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秦良玉,中國正史中古代唯一的女將軍 身高1.86米(圖)

(2011-06-26 14:32:38) 下一個

長久以來,在民間流傳著許多古代巾幗英雄的故事,如花木蘭、平陽公主、樊梨花、楊門女將、梁紅玉等。但這些人要麽是民歌或演義中的人物,要麽就是其身份並非正式的將軍。數千年的中國曆史上,正式列入國家編製的女將軍,實際上隻有被明朝崇禎皇帝詩讚“鴛鴦袖時握兵符”的女將軍秦良玉。

《明史·秦良玉傳》說:“良玉為人饒膽智,善騎射,兼通詞翰,儀度嫻雅。而馭下嚴峻,每行軍發令,戎伍肅然。所部號‘白杆兵’,為遠近所憚。”秦良玉是曆史上唯一一位被《二十五史》載入將相列傳的女將軍,填補了正史將相列傳中長期以來無女性的曆史空白。

明神宗萬曆元年,苗族女子秦良玉出生在四川忠州城西樂天鎮郊的鳴玉溪邊,父親秦葵詩書持家,育有三男一女,良玉居於第三,上有哥哥秦邦屏、秦邦翰,下有弟弟秦民屏。父親教秦良玉詩書字畫之餘,也不忘苗家傳統,從小訓練她舞槍弄棒、騎馬射箭。

秦良玉少既有“執幹戈以衛社稷”之大誌,且稟賦超群,文翰得風流,兵劍諳神韻,老父秦葵曾憮然歎息道:“你哥哥和弟弟們都遠不及你,可惜孩兒你是女流,否則,日後定能封侯奪冠。”秦良玉氣吞山河地回答道:“使兒掌兵柄,夫人城、娘子軍不足道也。”

秦良玉是一個秀外慧中的女子,因此擇偶眼光非常高。當時,忠州紈絝子弟曹皋看上了秦良玉,被秦斷然拒絕,後來曹皋加害於她,以秦良玉支持抗稅鬥爭之名將其打入大牢。

出獄後,秦良玉在家中搞了一次比武招親,曹皋也來應征,自然不是對手。在這次招親中,秦良玉相中了石柱宣撫使馬千乘。馬千乘是名門之後,其先祖乃漢朝“馬革裹屍”的伏波將軍馬援。

萬曆二十年,剛滿20歲的秦良玉嫁給了馬千乘為妻。石柱也屬忠州,離秦良玉的娘家不遠,是一個以苗族人為主的郡縣,朝廷設置宣撫使統轄這些歸順了大明的苗人。宣撫使最重要的責任就是訓練兵馬,維護安定。夫唱婦隨,秦良玉一身文韜武略在這裏派上了用場,幾年時間,她就幫著丈夫訓練了一支驍勇善戰的“白杆兵”。婚後不久秦良玉生下一子,取名馬祥麟。

所謂“白杆兵”,就是以持白杆長矛為主的部隊,這種白杆長矛是秦良玉根據當地的地勢特點而創製的武器,它用結實的白木做成長杆,上配帶刃的鉤,下配堅硬的鐵環,作戰時,鉤可砍可拉,環則可作錘擊武器,必要時,數十杆長矛鉤環相接,便可作為越山攀牆的工具,懸崖峭壁瞬間可攀,非常適宜於山地作戰。馬千乘麾下的數千名白杆兵驍勇異常威震四方,確保了石柱的一方平安。

萬曆二十六年,播州宣撫使楊應龍勾結當地九個部落揭竿反叛,他們打家劫舍,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朝廷獲悉後,派遣李化龍總督四川、貴州、湖廣各路地方軍,合力進剿叛匪,馬千乘與秦良玉率領3000名白杆兵也在其中。由於白杆兵特殊的裝備和長期嚴格的山地訓練,因此在播州的戰爭中十分得心應手,經常給予叛軍出其不意的打擊,每戰必勝。

無奈之下,叛軍調集所有兵力,固守在播州城裏,城外則設下五道關卡,分別是鄧坎、桑木、烏江、河渡和婁山關,每道關卡上都有精兵防守,楊應龍欲據此頑抗。

平叛勢在必行。攻打鄧坎,是由秦良玉帶領500名白杆兵為主力。鄧坎守將楊朝棟見對方兵力單薄,便準備一舉吞滅,於是把手下 5000名精兵全部拉到陣地上,排下密密麻麻的陣式。秦良玉麵對十倍於己的敵軍毫不畏懼,騎一匹桃花馬,握一杆長槍,威風凜凜地殺入敵陣。隻見她左挑右砍,東突西衝,所過之處敵軍兵士紛紛殞命。敵軍潮水般湧向她把她層層包住,不料她越戰越勇,所向披靡,一邊砍殺周圍的敵兵,一邊慢慢向敵將楊朝棟靠攏。將到近前時,她一頓猛殺之後,忽地縱馬騰躍,還沒待四周的人看清,她已把楊朝棟抓在了自己的馬背上,右手揮舞著長矛,左手牢牢製住了敵將。眾敵兵見頭領被擒,頓時亂了陣腳,秦良玉的白杆兵乘勝追殺,殺得5000敵兵死的死,逃的逃,潰不成軍。

對秦良玉巾幗不讓須眉的英勇行為,大明總督李化龍大為歎異,命人打造一麵銀牌贈與時年26歲的秦良玉,上鐫“女中丈夫”四個大字,以示表彰。

攻下鄧坎後,剿匪大軍剩勇追寇,接著又順利地拿下了桑木、烏江、河渡三關,直達播州外圍的婁山關。婁山關是播州城外的一道天然屏障,山勢高峻險要,僅一條小路通過關口,可謂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地。婁山關由於道路狹窄,無法通過大批兵馬,隻宜智取,不宜強攻,秦良玉便幫丈夫定下了一個巧取的方案。這天淩晨,秦良玉與丈夫馬千乘雙騎並馳,沿正路攻向關口,隻見兩杆長矛上下翻飛,擋關的敵兵一一倒下,而後上的援兵也無法一擁而上。當秦良玉夫婦並肩血戰、而敵兵越聚越多時,幾千白杆軍突然從關口兩側包圍過來,敵兵猝不及防,紛紛作鳥獸散。攻下婁山關後,叛軍失去了護身符,剿匪大軍一鼓作氣,攻陷了叛軍據點播州城,楊應龍全家自焚而死,這場曠日持久的叛亂終於偃旗息鼓、灰飛煙滅了。

平叛後論功行賞時,石柱白杆兵戰功卓著,被列為川南路第一有功之軍,秦良玉初次參加大戰,立下汗馬功勞,除受到重獎外,“女將軍”的英名遠播四方,聞之者無不肅然起敬。

萬曆四十一年(1613年),秦良玉丈夫馬千乘死於獄中。《明史》記載說,石柱部民狀告馬千乘,明廷把他逮入雲陽獄,不久馬千乘病死其中。但他真正的死因,其實是北京萬曆帝派來的監稅太監丘乘雲向石柱索取賄賂,馬千乘自恃於朝廷有功,不予。這下可羞惱了丘公公,他指使手下捏造罪名,把馬千乘逮捕入獄,活活折磨而死,年僅41歲。

馬千乘冤死於獄中後,朝廷仍保留了他家石砫宣撫史的世襲職位。而這時馬家的繼承人馬祥麟年齡尚幼,朝廷鑒於秦良玉作戰有功,文武兼長,所以授命她繼任了丈夫的官職。

秦良玉毅然接過丈夫遺留下來的千斤重擔,來完成丈夫未竟的事業,繼續訓練白杆兵,管理石砫民眾,盡心盡力,盡職盡責。

明神宗萬曆末年,滿人崛起於東北的白山黑水之間,以努爾哈赤為汗,建立後金,公然叛明。明神宗調集八萬大軍征邊應敵,卻不料出師不利,八萬大軍幾乎全軍覆沒。

遼東情勢危急,直接威脅著大明之都北京城的安全。朝廷急調全國兵馬赴援,秦良玉此時已經46歲了,仍然親自率領3000名白杆兵,連同自己的哥哥、弟弟、兒子,日夜兼程北上衛邊,為國效力。

到了萬曆四十八年,秦良玉的白杆兵已與後金軍隊打了幾場硬仗,大大挫傷了後金兵的銳氣。這時,明神宗駕崩,明光宗繼位,光宗在位僅一個月就崩逝,又由明嘉宗登上了皇帝寶座。

前後幾個月時間,明廷頻繁易主。後金乘虛而進,攻占了沈陽,其氣焰十分囂張,秦良玉的大哥秦邦屏和弟弟秦民屏,為了搶回大明損失的國土,強渡渾河與後金兵激戰,無奈因寡不敵眾,秦邦屏戰死疆場,秦民屏身陷重圍。秦良玉聞訊後,親自率領百名白杆兵,渡河殺入重圍,拚死救出了弟弟,搶回了哥哥的屍體。其後,朝廷任命秦良玉為把守山海關的主將。

要塞山海關是東北通向內地的必經之路,後金軍屢次派重兵前來叩關挑戰,秦良玉都不為所激,隻命部下加固防守,終使清兵無法得逞。一次,秦良玉的兒子馬祥麟帶兵巡關時,被敵軍的流矢射中一目,他忍痛拔出箭鏃,援弓搭箭向遠處的敵人射去,連發三箭,射死三個敵人,後金將領大為震懼,從此不敢輕易再來山海關挑釁了。

短短的時間內遭遇了兄亡子傷,秦良玉悲痛欲絕、肝腸寸斷,於是上書皇帝,陳述了自家軍隊作戰及傷亡情況,明嘉宗深為感動,下詔賜予秦良玉二品官服,並封為誥命夫人,任命其子馬祥麟為指揮吏,追封秦邦屏為都督僉事,授秦民屏都司僉事之職,還重賞了白杆兵眾將士。

山海關戰事暫時平息了,於是秦良玉率部返回石柱。返回之時,正趕上永寧宣撫使奢崇明起兵叛亂,奢崇明的黨羽樊龍占據了重慶,聽說秦良玉帶兵回到了石柱,馬上派人攜金銀厚禮去與她聯絡,想請她共同舉兵;秦良玉大怒,當即斬了來使,火速發兵,溯江西上趕到重慶,出其不意地打敗了樊龍的部隊,攻占了重慶。緊接著,她又率兵直赴成都,徹底擊毀了叛軍勢力。朝廷聞報後,授秦良玉為都督僉事,並任命她為石柱總兵官。

當解除了成都之圍、秦良玉率領白杆兵騎馬進城時,成都的市民紛紛湧上街頭,扶老攜幼,爭睹女將軍的風采。這時秦良玉已是五十開外,幾十年的戎馬生涯,不但沒催她衰老,反而把她磨煉得愈加英姿颯爽。成都民眾將她視為神明,紛紛在她走過的路上焚香跪拜,表達了對這位女救星的無限崇敬之情。

數年之後,貴州水西一帶再起事端,有一個叫安邦彥的匪首,在這裏自立為羅甸王,招兵買馬,很快占據了貴陽以西的千裏之地。朝廷又詔命秦良玉率白杆軍入黔平亂,秦良玉雷厲風行,很快就消滅了安邦彥集團,但在這場戰爭中,秦良玉的弟弟秦民屏戰死了,秦良玉再一次遭受了痛失親人的打擊。

明天啟七年,明熹宗駕崩,熹宗之弟朱由檢繼承皇位,史稱明思宗,即崇禎皇帝。此時的後金,已經改國號為清。清兵趁朝廷改帝之機,由蒙古人作向導,從龍井關越過長城,直奔通州,京師形勢十分急迫。明朝廷再次詔天下諸軍鎮邊勤王。秦良玉接旨後,帶領她的白杆兵,日夜兼程趕往京師,並拿出自己的全部家產作為軍餉,以補朝廷因連年應戰而造成的軍需不足。

狹路相逢勇者勝。秦良玉的白杆兵與清兵在京師外圍相遇,還沒來得及安營紮寨,就開始了全麵進攻。年已55歲的秦良玉,手舞白杆長矛,鋒刃所過之處,清兵一敗塗地。所有白杆兵將士,無不以一當十,打得清兵望風披靡落荒而逃。很快,秦良玉接連收複了濼州、永平,解救了京城之圍。

北京圍解之後,崇禎皇帝大加感慨,特意在北京平台召見秦良玉,優詔褒美,賞賜彩幣羊酒,並誥封一品夫人,加封少保、掛鎮東將軍印。並賦詩四首以彰其功:

其一:學就西川八陣圖,鴛鴦袖裏握兵符。由來巾幗甘心受,何必將軍是丈夫。

其二:蜀錦征袍自裁成,桃花馬上請長纓。世間多少奇男子,誰肯沙場萬裏行!

其三:露宿風餐誓不辭,飲將鮮血代胭脂。凱歌馬上清平曲,不是昭君出塞時。

其四:憑將箕帚掃胡虜,一派歡聲動地呼。試看他年麟閣上,丹青先畫美人圖。

崇禎皇帝有生之年,享國日淺,遭逢多難,很少有閑情逸致吟詩作賦,除贈秦良玉詩外,僅有贈楊嗣昌的五絕傳世。如此之殊榮,足可見秦良玉之豐功偉績。

史載秦良玉率部進京後,“馭軍嚴,秋毫無犯”,“都人聞白杆兵至,聚觀者如堵,馬不能前。”如今北京宣武門一帶的四川營胡同,就是她北上勤王屯兵遺址(門上刻“蜀女界偉人秦少保駐兵遺址”十二大字)。

秦良玉不僅擅長帶兵打仗,而且十分注重軍需的生產。如今北京四川營胡同附近,還有十幾條“棉花胡同”,稱頭條、上二條、下二條等。這也與秦良玉有關。她在北京駐紮期間,曾令部下與女眷紡棉織布,故而附近的一些胡同就被後人呼之為“棉花胡同”。清代曾有人寫《四川營吊秦良玉駐兵遺址》一詩詠道:“金印夙傳三世將,繡旗爭認四川營。至今秋雨秋風夜,隱約鉦聲雜紡聲。”

後來,明末起義軍首領張獻忠進入四川一帶,燒殺擄掠。年過花甲的秦良玉再次披掛上陣,風采不減當年。她率領白杆兵,連戰連捷,解除太平之圍,扼反將羅汝才於巫山,斬叛帥東山虎於譚家坪,使張獻忠的軍隊在川地吃盡了苦頭。然而,由於川地屢經兵災,府庫空乏,損耗的兵力和糧餉無法補充;而起義軍勢力強大,潮水般湧進川蜀,在整個戰局上,官兵是無法取勝的。秦玉良萬般無奈,隻有退保石柱一地。麵對著無奈的戰局,英勇善戰的秦玉良也隻能哀歎“大廈將傾,一木難支”。

此時,北京城已被李自成所率領的義軍攻破,明思宗自縊於煤山,大明皇朝在風雨飄搖中終於壽終正寢。李自成入主京城,張獻忠則想牢牢控製住川蜀,以作為自己的根據地。張獻忠東征西戰,鐵蹄所至,幾乎囊括了全蜀,卻唯對石砫彈丸之地無可奈何。已68歲高齡的秦良玉,帶著她手下曆經百戰的白杆兵,不畏強暴,誓死抗拒。這時的石柱孤立無援,如同汪洋大海中的小舟,隨時都有被吞沒的危險。秦良玉對自己的部眾說道:“吾兄弟二人皆死王事,吾以一孱婦蒙國恩二十年,今不幸至此,其敢以餘年事逆賊哉!”並下令:“有從賊者,族無赦!”她從容不迫,分兵鎮守四境。張獻忠對四川各地土司都成功招降,卻“獨無敢至石柱者”。一直到張獻忠敗亡,他的起義軍終沒能踏入石柱半步。

清順治五年(1647年),端陽節過後,75歲的秦良玉在一次檢閱過白杆兵後,剛剛邁下桃花馬,便“身傾,遂歿”,無可奈何花落去,結束了她戰功赫赫的傳奇人生。

史載,當時四川久經戰亂,百姓十室九空,川東地方(石柱除外)僅剩數萬人,新建立的清朝廷最終不得不從湖廣大規模移民。而在秦良玉的保護下,石柱成為當時渝東人民遠離兵燹之苦的唯一樂土,附近豐都、忠縣、梁平、萬州等地民眾紛紛進入石柱避難,至清初戰亂初步結束,石柱人口不但沒有減少,還增加了近十萬人,與整個川東地區所剩人數形成對比。一代文豪郭沫若因此曾賦詩稱讚秦良玉是“石柱擎天一女豪”。

根據重慶有關部門對秦良玉所遺留下來的衣物等遺物測定,其身高約1米86左右。

後人寫過無數歌頌這位傳奇女傑的詩篇,而歌頌秦良玉最讓人感動的詩篇,當出自清末女英雄秋瑾。二人同為巾幗女兒身,英雄相惜,自然別有一番真味在詩中:

其一:古今爭傳女狀頭,誰說紅顏不封侯。馬家婦共沈家女,曾有威名振九州。

其二:執掌乾坤女土司,將軍才調絕塵姿。花刀帕首桃花馬,不愧名稱娘子師。

其三:莫重男兒薄女兒,平台詩句賜娥媚。吾驕得此添生色,始信英雄曾有此。

本文摘自:《曆史上那些牛人們》 作者:劉繼興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