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蔣介石曾經非常認真地研究毛澤東著作和馬列主義(組圖)

(2010-10-30 08:12:29) 下一個

  共產黨究竟怎樣治黨?蔣介石在“改造”國民黨之時,其內容乃至有關文件所用的術語,都會使人想到中國共產黨的延安整風運動、毛澤東建黨思想的基本理論和基本原則。所以,後來台灣有人戲稱:蔣介石才是真正最早的“學習毛主席著作的積極分子”。

  1949年初,蔣介石下野回到溪口。經過三個月的思考與探討,蔣介石意識到國民黨失敗的原因,主要在於國民黨內部存在著種種腐敗行為。敗退台灣以後,蔣介石指定“中央改造委員會”正式接掌“中央黨部”的職權。國民黨“改造”運動大張旗鼓地開始了。

  在此期間,蔣介石還經常與蔣經國探討這樣一個問題:共產黨究竟怎樣治黨?老年生活報載文:蔣經國畢竟長期留蘇當過聯共布黨員,做過黨的基層工作,他對共產黨的理論、政策、工作方針是熟悉的。尤其是他非常注意中共的延安整風,他對國共兩黨的差距也一清二楚。於是,他認真地向蔣介石建議:“不妨認真研究共產黨延安整風的文件,特別是毛澤東的一些著作。”

  1950年8月,蔣介石對麥克阿瑟說:我說我是鄭成功,他們說是吳三桂,羞顏以對啊


  於是,蔣介石通過公開或秘密的手段,搞到一批中共的整風文件和毛澤東的著作。非常有趣的是,蔣介石愈是認真研討毛澤東的一些著作,特別是中國共產黨的整風文獻後,愈發對國民黨的腐敗深惡痛絕,大加申斥。同時,卻又對他的老對手毛澤東所領導的中國共產黨毫不掩飾地表示欣賞。

  蔣介石在“改造”國民黨之時,其內容乃至有關文件所用的術語,都會使人想到中國共產黨的延安整風運動、毛澤東建黨思想的基本理論和基本原則。所以,後來台灣有人戲稱:蔣介石才是真正最早的“學習毛主席著作的積極分子”。

  國民黨的“改造”整頓,不但對於國民黨退台初期的混亂政局起了一定的穩定作用,同時,對台灣的經濟發展也起到促進作用。從這個意義上說,國民黨“改造”運動成了國民黨發展史上起死回生的一個重要的轉折點。

  蔣介石日記:迷戀馬列主義

  1918到1926年,時當蔣介石32歲到40歲之間,這一時期,他追隨孫中山革命,和共產黨合作,是他一生中比較重要的時期。一個人的日記往往最能反映他的內心世界。從近來解密的《蔣介石日記》來看,蔣介石也曾對馬克思主義產生過濃厚興趣。以下一些內容節選自呂芳上《找尋真實的蔣介石——蔣介石日記解讀》。

  吸納新潮,崇拜舊學

  五四以後,新思潮大量湧入,知識分子們如饑似渴地閱讀各種新式書報,企圖從中找尋救國真理,蔣介石也不例外。

  這一時期,他把“研究新思潮”列為自己的學課,自覺地、有計劃地閱讀《新青年》等刊物和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等方麵的書籍,儼然是個思想開通、追求進步的新派人物。

  蔣介石閱讀《新青年》始於1919年,至1926年,在他的日記中不斷出現有關記載。如:

  1919年12月4日日記雲:“看《新青年》雜誌。”

  1919年12月5日日記雲:“上午,看《新青年》。往訪林士及執信。下午,看《新青年》。”

  1919年12月7日日記雲:“看《新青年》,定課程表。”

  1919年12月10日日記雲:“看(《新青年》)易卜生號。”

  1920年4月9日日記雲:“在船中看《新青年》雜誌。”

  1926年4月21日日記雲:“上午看《新青年》雜誌。”

  1926年4月22日日記雲:“上午看《新青年》。”

  1926年5月5日日記雲:“下午看《新青年》雜誌。”

  五四以後,各種新式刊物如雨後春筍,但蔣介石對《新青年》似乎情有獨鍾,除該刊及北京大學羅家倫等編輯的《新潮》外,別的刊物蔣介石很少涉獵。

年輕時的蔣介石

  經濟問題是社會發展和變革的中心問題。從蔣介石日記中可以發現,他曾經用相當多的精力鑽研經濟學的有關問題。如:

  1919年12月8日日記雲:“下午,看孟舍路著《經濟學原論》。”

  1919年12月12日日記雲:“看津村秀鬆著《國民經濟學原論》第一章。”

  1920年2月6日日記雲:“看《經濟學》,至《社會主義》止。”

  1925年3月30日日記雲:“船中看《經濟學》,如獲至寶也。”

  1925年5月4日日記雲:“上午看《經濟思想史》。以後擬日看《經濟思想史》及《將帥之拿破侖》數十頁。”

蔣介石和毛澤東

  在閱讀經濟學有關著作的過程中,蔣介石也偶爾寫下他的感想。1920年1月16日日記雲:“看經濟學,心思紛亂,以中國商人惡習不除,無企業之可能。 ”同年2月7日日記雲:“看《經濟學原論》完。津村主張,皆調和派的論調,其中不能自圓其說者亦隻顧滔滔不絕,誠實堪笑,亦甚堪憐也。”

  馬克思主義太深奧了!

  研究經濟學不可能不研究馬克思主義。在這方麵蔣介石同樣投入過相當的精力。如:

  1923年9月6日日記雲:“下午看馬克思經濟學說。”

  1923年9月21日日記雲:“下午看馬克思學說。”

  1923年9月22日日記雲:“下午看《馬克思學說概要》。”

  1923年10月4日日記雲:“上午複看《馬克思學說概要》,習俄語,下午看《概要》。”

  1923年10月7日日記雲:“看《馬克思學說概要》。”

  1923年10月9日日記雲:“下午看《學說概要》。”

  馬克思的經濟學說給蔣介石的第一印象是深奧難讀。據他自述,《馬克思學說概要》的“經濟主義”部分,他讀了三遍,還感到“不能十分了解,甚歎馬克思學說之深奧也”。有時,他不得不掩卷而去,但是,讀來讀去,他終於讀出了滋味,甚至讀出了“趣味”:

  1923年9月24日日記雲:“今日看《馬克思學說概要》,頗覺有趣。上半部看不懂,厭棄欲絕者再。看至下半部,則倦不掩卷,擬重看一遍也。”

  1923年10月18日日記雲:“看《馬克思傳》。下午,看《馬克思學說》樂而不能懸卷。”

  看書看到了“不能懸卷”的程度,說明蔣介石對馬克思主義已經有了相當了解並且相當有感情了。

  《共產黨宣言》是馬克思主義學說代表作,對該書,蔣介石也有涉獵。

  1923年10月13日日記雲:“晚,看《共產黨宣言》。”

  1923年10月16日日記雲:“看《共產黨宣言》。”

  從蔣介石日記中,還可以看出,他還多次閱讀《列寧叢書》,印象良好。1925年11月10日日記雲:“晚,看《列寧叢書》第五種。其言勞農會與赤衛軍之組織與所犧牲之價值,帝國主義之破產原因,甚細密也。”同年11月21日日記雲:“看《列寧叢書》。其言權力與聯合民眾為革命之必要,又言聯合民眾,以主義的感化與訓練為必要的手段,皆經曆之談也。”


抗戰初期的蔣介石

退守台灣的蔣介石,忽然間蒼老了很多

  在閱讀馬克思主義著作的過程中,蔣介石接受了某些影響。

  1925年11月,他準備為黃埔軍校第三期同學錄作序,打算既談人生觀,也談宇宙觀,苦無心得,最後決定重點闡述“精神出自物質,宇宙隻有一原”二語,顯然,這是馬克思主義唯物論的基本觀點。不過,這一時期,蔣介石又讀到了《太〔泰〕戈爾傳》一書,使他又從馬克思主義身邊走開了。

  同年11月12日日記雲:“太〔泰〕戈爾以無限與不朽為人生觀之基點,又以愛與快樂為宇宙活動之意義。列寧以權力與鬥爭為世界革命之手段。一以唯心,一以唯物。以哲學言,則吾重精神也。”

  這段日記表明:在唯心與唯物的二元對立中,蔣介石選擇了“唯心”;在“愛與快樂”和“權力與鬥爭”的二元對立中,蔣介石選擇了泰戈爾學說。這成為他後來走向基督教,拒絕馬克思的起點。

  這一時期,蔣介石也曾深入地研究過德、法、俄諸國的革命史。1923年,他認真地讀過《德國社會民主黨史》。1926年,他在閱讀《法國革命史》的過程中發現俄國革命和法國革命之間存在著密切的關係。6月9日日記雲:“看《法國革命史》,乃知俄國革命之方法、製度,非其新發明,十有八九,皆取法於法國及改正其經驗也,可寶貴也。”可見,他對俄國革命中的許多做法是持肯定態度的。

  其後,他認真地閱讀《俄國革命史》一書。6月23日、26日、27日、28日,其日記都有閱讀該書的記載。7月21日,他開始閱讀《俄國共產黨史》。 8月11日,他在向衡州進發船中繼續閱讀《俄國革命史》,並且在日記中寫道:“甚覺有益。”值得注意的是,一直到1931年12月,他還在閱讀該書。蔣介石後來雖然反蘇反共,但是,在他的統治術中,仍然有不少來自蘇俄的東西。

  1949年10月1日的蔣介石

  《現代快報》曾載文,講述了1949年10月1日這天的蔣介石。

  這一天,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之上,向全世界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舉國歡慶,華夏沸騰。這是每一個中國人都會銘記的重要時刻,尤其是對這個人,似乎更加難忘,此人就是毛澤東的“老對手”——蔣介石。此時此刻,他在哪裏?在做什麽?這位曾經在中國曆史舞台上扮演過重要“角色”的人物,是如何度過這刻骨銘心的一天的?


蔣介石開會照片

  放棄空襲計劃


  1949年10月1日。清晨。廣州東山梅花村32號陳濟棠公館——蔣介石在廣州的居所。

  蔣介石的官邸死一般寂靜。突然,電話鈴聲響起,打斷了正在思考的蔣介石。國民黨空軍司令周至柔已經打過幾次電話了,但蔣介石一直猶豫不決。每一次,周至柔得到的回答都是“再等等”。

  “校長,再不起飛,我們就不能按時到達了。”周至柔焦急地向蔣介石說出了最後的底線。

  蔣介石猛地站起身,對著話筒說:“任務取消。”

  周至柔大惑不解,問:“校長,請再考慮考慮,我們準備得很充分,保證完成任務。”

  “任務取消。”蔣介石又一次更加堅定地重複一句,然後放下電話筒,慢慢地坐回沙發,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方麵,則出於對蔣介石孤注一擲冒險一搏的警惕,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的閱兵式上,解放軍空軍飛機全部帶彈受閱,這在中外閱兵史上是極罕見的。

  惟一的浮木

  蔣介石還是寄希望於美國政府對他繼續支持和對新中國政府遏製的。此刻的蔣介石正在急切地等待著一個消息。通過總機,他接通了美國的電話,話筒裏傳來夫人宋美齡熟悉的聲音,蔣介石心中一陣興奮。

  當宋美齡講到美國政府決定繼續承認蔣介石政權,而不承認北京政權時,蔣介石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連聲說:“好!好!好!”

  為了爭取美國更多的援助,1948年11月28日,蔣介石派夫人宋美齡前往美國遊說。但迎接她的盡是一些美國的二流官員。深感失落的宋美齡在發回國內的第一封電報上說:“沒有人對我們感興趣。”

旁觀宋美齡畫畫。蔣介石退守台灣後的生活

  無限失落

  1949年10月1日。上午。

  心情煩亂的蔣介石來到院中,下野已經8個多月的他在院子裏來來回回踱著方步,低頭不語,陰沉沉的臉上沒有一絲笑容。雖然剛才收音機裏傳出的共產黨新聞,將他稱為“蔣賊介石”,使他非常生氣,但讓他更清醒地認識到:目前,惟一要做的事情並不是對付共產黨,而是要盡快複職就任總統,依靠廣州或台灣,東山再起。可是,此時代總統李宗仁就是不交權,蔣介石十分惱火。

  1949年9月中旬的一天。“今天我是以國家元首的身份來和您談話。”李宗仁一開口就擲地有聲,蔣介石頓感來者不善。

  蔣介石默坐著聽李宗仁曆數其過失時,麵色極為尷尬。

  李宗仁見蔣介石低頭靜聽如此嚴厲的詰責尚能容忍,沒有咆哮和反唇置辯,遂不再多說,起身告辭。蔣介石一直把李宗仁送到樓下。反身上樓的蔣介石氣得麵色鐵青,忍無可忍,咆哮道:“娘希匹,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李宗仁是個什麽東西,也來教訓我,我叫你立刻滾蛋。”

  次年李宗仁以“胃疾劇重”為由,赴美就醫。3月1日蔣介石宣布繼續擔任“中華民國總統”職務。

 

蔣介石晚年照片。他常喜爬山,然後靜坐台階上默想,衣服穿得一絲不苟

  最後的希望

  1949年10月1日。下午。

  蔣介石一直守在收音機旁收聽著中共的新聞,每聽到他的許多老部下參加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慶典的消息時,蔣介石就憤然站起,破口大罵:“娘希匹,一群混蛋,老蔣待你們不薄,一群賣身求榮的王八蛋!”除此之外,蔣介石沒有說過其他的話。

  據美國人易勞逸著《毀滅的種子》一書,蔣介石的失敗有一個原因,是他的許多部隊倒戈投向共產黨。事實上,1949年全國解放前夕,國民黨高級將領率部起義投向共產黨已成為大勢所趨。

  夜深了。然而此刻的蔣介石仍然輾轉反側,無法入睡。他煩躁地反複調換著收音機頻率。

  這時,收音機裏報道了一則北京破獲一起國民黨特務破壞活動的消息:“陰謀在人民政協開會期間進行搗亂活動的國民黨反動派特務分子木劍青,於20 日為北京市人民政府公安局逮捕。該犯為國民黨中統局特務,化名王建坤,於9月2日來京……經北京市公安局連日偵審,特務匪犯木劍青已初步供出該案為國民黨中統局有計劃之搗亂活動……”

  蔣介石的如意算盤再次落空,一股無名火直躥上腦門,他不由得大發雷霆:“一群廢物!”

  對蔣介石來說,1949年10月1日這一天也許是他一生中最漫長、最難過、最刻骨銘心的一天吧。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