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外賓偷拿九龍杯 周恩來巧計智取收回(圖)

(2011-05-30 15:27:51) 下一個



1971年春,上海市的一次外事活動中發生了一起“九龍杯失竊案”。有關部門在周恩來總理的親自指導下,終於查清了“九龍杯”失竊真相,使“九龍杯”完璧歸趙,避免了國家寶貴財產的損失。

絕品“九龍杯”舉世而無雙

在中國眾多舉世聞名的古文物中,最多也最珍貴的是瓷器,它是中國悠久曆史的一種象征。所以,我國從官方到民間大大小小的宴席酒筵,所用的餐具多數是瓷器。

我國的瓷器濫觴於商代,成熟時期則為東漢,至宋代,瓷器生產發展到了一個嶄新的階段,後來再也沒有產生過宋代那種在工藝、造型、釉色和裝飾方麵所達到過的藝術精品。在宋代的瓷器中,以“汝、官、定、鈞、哥”五大窯的產品為最佳,被譽為“五大古窯”的“絕世名瓷”。

五大名窯中,又以汝窯品位為最高。汝窯又稱汝官窯,是宋代專門燒造宮廷用瓷器的製作工場。由於汝窯為北宋宮廷燒製瓷器的時間很短,所以傳世極少,到南宋時已有“近尤難得”之歎,流傳至今的為數極微,不足百件,僅存於世界幾個著名博物館和極少數收藏家手中,彌足珍貴。自南宋以來,許多工匠都試圖仿製汝窯瓷器,但並無成功的記錄。

1958年“大躍進”時,景德鎮有一位古瓷專家經過無數次的試驗,成功燒製出一件接近於汝窯瓷器的珍品。因為他在“大鳴大放”時有過一些“有問題”的言論,被視為異己分子,所以他的成果並未引起當地的重視。但是,上海有人聽到消息後卻大感興趣,上海市委交際處經請示有關領導同意,火速趕往江西,直接向這位專家定製了一套36隻“九龍杯”。“九龍杯”剛剛交貨,專家就在一次車禍中不幸喪生。因此,這套“九龍杯”可謂舉世無雙、獨一無二。

“九龍杯”的杯身上鐫有9條繚繞於雲山霧海間的金龍,動作有別,神采各異。其中最大的一條將一半軀體伸於杯內,口含金珠,鱗光耀目。斟酒入杯,隻見金珠在龍口中閃閃滾動,引人嘖嘖稱奇。

若問每隻“九龍杯”的價值,那又是一個有趣的話題。目前已經無法知曉30多年前上海市委交際處購買這套“九龍杯”的價錢了,但有一個數據可供參考: 1978年,景德鎮曾在古陶瓷專家和古玩商的讚助下,做出一件仿明代官窯綠龍盤,在香港賣了50萬港幣。以此類推,“九龍杯”的價值便可想而知了!


宴席才收場不見“九龍杯”

1971年3月25日下午,一架波音飛機從北京飛抵上海,這是為羅馬尼亞國家首腦、共產黨總書記、國務委員會主席齊奧塞斯庫即將進行訪華活動打前站的一個工作小組,總共27人。他們的具體任務是對齊奧塞斯庫訪問上海期間的食宿、交通、安全、醫療、通訊、應急事宜處置等,做全方位的瞭解和安排。

當晚7點鍾,該工作組的27名外賓在衡山俱樂部品嚐到了他們稱為“出生以來所吃到的世界上最美味的菜肴”,一頓甚為豐盛的宴席。

不料,席間竟出了一樁絕對意想不到的事情:一隻珍貴的“九龍杯”失蹤了。

為接待貴客齊奧塞斯庫,自然是要拿出“九龍杯”來用的,但我們認為好的東西,外國人不一定叫好,也許有的還犯了他們的忌諱。所以,上海市委指示先將“九龍杯”拿出來讓齊奧塞斯庫的前站人員試著用用看。

這一試用,使得該國專家們為豐盛菜肴傾倒的同時,也對各自手中的那個精美絕倫的酒杯發出驚歎:“Decant!Decant……”中方陪同人員懸著的“犯忌”的心終安放下了。

“Decant”是倒注或傾注的意思,讀音有點像漢語“底看的”,也就是“看底的”或“看到底部的”。“九龍杯”像一般茶杯大小,通體雪白,看不出任何痕跡,惟有把酒往杯子裏傾注,才能看到杯壁和杯底上有九條金色的小龍,似在飛舞,似在遊戲……

很多外國友人不相信,他們把“九龍杯”中的酒回注到碗裏檢查,又把杯子顛倒過來看底部,仍然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也有的外賓反複地把“九龍杯”注滿酒,又反複倒出去,上上下下、裏裏外外地看,總是嘀咕著“Decant”“Decant”,一直未看出名堂。

卻不料,宴席散場後,突然發現有一隻“九龍杯”不翼而飛。那天晚間,衡山俱樂部的總值班是一位叫薛清鈞的常委,聽說“九龍杯”丟了一隻,當即嚇得蹦了起來,一溜煙奔向餐廳。薛清鈞一個電話打到保衛科,馬上來了兩名民警。聞訊趕來的還有保衛科長劉金城和主持衡山俱樂部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黃業光。他們當即決定首先對服務人員進行嚴查,同時對餐廳進行地毯式搜查。搜查進行了半個多小時,結果是一無所獲,而服務人員的嫌疑也被一一排除。


總理指迷津發現盜杯人

3月26日中午,劉金城忽然接到緊急通知:周恩來總理要來衡山俱樂部。

周恩來總理這次是陪同越南勞動黨中央第一書記黎筍率領的越南勞動黨代表團來滬訪問的。

下午1時20分,周恩來總理陪同黎筍等人步入宴會廳,開始用午餐。宴會中,周恩來總理從服務員的神態舉止中看出衡山俱樂部發生了異常事端。

宴會結束後,周總理叫住了一個姓淩的服務員。服務員一聽周總理問起,便把丟失一隻“九龍杯”的事和盤托出。周總理立刻打電話叫來了黃業光及劉金城。

周總理仔細詢問了調查過程。聽完匯報,周總理稍一沉思,說:“是不是把‘九龍杯’拿出庫房一直到發現丟失的整個過程都仔細查一查,比如在宴會廳裏會不會發生問題?”

劉金城聽了,連連點頭:“對,對,我們在這上麵疏忽了!”周恩來又說:“不是拍了錄像片嗎?把片子調出來看看,說不定對查清問題有幫助。”

黃業光、劉金城立即遵照周總理的指示,著手調查宴會廳當時的情況。黃業光親自出麵給上海電影製片廠和上海電視台打電話,要求調看昨天拍的錄像樣片。

錄像片中果然顯示出了那隻“九龍杯”的下落:坐在B桌上的一位外賓從一開始就對“九龍杯”顯示出濃厚的興趣。他手捧“九龍杯”,翻來覆去不停地欣賞著,連喝了幾杯酒後趁人不注意,突然以飛快的動作把“九龍杯”放進了提包。

劉金城立即查明:那個把“九龍杯”放進自己手提包的外賓,34歲,是羅馬尼亞外交部的一名文化秘書。


謹慎設巧計魔術師智取

可是,用什麽樣的方式才能收回這隻“九龍杯”呢?對方是外交官,根據國際慣例,是不能追究法律責任的,況且中國和羅馬尼亞的關係剛剛開了好頭,若因為這事受到什麽影響,那可是誰也擔待不起的呀。黃業光和劉金城議來議去,也沒想出個辦法來。

一轉眼就到了傍晚,周恩來總理一行從郊區嘉定縣馬陸公社參觀後返回了衡山俱樂部。周總理還惦念著“九龍杯”的事,隨行人員向總理匯報後,總理便讓黃業光去他那裏。黃業光一進門,周總理就和他握手:“黃業光同誌,辛苦了!”一下子把黃業光感動得熱淚盈眶,話都說不出來。

周總理問明瞭情況,說:“‘九龍杯’是國家的寶貴財產,必須設法追回。”稍停,又說:“不過,我們要有禮貌,不能傷了感情。”

黃業光一臉難色:“總理,這事兒……”

周恩來想了想,問道:“今天晚上,羅馬尼亞貴賓有什麽活動安排!”

“今晚沒有安排。”

“那好!”周恩來臉露喜色:“今晚越南的同誌觀賞雜技節目,我們可邀請羅馬尼亞的貴賓一起去觀看。‘九龍杯’在那位外賓的眼裏既然十分珍貴,他一定會放在他的手提包裏寸步不離,我們正好借機行事,達到目的。”總理接著說了他的辦法。

當晚8點整,雜技節目開始了。周恩來陪同黎筍等越南勞動黨代表團領導人坐在第一排正中,後麵第三排、第四排坐著羅馬尼亞的外賓。節目的高潮是魔術表演,穿著筆挺西服的魔術師顏金風度翩翩地走上台,手裏拿著一個盤子,上麵遮著一塊紫紅色的綢子。他把盤子放在桌子上,向觀眾行過禮後,揭去紅綢子,盤子裏放著 3隻假的“九龍杯”。

這時,顏金大師掏出一把道具手槍,在手裏左轉右繞,微笑著對觀眾說:“我隻要槍聲一響,想讓杯子飛到哪裏就可以飛到哪裏,大家如果不信,請看----”話音未落,他舉槍朝“九龍杯”“啪!”的就是一下。桌子上的3隻“九龍杯”在眾目睽睽之下,憑空少了1隻,正當眾人驚詫不已時,顏金大師已經從台上走了下來,徑直來到第四排,對著那位拿了“九龍杯”的外交官指了指,微笑著說:“被槍打飛的那隻‘九龍杯’,就在這位貴賓的手提包裏。請你打開手提包看看。”

該外交官此刻已經明白是怎麽一回事了,但他沒有任何辦法來逃避中國方麵精心安排的取回“九龍杯”的妙計。無奈之下,他隻好把手提包打開,假裝查看了一番,爾後“不無驚奇”地拿出了那隻在他包裏藏了20多個小時的真品“九龍杯”。頓時,四周觀眾席上響起了一片掌聲。

不知底細的觀眾以為這真是一個魔術節目,激動得狂歡不已。連黎筍也對周恩來翹起了大拇指,發出由衷的讚歎:“了不起,真了不起!”

“九龍杯”就這樣失而複得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注冊很麻煩 回複 悄悄話 老一代領導人可稱個個是智慧之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