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宋慶齡的父親為了阻止女兒結婚向孫中山磕頭(圖)

(2011-05-13 13:28:48) 下一個

19年後,孫中山見到宋慶齡時說:當年我還抱過你哩……

日本橫濱。

1913年8月30日,在宋查理和宋靄齡的引見下,宋慶齡與孫中山會麵。當宋慶齡立在孫中山麵前的時候,中山先生著實大吃一驚:“長高了,是個大姑娘了!19年前我還抱過你哩!不信問你爸爸。”宋查理回答說是真的,說完也笑了。

目下孫中山的處境十分不妙。兩年前,在經過多年的革命奮鬥之後,他終於取得了勝利,成為世界上最新的共和國(它取代了世界上最古老的封建帝製)的創始人和第一任總統。但不到一年,這個剛誕生的共和國被封建官僚袁世凱——中國第一個由帝國主義支持的軍閥和獨裁者所顛覆。陰險殘暴的袁世凱撕毀《臨時約法》,清除革命黨人並對其中最能幹的人進行暗殺,最後圖謀複辟稱帝。1913年,孫中山為實現他建設一個現代的、進步的、民主的中國的理想,發動了“二次革命”,遭到失敗。他既被這個篡權者宣布為大逆不道的人,又被外國政府所拋棄,既無地位、又無錢財,但他現在要重新開始,組織第三次革命。雖然正處在革命的最低潮,他仍不停地工作。一些堅定的追隨者仍同他站在一起,許多顆熱烈的心仍在為他而跳動,但革命的火種隨時都有被扼殺的可能。

宋慶齡與孫中山在東京喜結良緣

正是在這種極其艱難的情況下,宋慶齡來到了中山先生的身旁。為了中國革命的事業,她把危險留給自己,心甘情願地“做個冒險的追隨者”,充分顯示了20世紀初這位少女的崇高品德和對真理的孜孜追求。正如宋慶齡日後所說:“從美學成後,我麵臨各種機遇,但我選擇了做中山先生的學生,至今我不後悔。一個人要實現自身的價值,要有追求,追求是人類最神聖的事業和美德,甚至高於愛情。這是一般常人難於理解的。我這樣做了,實際也是中山先生對我的考驗。至於我和中山先生的結合,那是日後我們誌同道合的緣故,是順理成章的事。”

第二天,宋靄齡又陪宋慶齡來到了孫中山的辦公室,宋慶齡把中山先生索要的那篇文章交給了他。宋慶齡在旁指指點點,孫中山一頁一頁地過目。全是英文剪報,且用紅筆圈著,注有時間、地點。這篇題目新穎的文章——《二十世紀最偉大的事件》,中山先生展讀後,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連連稱讚,想不到宋慶齡這位大學生雖不是這場革命的直接參與者,但卻寫出如此精彩、催人淚下的文章:觀點鮮明、感情真摯、文筆流暢。就連他這個直接組織者也難體味到的,或發揮不到的地方,都說得有理有據,十分周全。至此,孫中山對眼前這位少女有了更深層的認識。如果說昨天見麵是在外表,那麽今天則是在心靈的深處。

在此後的十天裏,宋慶齡便成了孫中山先生辦公室的常客。當時,宋靄齡是孫中山先生的英文秘書,已尋到“白馬王子”——山西首富孔祥熙,不日即將結婚。宋查理也在中山先生身旁工作,主要幫助先生理財,支持先生正在籌劃的一次新的革命行動。宋慶齡每次來孫中山辦公室,主要是由靄齡和父親帶來,大概有七次之多,每次呆上幾個小時。這樣,她很快地熟悉了中山先生進行革命工作的環境和需要,也更快地進入了角色。

在宋慶齡留美歸來一個月後,宋靄齡正式向中山先生提出辭職。孫中山舍不得失去這樣一位好助手,他高度評價靄齡幾年來的工作,讚揚了她的工作精神、辦事能力和負責態度,並對靄齡誠懇挽留。孫中山說,如果準備結婚,以後可以多留一些時間處理家務,每天隻要能來兩三個小時幫他處理一下最重要的事務,他都將非常感激。

宋靄齡下午離開的時候,孫中山中斷了和黨內幹部的談話,親自將她送出門外,握手道別後,又一直目送她的車子遠去,消失在街道盡頭。

宋慶齡接替秘書後,進入角色很快,令孫中山先生吃驚。她不僅在工作上幫助了孫中山,更在精神上支持了孫中山。她對革命的赤誠熾烈之心,如同一支火炬照亮了孫中山一度灰暗的心情。現在他精神煥發,信心倍增,渾身都流淌著青春般的血液,改造國民黨的大業進行得卓有成效。

由於工作的緣故,孫中山和宋慶齡接觸多了,言談舉止,家庭瑣事,無所不談,互不相避。孫中山先生為人豪爽,義氣待人。他不但談自己的身世,也談自己的妻室與孩子……那是一個難忘的夜晚,孫中山處理完公務,與宋慶齡進行了長時間的攀談。中山先生道出了自己的全部身世。宋慶齡不停地插話,二人談得投機。

宋慶齡已在中山先生身旁工作了半年多。革命形勢也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幾個月之後,也就是1914年7月8日,孫中山創立的政黨——中華革命黨在日本正式成立。孫中山真切地感受到了宋慶齡對他的事業和精神上的支持。要真正完成他的革命大業,他的身邊不能沒有宋慶齡。宋慶齡也由衷地愛著孫中山,願意為他和他的事業獻出自己的一切。

父親查理的一次心計,使他有了意外收獲——談錢得婿

1913年2月,宋查理隨孫中山東渡日本考察鐵路並籌措資金。一年多來他第一次和女兒朝夕相處,看到靄齡在鐵路方麵的知識大有長進,她已不再隻是給孫中山準備資料了。在和日本鐵路專家談話時,她往往能抓住實質,提出最需要了解的情況,還不時插話,根據中國的實際情況修正日本專家的建議。宋查理很為此感到滿意。但他也發現了靄齡的秘密,那就是她對孫中山的其他隨員不時流露出的頤指氣使,以及在孫中山談話工作時她那毫無顧忌的含情脈脈的注視。憑他的經驗,他知道女兒可能已墜入情網。而從孫中山有意無意的躲避中他知道這還僅僅是她自己的單相思,以他回國以來對中國社會的了解,他感到這會損害孫中山和自己以及女兒的名聲,徒招非議而妨害正進行的大業。他感到有必要及早斬斷她的情絲,使她能夠正常地生活和工作。

於是他把號稱“山西首富”的孔祥熙引到了家裏做客。

孔祥熙出生於山西太穀縣城西的程家莊,他的曾祖父曾和一位姓孟的秀才爭奪拔貢失敗,氣得咯血而死。臨終立下遺囑,不許子孫再進考場,孔家從此棄儒經商,居然發了起來,銀號、當鋪開到了太原、北京、廣州,一度成為山西首富,但孔祥熙的父親孔繁茲後來吸上了鴉片,到孔祥熙1880年出生的時候,一大份家業已在煙霧中飄散得差不多了。孔祥熙所謂“山西首富”的家門,其實已是隔輩的神話了。

孔祥熙的祖居院中因有一口水井,村裏人呼之為井兒院。孔祥熙就出生在井兒院西廂房的土炕上。他3歲上母親死去,六七歲時就蓬頭垢麵地和村裏的孩子一起到縣城撿煤核(山西盛產煤炭,太穀一帶卻無煤礦)。後來在叔叔的堅持下他才進了學堂。

太穀雖然是一個交通不便的內陸小縣,但外國傳教士已在這裏紮下了根基,教會扶助教育,給人治病,千方百計拉人信教。孔祥熙在教會醫院治過一次病後,也信奉了基督教。孔祥熙是在極端秘密狀態下加入基督教的,因為當時大多數中國人對教會沒有好感,信教者有被孤立和遭人另眼相看的危險。但是後來的發展表明,孔祥熙信教一事帶來他一生享用不盡的好處。

孔祥熙在北京協和書院學習時,中國正處於反清革命到處醞釀發動的躁動中。受革命思潮的影響,他和幾名同學一起,參加了刺殺慈禧的密謀。一位同學聲稱,已經結交了一名皇宮中的太監,如果給這名太監一些賄賂,他會安排這名學生進入皇宮。這個同學說,隻要進了宮,他就有辦法把慈禧殺死,而且他不考慮自己行刺後的脫身的問題,隻要謀刺成功,同歸於盡或被淩遲處死都心甘情願。孔祥熙從親朋好友處籌集到一筆款子,作為賄賂太監的資本。幾個人帶著這筆錢在皇宮附近轉悠了幾天,始終沒碰上那個認識的太監出來,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協和書院有不少外國學生,孔祥熙因為信教的原因,和這些外國同學來往較多,這成為他鴻運來臨的契機。1900年義和團興起時,山西有159名外國傳教士被殺。孔祥熙在太穀基督教福音院也險些做了義和團的刀下鬼,他因為地形熟悉,得以逃脫。後來八國聯軍攻進北京,開始進行瘋狂報複。孔祥熙為避免家鄉遭受兵燹之災,利用與外國學生的關係,在山西政府和聯軍指揮官之間牽線搭橋,進行斡旋,從而達成了一項秘密協議,避免了外國軍隊在山西的燒殺擄掠,也使急於發財的外國財團打開了山西的門戶。孔祥熙辦理教案的立場和才能,受到清政府和基督教會兩方麵的賞識。清政府為此授予他一枚龍圖勳章。基督教華北衛理公會向他發出了到美國留學的邀請。沒等完成他在協和書院的學業,即由美國基督教會邀請、清政府公派,到美國留學。在美國他先後獲得歐柏林大學文學學士和耶魯大學經濟學碩士學位。

孔祥熙信奉基督教和在革命中的表現成為宋查理特別賞識的兩大要素。摸著了查理的脾氣,孔祥熙已在進入宋家門之前,把這些經曆添油加醋地刻到了查理心上。

孔祥熙在美國讀書期間向美國人說明,以前所以發生外國傳教士被殺事件,是因為中國下層人民愚昧無知。他要求美國人提供幫助,興辦學校。他說如果中國人有了文化,就會認識到外國傳教士到中國完全是為了拯救中國人的靈魂,就會高高興興地和美國人拜倒在同一個基督麵前。美國人撥出了中國庚子賠款中的75萬元,在太穀建立了歐柏林大學分校,孔祥熙把它命名為銘賢學校,自任校長,博得了很大名聲。

辛亥革命爆發時,孔祥熙積極響應,組織了巡防隊和學生軍,守護縣城。孔祥熙知道自己的才能不在領兵打仗上,後來清軍進犯山西,在娘子關前線,他把軍隊交給了山西都督閻錫山,自己做了閻錫山的經濟顧問。

孔祥熙在家鄉時曾娶了教會中一位溫柔漂亮的韓女士,備嚐了人生的甜蜜。不料幾年後韓女士因肺病死去,加上袁世凱到處迫害革命黨人,孔祥熙心情沮喪,也離開山西,加入了東渡日本 的“自由主義者聯盟”,經王正廷推薦擔任了華人基督教青年會總幹事。

宋查理就是在拜訪基督教青年會時見到孔祥熙的,這時的孔祥熙身上,早沒了那個撿煤核小男孩的痕跡。孔家儒學和西洋文化的熏陶,使他顯得學識淵博,談吐不凡。查理認為這是一個精明的、有實幹精神的青年,日後大有造化。他把孔祥熙帶進家門,希望大女兒能夠慧眼識人。

餐桌上,宋查理安排孔祥熙和宋靄齡分坐在自己左右。當一道道中國菜擺上來的時候,這些流亡異國的人漸漸忘記了屋外的淒風苦雨,沉浸在一種鄉音鄉風的歡樂之中。

孔祥熙雖在美留學多年,英語說得很地道,可一說起中國話來,就總變不了那股老陳醋味兒。他家鄉話中有愛用重疊詞語的習慣和一些字有奇怪的發音,讓聽慣了上海話的宋家人感到好奇和新鮮。這一晚,宋靄齡顯得特別活躍。晚宴開始不久,她忽然記起在美國的一次華人聯歡會上,曾和孔祥熙有過一麵之交。他們兩人都不是那種在公眾場合能引人注目的富有魅力的人物,當時彼此印象不深,但在今天家宴上重提這件事,卻使兩人談話如同炭爐澆進了煤油,分外熱烈起來。他們以故知舊友的身份敘談, 成了宴會的中心。

在宋靄齡的詢問下,孔祥熙謙恭地介紹了自己的家世。雖然受到宋慶齡的搶白,他還是在委婉含蓄的措詞裏,首先有力地證明了自己確實是孔子的直係後裔;明朝萬曆年間,孔子第61代孫孔宏開宦遊三晉,曾任太穀縣令。因相中太穀這塊風水寶地,告老之後,未回山東,在太穀卜居下來,孔門這一支從此在那裏繁衍生息,至今族譜不亂。宋查理對這一點非常看重。他過去遊曆曲阜時曾在孔府大門上看到這樣一副對聯:

與國鹹休安富尊榮公府第

同天並老文章道德聖人家

這副對聯給查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認為在中國,還沒有哪個家族可以和孔家相比。孔子創立的儒家學說是對世界文明的一大貢獻,在中國幾千年一直處於獨尊的地位,曆代帝王都要舉行祭孔大典。孔子的後裔不論散落何地,一直保持著族譜不亂的排輩,這是一個中國最古老、最神聖的家族。自己出身寒微,子女受的都是西洋教育,對中國傳統、中國文化都缺乏很深的了解,如果能有一位出自聖族名門的乘龍快婿,宋家就會比較容易為傳統觀念很深的國人接受。同時,這種結合,使中西合璧,不僅形成一個具有巨大優勢的家庭,還會孕育出既有傳統文化、又有現代觀念的優秀子女,對未來的中國產生重大影響。

孔祥熙對家世的介紹隱去了幼年家貧的曆史,說成是一直在山西首富的優越環境中長大。而且不止這一次,他終生也未透露過家道中落的那一段。他認為不論什麽原因,貧窮都是一種恥辱,必然招致別人的鄙視。

宋靄齡對孔祥熙感興趣的倒不是孔子的第幾十幾代孫,而是他的“山西首富”地位。她對孔祥熙第一印象良好。盡管孔祥熙也比自己大了十幾歲,但畢竟還處於人生的黃金時期,比原來朝思暮想的孫中山朝氣蓬勃得多;孔祥熙雖沒有孫中山的名聲顯赫,但他有財富,而且善於使用這些財富;尤其是孔祥熙既在美國受過教育,有相當的才能而又性格隨和,便於駕馭,日後對自己必定是言聽計從,這一點非常重要!

家宴結束後,宋靄齡把孔祥熙留在了客廳,繼續進行愉快的長談。

談話雙方都毫不拘謹。孔祥熙是結過婚的人,同女性交往的技巧已不陌生。宋靄齡雖還是黃花閨女,但從美國回來五年,在查理和孫中山身邊已經經曆了中國近代史上的一係列大事,接觸過各階層形形色色的人物,完全沒有一般姑娘單獨與男子相處時的羞羞答答。

在與孔祥熙的談話中,宋靄齡逐漸明確了這樣一個印象:孔祥熙從小在金融世家和當鋪經紀人環境中長大,錢對於他來說,並不是不可捉摸的,他有著憑直覺就能使錢成倍增長的本領。雖然孔祥熙的年齡大出自己十幾歲,但他賺錢的本領足以抵消這一缺憾,是一個可以托付終身的人。

不久,橫濱市一所小教堂裏就傳出悠揚的《婚禮進行曲》。和十幾年後蔣介石、宋美齡在上海舉行的婚禮相比,孔祥熙、宋靄齡的這個婚禮簡直是太簡樸、太寒酸了。但是簡樸的婚禮卻產生了強大動力,孔宋的結合創造了中國首屈一指的家庭財富的奇跡。

宋家大姐最不能容忍的是看見一個傻瓜在自己曾經失敗的領域取得成功,哪怕是自己的妹妹也不行!

宋慶齡與孫中山的相戀,在沒有公開之際,已有人隱隱感覺到了。她不是別人,正是宋慶齡的大姐宋靄齡。她不但感覺到了,而且也聽到了風言風語的議論。這議論隻有宋家父母漠然不知。

按理說,這是件好事,宋靄齡應該感到高興,可是她不。人最不能容忍的是什麽?宋靄齡想到了一句格言:人最不能容忍的是看見一個傻瓜在自己曾經失敗的領域取得成功。宋慶齡固然不是傻瓜,而是比自己更聰明、漂亮、能幹的姑娘,但千不該、萬不該她是自己的妹妹。如果她是另外一個與自己毫不相幹的人,宋靄齡也許會為她祝福,為孫中山感到高興。但不幸的是她偏偏是自己的妹妹!這就大不相同了!自己曾對孫中山有過追求,這在孫中山和宋家生活的圈子裏,幾乎是盡人皆知的事。自己碰了壁的事,作為妹妹她就不應該再次去做,可她居然不給自己留這個麵子……麵子問題是這件事的核心:宋慶齡向孫中山表示愛情是跌自己的麵子。孫中山接受她的愛情也是跌自己的麵子。她不願意不聲不響地就這樣給栽了,她要采取行動,反過來栽他們的麵子——就是自己曾經敬愛的領袖也不行,就是一母同胞的妹妹也不行!

宋靄齡先向父親談了這件事。宋查理不相信這會是真的。他跟孫中山接觸頻繁,同樣也經常見到宋慶齡,並沒有發現過任何蛛絲馬跡。但宋靄齡保證這事千真萬確,她有最最可靠的情報。此後,他們又開了一個家庭會……

按照家庭會議的預定方案,先由宋母找宋慶齡談心。當宋慶齡如實說出心裏話後,宋母便以母親的情懷百般開導勸解,可是,此時宋慶齡的話語柔中帶剛,她什麽都聽不進去。一直在屋外靜觀情況的宋查理聽不下去了,衝進屋裏,以家長的權威去勸解。在宋慶齡眼裏,她第一次看到父親是這樣的火暴脾氣。任他如何呼叫,她拿定主意,徐庶進曹營——一言不發了……

宋慶齡的這一招果然奏效。宋查理發了一頓脾氣後,頃刻像被紮了刺的皮球,又癟了下來,餘下來的隻是氣喘籲籲了……軟的不行,硬的也不行。此時他已六神無主了。

沒幾天,孫中山和宋慶齡不願看到的事發生了。宋查理突然宣布全家結束流亡生活,返回上海。宋慶齡表示反對,她要求繼續留在孫中山身邊工作,因為改造黨的工作非常緊張,她已熟悉情況,突然走開會影響整個進程。但是她的意見沒人理睬,一切都安排好了,她沒有時間也沒有辦法再和孫中山聯係,便被帶上船,連夜駛向國內。

回到上海後,事實上宋慶齡已被軟禁起來了,她完全失去了自由,被關在房子裏,由女仆看著,不許離開房間半步,不許和外界接觸。宋慶齡悄悄地給孫中山寫了信,問他現在是否還需要她,自己應該呆在家裏還是回他身邊去。負責看管她的女仆同情她的境遇,站在了宋慶齡一邊,把這封信秘密地帶出去送到了郵局。假使沒有女仆的機智,這封信可能就落在了別人手裏,那樣曆史也許就要重寫了。

幾天了,宋慶齡沒來上班,孫中山已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他派人去宋家打聽,得到的消息卻使他大吃一驚:宋家已舉家回國。後來收到宋慶齡的信他才明白了真相,人變得情緒低落,不思茶飯。

房東梅屋夫人是個熱心腸的老太太,她看出了孫中山的心思,便替他出謀劃策。她幫助孫中山置買家具,布置新房。孫中山著手辦兩件事,一是盡快與前妻解除婚約;二是派人把宋慶齡從上海接過來。

於是孫中山立即派自己的貼身秘書朱卓文,去澳門原配夫人盧慕貞那裏聯係解除婚約之事,並帶了孫的親筆信,孫在信上明告,他打算同誰結婚以及為什麽有這個想法等等。盧夫人理解他,據有人回憶,盧當時說,她不會寫中文和說英文,連走路都不利索,因為她纏過足,所以她不能像宋慶齡那樣幫助他。出於對丈夫的關心,她基本上答應了。1915年6月,孫中山將元配從澳門接到日本辦理離婚手續。10月的一個夜晚,宋慶齡在女傭的幫助下,爬窗逃走,私奔到日本。10月24日中午,孫中山到東京車站迎接她,第二天上午即在日本律師和田家中辦理結婚手續,孫中山49歲,宋慶齡22歲。當天下午在日本友人莊吉家舉辦婚禮,到場致賀的中國人隻有少數幾人。中山先生的革命夥伴胡漢民勸他懸崖勒馬,孫先生拒絕和他們談“私事”。

宋查理在女兒“私奔”後,立即與妻子搭船至日本攔阻,然而生米已成熟飯。那天下午,婚禮行將結束,查理趕到了梅屋莊吉的大門口,站在那裏,氣呼呼地高喊:“我要見搶走我女兒的總理!”“請你們放我進去!”屋內一陣嘩然。

梅屋莊吉夫婦很擔心,欲出門勸解,被孫中山攔住了:“不,這是我的事情。”說完走向門口。梅屋莊吉還是不放心,緊緊跟在孫中山後麵。孫中山慢悠悠地走到大門口的台階上站定,穩穩地說:“請問,找我有什麽事?”突然,暴怒的宋查理平靜了下來:“我的不懂規矩的女兒,就拜托給你了,請千萬多關照!” 然後磕了三個響頭。

愛激動的宋查理還是向兩人發泄了一通不滿。孫中山一言不發,宋慶齡向父親做了解釋,這一切均出自自己本心,父親應為他們祝福而不是發怒。她拿出了兩人訂立的婚姻誓約書給父親過目。誓約書已經律師作證並由當事人簽字生效。

宋查理接過來,隻見婚姻誓約書是這樣寫的:

此次孫文與宋慶齡之間締結婚約,並訂立以下諸誓約:

一、盡速辦理符合中國法律的正式婚姻手續。

二、將來永遠保持夫婦關係,共同努力增進相互間之幸福。

三、萬一發生違反本誓約之行為,即使受到法律上、社會上的任何製裁,亦不得有任何異議;而且為保持各自之名聲,即使任何一方之親屬采取何等措施,亦不得有任何怨言。

上述諸誓約,均係在見證人和田瑞麵前各自的誓言,誓約之履行亦係和田瑞從中之協助督促。

本誓約書製成三份,誓約者各持一份,另一份存在見證人手中。

誓約人孫文(章)

立約人宋慶齡

見證人和田瑞(章)

耶誕一千九百十五年十月十六日

最後,宋查理還是不死心,又跑到日本政府請求,說宋慶齡尚未成年,是被迫成親的。日本政府答複,手續齊全,合乎日本和中國法律,我們不能幹預!

宋慶齡晚年時提及當初違抗父命與孫中山結婚,說:“我愛父親,也愛孫文,今天想起來還難過,心中十分沉痛。”宋氏夫婦阻婚未成後,仍送了一套古家具和百米綢緞,給宋慶齡做嫁妝。這也許是天下父母心的投射。

在既定的婚姻麵前,也是為了革命,後來的日子,宋查理又與孫中山重歸於好。

文章摘自《偉大的傳奇女性:宋慶齡畫傳》 作者:陳廷一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ilovenz 回複 悄悄話 sun wen was a womenizer. his relationship with song qinglin made me sick.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