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斯大林插手西安事變 毛澤東氣得不說話(圖)

(2011-06-22 16:02:04) 下一個


在給毛澤東拍發了那條神秘的密電之後,張學良召集了一個大約十來個高級將領的會議。他命令他們逮捕蔣的總參謀長;接管總督辦公室;解除警察和一個國民黨準軍事部隊----藍衣社的武裝;並占領機場。張的貼身警衛長,一名26歲的上尉,隨後帶領200人趕赴臨潼,上午5時,他在那裏領導了對蔣的住宅的突襲。總司令的衛隊抵抗了足夠長的時間,好讓蔣逃往避暑地後麵的那塊覆蓋著白雪的岩石山坡。兩個小時以後,他在一個狹小的山洞裏被找到了,隻穿著一件睡衣,冷得直哆嗦,在逃亡的極度驚慌之中失落了他的假牙,幾乎不能說話。伏在那位年輕上尉的背上,他從那個不算尊貴的藏身之地被帶出來,又坐上汽車被送進城裏。在那裏張學良為他所遭受到的淒慘待遇連聲道歉。向他保證他個人的安全,然後一再重複他自夏天以來一直在提出的要求:蔣改變他的政策,並抵抗日本。

共產黨人,包括領導人和士兵,都狂喜地接收了這個消息。當晚在一次群眾集會上,毛、朱德和周恩來要求審判蔣。“我們一時為之揚眉吐氣,”張國燾以後回憶說,“似乎一切都可迎刃而解。”?第二天早晨在政治局的一次會議上,朱德、張國燾和其餘大多數領導層的成員議論說,被俘的總司令應予處死。他不僅發動了一場殘酷的內戰,以一種可恥的綏靖政策背信棄義地勾結日本,通敵賣國,而且隻是在數日前他還最後拒絕了共產黨提出的一項和解,寧可繼續“剿匪”而不搞民族抗戰。在做總結時,毛宣布說,適當的過程應是,把蔣押上“人民的審判台”以公開揭露他的罪行。與此同時,一方麵應當做出艱苦的努力以爭取南京政府內左、中翼派別對一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支持,另一方麵也要防止國民黨右翼領導人以武力平息西安兵變的動向。

在那個周末的一係列電報中,黨的立場被傳達給張學良。毛和周恩來在電文中強調了紅軍保持與少帥行動的一致性,及他們的使西北成為未來抗日戰爭的大本營的決心。



西安事變解決後,毛澤東在機場歡迎身穿飛行服的周恩來

然而,幾乎就在同時,中共的計謀開始化解了。

張明確表示,他的目標不是懲罰蔣介石,而是如他在政變當日早晨通報南京政府的“致全國 電”中所說的,迫使他“補贖前愆”:

東北淪亡,時逾五載。國權淩夷、疆土日盛……凡屬國人,無不痛心… …蔣委員長受群小包圍,棄絕民眾,誤國咎深,學良等涕泣進諫,屢遭重斥。昨西安學生舉 行救國運動,竟嗾使警察槍殺愛國幼童,稍具人心,孰忍出此!學良等多年袍澤,不忍坐 視,因對介公作最後之諍諫,保其安全,促其反省。?這就意味著,一旦大元帥接受兵變者的要求,這些要求也反應了共產黨人一直在做的要 求----亦即,應擴大政府,包容所有愛國黨派的代表;應停止內戰;應恢複政治自 由; 未來的政策應根據“民族救亡”(即抵抗日本)----的原則,他就應當繼續作為國家領袖 。

在西安事變的緊要關頭,斯大林插手了----而且是以這樣一種不經意的沙文主義方式

同時,在南京,蔣的被拘押觸發了一場尖銳的鬥爭,一方是他的令人尊敬的妻子宋美齡所領導的他的擁戴者們,他們力促和平解決;另一方是軍政部長何應欽所領導的右翼與親日派領導人的鬆散聯盟,他們想要轟炸西安,實行大規模的征討。宋美齡略占上風,但是很明顯, 如果和平努力陷入泥潭,接下來的就會是軍事進攻。

因此,12月17日到周恩來經過一段從保安出發,騎在騾背上到延安,又是長時間的等待張派飛機來接,及至飛抵西安時為止,時局已經大變。南京的力量對比正朝著中共所不希望的方向轉變。審判蔣的主張開始顯得不那麽有吸引力。就在這個關頭,斯大林插手了----而且是以這樣一種不經意的沙文主義方式,對中共的利益采取如此輕蔑的態度,以至於毛氣得都說不出話來。遠非一次“革命事件”,這位蘇聯領導人提出,張的兵變是“另一次日本陰謀……[其]目的是阻撓中國的統一並破壞高漲中的抗日運動”。從表麵上看,這是一項魯莽的聲明,連國民黨都瞧著它很可笑。在一份抵達保安的時間與周恩來到達西安的時間相仿的電報中,共產國際總書記喬治?季米特洛夫對說張 的行動“客觀上損害”了反日團結是什麽意思做了解釋,並建議中國黨“爭取和平解決這一事件”。以後逐漸顯現出來的真正原因是,11月份,在毛不知就裏的情況下,斯大林決定做出新的嚐試爭取國民黨政府成為一個盟友,反對剛剛由日本和德國建立起來的反共產國際的協定,在莫斯科舉行了中蘇安全條約的談判。蔣的被捕使這一切化為疑雲。對斯大林來說,中共關心些什麽是不相幹的事:阻礙世界主要社會主義國家的高於一切的國家利益的任何事情,都是不能允許的。

莫斯科與中共領導層之間的摩擦很難說是新聞了。但是,在以前,責難的問題總是很微妙的。誰能夠肯定地說,莫斯科就不興犯什麽過錯,或者繼任的中國領導人就不會誤解了莫斯科的路線??1936年斯大林的諭旨可就不一樣了。蘇聯的絕對可靠與同誌情誼的神話給摔得粉碎。

他的調停更是十分難堪的,因為到最後,這次事件什麽也沒有改變。中共業已接受,無論張學良的姿態和南京方麵的發展如何,除尋求一項和平結果外,它無可選擇。斯大林下令的效果隻能是暗中動搖毛的地位,毀掉共產黨人在張學良眼中的可靠性,並且,至少在理論上,在蔣介石走向談判桌的動機上改觀頗多。

然而,到那時為止,事態已經發展出一種自身的動力來了。總司令本人已經清醒過來,主張調停了。22日,宋美齡與她的兄長宋子文也到了西安,與張和周恩來舉行會談。就像突然而起的那樣,這場風波也突然結束了。聖誕節那天,蔣飛回南京。少帥為顯示忠誠起見,也與他一起去了。

總司令被囚禁時緊閉著的大門後麵究竟發生了什麽?這可是見仁見智的事情了。

以後,共產黨人和國民黨人同樣聲明,西安事件是轉折點,是一個改變中國曆史進程的重要時刻。

在他隨後的公開聲明中,蔣堅持說他曾堅定地拒絕加入政治會談,也沒有簽署過任何東西。從技術上說,這是真實的。周恩來對毛說,談判是與宋氏兄妹進行的,但那隻是在他們就張學良的主要要求達成共識之後,在此之前總司令曾給予周一項口頭承諾,他會無保留地接受做出的決定。毛的判斷是,蔣依然曖昧和推托,因此沒有法子知道他是否會執行他現在否認所達成的協議,而且, 即使他這樣做,那也是在威逼之下做出的。第一個跡象與往常一樣糟糕。少帥這個犧牲品被 送上軍事法庭並被判十年監禁,又蒙特赦被軟禁在家中(從那時起直到五十多年以後在台灣過他的90歲生日時,他才重獲自由),而就是由於他的魯莽的舉動才使得協商成為可能。遠不如蔣所承諾的那樣向後轉,國民黨反而增派了援軍。在南京,壓力迫使他再進行一次征伐。張的軍隊開始建築防禦工事,並且在1937年1月,毛對紅軍說,必須“堅定地進行戰備”。兩個月以後,危機過去了。蔣和周恩來恢複了接觸,開始是間接的,然後是麵對麵的。但是盼望中的聯合戰線還是像以往那樣難以捉摸。在整個的春季和初夏,雙方還是就從紅軍應有的師的數目到他們的帽子上應該佩戴哪一種徽記這一類問題爭執不休。

以後,共產黨人和國民黨人同樣聲明,西安事件是轉折點,是一個改變中國曆史進程的重要時刻。毛在蔣獲釋後不久對政治局說,如果同國民黨的停戰付諸實施的話,那也不是因為總司令做過的承諾,而是“由於形勢使然,別無選擇”,這也許更接近真實。西安的事態隻是一種催化劑,而不是所涉問題的主導因素。直到7月7日,當日本軍隊占領距北京西南8公裏的、曾以中世紀意大利旅 行家馬可?波羅的名字命名過的盧溝橋附近的一個重要鐵路樞紐站時,太平洋戰爭也就此開 始了。

甚至到那時為止,總司令還是躊躇不前。日本人進攻一星期後,他還是不願意紅軍開赴前線。

在一封致中革軍委的電報中,毛提請注意:

不可讓蔣感覺到他被逼上了懸崖。我們的責任現在是鼓勵他邁出建立統一戰線的最後一步----這一點上可能還會出現問題。我們已經到了確定的時刻,這將決定我們國家的生存與否。現在到了蔣介石和國民黨必須全盤改變其政策的時候了。我們所做的一切必須與這條總路線相一致。

在他隨後的公開聲明中,蔣堅持說他曾堅定地拒絕加入政治會談,也沒有簽署過任何東西。從技術上說,這是真實的。周恩來對毛說,談判是與宋氏兄妹進行的,但那隻是在他們就張學良的主要要求達成共識之後,在此之前總司令曾給予周一項口頭承諾,他會無保留地接受做出的決定。毛的判斷是,蔣依然曖昧和推托,因此沒有法子知道他是否會執行他現在否認所達成的協議,而且, 即使他這樣做,那也是在威逼之下做出的。第一個跡象與往常一樣糟糕。少帥這個犧牲品被 送上軍事法庭並被判十年監禁,又蒙特赦被軟禁在家中(從那時起直到五十多年以後在台灣過他的90歲生日時,他才重獲自由),而就是由於他的魯莽的舉動才使得協商成為可能。遠不如蔣所承諾的那樣向後轉,國民黨反而增派了援軍。在南京,壓力迫使他再進行一次征伐。張的軍隊開始建築防禦工事,並且在1937年1月,毛對紅軍說,必須“堅定地進行戰備”。兩個月以後,危機過去了。蔣和周恩來恢複了接觸,開始是間接的,然後是麵對麵的。但是盼望中的聯合戰線還是像以往那樣難以捉摸。在整個的春季和初夏,雙方還是就從紅軍應有的師的數目到他們的帽子上應該佩戴哪一種徽記這一類問題爭執不休。

以後,共產黨人和國民黨人同樣聲明,西安事件是轉折點,是一個改變中國曆史進程的重要時刻。毛在蔣獲釋後不久對政治局說,如果同國民黨的停戰付諸實施的話,那也不是因為總司令做過的承諾,而是“由於形勢使然,別無選擇”,這也許更接近真實。西安的事態隻是一種催化劑,而不是所涉問題的主導因素。直到7月7日,當日本軍隊占領距北京西南8公裏的、曾以中世紀意大利旅 行家馬可?波羅的名字命名過的盧溝橋附近的一個重要鐵路樞紐站時,太平洋戰爭也就此開 始了。

甚至到那時為止,總司令還是躊躇不前。日本人進攻一星期後,他還是不願意紅軍開赴前線。

在一封致中革軍委的電報中,毛提請注意:

不可讓蔣感覺到他被逼上了懸崖。我們的責任現在是鼓勵他邁出建立統一戰線的最後一步----這一點上可能還會出現問題。我們已經到了確定的時刻,這將決定我們國家的生存與否。現在到了蔣介石和國民黨必須全盤改變其政策的時候了。我們所做的一切必須與這條總路線相一致。

(網文)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