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誰鍘死了劉胡蘭?—— 劉胡蘭烈士之死的網議(圖)

(2010-10-28 02:55:20) 下一個

北大教授阿憶近日在其博客中撰寫了一篇題為《在武力脅迫下,鄉親們顫抖著,鍘死了劉胡蘭》博文,文章中稱,大家耳熟能詳的烈士劉胡蘭,並非被國民黨所害,而是死於鄉親們的鍘刀之下。文章一出,就引發了廣大網友的熱議,而阿憶的這篇博文在短短兩天的時間內點擊量就超過二十多萬。

阿憶在文章中介紹說,當時因為要製作一檔名為《翻閱日曆》的節目,所以欄目組的記者就來到劉胡蘭犧牲的村莊山西文水縣雲周西村進行調查和采訪。

阿憶在文章中除了對劉胡蘭的勇敢無畏表達了欽佩,也在文章中披露了一個不為人知的細節:“這次采訪最令人震驚的是,老人們說,劉胡蘭並非被國民革命軍鍘死,而是他們用槍托擊打幾名老鄉,逼迫他們去鍘劉胡蘭,鄉親們出於恐懼,顫抖著,鍘死了他們看著長大的小閨女。事後,有的老鄉精神失常。”但在後來關於劉胡蘭英勇就義的宣傳資料中,卻“完全剝除了這個事實”,大家讀到的隻是劉胡蘭英勇不屈,慷慨就義,犧牲在敵人的鍘刀之下等類似的細節了。

阿憶博客披露劉胡蘭死在鄉親們的鍘刀下

劉胡蘭到底是怎麽犧牲的呢?是否真的像阿憶博客中描述的那樣死在鄉親們的鍘刀之下呢?帶著這些疑問,15日,新民網電話連線了山西文水縣雲周西村(現已更名為劉胡蘭村)的張書記,希望對此事進行進一步調查核實。

張書記告訴新民網:當時的敵人是閻錫山的國民黨部隊,當時一共有七名老鄉遇害,劉胡蘭是最後一個。“劉胡蘭為了保護更多的鄉親們,她主動走到鍘刀下,在敵人拿槍威脅的逼迫下,鄉親們才用鍘刀鍘死了劉胡蘭。”張書記向新民網證實了阿憶博客中所披露的內容。張書記表示,這些細節都是聽村裏的目擊者講述的,而有幾位目擊的老人們現在尚健在。但關於其他的細節,自己也不是十分地清楚。(新民網 崔菁菁)

相關鏈接:

劉胡蘭(1932—1947)原名劉富蘭,1932年10月8日出生於文水縣的一個中農家庭。8歲上村小學,10歲參加兒童團。曾任文水縣雲周西村婦救會秘書,第五區“抗聯”婦女幹事。1947年1月12日,年僅15歲的劉胡蘭,從容地躺在敵人的鍘刀下,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毛主席為她題詞:“生的偉大,死的光榮”。

阿憶博客原文

這是老版《翻閱日曆》元月12日視頻,曆史上的這一天,光緒皇帝4歲登基,第一次中東戰爭結束,劉胡蘭英勇就義,偵探小說女王克裏斯蒂病逝。不過,俺們最重視的是,劉胡蘭就義,於是派出攝製小分隊,由記者楊小光帶隊,前往山西文水縣雲周西村,采訪劉胡蘭家鄉,所獲頗豐。製作這期節目時,俺們緊急商量了一下,本著“真話可以暫時不說,但決不說假話”的一貫精神,決定哪些暫時不表,哪些予以播出,結果就是您在上麵看到的那個視頻鏈接。

首先必須指出的是,近年坊間一直有種謠傳,說劉胡蘭被鍘之前,嚇得尿了褲子,甚至還編造了各種版本的笑話。這簡直是無恥讕言,不知是何居心,傳播這樣的謠言於己於曆史有什麽好處。

據上了年紀的人說,劉胡蘭生性倔強,根本不知道什麽叫屈服,她是自己走向鍘刀的,而且毫無猶豫。無論俺們是否支持半個世紀前的那場紅色革命,事實是必須得到尊重的,勇敢無畏總該得到欽佩,尤其是一個15歲的女孩子。這一點,俺們節目毫不猶豫地予以肯定,這是令人震撼的死。

楊小光采訪還得知,劉胡蘭不知為什麽,在那萬惡的舊社會,文水縣也沒什麽補品,但她竟然身高1米70,是大個子,發育得很早,不像同齡人。這個信息固然是真,但像娛記的八卦,在節目時長很緊張的情況下,俺們決定不做播報。

另外,楊老弟特意就近年大家十分感興趣的劉胡蘭3段情感進行了大量調查,獲得了真確的說法,俺們決定編輯采訪所獲影象,予以播出,避除變態謠言,傳播正確的信息。

而這次采訪最令人震驚的是,老人們說,劉胡蘭並非被國民革命軍鍘死,而是他們用槍托擊打幾名老鄉,逼迫他們去鍘劉胡蘭,鄉親們出於恐懼,顫抖著,鍘死了他們看著長大的小閨女。事後,有的老鄉精神失常,建國後,這些鄉親遭到各種各樣的懲罰,隻是在宣傳劉胡蘭時,完全剝除了這個事實。

俺們猶豫了好久,最後認為,這個事實一下子難以讓觀眾接受,而且即使觀眾能接受,審片主任也夠戧能讓通過,於是決定忍痛緘默,以後慢慢再說。

4個月後,俺帶著父母、太太、小妞妞,驅車從文水和雲周西村掠過,獨自在心裏想著兒時這位頂天立地的女英雄,她死在鍘刀下的時候,隻有15歲……現在15歲的女孩子在做什麽……一時感慨……

我們需要知道劉胡蘭被害的曆史真相

阿憶在自己的博客上披露了關於劉胡蘭之死一個鮮為人知的細節:“劉胡蘭並非被國民革命軍鍘死,而是他們用槍托擊打幾名老鄉,逼迫他們去鍘劉胡蘭……”

阿憶的說法尚屬一家之言,有待進一步證實和研究。我所感興趣的是事件發生之後,網友們的態度。對於阿憶的觀點,有支持者,也有反對者。而後者的態度大致分為兩類,一是認為阿憶借故炒作,二是對阿憶指責甚至謾罵。

認為阿憶炒作的人說,無論是國民革命軍鍘死劉胡蘭,還是鄉親們在國民革命軍威逼下鍘死劉胡蘭,不都是敵對方鍘死的嗎,有什麽值得拿出來再說事的呢?對於這種看法,我不敢苟同。

曆史的真實與科學研究揭示物質的真理和規律一樣,是不可能達到百分之百的真實的,隻能通過一步步探究,慢慢接近事物的本來麵目。有些事實,可能隻是細節上的出入或微小的偏差,但它畢竟不是真相。

2006年7月,以色列和黎巴嫩真主黨交戰。黎巴嫩自由攝影師阿德南·哈吉拍攝以色列空襲的照片投往英國路透社,後者發現其照片有假。因為其中一張動用了計算機製圖軟件,添加了煙霧,增強了照片表達的轟炸效果。路透社不僅立即撤掉了這張被認定為造假的照片,而且在其資料庫中刪除了哈吉的所有投稿圖片,並宣布將不再接受哈吉的作品。

按某些人的理解邏輯,路透社對哈吉的造假處理不免小題大做。因為,隻是炮火的煙霧有濃有淡,反正不會改變以色列炮火轟炸黎巴嫩的事實。然而路透社認為,他們不是小題大做,而是實事求是或大題大做。至少這影響了該社新聞真實的聲譽,是不可接受的。

對待曆史的研究也一樣。我們需要以嚴謹的態度對待細節的不同,盡可能還原那些被有意無意掩蓋的真相,讓曆史更接近其本來的麵目。(《北京青年報》 張田勘)

“劉胡蘭犧牲真相”歪曲曆史

1月12日,北京某高校一位副教授在自己的博客中發表了一篇題為《在武力脅迫下,鄉親們顫抖著,鍘死了劉胡蘭》的文章,文中寫道:“《翻閱日曆》電視欄目組派出由記者楊小光帶隊的攝製小分隊,前往山西文水縣雲周西村采訪劉胡蘭家鄉。令人震驚的是,老人們說,劉胡蘭並非被國民革命軍鍘死,而是他們用槍托擊打幾名老鄉,強迫他們去鍘劉胡蘭。”(1月19日《解放軍報》)

60年前,在山西文水縣雲周西村,年僅15歲的女共產黨員劉胡蘭麵對敵人的鍘刀大義凜然、視死如歸、英勇就義。聞訊後,毛澤東主席親自為其題詞紀念:“生的偉大,死的光榮”。可以說,劉胡蘭這種臨危不懼、氣壯山河的英雄氣概,早已凝練成了一種民族精神,一種寶貴財富,激勵著一代又一代人為祖國的繁榮昌盛努力拚搏、奮勇前進。

而如今,竟有所謂的教授打著研究的幌子,歪曲劉胡蘭犧牲的真相。氣憤之餘實在不明白,劉胡蘭不管犧牲在誰之手,但罪魁禍首都是國民黨反動派,這已是不爭的事實。那麽,幾十年後不經任何考證便推出此類歪曲曆史事實的研究報告,這到底是為達到何種目的?“忘記曆史就是背叛”,這隻能說明某些人心靈上的虛無、卑微和無知。

正如網友所說,尊重曆史,牢記英雄,並非製造一個圖騰,也不是把曆史凝固和僵化,而是為更好地麵向未來。歪曲劉胡蘭犧牲真相,隻能再一次把我們的視點吸引到“什麽是英雄的本質、誰是真正的英雄、如何去尊敬英雄”的大討論中來,這也是我們更好地繼承和發揚先烈遺誌所必須明晰的首要問題。

可以說,革命英雄的事跡流傳至今,其已成為一個時代、一個曆史的符號,深深地刻入了曆史的記憶,不可磨滅。然時下,一些人對英雄的緬懷和景仰卻出現了錯位甚至是惡搞,或信仰失重,或行為失規,或道德失範,或心理失衡,在精神極端空虛無聊之時,以歪曲、惡搞英雄形象為樂事、能事,什麽“董存瑞舍身炸碉堡這一英雄壯舉是事後推測出來的”、“潘冬子的父親是‘地產大鱷’,其母親的夢中情人是李詠”之類,這不但是在肆意摧殘乃至打碎我們心中的精神雕像,也是在喧囂和暴露其自身的醜陋。

英雄不容褻瀆,曆史不容歪曲。那些冠上專家學者頭銜卻打著所謂研究的旗號專營獵奇或炒作之伎倆者,很無恥,也很可悲。(網文)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