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小人物,大曆史”——諧音“王八蛋”的中央委員

(2010-10-31 01:53:16) 下一個

  “小人物,大曆史”的說法,放在王百得身上再恰當不過。說是小人物,他出身農民,後來成為煉鋼工人;說是大曆史,他後來在文革中鬼使神差地當選為了中共“九大”、“十大”中央委員,而且得票與毛澤東一樣——全票當選。

  “小人物”一夜成名

  王百得原名叫王白旦,於1935年出生在太行山區,是地地道道頭頂高粱花子的農民。中共建政後,他先是在太原鋼廠當工人,因為機靈,學東西快,後來作為骨幹“支援”到齊齊哈爾的北滿鋼廠。

  1969年中共“九大”召開以前,他已是北滿鋼廠的一名黨員技工。當時,上級把一名參加“九大”的名額分配到北鋼,條件是:有七年以上黨齡的煉鋼工人。那時廠革委會成員要麽不是黨員,要麽是黨齡不到七年,陰差陽錯,王白旦被選為“九大”代表,去了北京。

  1969年4月1日,中共“九大”在毛澤東主持下開幕。4月24日下午進行正式選舉,到會代表1510人。大會主席團提名的170名中央委員和109名候補中央委員全部當選。當宣布中央委員候選人、工人代表王白旦以全票當選時,會場立即響起一片議論聲。

  這名工人代表看來毫無政治生活經驗,但有趣的是,等額選舉往往是知名度越低得票率卻越高。此人在全國毫無名氣,誰也不會故意把他劃掉,而他自己又不懂得謙虛,結果使自己成了170名中央委員中得票惟一與毛澤東“平起平坐”的人。散會後,許多人都憤憤不平地大罵這名工人太不謙虛。

  周恩來:王白旦名字不好聽

  要當中央委員了,王白旦的名字成了問題。據說,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某個會議室,主持會議的周恩來說了一句:“王白旦,這名字念白了不太好聽啊。”眾委員笑了:“應該改改名,中央委員怎麽能叫王八蛋。”

  時任文革小組組長的陳伯達當時號稱老夫子,他略加思考後說:“我給他改個字,‘旦’字底下加一豎為‘早’,音變意不變。”次日,“九大”中央委員名單正式公布,“王白早”名列其中。

  普通工人當上中央委員,又被當時炙手可熱的大人物“賜”了名,頓時在寒冷的北方重鎮齊齊哈爾掀起一陣熱帶旋風。豔羨、讚美、頌揚,一夜之間,任命書下來了,廠黨委副書記的頭銜落到了“王白早”頭上。

  江青為“王白早”再改名

  1970年8月,在廬山召開的中共九屆二中全會上,陳伯達因為支持林彪在政治上被判了死刑,有人就提出了陳伯達為“王白早”改名一事,提議成立專案組,幸而周恩來解了圍:“改名是我提議,陳伯達改的。這件事我負責,不能叫工人背包袱。”沒想到,江青知道此事後說:“我再給他改一個名,在原基礎再加幾筆,叫王百得吧。”

  再次改名,王白旦很不情願,他想:“又改名,上次有總理保護,我和陳伯達沒牽聯上,下次,誰又能為我說話?”不過,江青畢竟是毛澤東夫人,當時他還是服從了“中央決定”。以後,在黨的“十大”上,王百得成為一百名中央候補委員的成員。

  “文革”結束後,不測的政治風雲再次向這個家庭襲來。他那段被陳伯達、江青二人改名的曆史,使他被列為市“揭批查”的重點審查對象,從1978年起,先是被審查八個月,等待處理則延續了三年多。

  但審查團將所有電文、信函查了個底朝天,也看不出他與陳、江有什麽“特殊關係”。有人建議王百得把名字改回去,免得沾晦氣,王百得卻來了倔勁兒:“名是名,我是我,改不改有什麽關係。”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baixianwan 回複 悄悄話 老毛不也投了自己一票嗎,工人王白旦為什麽就不可以?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