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民國孫殿英為什麽敢明目張膽挖慈禧大墓(圖)

(2010-10-30 04:33:57) 下一個

  中國最後一個封建王朝清代的帝王陵寢,從建陵年代和地理位置,可分為清初關外三陵、清東陵和清西陵三個陵區。關外三陵都在遼寧,為安葬著清太祖努爾哈赤先輩的永陵、安葬著努爾哈赤和皇後葉赫那托(拉)氏的福陵和安葬著清太宗皇太極與孝端文皇後的昭陵。

  清西陵為雍正所辟。雍正得位不正,死後不敢葬在父親康熙身邊,就在北京西南方一百二十公裏、河北省易縣城西十五公裏的永寧山下另建陵區,與原有的東陵相對而稱西陵。

  這裏埋葬著雍正、嘉慶、道光、光緒四個皇帝及他們的後妃、弟兄、公主、阿哥等八十人。

  清東陵位於河北省遵化縣西北部馬蘭峪的昌瑞山南麓,西距北京市區一百二十五公裏,是中國現存建設規模最大、體係最完整的古帝陵建築。清東陵埋葬著順治(孝陵)、康熙(景陵)、乾隆(裕陵)、鹹豐(定陵)和同治(惠陵)等五位皇帝,以及慈安(普祥峪定東陵)、慈禧(普陀峪定東陵)等十四個皇後和一百三十六個妃嬪,麵積達七十八平方公裏。

  清朝曆史有漫長的二百六十八年。經過兩個世紀又六十八年的搜刮,統治者積累起了無盡財寶。帝後們生前窮奢極欲,死後更把大量稀世珍寶埋進了自己的墳墓,期待在另一個世界繼續享用。金碧輝煌、美侖美奐的帝王陵,其實就是人民遭受殘酷壓榨和掠奪的證明,也是封建罪惡的集中見證。



慈禧棺木


  但是,另一方麵,耗費數不清的財富和人類智慧的帝王陵,也是全民族的曆史文化遺產,具有不可再生的極高價值,對它們的破壞和劫掠,是對國家、民族乃至人類曆史文化的嚴重罪行。

  清東陵之所以比其他兩個陵區出名得多,不僅因為康熙、乾隆和慈禧太後這三位清史上名頭最大的帝後埋葬在這裏,更多是因為清東陵在民國發生了被盜掘的大案。尤其是1986年西安電影製片廠拍了一部叫《東陵大盜》的電影,詳細描述了這樁發生在1928年7月的民國大案。那時電影業可不像如今這麽蕭條,正是其神氣活現的黃金時代,一部好一點的影片往往擁有億萬觀眾,其巨大的傳播力讓民眾對此案和做案人、軍閥孫殿英耳熟能詳。

  我們要問的是:這麽一個巨大寶庫,在民國亂世保護不力的情況下,孫殿英動手之前就沒別人覬覦、動手嗎?孫殿英自己對這種喪心病狂的罪行有什麽辯解、說道嗎?在孫殿英盜陵之後,還有別人朝東陵下過手嗎?

  回答很明確:在孫殿英動手之前,早有人對這座寶庫躍躍欲試;孫殿英本人當然不會說:“我就是財迷心竅,所以盜墓!”他自有一番振振有辭、甚至大義凜然的辯護;而在他之後,清東陵不但沒有得到妥善保護,反而在1945年底遭受了一次更大的浩劫!

  清朝未亡的時候,清東陵是何等森嚴、神聖之地。

  孫殿英之前,著手盜掘清東陵的是馬福田和王紹義。馬福田原為土匪,糾集一幫人靠綁票過日子;1927年,馬福田接受招安,帶著其六百餘人的匪幫加入奉軍,搖身一變為團長。王紹義早年當過修墓工匠,從二十歲起加入匪幫,後來成為馬福田的親信參謀。

  1928年6月,在北伐軍的打擊下,馬福田見奉軍大勢已去,便將其人馬拉上山重新為匪,在老家馬蘭峪打家劫舍。他一邊幹了幾起搶奪錢財並火燒十幾家商鋪的“小生意”,一邊派人潛入東陵窺測動靜,看有無盜掘的可能。盜掘東陵是他藏在心中多年的夢啊!這個時候正是奉軍退走而北伐軍還未開來、東陵沒有一兵一卒看護的真空時候,他大喜過望,立即意識到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絕好時機,此刻不幹,更待何時?馬福田立即率領匪眾開進東陵,開始實現他的多年願望了。

  在短短的幾日內,東陵地麵殘存的所有值錢的物件以及黃花山中的幾座皇家墓葬,幾乎被他率眾匪洗劫一空。就在馬福田對東陵內帝後的陵寢正要下手之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孫殿英大帥登場了。

  孫殿英本是有來曆的人。崇禎十一年(1638年),清兵繞道入長城,深入京都南,進攻高陽城。告老還鄉的明朝兵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孫承宗率家人及全城居民守城抗清,終因清兵勢眾,城破被俘。孫承宗誓不降清,清軍將這位七十多歲的老人活活勒死,接著將孫家滿門老小和全城百姓屠殺幹淨。隻有孫承宗四子孫鎬一支在城破時逃出一個保姆,帶出了個男嬰。

  這個男嬰後在河南永城長大落腳,他就是孫殿英的祖上。

  孫殿英因出過天花而得外號“孫大麻子”,他幼時父親又被旗人殺害,生活貧苦。

  母親對他特別溺愛,使其從小養成了無法無天的習慣;長大一點就天天混在賭場,以賭博為生,還練就了任何麻將牌他拿手一摸就知是什麽牌的絕活;後來又從事鴉片販運,並加入河南西部的民間組織廟會道,憑著過人的機靈逐漸混到廟會道的頭目。因肯下血本各方打點,他販運鴉片、製造毒品遠銷上海,獲利極豐。

  1922年,“秀才將軍”吳佩孚在洛陽時,嚴令緝捕孫殿英這個大毒販,他在洛陽不能立足,就逃往陝州。

  他糾集了一批土匪、賭鬼、煙販等組成隊伍,稱雄一方。為謀取更大的勢力,孫殿英先後投奔過豫西鎮守使丁香玲、國民軍軍長葉荃等人,後又轉投“山東王” 張宗昌,受到同是土匪出身的張宗昌賞識。1926年春,張宗昌與李景林合力向國民軍反攻,孫殿英率部襲擊了國民軍第三軍所屬徐永昌部,為張宗昌立下了顯赫戰功,張宗昌即將孫部改編為直魯聯軍第三十五師,後又擴大編製,以孫殿英為軍長。當直魯聯軍在北伐軍打擊下節節敗退之際,善於見風使舵的孫殿英又投靠時任國民革命軍第六軍團總指揮的徐源泉,孫殿英任第十二軍軍長。

  他變成了國民革命軍的軍官,率部在河北遵化一帶駐防。1928年初夏,孫殿英率部駐紮薊縣馬伸橋,這裏與清東陵隻有一山之隔。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