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中國帝王的“洋情人”(組圖)

(2010-10-31 03:00:46) 下一個

跨國戀情並非現代社會的專屬產物,在中國古代曆史上,也不乏“中西合璧”的跨國戀情,比如明成祖朱棣、唐玄宗李隆基甚至是袁世凱,都曾經有過“洋情人”……

古代曆史上的跨國戀情:明成祖朱棣與“權妃”

明成祖朱棣是大明王朝第三代皇帝,明太祖朱元璋第四子,生於六朝古都南京。洪武三年,也就是公元1370年受封燕王。洪武十三年就藩北京,多次受明太祖朱元璋的聖命參預北方軍事活動,兩次率師北征,加強了他在北方軍隊中的影響。朱元璋晚年,太子朱標、秦王朱樉、晉王朱樉先後死去,朱棣不僅在軍事實力上,而且在家族尊序上都成為諸王之首。朱元璋去世後,其孫建文帝朱允炆實行削藩,朱棣遂於建文元年,即公元1399年仲夏發動靖難之役。建文四年六月攻入南京,奪取了皇位。次年改元永樂。因此明成組朱棣就是世人常說的永樂皇帝。

朱棣即位後五次北征蒙古,追擊蒙古殘部,緩解其對明朝的威脅;同時著手疏通南北大運河;遷都和營建北京,作為曆史上第一個定都北京的漢人皇帝,奠定了北京此後五百餘年的首都地位;並組織學者編撰長達三點七億字的百科全書《永樂大典》;更令他聞名世界的是鄭和下西洋,前後七次,最遠到達非洲東海岸,溝通了中國同東南亞和印度河沿岸國家,創造了大明王朝的永樂盛世。明成祖雖然因發動靖難之役倍受爭議,但他仍不失於雄才大略的一代英主。清朝康熙皇帝就曾在朱棣的神功聖德碑上寫下“治隆唐宋”四個大字,也算是後世帝王對它的公正評價。

朱棣去世後,人們不是為他創造的永樂盛世歌功頌德,就是譴責他所發動的靖難之役給人們帶來的苦難,但很少有人過問他的感情生活,而對他曾經有過的一場跨國之戀更是無人問津了。

這場跨國之戀的男主角自然是明成祖朱棣,而女主角則是來自朝鮮的女子權妃。權妃是朝鮮國家工曹典書權永鈞的女兒。名門望族的閨秀,書香世家的千金,出落得自然是蘭心慧質,知書達理。加上她容貌秀麗,風姿綽約,少女時代就是遠近聞名的大美人。

從元朝開始朝鮮就被迫向中國朝廷進獻美女,明初仍是如此。明朝開國時,太祖朱元璋的後宮中就有不少朝鮮妃嬪,成祖朱棣便是朝鮮人碩妃所生的朱門之後。也許是有一半朝鮮血統的緣故,也許是希望從朝鮮美女的身上找到自己年幼時死去的母親的影子,總之,成祖在登基以後,不斷地下詔派人到朝鮮選秀女入宮。權妃便是在這個時候來到了中國的宮廷。

公元1408年,也就是永樂六年,成祖派內使黃儼等人出使朝鮮,賞賜朝鮮國王花銀一萬兩、絲五十匹、素線羅五十匹、熟絹一百匹,作為對朝鮮國王向大明的朝廷獻馬的回報。同時要求朝鮮廣選美女,晉獻北京,以充後宮。於是朝鮮國王下令禁止婚姻嫁娶,大選美女,以備進獻。當時,朝鮮國上至王公大臣、下至黎民百姓,沒有人願意把自己的女兒送到離家數千裏的異國去做宮女的,因此選上來的都是些不漂亮的一般女子。黃儼看了很不滿意,便責令朝鮮王廷重新挑選。朝鮮王廷隻得分遣各道巡察司加大選拔力度,同時通告各地方官府,凡大小守令、品官、鄉吏、日守兩班、鄉校、生徒、百姓各戶之女,如有姿色,一律選送上來。倘或躲藏或用針灸、斷發、貼藥等方法逃避挑選的,一律國法處置。通過這一強製手段,總算選出了一批美貌秀女,黃儼等人親自過目後,從中挑選中五名,第一個便是權妃,當時十八18歲;其他是:仁宇府左司尹任添年之女任氏,十七歲;恭安府判官李文命之女李氏,十七歲;護軍呂貴真之女呂氏,十六歲;中軍副司正崔得霏之女崔氏,隻有十四歲。她們連同十二名侍女、十二名廚師一起被送往數千裏之外異國都城。離開家鄉時,被選淑女的父母、親戚哭聲載道。五名朝鮮淑女頻頻回首,珠淚滾滾,從此家鄉將隻有在夢中出現,萬裏一別永分離!

這五位朝鮮淑女入宮後,權妃被冊立為賢妃、任氏為順妃、李氏為昭儀、呂氏為婕妤、崔氏為美人。他們的父兄也都被授予了明朝的官職,如權妃的父親就被授予光祿寺卿,但俸祿卻是由朝鮮王廷撥給的。同時被冊立的還有漢族的貴妃張氏和王氏。

在明宮中的這五位朝鮮妃嬪中,權妃最為成祖朱棣寵愛。成祖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便被她出奇的清麗文雅所吸引。成祖問她有何特長,權妃拿出隨身攜帶的玉簫吹奏起來,簫聲悠揚窈渺,聽得成祖如癡如醉,於是把權妃選拔在眾妃之上。因當時掌管後宮的徐妃已經去世,成祖便讓權妃接管後宮之事。

權妃聰慧美麗、優雅迷人。每當成祖忙完朝政,拖著疲倦的身子,走進權妃宮中,權妃美妙的簫聲宛如一縷和煦的春風將成祖的疲勞吹得無影無蹤。自從權妃走進明朝的皇宮之後,果敢、剛毅、男子氣十足的成祖就一直深愛著這位柔順、溫宛、妙不可言的朝鮮女子。權妃不僅寵冠後宮,而且很少離開成祖身邊。

公元1410年,也就是永樂八年十月,權妃隨侍成祖北征蒙古。自明朝建立以來,北方邊境一直遭受元朝殘餘勢力的騷擾,邊患嚴重。洪武後期以來,蒙古部落相互混戰,分裂為瓦剌、韃靼和兀良哈三大部。成祖即位後,繼續實行分化打擊和封貢恩威並重的策略,邊患一度緩解。永樂五年元裔本雅失裏勢力崛起,與韃靼太師阿魯台一起圖謀統一蒙古各部。永樂七年二月,成祖派使臣赴韃靼,要求與之修好,不想使臣竟遭殺害,成祖大怒,便於當年七月派淇國公丘福率十萬大軍征討韃靼。由於對韃靼力量估計不足,加之指揮失當,十萬人馬在臚朐河,即克魯倫河全軍覆沒。成祖為保住大明皇帝的尊嚴,隻好親征。成祖率五十萬大軍深入漠北,在斡難河,即鄂嫩河畔大破本雅失裏大軍,最後本雅失裏僅以七騎西逃。

明軍獲得第一場勝利後,權妃的美妙簫聲一時傳遍千裏草原,這使征塵撲撲的成祖朱棣心曠神怡,精神倍增,接著成祖便乘勝追擊,又一鼓作氣地擊破阿魯台大軍於興安嶺下,阿魯台帶著家人遠遁到大興安嶺的深山老林。這次北征以明軍的大獲全勝告終,於是成祖率軍班師回朝。權妃隨成祖返回京師,走到山東臨城時,突然不幸身得重病,最後不治身亡,這一年權妃猜二十二歲,可謂紅顏薄命!成祖頓失愛妃,一時不免傷痛,後來竟然傷痛成疾。成祖就地將她葬在山東嶧縣的土地上,並下詔當地官府出役看守墳塋。權妃死後,成祖不僅對她的家人非常厚待,而且對她的音容笑貌刻骨銘心。在一次見到權妃的家人時,竟然悲痛得淚流滿麵,一時說不出話來。

權妃猝死,死因可疑,宮中謠傳權妃是被毒死的,因此竟釀成後宮一起大冤案,被無辜殺害的妃嬪、宮女無數,這可能是“衝冠一怒為紅顏”的最早版本。成祖朱棣在處理這一案件時,手段殘忍,令人發指,但從中也可以看出成祖對權妃的十分寵愛和無限思念之情。由於明成祖朱棣因發動靖難之役和濫殺無辜之事,也使他的累累功績多少年來一直被淹沒在一片漫天的指責聲中。

韓國國母明成王後與袁世凱有一段情

曾在中國熱播的韓國曆史大戲《明成王後》以正劇的形式塑造了一位三韓國母閔妃的一生,但是該片應該是故意漏掉了一段戀情,那就是明成王後與袁世凱的一段感情。

1882年,袁世凱隨淮軍將領吳長慶進駐朝鮮,當時袁世凱23歲,年輕英俊,一點也不象後來的矮胖子,在吳1885年去世後,升任為大清國駐朝鮮總理交涉通商事宜的全權代表,袁世凱設計幫助韓王和王妃明成王後也就是閔氏除掉政敵大院君,得到了朝鮮最高統治者的賞識,當時執掌朝鮮大權的其實是閔妃,她聽從袁世凱建議,組建義勇團,並任用袁世凱為練兵大使,使義勇團成為維護閔妃統治集團統治的重要力量。

當時閔妃美貌無比,有世界第一美女之稱,她感激袁世凱幫其除掉大敵,又仰慕袁世凱的風采,於是以身相許,袁世凱也是一人不甘寂寞,兩人隨即私通了,但為了不引人懷疑,閔妃想出一條計策,便回母家將其妹妹碧蟬介紹許配給袁世凱,碧蟬雖姿色不如其姐姐,但也是傾國之貌,且立誌非英雄不嫁,在王妃的鼓惑下,同意了這門婚事。過門之後。閔妃幾乎每天都借探望妹妹之名來袁世凱家,不久便被其妹發現,碧蟬知道之後氣憤無比,向袁世凱嘵以厲害,袁世凱也擔心與一國之母私通之事暴露之後會影響甚大,便又按照碧蟬的方法,從河南帶回自己的一個姨太太,謊稱正室,主持家務,閔妃對此恨之入骨,便聯合那個姨太太一起算計碧蟬進行報複。

後來日軍開始進攻朝鮮,袁世凱回國,隨同帶上了閔妃和他的兩個婢女,回國之後,袁世凱不知出於何種原因,將兩個婢女也收為側室,並按年齡大小分別成為二四兩姨太太,碧蟬僅排為第三,原想成為正室的碧蟬現在還經常受到大姨太太的打罵,終日鬱鬱寡歡,喜怒無常,袁世凱自認有愧於她,也就隨著她,對她的待遇比其他幾位姨太太要特殊一些。

閔妃與大院君的生死恩怨

閔妃和大院君的經曆,是100多年前朝鮮最後一個封建王朝朝鮮朝(因王族姓李,故俗稱李朝)未期一段動蕩曆史的寫照。閔妃是高宗的王妃,大院君是高宗的生父。閔妃(即明成皇後)的生存年代、弄權經曆及曆史地位酷似我國清末的慈禧太後。而大院君與中國清末恭親王奕訢在許多方麵有著相當多的近似處,但在對外部世界的認識方麵,大院君與奕訢二人卻大相徑庭。奕訢是以經辦洋務著稱,而大院君卻以閉關鎖國而聞名。

大院君攝政

閔妃生於1851年,被日本人慘殺於1895年,得年44歲。不過她在世時的名號不是“皇後”而是“王妃”(朝鮮的君主是國王而不是皇帝,劇中稱高宗為“皇上”、稱閔妃為“皇後”是不合當時規製的),當時人們稱之為“中殿”;因她姓閔,故一般後世史書稱之為“閔妃”。

閔妃降生時,自1392年建立的李朝已有國460年,盡顯末世景象。此時西教開始傳入,在李朝占統治地位的程朱理學受到衝擊,新舊思想展開了激烈鬥爭。而且,此時的李朝同我國清末愛新覺羅氏一樣,王室虛弱到連兒子也生不出的地步,在長達50年間,王宮中未聞嬰兒啼哭聲。這種情況被王族出身的李應(即大院君)看在眼裏,他心中難免暗暗盤算。

我們再來看看男主角大院君的真實情況。李應天分很高,但年輕時名聲不佳。在他青年時代,為在王室勢力傾軋中求得自保,他故意裝作胸無大誌、浪蕩不羈的樣子,整日“竹杖芒鞋”,與市井無賴交相冶遊。1863年哲宗國王去世,無嗣,儲位出空。李應立即顯示其非凡本色。他暗中結交各派勢力,頻頻展開“公關” 活動,終於使其子----12歲的李熙入承大統,他就是朝鮮王朝第26代王高宗。於是,李應自然而然地入朝攝政。按製,以旁係入承大統的國王之生父得號大院君,因此前他已有興宣君名號,故曆史上稱之為興宣大院君。

大院君執政後立即使出霹靂手段。他改組ZF,消除控製政權的戚族勢力,打擊黨爭,加強王權。由於當時西方殖民勢力已進入東亞,中國、日本先後被迫開國,麵對此複雜局麵,他采取了一個封建專製主義者所必然采取的傳統對策:閉關鎖國。對叩門的西方勢力他一律視為“洋擾”,堅決打擊,對經“明治維新”開始對外擴張的日本,他視之為“洋倭同類”。

大院君這種強硬的對內對外政策使他的政治對手們開始勾結起來。這其中最為棘手的便是閔妃集團。

閔妃進宮

其實閔妃集團的形成是他一手造成的。到1866年,高宗即位已三年,他雖然仍是一個童稚未脫的15歲少年,但在王室看來卻已到大婚的年齡。執政的大院君根據多年來外戚專政的教訓,提出王妃候選人的苛刻條件,即其本家須人丁蕭條,無外戚專政之慮,候選人本身要溫順賢淑,無幹預政務之心。這樣一來,眾多的豪門閨秀便被劃到了圈外,因為豪門望族哪家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兒孫滿堂?

尋來覓去,他的視線盯住了妻家遠支的一個孤女。這位姑娘年方二八,是大院君的閔氏夫人遠支族人閔致祿的女兒。閔家原本是望族,但此時已經沒落。 1851年農曆九月廿五日,閔致祿在四麵透風的草房裏得一女。這是他的獨生女兒。女兒八歲時,閔致祿在貧寒中撒手人寰。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孤苦零丁的閔氏女為生活所迫,很小年紀便到京城幾家親戚家走動求助,自然對世態炎涼有著刻骨銘心的體會。這種處境造就了她機巧多思、從容處事的本領。這多少有點像大院君,也可能就是她進入大院君視野後立即被選中的原因。然而,其中也隱伏著二人難以兼容的宿命結局。

1866年3月,朝鮮國王要大婚。閔氏女正式成為王妃,這年她16歲,高宗15歲。

翁媳傾軋

入宮最初三年,閔妃嚴守國母儀製,克盡為媳孝道,很得翁婆滿意。但令她不安的是,她的小丈夫對她有點敬而遠之,而對另一個女人李尚宮卻顯示出情竇初開的少男熱情。於是,妻妾爭寵的好戲開始了。帝王家的後宮爭寵總是彌漫著血腥味。

在當時的朝鮮王宮,圍繞在國王身邊的、有機會得到王幸的女人,除去其正職妻子王妃外,還有名目繁多的副職、副副職,色彩繽紛一大片。這些女人在名份上不能與王妃爭位,但隻要得到國王喜歡,便可以晉級。如果肚子爭氣,能產龍子,而更幸運的是她兒子被選為王位接班人冊封為世子,那麽母以子貴,有朝一日她可能會成為後宮大腕----王大妃。

閔妃內心產生了隱隱的危機感。但她從小煉就的遇事泰然自若的功夫使她從來不把內心的憂慮和忌恨掛在臉上。她埋頭讀書,排遣內心的鬱悶,她將《春秋左傳》及其他一些帝王治世經典讀得爛熟於心,為日後弄權禦國打下了基礎。

閔妃埋頭讀書,國王和李尚宮一對青春男女打得火熱,不久便有了享樂的結晶:李氏得子。這是1868年4月的事。

高宗國王高興得手舞足蹈,其父大院君更是滿臉喜色溢於言表。因為長孫出世,在大院君看來,這是王族血脈複旺、國祚延綿的顯示。於是,在一片歡呼聲中,這個嬰兒被賜號完和君,未來的東宮世子即此嬰無疑。

這對閔妃是一個沉重打擊。熟讀本朝故事的閔妃,每每想起那些成為宮廷陰謀的犧牲品的女人,就不禁驚出一身冷汗。要想把握住自己的命運,自己手中就要有決定命運的權力。而此時大權在握、一言九鼎的大院君因得庶孫而歡喜若狂的情景在刺激著閔妃,她暗下決心,為了自己的未來,為了懦弱丈夫的王位,她一定要奪權。為此她開始悄悄地行動了。

她組織自己的人馬,不動聲色地把閔氏子弟安插到政府各個部門,再拉籠大院君的親舊部下,又結交清議尋找“槍手”。當時儒林中不乏對大院君鐵腕統治不滿的人,如名震一方的巨儒崔益鉉等,就經常縱論大院君之失。閔妃立即指使親族前往聯絡。

這樣,一度被大院君視為後宮小女子的閔妃,就在他毫無察覺的情況下組織起了一支強大的反對派勢力。

1871年閔妃終於得子,她興奮異常,認為這下可有以嫡奪庶、清除頭上陰影的機會了。誰知此嬰兒一連數日大便不暢,大院君進山參醫治,服藥三天後竟然夭折,這使閔妃的期望頓時化作了清煙。她痛不欲生,更加堅定地認為這是大院君有意所為,遂暗中切齒。

此時朝鮮王朝正經曆著空前的內憂外患。北方天災,邊民外逃;美國武裝商船入侵被民燒毀,揚言報複,派艦來攻;德國人潛入朝鮮企圖盜掘大院君父南延君墓未果;民間有人煽動造反;國家糧倉失火,損失慘重。更為危險的是,日本明治維新後向外擴張,“征韓論”甚囂塵上。

閔妃認為條件成熟了,開始出擊。他首先離間國王父子關係,說服20歲的高宗臨朝親政,然後鼓動言官臣僚上疏彈劾大院君,在朝野掀起一股強勁的倒大院君風潮。

大院君被這突如其來的波濤打得不知所措,一時難以找到說得過去的理由阻止業已成年的國王親政,遂被迫隱退雲峴宮私邸。這樣,大院君苦心經營了十年的政權,竟突然被尚是小女子的兒媳顛覆了。是年1873年,閔妃23歲。

“寥落古行宮,宮花寂寞紅。白頭宮女在,閑坐說玄宗。”一首唐詩常常激起先賢後人對唐玄宗李隆基一世風流的遐想。“天生麗質難自棄”的楊貴妃——楊玉環,讓大詩人白居易揮就了流傳千古的《長恨歌》。

如今,著名文史專家、文物雜誌總編輯葛承雍先生經過研究發現,楊貴妃外,唐玄宗的姬妾中,還有一個“弦鼓一聲雙袖舉,回雪飄飄轉篷舞”的胡旋女,一個來自中亞的“洋貴妃”!

野那:“最喜歡的人”

唐玄宗有29個女兒、30個兒子,記錄在案的皇後嬪妃有劉華妃、趙麗妃、錢妃、皇甫德儀、武惠妃、柳婕妤等20人,還有一些嬪妃失傳,其中最令人蹊蹺的是“曹野那姬”。《新唐書》的《諸帝公主傳》僅載:“壽安公主,曹野那姬所生。”

葛承雍說:“對於壽安公主的生母‘曹野那’,學界長期無疑無考。但是,隨著絲綢之路東西方文化交流史研究的逐漸深入,中亞的粟特人與古代中國的密切關係日顯重要。”

在魏晉隋唐時代,“姬”是人們用來稱呼年輕貌美女性的,是代表女性身份的一種稱謂。“野那”是外來語,而“曹”姓是出身中亞曹國的粟特人入華後改用漢姓時常用的姓氏。“曹野那”是不是來自中亞曹國的人?

據記者了解,曹國是中亞粟特地區的一個國家,地跨今日的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隋唐時期,中國一般對來自粟特地區的人以國命名,著名者如“昭武九姓”。與米氏、史氏、康氏、安氏等以國為氏一樣,來自曹國的曹氏是進入或居住在中國境內最常見的粟特姓氏之一。

葛承雍說,敦煌吐魯番文書透露出豐富的姓名信息,大大擴展了後人對“曹”姓的研究。吐魯番出土的文書記載有曹延那、曹野那等粟特人名,桂林西山石室有唐代景龍三年(709年)安野那題名。

“曹野那姬的名字無疑是漢文轉寫,曹是以曹國為姓氏的粟特人通例稱呼,‘野那’二字明顯是一個粟特人常見的名字,其粟特語原意是‘最喜歡的人’,俊男靚女都可用此名,無非是男的長相精神,女的長相漂亮。”葛承雍說。

葛承雍說:“曹野那的名字沒有改變胡音,說明她漢化尚不深。一般說來,如果外來粟特人在取名習尚上多用漢名,則說明漢化已經很長很深,那就很難判斷她是不是粟特人。

曹野那:中亞的胡旋女?

作為“開元盛世”的締造者,唐玄宗擁有“後宮佳麗三千人”,其中一名名叫“曹野那”的女人,曾經是唐玄宗一度迷戀的姬妾。那麽,作為一名外國女子,她是如何來到中國,且有機會接近唐明皇的呢?

根據曆史文獻的線索和近些年來國內外學者對入華粟特文化的深入研究,入華中亞女性的來源主要有三種可能:

首先,來源於絲綢之路上的胡婢販賣。唐代龜茲和於闐都置有女肆,西州繼承高昌遺留下來的奴婢買賣市場興盛,尤其是買賣胡人奴婢特盛。葛承雍說,當時京城長安奴婢價格相當高,每人合絹250匹,而西州才40匹,長安是西州的6倍,刺激來往中原的行客和興生胡們購買胡婢帶往關中、江淮地區。

其次,是長安粟特胡人聚落的粟特女子。中亞九姓胡流寓遷居長安的人員較多,特別是來往於絲綢之路上的胡人,常常以到長安為貿易中轉樞紐或目的地,後來,他們多客居長安。

史載,長安西市作為唐長安最大的消費市場和商品集散地,其主力軍就是胡商,他們開設鋪肆,坐商經營牟利,行商奔波供貨,一般皆有家口寓居長安,娶妻生有子女,出現有許多“土生胡”,即胡人血統二代或三代的移民後裔。長安酒肆中美貌如花的“胡姬”中可能有曹姓胡人女子。

此外,皇家梨園中有不少胡人藝術家,胡姓曹家的女子作為樂戶身份入宮有可能被選為皇帝姬妾。但曹野那姬如果是出生於長安胡人樂戶家庭,一般不會再使用“野那”這樣的粟特名。

第三,是來源於中亞粟特人進貢的“胡人女子”或“胡旋女”。中亞昭武九姓胡與唐王朝正式交往經常通過“貢”與“賜”作為手段,而且次數可觀,種類繁多。

長期致力於中西交流史研究的蔡鴻生教授根據《冊府元龜》統計,唐代九姓胡從高祖武德七年(624年)到代宗大曆七年(722年)計100年間,共入貢 94次,其中曹國8次。特別是八世紀上半期阿拉伯帝國向東不斷軍事進攻,對中亞諸國步步進逼,迫使他們向中國求救,唐玄宗時代就占了一半以上,天寶四載 (745年)曹國國王哥羅仆祿呈貢表,明確希望從阿拉伯人威脅下掙脫出來,願做一個唐朝的小州。如此一來,進貢胡旋女也是自然的。

葛承雍說:“史載,開元期間俱密國進獻胡旋女子,康國進貢胡旋女子,史國多次進獻胡旋女子,米國曾經一次進獻胡旋女子3人。作為傳統慣例,曹國進貢胡旋女等自是應有之意。”

“作為能歌善舞、儀態萬方的漂亮女子,胡旋女是外國女性中最容易接近皇帝的。曹野那應該是開元年間曹國進貢的胡旋女,因色藝贏得玄宗喜愛進入後宮。這和靠‘善歌舞,曉音律’迎合玄宗大悅的楊貴妃是一樣的。”葛承雍說。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mayl 回複 悄悄話 野那 = Yanna, in Arabic?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