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24歲的彭德懷娶了不滿12周歲的小女為妻(圖)

(2010-10-30 04:26:25) 下一個

核心提示:老彭是共軍第一猛帥,打硬仗,打狠仗,打得美國第一次在沒有勝利的停戰書上簽了字。彭總發威時性如烈火,安靜時劍拔弩張。他脾氣倔強,命運多舛,婚戀也是大不幸運。

彭德懷(1898-1974),原名得華,譜名清宗,字石穿,1898年生於湖南湘潭烏石鎮,6歲開始讀《三字經》和《論語》,但10歲就出門討飯,聖賢的境界與貧窮的現實相距太遠。他初戀表妹周瑞蓮,兩人青梅竹馬,1918年訂下婚約。但彭德懷離家投軍,去尋找“窮人的道理”之時,周瑞蓮家卻因地主逼債,父親被逼死,瑞蓮也為反抗賣身抵債而跳崖身亡。時為1920年,彭德懷剛混到一個小排長,對這個吃人的社會,他能有什麽辦法呢?老彭一生為窮人說話,40 年後還到瑞蓮家的故址低首徘徊,他是從小就看透了這個世界的不公平也。

所以彭德懷雖然身在吃喝嫖賭的舊軍隊,但他跟同營戰友黃公略等早就約法三章:不做壞事,不貪汙腐化,不擾民。1921年,他認識了一個13歲的青樓歌女月月紅,本名張素娥,因為堅持賣藝不賣身遭受毒打。彭德懷當即跟朋友們湊了170塊大洋給月月紅贖身。月月紅見彭德懷沒有相好的,情願服侍他一輩子。彭德懷卻施恩不圖報,給素娥買了船票送她回家了。老彭此舉,真是男子漢也。



彭德懷與夫人浦安修

1922年,在親友撮合下,24歲的湘軍軍官彭德懷,娶了尚不滿12周歲(冒充14歲)的貨郎之女劉細妹(過去很多勞動婦女發育成熟得早,不像現在有些女博士後 30多歲了還不懂人事),給她改名劉坤模——“女中模範”之意,讓她放足,還教她讀書寫字。(電影《路漫漫》裏細妹子的原型即劉坤模)

1928年平江起義時,彭德懷讓她回家,答應革命勝利後去接她,不料從此失去聯係。劉坤模以“匪屬”之身,漂泊輾轉,曆盡艱辛,走投無路之下,由陶鑄的母親搭線,在漢口另嫁他人,生有一女。1937年從報上得知彭德懷已經是八路軍副總司令,便修書一封,上寫“平型關彭德懷收”。老彭居然收到了,便接她到延安,給安排了工作。但二人已然不能破鏡重圓,劉坤模後來嫁給了陝甘寧銀行的一位處長、山西老紅軍任楚軒。建國後先在北京,後調到我們哈爾濱工作。80年代劉坤模還是哈爾濱政協委員,寫了本《和彭德懷在一起的日子》,對老彭還是一片深情。1987年劉坤模老奶奶回湖南烏石彭總故居參觀,寫下一詩:“橫刀人不見,烏石緬雄風,華廈開新宇,猶憶大將軍”。讀之令人落淚。

彭德懷等了老婆將近十年,其間也曾有過若幹情感風波,據說有美女紅軍、美女記者和一位著名的美女作家追求過他(猜猜是誰),其中還有金發碧眼的洋妞,雖然說法不一,但有案可查的至少兩次。老彭都沒有真正動心。那位洋妞追彭總時,老彭說:“我是打仗的,隨時都要上前線,且準備犧牲,戰爭是長期的和非常殘酷的,所以我們不能相愛。”可對方聽了此言,越發覺得老彭英雄,大叫一聲說:“我愛你!為你,我不怕任何危險!”按照“好萊塢”模式,下麵應該是什麽場麵了?可老彭居然不解風情,說了句大煞風景毀壞情節的話:“你愛我,我很感激,可我不愛你呀。”但這回見到劉坤模,他死心了。他說“這不能怪我,也不能怪她。”那隻能怪命運了。

1938年雙十節,由王明的夫人孟慶樹介紹(一說陳賡介紹),40歲的八路軍副總司令彭德懷,在延安娶了北師大著名的浦氏三姐妹(潔修、熙修、安修)中的小妹、20歲的嘉定姑娘浦安修(1918-1991),婚後無子女,但共度戰爭歲月,感情甚篤。廬山會議後,浦安修幾經斟酌,終與彭德懷在60年代脫離關係。當時老彭切開一個大梨,二人各吃了一半。特殊時代,情有可原,外人也不好說三道四。1959年,彭德懷在政治鬱悶中曾對秘書說:“我現在很思念劉坤模同誌!”此言頗值回味也。文革中,北師大揪鬥彭德懷,把浦安修也抓來陪鬥,彭德懷大喊:“我和她早就分手了,她是無辜的!”但浦安修還是受了皮肉之苦,差點自殺。晚年中央仍然承認她是彭德懷夫人,參與了《彭德懷自述》的整理工作。

老彭一生無兒無女,所有婚戀均無善終。除了抗美援朝回國後,以功高蓋主之威,喑嗚叱吒了那麽幾年之外,真沒享受過幾天順心的日子。老將們說彭總粗暴專斷,愛罵人訓人,甚至罵哭過劉伯承,包括在廬山大會上用粗話罵毛澤東,這可能都跟他心情不順有關,凡粗暴罵人者,往往是值得同情撫愛之人。

彭德懷麵相有近似朱德之處,兩人有案可查的情緣均為6次。但一望而知,朱德是個福相,而老彭是個苦相,屬於活沒少幹,肉卻沒撈著吃幾塊的苦力。要不怎麽朱德當總司令,老彭當副總司令呢。據朱敏回憶,他們兩位老總喜歡下象棋。同樣是吃子,朱德是先用自己的子將對方的子掃開,再揀出棋盤,排成一溜,有滋有味地欣賞自己的戰利品。而彭德懷吃子的模樣挺嚇人,把自己的棋子砰然砸在對方棋子上麵,然後從下麵彈出來,扔在一邊,一副提刀四顧的牛勁。老彭一悔棋,朱德就抓住他手腕圓睜眼睛叫道:“不能賴棋,放下。”彭德懷則梗著脖子:“你是偷吃,不算。”朱德說:“吃你的子,還要發表聲明嗎?戰術不行就不行嘛,悔棋算啥子。”

彭德懷說話難聽是著名的。抗戰初期,蔣介石單獨約見彭德懷,施以籠絡,問他家中有何困難,一定予以關照。彭德懷答曰:“承委座垂詢,職家早蒙何鍵主席關照過,連三代祖墳都挖了,家弟二人至今流落他鄉。”蔣介石氣得有苦難言,隻好暗恨:“不識抬舉,早晚有人收拾你!”

毛澤東說朱德是“度量大如海,意誌堅如鋼”,而說彭德懷是“誰敢橫刀立馬,惟我彭大將軍”,一個是坐帳的,一個是陷陣的,已經說得再透辟不過了。可惜彭大將軍被誇糊塗了,有一天橫刀立馬殺到毛主席的帳前,毛主席一生氣,就把他從馬上給揪下去了。

(網文)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珍曼 回複 悄悄話 很享受閱讀這樣的曆史文獻, 還有私人的幽默在內...多謝分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