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新中國首次將帥授銜始末:平衡山頭是重要因素(圖)

(2011-05-27 13:35:14) 下一個

  1955年9月27日下午5時,中南海懷仁堂舉行了授予10位元帥軍銜典禮,這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次實行軍銜製。與他們同一批授銜的,還有10名大將、55名上將、175名中將和800餘名少將。

  54年後的今天,回顧那段特殊的曆史,我們發現,這個名單的出爐,既非純粹的論資排輩,也非簡單的論功行賞,而是綜合平衡的結果。

  “山頭平衡”成重要因素

  鄧小平曾指出:“我軍隊曆史上是由各個山頭、五湖四海集中起來的。過去,有三個方麵軍,每個方麵軍又是由好多山頭結合起來的。”這些“山頭”,雖不如北洋軍閥和國民黨軍隊那麽根深蒂固,但也真實存在,在經曆了數次分化組合後,關係十分複雜。

毛澤東給羅榮桓授銜授勳

  按當時中央規定:元帥是行政三級,享受政治局委員待遇;大將是行政四級,享受副總理待遇,自大將以上可算作黨和國家領導人;上將是行政五級,享受國務院秘書長待遇;中將是行政六級,享受部長待遇,自中將以上都是高級將領,可配備警衛、秘書和保健醫生、廚師、勤務員;少將行政七級,享受部長級醫療待遇。不同級別之間,待遇、權力地位相差很多,因此,除了現任職務、政治品質、業務能力、在軍隊服務的經曆及對革命事業的貢獻外,還要適當照顧到各方麵軍幹部的相對平衡。

  朱德、彭德懷,因戰功卓著排在了十大元帥的前兩位;林彪是第四野戰軍的代表,十大元帥中他的戰績和指揮能力都堪稱第一,是10人中除朱德以外唯一的政治局常委;劉伯承是二野代表;賀龍,借助南昌起義總指揮和紅二方麵軍總指揮的資曆成為元帥;陳毅代表著南方3年遊擊戰、新四軍、第三野戰軍3個方麵的力量;羅榮桓代表著政工在軍中的地位,這是中國軍隊特有的中國特色;徐向前借助紅四方麵軍總指揮的身份成為元帥;聶榮臻是華北野戰軍的代表;葉劍英則一直是“中共軍方在政壇上的代表”,除他之外,黨內、軍內再無他人有這種特殊地位了。

  大將的評選,也同樣考慮了“山頭平衡”的因素和職務因素:粟裕的軍事造詣和戰績在全軍首屈一指,新中國成立後曾任總參謀長;徐海東是陝北方麵的代表,是紅二十五軍幸存的指揮者,與陝北紅軍合編為紅十五軍團之後任軍團長;黃克誠是四野代表,雖然戰績、資曆並非最優,但時任總參謀長兼軍委秘書長,是他獲大將軍銜的重要因素;陳賡是二野的代表;譚政時任總政治部主任;蕭勁光是四野的又一代表,海軍司令的職務是他獲大將軍銜的重要因素;張雲逸的大將軍銜幾乎完全憑資曆獲得,十位大將軍中他年事最高,也是唯一參加過護國討袁的;羅瑞卿來自華北野戰軍;王樹聲曾任紅四方麵軍副總指揮,授銜時任國防部副部長;許光達則來自紅二方麵軍。

  幾個重要時期的表現,也是影響因素。曾任紅二方麵軍副總指揮的蕭克,本來有資格入選大將,但他在長征中鬥爭張國燾時保持了沉默,成為毛澤東認為其“在曆史上不正派”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上將中名列榜首,或許並沒有表明其戎馬生涯的真正價值。授銜前毛澤東曾親自找他談話,對他說,把你放在這個位置上,別人就不好說什麽了。

  與蕭克相對照的是林彪。林彪在十大元帥中資曆排在倒數第二位,卻名列十大元帥第三位,除了基於戰功,他因為在關鍵時刻支持毛澤東而贏得毛澤東的欣賞和信任,也是原因之一。

  高風讓銜,比比皆是

  對於給不給軍銜、給怎樣的軍銜,大多數將帥並沒有過多計較,而是表現得十分豁達。

  在得知自己被評定為“大元帥”的消息後,毛澤東找到彭德懷和羅榮桓:“我這個大元帥就不要了,讓我穿上大元帥的製服,多不舒服啊!到群眾中去講話、活動,多不方便啊!依我看,在地方工作的,都不評軍銜為好。”

  毛澤東表態後,劉少奇、周恩來也紛紛表示,不參加評定軍銜。在鄧小平的堅持下,他成了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的12位中央軍委委員中除毛澤東之外,另一個沒有元帥軍銜的人。

  彭德懷也在閑談中多次透露:“我並不需要這個牌牌,也夠不上什麽元帥,如果要評的話,也很難說評個什麽‘將’是合適的。但這不是個人問題,倘不評一些元帥,就會使一些人難得依次評下去。”1959年6月,他又在同阿爾巴尼亞國防部長巴盧庫談話時強調:“我不喜歡人家叫我元帥,這是戰爭的結果,是學人家的,我不喜歡肩上這兩塊牌牌。”

  許光達在得知自己將被授予大將軍銜的消息後,還曾主動給毛澤東等軍委領導寫了一份“降銜申請書”:“我感謝主席和軍委領導對我的高度器重。高興之餘,惶惶難安。我捫心自問:論德、才、資、功,我佩戴四星,心安神靜嗎?……對中國革命的貢獻,實事求是地說,是微不足道的。不要說同大將們比,心中有愧,與一些年資較深的上將比,也自愧不如。和我長期共事的王震同誌功勳卓著:湘鄂贛豎旗,南泥灣墾荒;南下北返,威震敵膽……我誠懇、慎重地向主席、各位副主席申請:授我上將銜。另授功勳卓著者以大將。”

  毛澤東拿到這封信後,激動極了。軍委會議室裏,他揚起信,走到朱德、彭德懷、林彪、賀龍等軍委領導人麵前:“這是一麵明鏡,共產黨人自身的明鏡!”彭德懷插話說,這樣的報告許光達連寫了三次。毛澤東聽後點點頭,越說越激動,起身離開座位:“不簡單啊。金錢、地位和榮譽最容易看出一個人,古來如此。”他隨即大步走到窗下,雙手用力推開窗戶,用帶著濃濃湖南鄉音的語調低吟:“五百年前,大將徐達,二度平西,智勇冠中州;五百年後,大將許光達,幾番讓銜,英名天下揚。”雖然在正式授銜時,許光達仍被授予了大將軍銜,但中央軍委在慎重考慮了他的意見後,將他的行政級別定為五級,他也因此成為當時唯一被定為行政五級的大將。

  類似的讓銜、請求降銜、不爭銜的例子還有很多。比如總幹部部副部長徐立清。按條件,他理應授銜上將,但當他得知上將名額需要減少時,便立即以自己“是主抓這次授銜工作的人,不能近水樓台先得月”為由申請降為中將。最終,他成為當時的兵團級幹部中僅有的幾名中將之一。

  訓練總監部軍外訓練部副部長孫毅,曆來淡泊名利,心胸豁達。他對人說:“我隻有從勞之苦,而乏建樹之功,在評銜時要寧低勿高,授我少將足矣。”但組織上考慮到孫毅資深望重,最後仍授予他中將軍銜。

  白誌文,紅軍時期就是師長。被評定為少將後,有人建議他去爭取一下。他卻說:“有什麽好爭的?多少人連命都沒了。我們紅三軍團參謀長鄧萍同誌,犧牲時不到30歲。我們命大活下來了,評一個少將就該知足了!”

  段蘇權,紅軍時期黔東獨立師政委,解放戰爭時期曾任四野第八縱隊司令員。授銜那天,他站在少將行列裏。他的周圍,是當年他親自指揮的團長;前排的中將行列中,有幾位當年在他手下當過師長;再前排的上將行列中,則站著曾與他同樣擔任縱隊司令員的戰友。有同事小聲說:“老段,你該站前邊去,向前走兩排。”他卻淡淡一笑:“組織上叫我站這裏,我就站這裏。”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因未到授銜時”

  時任解放軍總幹部部第一副部長的宋任窮回憶說,授銜的初步方案公布後,大多數人對此都表示認可:但也有那麽一小部分,對結果並不滿意。有的人雖然嘴上不說,心裏卻不很舒服;有的人眼淚長流,兩三天不吃飯;還有人跑到領導那裏,說自己如何勞苦功高,點著名要高級軍銜;更有一個紅軍時期的老幹部,在聽說自己將被授予少將軍銜後,竟公開地說:“我要把那牌子掛到狗尾巴上去!”毛澤東聽到這些事,很不高興,諷刺道:“男兒有淚不輕彈,隻因未到授銜時。”

  歐陽青在《解放軍首次實行軍銜製全景式掃描》一文中描述,王必成和王近山都被評為中將。王必成覺得自己的軍銜低,便找到老領導譚震林,希望他能幫自己向上麵反映一下。譚震林還真去了,結果讓上邊一頓批評。王近山也喊過幾嗓子,被鄧小平嚴肅地批評了一頓,就算了。

  鍾偉在紅軍時期的最高職務是師政治部主任,解放戰爭中又任四野的十二縱隊司令、四野四十九軍軍長。這次授銜時,和他平級的人大多被評上了中將,這讓他覺得自己“被評低了”,火氣上來,罵了人。這事傳到林彪耳朵裏,他氣得將鍾偉叫去狠狠批評了一番。事實上,關於鍾偉的軍銜評定過低,毛澤東心裏十分清楚,所以評級後,鍾偉的待遇一直是按中將甚至上將的標準定的,毛澤東甚至親自點名,讓他擔任北京軍區參謀長。鍾偉可算是低銜高配的好例子。

  將帥軍銜評定從1950年開始籌劃,在經曆了5年的動態變化後,直到1954年9月28日,才出台中共中央軍委委員名單,1955年9月27日才召開將帥授銜典禮。單從時間上,就能看出將帥人選的遴選是一個多麽複雜的過程。而1955年的將帥授銜,也因此呈現出多麵、多層次的立體狀態,作為一個複雜而豐富的“重要現場”,被定格在曆史的長河中。

  《環球人物》特約撰稿人 毅 軍

  (摘自《環球人物》2009年第18期)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