國藩,李大人推薦的人已經在庭院裏等待多時了。曾國藩揮揮手,示意家人退下,自己則悄悄走了過去。

暗暗觀察這幾個人。隻見其中一個人不停地用眼睛觀察著房屋內的擺設,似乎在思考著什麽;另外一個年輕人則低著頭規規矩矩地站在庭院裏;剩下的那個年輕人相貌平庸,卻氣宇軒昂,背負雙手,仰頭看著天上的浮雲。曾國藩又觀察了一會兒,看雲的年輕人仍舊氣定神閑地在院子裏獨自欣賞美景,而另外兩個人已經頗有微詞。

曾國藩繼續觀察了一會兒,很快,曾國藩召見了這3個年輕人。交談中,曾國藩發現,不停打量自己客廳擺設的那個年輕人和自己談話最投機,自己的喜好習慣他似乎都早已熟悉,兩人相談甚歡。相形之下,另外兩個人的口才就不是那麽出眾了。不過,那個抬頭看雲的年輕人雖然口才一般,卻常常有驚人之談,對事對人都很有自己的看法,隻是說話過直,讓曾國藩有些尷尬。

談完話之後,3個年輕人紛紛起身告辭。曾國藩待他們離開之後,立刻吩咐手下對3個人安排職位。出人意料的是,曾國藩並沒有把和自己談得最投機的年輕人委以重任,而是讓他做了個有名無權的虛職;很少說話的那個年輕人則被派去管理錢糧馬草;最讓人驚奇的是,那個仰頭看雲,偶爾頂撞曾國藩的年輕人被派去軍前效力,他還再三叮囑下屬,這個年輕人要重點培養。

李鴻章對此安排頗不理解,曾國藩說出了用人的秘訣:第一個年輕人在庭院裏等待的時候,便用心打量大廳的擺設,剛才他與我說話的時候,明顯看得出來他對很多東西不甚精通,隻是投我所好罷了,而且他在背後發牢騷發得最厲害,見了我之後卻最恭敬,由此可見,此人表裏不一,善於鑽營,有才無德,不足托付大事;第二個年輕人遇事唯唯諾諾,謹小慎微,沉穩有餘,魄力不足,隻能做一個刀筆吏;最後一個年輕人,在庭院裏等待了那麽長的時間,卻不焦不躁,竟然還有心情仰觀浮雲,就這一份從容淡定便是少有的大將風度,更難能可貴的是,麵對顯貴他能不卑不亢地說出自己的想法而且很有見地,這是少有的人才啊!”曾國藩一席話說得眾人連連點頭稱是。“這個年輕人日後必成大器!不過,他性情耿直,很可能會招來口舌是非。”說完,曾國藩不由得一聲歎息。

那個仰頭看雲的年輕人沒有辜負曾國藩的厚望,在後來的一係列征戰中迅速脫穎而出,受到了軍政兩界的關注,並且因為戰功顯赫被冊封了爵位。不僅如此,他還在垂暮之年,毅然複出,率領台灣居民重創法國侵略軍,從而揚名中外。他便是台灣首任巡撫劉銘傳。不過,正如曾國藩所言,性情耿直的劉銘傳後來被小人中傷,黯然離開了。

就這樣一場麵試,從此三人命運迥已,著實讓人費解。如果從今天的角度看,哪個遇事唯唯諾諾,謹小慎微的人可能就是職場“小白兔”。缺乏突破和創造力。哪個口才出眾的人倒適合做市場開拓。當然後來的劉銘傳將軍大概就適合自己做老板了。可如果沒有德行就什麽也做不成。

常常有人說:麵試有時就是運氣。那隻能說明主考官不善識人。其實,往往是細節最能揭示一個人的性情和人品。很多時候,在職場總是能見到愛抱怨的人,還有遇到困難就互相推委,工作中出了差錯就滿世界找借口。如果從人性的角度看都是可以理解的。這樣的人其實也是自私的。眼界有多高,心胸就會有多寬廣。可人是社會的人,是要有承擔責任的勇氣。因為,今天的努力,甚至委屈都會成為明天成功的基礎。

性格決定命運似乎被好多人信奉。可像劉銘傳那樣性情的人如果搞市場就很難幹好。所以認識自己,找準方向是很重要的。上學的時候,老師就總是說做事先做人。原來,就是學會如何溝通,如何推銷自己等等不一而足。現在的商業培訓更是滿天飛。說穿了,就是研究如何搞定人,獲取最大利益。每每也能看到好多成功的企業家大談成功,完了也有驚世名言脫口而出。可依然是重視技巧。有時我總在想,誠實,善良,正直是我們從小從家庭到學校都時刻在灌輸的做人準則。可我們長大後,聽到的確是另一種做人的東西。可為什麽總要冠以道德的名義。曾認識一個阿裏爸爸的市場人員,我們在一起做市場培訓,他說:老板要求把這些培訓內容背下來。我很是費解。其實,培訓的內容就是要求市場人員以尊重為本。難道我們的素質裏還需要不斷強化尊重別人嗎?難道這不是基本的道德觀念嗎?難道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裏就沒有道德觀嗎?

有時想,現在的市場學就是在洞悉人性。遊刃於人性弱點的邊緣。可這些怎麽就是做人呢?有時候無私無欲就會不卑不亢,氣宇昂揚。可這又給人沒有親和力的感覺。因為老板明白,親和力就是金錢。做人嘛就不那麽重要了。其實,善於察言觀色,投其所好,阿諛逢迎似乎更像這個時代好多人的做人方式。也更能得到老板的器重。

曾國藩的識人是讓人歎服的,可我不知道他怎麽看性情剛烈的左宗棠,還有他的善於言辭的學生李鴻章。可我總覺得他的識人似乎和現在的老板還是很不相同。

人性是複雜的,好多人都是多重性格。但我想一顆善良的心,一股正義的力量,一句承諾的踐行。都是做人的根本。技巧再多,還是要誠實待人待事。

(網文)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