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黃柳霜:首位闖蕩好萊塢的美麗華裔女明星(組圖)

(2011-06-14 15:17:25) 下一個

      在好萊塢的演講台上惟獨沒有黃柳霜這位好萊塢惟一的華裔女明星的身影! 黃柳霜為此十分失落。她確實想為報效祖國盡一份力!後來得知,恰恰是以蔣夫人為代表的“祖國”將她拒之門外。理由是,黃柳霜代表的是隻有洗衣店、餐館老板,黑幫和苦力組成的舊中國人形象。

黃柳霜(左二)與梅蘭芳等在倫敦合影。美國黑人歌唱家羅伯遜(左一)、熊式一教授(右三)、餘上沅(右一)

本文摘自:《檔案春秋》雜誌2006年第8期 作者:程乃珊 郭怡紅

2005年是好萊塢最受人膜拜的巨星——嘉寶百年壽辰。在她的家鄉瑞典和她成名地美國,都以各種形式紀念她。但是,正應了一句中國老話:同人不同命。2005年也是首位晉身好萊塢的華裔女星黃柳霜誕辰一百年,她與嘉寶一樣終身未嫁,未為人妻人母;與嘉寶一樣是以一個“外國人”的身份勇闖好萊塢。但是,當年嘉寶享盡“三千寵愛”於一身的榮耀,如日中天地被奉為女神時,這位勇闖好萊塢的華裔女子卻是一世生活在嘲諷、不被理解的孤寂中。盛名之下,她隻是被好萊塢作為一道奇特的東方風情而從未被重視過,同時又被她在中國的同胞嘲諷和挖苦!在她百年壽誕之時仍顯冷清寂寞!

一頭烏黑濃厚的“清水掛麵”齊頸短發,厚厚的額發直垂在一對睥睨著的神秘的單眼皮黑眼睛之上,高高的顴骨濃裝豔抹,再配兩片嫣紅的飽滿的嘴唇——這曾經一度為西方世界驚為天人的東方美女,中國娃娃的經典造型,是由黃柳霜首創的。

憑心而論,那種冷豔,還有那柔中帶剛的骨感線條,仍顯那麽現代,恰恰吻合新世紀推崇的簡約與冷色。在這張中國娃娃的麵具上,東方與西方的美學觀風雲際會。雖然最終屈從於西方男人的審美觀的強權之下,但那已經混血了的東方神韻(包括扁鼻子黃皮膚黑頭發這些硬件),卻也因此凝閃著一抹豔麗的光華,像在一幅原先模糊的平淡的畫麵上,重重勾勒了流麗的幾筆。頓時,一切就生動起來。中國娃娃的銀幕造型,就此一錘定音!從此,直到上世紀60年代由關南施扮演的香港吧女女主角的“蘇絲黃”,到80年代陳衝的“大班”,乃至90年代的“大紅燈籠高高掛”的鞏俐,至今天的章子怡,這幾個廣受西方世界歡迎的女主角的造型,八九不離十的,總也脫不了這樣的中國娃娃造型基礎。

然而,因為過去大家都知道的原因,加上上世紀初美國社會對華人實施的種族藩籬和極度歧視,再加上偏狹的民族主義心理,這位晉身好萊塢的中華第一女星為好萊塢電影所作的貢獻,被有意無意地淹沒和過濾掉了。在中國電影問世的百年紀念之際,在黃柳霜的百年誕辰之際,我們應該還她一個應有的桂冠。

一、出生唐人街的第三代華人,洗衣工的女兒

1905年1月3日,黃柳霜出生在洛杉磯唐人街的花街,為一黃姓華人移民的第三代,英文名字叫ANNA。

黃家祖籍廣東台山,赴美的第一代當為黃柳霜的祖父,可謂最早一代來加州淘金的華工。華工在當地的地位,為底層的底層,比墨西哥人和黑人都差!好在中國人曆來刻苦勤勞,任勞任怨。到了第二代黃柳霜的父親黃善興,已可在唐人街開一間洗衣鋪來維持生計。如同唐人街所有的華人一樣,他們一輩子守住唐人街,遊離在白人社會之外,與眾台山老鄉自成一體,在唐人街過著清貧單調的生活,恪守著隨遇而安的中國古訓過日子,和所有中國人一樣重視子女教育。

黃柳霜的家庭是非常傳統的。其實,在海外處於弱勢地位的華人家庭,為了保護自己在異國他鄉的那麽點起碼尊嚴和文化,往往會加倍地珍惜和維護傳統文化。要知道,那是他們的精神支柱。

小ANNA和姐姐在學校裏常會受到白人同學的欺侮。他們常常要故意扯她們的小辮子為樂。坐在黃柳霜後麵的一個男生常用別針紮她,想試試中國人有沒有“痛”的感覺。在上世紀初,中國人在美國,仍會被渲染成未開化的神神怪怪的人種。為此,小黃柳霜隻能層層穿上六件衣服來抵抗這個男生的惡作劇。當姐妹回家向父親哭訴時,父親就會摟著她們,向她們講述中國悠久的曆史文化:大禹治水、嶽飛抗金、屈原投江……以激勵她們,做個中國人,是多麽值得驕傲!父親坦白告訴她們,中國人在美國過日子實在不容易,隻有靠自己辛勤努力,自強不息。

筆者一直想更多一點了解這位第二代華人黃柳霜的父親,可惜有關他的記載太少了。也是的,一個唐人街上的洗衣工,有誰會記住他呢?哪怕他生了個好萊塢明星女兒,但連他的女兒,因為是華人,都未得到應有的重視和公正評價,更遑論她的洗衣工老爸。想來這個第二代華人也不會有太多的文化,但他的根的歸屬感卻是如此強烈。令我們感動。

後來,為了免於女兒們常在學校受欺侮,父親才將她們從白人學校轉到唐人街的中國學校。可憐天下父母心。想來,他原本是為了讓女兒們少受些委屈進白人學校。不料,主流社會卻拒絕有色人種的融人。 黃家有八個孩子,小ANNA排行第二。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她應是乖巧、伶俐可愛的。所以常會得到小費。那次,她很幸運得到一筆可觀的小費,她用它去看了第一場電影。

這第一場電影不僅為她引來唐人街外的花花綠綠的世界,也從此完全改變了她的生活。

唐人街,在當時的美國人眼中,是神秘不可理解,充滿異國情調,很能滿足西方人獵奇心理。所以早期的好萊塢電影往往會特地到唐人街取外景。每每此時,小ANNA就會去街頭拍片現場看熱鬧,回家後就把自己關在房間,對鏡模仿著演員的臉部表情自我欣賞,自我陶醉。很快,拍片現場上,小ANNA已成常客。連拍攝人員都注意到這個漂亮的好發問的中國娃娃。他們稱她為C.C.C(CuriousChi-neseChild:好奇的中國娃娃)。

從此,她對拍電影入了迷,回家後把自己小床當舞台,洋娃娃作演員。自己一個人關在屋子裏自導自演,或者對著鏡子模仿演員各種悲、喜、驚等表情,自得其樂!

那年,她才9歲!

黃柳霜在《上海特快車》的劇照。她的一雙纖手,在好萊塢被公認為“第一美手”

二、在美國文化與狹隘的民族文化夾縫中傷痕累累

1919年她14歲,終於等到上鏡的機會。盡管那是《紅燈籠》中一個無名的小角色,但無論如何,這個角色打開了她通往好萊塢的大門。

好萊塢的導演們,從此對這個中國娃娃有了印象,有需要時就一定會叫她,雖然這些角色都是無名的群眾角色,連名字都上不了,但她無所謂,隻要站在水銀燈下,她就心滿意足。

兩年後,她16歲。那應是女明星最美好年華的開始,但她的中國娃娃臉仍被淹沒在成百上千的群眾角色之中。

1921年,她終於爭取到在電影《人生》(Bits。fLife,1921)中與當時的好萊塢大牌男明星LonChaneySrt拍檔演對手戲。在戲中,她飾演他的妻子。皇天不負有心人,她的表演天賦令她的嬌美的“清湯掛麵”濃妝豔抹的中國娃娃的造型開始不斷出現在電影雜誌上,黃柳霜這個名字,也開始引起人們的關注。甚至有美國影評人半真半假地以酸溜溜的題目《黃禍!中國入侵影屏》為題發表文章,對這位華人好萊塢明星的出現表示一種既驚奇又不服甚至還有點妒嫉的複雜心態。

17歲,黃柳霜出演了好萊塢首部彩色電影《海逝》(TheToll。{theSea),她飾演中國少女蓮花。這部電影有蝴蝶夫人式的故事情節,講的是那司空常見的東西方戀人的愛情悲劇:她救起了落水的英俊的美國人,兩人相愛了並生下一子,但美國人還是拗不過多重壓力離她而去。蓮花最後投水自盡。黃柳霜以東方女性特有的生動細膩又含蓄的肢體語言演活了蓮花這樣一個無力與社會抗爭的中國娃娃。

隻17歲的黃柳霜或者自身對中國女人所受的壓抑與委屈有太多的感受。楚楚動人的她獲得好評如潮,甚至搶奪了男主角的風頭,連那些一貫持種族歧視有色眼鏡的影評人,都對黃柳霜的演技大為讚賞。該片在日本上映後,連日本影評人也稱,還沒有一位日本女演員能超過這位華人女演員的演技。

後來,黃柳霜在回憶該片拍攝時表示,她當時其實沒有掌握多少演技,隻是用她自己對中國文化的了解,中國服飾元素的運用和中國人特有的表達情感的方式去演繹這個角色,從而形成了黃柳霜在表演上的獨特風格。廿年後的上海灘兩棲明星,有一代妖姬之稱的白光和小野貓之稱的李麗華,在化妝造型和表演上頗有黃柳霜的餘韻。可見她的表演風格對後來的中國女明星在藝術上的影響之深。 《海逝》的成功,令黃柳霜又獲得了一次機會,在《巴格達竊賊》(TheThiefdBagdad)中演一個漂亮的蒙古女奴。在該片劇照中,我們看到中國娃娃麵具上直垂眉心的厚重額發的經典發式,一對黑亮的單眼皮大眼睛充滿恐懼,配著鮮豔的輪廓分明的豐厚雙唇,赤裸背部,一條毒蛇正在添抿著她豐腴的大腿。與其說是情節所需的一個鏡頭,不如說是美國導演按西方人胃口精心設計的一個東方式的性感大特寫。果然,這個東方娃娃的香豔鏡頭,令觀眾嘩然。後來被印成電影海報傳遍歐美和亞洲各地戰巴格達竊賊》票房十分成功,成為當年好萊塢最賣座韻片子之一。黃柳霜也隨之名聲大噪,甚至成了電影雜誌的封麵女郎。

女兒一舉成名,她的洗衣工父親並不開心,當女兒決定投身電影圈時,他就竭力反對。中國古訓“好男不當兵,好女不唱戲”。在一個世紀前,或許他是對的。這位唐人街的洗衣工很有先見之明。早在女兒用午餐的錢去看電影時就告誡過她:不要做明星夢了!好萊塢拍攝的中國題材片子本來就有限。一個又窮又沒背景的華裔女孩子想走這條路更不會有前途。母親也反對她拍電影。她深信流傳在中國人中的一種說法:攝影機會把人的靈魂擄去。事實上,她早就發現,女兒的魂已給它搞得失魂落魄了!

三、她別無選擇,成為美國種族歧視的替罪羊

20歲不到,黃柳霜已參加了十幾部好萊塢片的拍攝。她美豔的中國娃娃形象和成熟的演技,或者還得拜謝當時的默片時代對她的英語要求不太嚴格。她可以講已是大紅大紫,但是,她在好萊塢影業的最大成就,僅僅隻是她在銀幕上首創了美輪美奐的中國娃娃形象。有如當時的華人永遠無法進入美國主流社會一樣,大紅大紫的黃柳霜也從來沒有出演女主角的機會。還有,她沒有機會接到一個好的劇本。

黃柳霜的從影生涯,不幸正值美國社會種族偏見最強烈的時代。在美國人眼中,華人就是愚昧、麻木、尚未開化的劣等民族,所以在好萊塢片中都把華人描寫為強盜毒販、殺人放火、野蠻無理、狡猾殘暴。影片中的華裔女性不是妓女就是女奴,唯唯諾諾屈從於命運和男人的淫威。

黃柳霜作為好萊塢第一個華人女明星,如果堅持要在好萊塢占一席之地,就隻能屈從於按西方人的觀念塑造出的中國娃娃概念:豔麗暴露,軟弱及充滿屈辱感。

這樣的既定角色非但阻礙了她在演技上的進展,更給她帶來來自華人社會的眾多譴責和負麵評價,令她成為美國國會1882年通過的《排華法案》的替罪羊。這對她是不公平的。這也是為什麽至今人們對她作為華人第一好萊塢女演員的功績甚少提起,甚至在對無聲電影時代的回顧中,都極少為她記上一筆的原因!連同為炎黃子孫的她的同胞,也對她曲解。曾有一位華裔影評人如此評述黃柳霜的演出:“我看見黃柳霜在一群半裸的女人中扭著臀部,除此之外,就再沒任何演技可言。”其實所謂的半裸,隻是露露大腿而已。這在好萊塢片中純屬家常便飯,但對中國女演員,似乎就已為淫蕩之舉。而來自中國當時的國民黨政府、影評人和觀眾,更把她視為以性感引誘西方人的低賤東方女性的代表。她出演的電影在中國遭到禁映。

其實,黃柳霜是啞子吃黃連,有苦講不出!麵對強硬的種族歧視,她扮演的充滿屈辱感的中國女子在每部電影中的結局總是死亡!以致當1936年黃柳霜回到中國探訪家人時,中國媒體曾如此譏諷她——她的墓誌銘上應該寫上:這是她一千次的死亡!一名上海記者更是直截了當地問她:“為什麽要演這麽多屈辱的東方女性。”黃柳霜的臉一下子紅了。她回答道:“那不是我的選擇。即使我不演,也會有其他演員去演。而我會失去僅有的那一點‘中國人演中國人’的機會!”

她講的是真心話!

黃柳霜可謂生不逢時!說過了,先驅者總是寂寞的、孤獨的和不被理解的!好萊塢的種族歧視,令黃柳霜深感挫折。1928年她毅然離開了好萊塢到歐洲發展。

她在德國拍的影片《歌》(Song),給予黃柳霜前所未有的發揮空間,令她的知名度又大大提升了一步1 1929年她主演的《唐人街繁華夢》,是她那個時期的代表作。為影片的宣傳,她常到英國、法國等歐洲國家旅行,從小的明星夢終於實現了!印有她劇照的明信片在全球廣為發行。她的東方娃娃情韻——清湯掛麵式的直發配猩紅的嘴唇,高聳的頰骨被視為富有東方情調的現代女性的代表。她的發型、化妝和服飾被英國少女們爭相模仿。直到上世紀50年代由伊麗莎白·泰勒出演的《埃及豔後》那一頭發式,我們仍會發現與當年黃柳霜的發式十分神似!

她在歐洲呆了三年。在這期間她學會了英國上層社會的英語,還能操流利的德語和法語,且略通意大利語和希伯萊語。

在上世紀的廿年代和卅年代初,連中國摩登之都上海的現代女性,或許都沒有黃柳霜這樣的眼界和外語能力及隻身周遊歐洲的魄力。作為來自唐人街的洗衣女,黃柳霜的成就,應當是十分難得的,隻可惜,人們曲解了她!

旅歐三年後,不知出於什麽原因——舍不下好萊塢夢工場的誘惑?感情?家庭?反正她又重回美國,回到好萊塢。同年,她參加百老匯舞台劇《OntheSpot(閃光)》的演出。演出的成功說明她同樣具備舞台劇的表演才能。《紐約時報》稱她為“不可思議的純情玉女”。在歐洲得到的盛名,令她得以與日裔男演員共同擔當《龍的女兒》的主演。但祖國的同胞仍不理解她。當年的天津電影雜誌對她的表演仍大加指責:“派拉蒙又用黃柳霜的妓女形象來羞辱我們中國人了!”

1932年首部以上海為背景的好萊塢片《大飯店》拍攝完畢上映,以華人身份出演片中第二女主角的黃柳霜名字在上海海報上給隱去,她的劇照也未能在海報上出現。

她的從影生涯受到的最大打擊,莫過於在據賽珍珠的《大地》改編的電影《大地》中的落選。她太鍾情於劇中兩個女性的重要角色,也盡了最大努力去爭取。為了票房,為了維護大美國形象,她的期望最終還是落空了!說來荒唐,這兩個中國女性的角色卻由白人去演。而她落選的原因則是:“她太東方”了!那是在1936年,她30歲那一年。對一個女演員,這是一個不再有太多期待的年齡了1

1937年,出演《大地》女主角的瑞娜憑此片獲奧斯卡獎。如果黃柳霜當年爭得這個機會,以中國女人之身演中 國女人,或許,也會給奧斯卡獎創造一個傳奇!

可憐的黃柳霜,盛名之下仍夾在美國強硬的種族歧視和華人高亢的民族主義夾縫之間。一個弱女子,欲為自己開辟一個小小的施展自己的舞台,談何容易!憑她的才華,她的聰穎,以好萊塢首位華裔女演員的身份,原本可創造出一台驚天動地的傳奇卻不得不早夭在眩目的水銀燈下。這樣的結局不免令人唏噓不已!



劇照



黃柳霜(中)

四、上海張開雙臂歡迎她

因《大地》而“受傷”後,黃柳霜遠渡太平洋來到中國探望已從美國回台山老家定居的家人。故鄉之行令她很激動,特別是在上海,她受到了熱烈的歡迎,連帶那些一向指責她的媒體,或許也被她亮麗的外形和誠懇的遊子情所感動,對她十分友好。這樣的歡迎令她感動萬分。她動情地說:“當我在德國受到影迷歡迎時,作為在場的惟一的一個中國人,我被一股強烈的孤獨感所淹沒!能與廣大上海同胞在一起,是我盼望已久的一天!”

在上海、香港,她得到當時影後胡蝶和京劇大師梅蘭芳等的熱情款待。畢竟,老百姓、同胞、藝術同行,是理解她的。上海作為有“東方巴黎”之稱的矗立在亞洲的第一大都會,在卅年代時,思想文藝創作已是十分活躍,具備海納百川廣博胸懷的大上海撫慰了這位遍休鱗傷的好萊塢第一位中國女明星。當年的《良友》畫報將她的像作封麵,並對她作了專訪,充分肯定她晉身好萊塢中華第一女星的成就。 這次尋根之旅對黃柳霜意義非凡,增強了她對自己身份的認同感,令她從長期的遊離於中西方文化之間的飄忽所帶來的困惑中解脫出來。

“我真希望我生在中國!”她由衷地說。在給美國友人的信中她寫道:“雖然中國對我來講是個陌生的國度。不過,我終於回家了! ”

她也多次表達要學習中文和中國戲曲,了解中國文化和曆史的願望。這次尋根之旅,喚醒了她流淌在血液中的愛國之情。

山於父親從小的教育,黃柳霜長在美國,但對中國深情難忘、在她打算回國探親前,她開始惡補國語(她隻會講廣東活)。應該講她極有語言天賦,當年為拍一部德語片,她僅花四個月功夫就可以用德語對白了。掌握了普通話,她交了好多中國朋友,包括一代戲劇大師梅蘭芳,還有影後胡蝶。

一路上她遊覽了上海、南京、漢口、天津、北平等地。購買了大量有濃鬱中國風情的物品包括旗袍、繡花椅套等。

特別是上海令她流連忘返,在百代唱片公司,她選購了38張京劇唱片,其中有梅蘭芳的“王寶釧”、“汾河灣”,程硯秋的“回龍閣”……她深感中國京劇博大精深,表演精湛,十分值得電影界人士借鑒。說起來,早在1930年梅蘭芳一行赴美演出時,黃柳霜就已竭盡地主之誼,陪伴在側,盛情招待。

五、愛國抗日,可惜蔣夫人不愛她

就在黃柳霜探親回美國後不久,抗戰爆發:她心憂如焚。在電影界的宴會上,在慈善機構的集會上,她多次發表演說,呼籲美國人民積極支持中國抗戰,並將自己在中國選購的眾多珠寶首飾拿出來義賣,並將所得義款一分不留,於1939年匯回中國支持抗戰。

1942年到1943年,正值宋美齡訪問美國。在美國國會發表了那篇著名的演講,宣傳中國抗日,引起美國各界巨大轟動。在影都好萊塢,宋美齡也不失時機對三萬聽眾演講,令美國人對中國、中國人和中國婦女有客觀的了解。

在好萊塢的演講台上,許多著名影星眾星托月般簇擁在蔣夫人左右,惟獨沒有黃柳霜這位好萊塢惟一的華裔女明星的身影!

黃柳霜為此十分失落。她確實想為報效祖國盡一份力!後來得知,恰恰是以蔣夫人為代表的“祖國”將她拒之門外。理由是,黃柳霜代表的是隻有洗衣店、餐館老板,黑幫和苦力組成的舊中國人形象。中國還有大批受過良好教育的精英,他們才能代表新中國人形象。

蔣夫人其實太文過飾非了。在哀殍遍地的中國,國力衰弱,僅靠寥寥幾個精英,要改變中國人形象談何容易!黃柳霜再一次擔當了替罪羊的角色!

六、燈外孤獨的身影

黃柳霜的名字本身就帶著濃厚的悲劇色彩:楊柳惟有在春光明媚之下才會抽芽飄揚,可惜她是經過霜打的楊柳,無論自身如何努力,都難熬那個結滿寒霜的隆冬。她的私人生活和事業一樣,同樣充滿障礙,事事都不如意。

嘉寶有幸遇到貴人,著名導演莫裏斯·斯蒂勒,並在嘉寶身上傾注他所有的感情,嗬護備至;黃柳霜卻從來沒有這樣的福氣。嘉寶終身不嫁的原因成了一道永遠解不開的謎,然而黃柳霜卻是想嫁人,夢想著有一道堅實的肩膀終身依靠著,但命運沒有給她那樣的福分和機會!

她的獨立進展的個性,令她在自己家庭中也很難得到理解和支持。父親潛移默化的傳統教育,令成名後的她仍與家人住在一起。她十分注重家庭和親情。當年每周150美元的高薪,令她成為家庭的支天大梁。全家八兄弟姐妹,除了她,其他都受過高等教育,是她負擔了手足的教育費用,令他們終於能夠走出唐人街成為蔣夫人眼中受過良好教育的新華人,而她自己,隻能忍辱負重地在銀幕上扮演唐人街上的舊華人角色。

作為美國早期的第三代華人,自我身份的認同和文化的歸屬一直令她十分困惑。美國白人視她為中國人,中國本土入視她為忘了祖宗的離經叛眾的“蕃入”。事實上,她是美國生美國長的華裔。這種身份的不確認和東西文化的遊離,令她的愛情生活也充滿了苦澀!

當她在好萊塢嶄露頭角時,父親為阻斷她的明星夢——這個聰明的華工第二代早就看出女兒這條明星路上埋伏的定時炸彈——想為她找個婆家早早將她嫁出去而安於相夫教子。已見識了唐人街外的世界的黃柳霜當然不肯遵循中國女子千年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訓則。但是,她的明星身份,給她的婚戀也帶來很多困難。

當時美國華人分兩大類——唐人街和留美定居下來的精英華人。前者大多傳統節儉保守本分,且文化程度低,就算黃柳霜不嫌棄他們,他們也不敢冒險娶這樣一個拍電影的女子;後者多為專業人士,已打入白人主流社會,這些中西文化貫融的專業人士其實很合適黃柳霜的心懷,但他們往往是看不上黃柳霜這樣的女人的。再講她的獨立個性和強烈的事業心,連她自己都十分擔心婚姻會阻礙她的發展。在她的內心深處,鎖定的婚戀目標還是白人男性。

她的初戀對象就是一個年紀大她兩倍的足可以做她父親的白人。他是電影製片人米奇·尼蘭MicheyNeilan,圈內出名的花花公子,成天沉迷於party,交女友。當時他每部電影的酬金已達12萬5千美元,卻常常一到手就花了精光!情竇初開的黃柳霜哪經得住這個情場老手的追擊?與他很快墜人愛河。兩人感情迅速發展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且計劃去墨西哥完婚(因當時加州法律,華裔女子不能與白人通婚),但最後尼蘭還是離開了她。原因還是加州法律,白人不能與華人女子通婚。想來這或者隻是他感情厭倦的借口了。於是,銀幕外的黃柳霜重複了她在銀幕上扮演的華裔女子的愛情悲劇。

這次無情的傷害狠狠打擊了黃柳霜。她這一生,始終沒找到幸福的感情生活。

從1950年代開始,她大約四十幾歲時,已基本上很少拍片,最多參與一些電視節目的製作。

1960年她有次機會可在電影中出演主要角色,卻因長期酗酒患有嚴重肝硬化而未果。1961年,這位亮麗、,為電影事業心力交瘁的好萊塢第一華人女演員在洛杉磯家中病故,終年56歲!

她去世後,好萊塢的華人女演員有一段時期的空白,隨後才有了盧燕、陳衝等。即使在今天,能晉身好萊塢擔綱的華裔演員仍是屈指可數。但是電影才發明了十幾年時,黃柳霜卻敢衝破桎梏投身好萊塢是十分前衛的新女性行為。而且作為無聲電影時代好萊塢第一位,也是惟一的一位華裔女星,黃柳霜對好萊塢的貢獻,應該是獨特的。

黃柳霜誕辰與中國電影的問世是同齡的。今天我們在紀念電影百年之際,理應還黃柳霜一個公正清白的評價。

這位好萊塢首位華人女明星的影片最近再次在世界引起關注。她1929年出演的《唐人街繁華夢》在湮沒多年後,拷貝最近在英國演藝學院修複後重新麵世,再現風華。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和洛杉磯影藝學院也在今年(2006年)1月同時舉辦了黃柳霜電影回顧展。有關她生平的兩部紀錄片和英文傳奇也會在近期問世,以慰這位受盡委屈的華人新女性。
 
(作者:程乃珊 郭怡紅)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