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周恩來訪問蘇聯 蘇國防部長狂呼“你們該趕毛澤東下台了!”

(2010-10-22 08:05:51) 下一個

周恩來作為出色的外交家一生出訪很多,僅出訪蘇聯就達十次之多,特別是1964年11月的第十次,也就是最後一次出訪蘇聯頗為引人注目,因為當時中蘇兩國持續一年多的激烈論戰正在進入高潮,兩個世界上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關係幾近僵化。正在這個時候,蘇共領導集團內部突然發生了重大變故,就是蘇共總書記赫魯曉夫下台了。這時時間為1964年10月16日,當時中共中央剛發完“九評”,即《關於赫魯曉夫的假共產主義及其在世界曆史上的教訓》。也正巧在同一天,曾經備受赫魯曉夫阻止的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因此,有很多人說:毛主席真偉大,一篇評論就把赫魯曉夫趕下了台。也有人人說:中國共產黨真偉大,一顆原子彈把赫魯曉夫轟下了台。其實這幾件事之間並並沒有必要的聯係,隻是個巧合而已。至於赫魯曉夫為什麽下台,新的蘇共領導將對中國采取什麽樣的態度,中共領導人並不清楚。但不管怎麽說,老冤家赫魯曉夫下台畢竟是個好事,這正是緩和日益惡化的中蘇兩國兩黨關係的大好機會。因此,在得到赫魯曉夫下台的消息後,毛澤東立即召開政治局會議,討論我們下一步該如何走。

經過研究,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首先,外交部以毛澤東、劉少奇、朱德、周恩來的名義給蘇共領導人勃列日涅夫、米高揚、柯西金發賀電:我們衷心希望兄弟的蘇聯人民,在蘇聯共產黨和蘇聯政府的領導下,在今後各方麵的建設工作中和維護世界和平的鬥爭中取得新的成就。祝中蘇兩黨、兩國在馬克思列寧主義和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的基礎上團結起來。

其次,中共決定派以周恩來總理為團長的代表團借祝賀十月革命47周年為由同蘇共接觸,了解蘇共新領導今後對華意圖,尋求中蘇兩黨團結的新途徑。

第三,因形勢需要,今年北京破格擴大慶祝十月革命47周年活動規模。

中共中央政治局做出決定後立刻開始行動。當天,外交部就把賀電送到了蘇聯大使館,當晚廣播,第二天見報。周恩來總理也就訪蘇事宜開始著手準備。因為十月革命47周年不是大慶,也沒有蘇聯的邀請,所以,周恩來總理於10月28日、29日兩次接見蘇聯駐華大使契爾沃年科,請他轉告蘇共中央,中國將派黨政代表團參加十月革命47周年慶典活動,並同蘇共中央領導接觸,並建議蘇聯邀請所有的社會主義國家到莫斯科參加慶典。同時,周恩來總理還連續接見朝鮮、越南、阿爾巴尼亞、羅馬尼亞、古巴、保加利亞、匈牙利、捷克、蒙古、民主德國等社會主義國家駐華使節,向他們通報中共中央決議,請他們向各自黨中央和政府報告,說明我們到蘇聯的目的是尋求團結,希望各國黨和政府派團參加。由於當時蘇聯同阿爾巴尼亞已經斷交,所以,周恩來總理還特別耐心地向阿爾巴尼亞大使解釋了我們主動采取這一行動的意圖,分析了不論這一行動的結果如何對我們的共同事業都有益無害。阿爾巴尼亞大使說:他會立刻報告中央,但他相信中央不會派人去蘇聯。對此,周恩來表示理解。

很快,各社會主義國家都做出了肯定的答複,蘇聯也向我們和其他兄弟國家發出了邀請。

11月5日,周恩來、賀龍率領代表團乘專機離開北京。同日,北京慶祝十月革命47周年的活動也拉開了序幕。毛澤東、劉少奇、朱德、周恩來聯名給蘇聯新領導發了節日賀電。6日,首都各界舉行了慶祝大會。7日,中共中央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劉少奇,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務院副總理鄧小平,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彭真等中央領導同誌出席蘇聯大使館舉行的國慶招待會,彭真代表中共中央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同時,《人民日報》還發表了題為《在偉大的十月革命旗幟下團結起來》的社論。8日,《人民日報》還全文刊登了勃列日涅夫在莫斯科慶祝偉大十月社會主義革命47周年大會上的報告。

11月5日,周恩來率團飛抵莫斯科後,受到蘇方熱情歡迎。蘇共中央主席團委員、蘇聯部長會議主席柯西金親往機場歡迎。11月6日,周恩來、賀龍先後會見了勃列日涅夫、柯西金和米高揚,表示:我們這次來訪是尋求團結的,除了參加慶祝活動外,還希望進行廣泛接觸,並希望能在慶祝大會上致詞。但勃列日涅夫以大會沒有安排外國代表團講話為由婉拒。下午,周恩來總理率我黨政代表團和出席了在克裏姆林宮舉行了慶祝大會。

在我們黨政代表團正式或非正式的同蘇共領導層接觸時,發現許多老朋友從心裏還是歡迎我們的。但一些人表達這種歡迎之情很謹慎,比如有的人總是滿含深情的盯著我們,甚至激動的熱淚盈眶。還有的想有意無意的靠近我們,但看到蘇聯保安人員時就會默默離開。

經過分析,周恩來感到這不是一個好兆頭,再加上16日下午慶祝大會上勃列日涅夫在講話中強調蘇共二十大、二十一大、二十二大路線的正確性,並且還明確表示蘇共“近幾次代表大會的決議”和“蘇共綱領”所確定的蘇聯對外政策總方針是始終一貫的、不變的。這些都說明,蘇共新領導人很有可能還會繼續堅持赫魯曉夫對中共的那一套做法。盡管其中危險的信號不斷出現,但周恩來總理仍然不願意放棄尋求團結的努力。但更嚴重的事件卻再次發生了。

11月7日,周恩來率代表團參加了紅場觀禮。當時的莫斯科天寒地凍,大雪紛飛。蘇聯許多領導人都穿上了厚厚的皮大衣,戴上厚厚的皮帽子,還不時到休息室喝酒或咖啡取暖。隻有周恩來總理穿著單薄的呢大衣,在寒風中的觀禮台上一直站了三個多小時,充分顯示了對蘇聯人民的尊重。在晚上的酒會上,周恩來建議賀龍副總理一起去向老朋友敬酒。蘇聯的許多元帥和將軍都和周恩來總理、賀龍副總理是老朋友,看到總理向他們走來,許多元帥和將軍都十分激動,紛紛和他們熱情握手並舉杯為中蘇傳統友誼幹杯。這時,蘇聯國防部長馬林諾夫斯基端著酒杯走到賀龍副總理麵前。因為同他早就認識,賀龍副總理就舉杯說為兩國軍隊的友誼幹杯。而馬林諾夫斯基則挑釁說:“我們的元帥服是斯大林胡造的,你們的是毛胡造的”。

賀龍憤怒地斥責說:“你胡說什麽,我不懂你的意思。”說完走向周總理準備報告。馬林諾夫斯基卻跟了過來嚷道:“不要讓赫魯曉夫和毛(毛澤東)妨礙我們。”周恩來聽後正言厲色地斥責道:“你胡說什麽?”說完拂袖而去,和賀龍一起向勃列日涅夫走過去。馬林諾夫斯基還發瘋似的跟在後麵大喊:“我們已經把赫魯曉夫趕下台了,現在該你們把毛澤東趕下台了。”

這時總理已經走遠,沒有聽見後半句。但幾位聽清的蘇聯元帥卻大聲喊:“我們不同意他的說法。”我隨團的一位翻譯張鋼華正想把這句話翻譯給總理,這時,另一位翻譯告訴他現場有美國記者錄音。這樣張鋼華就沒有來得及翻譯給總理聽。

周恩來總理走到勃列日涅夫麵前,向他提出嚴正抗議。勃列日涅夫說是馬林諾夫斯基喝醉了。總理說:“酒後吐真言嘛!”並要求馬林諾夫斯基道歉。說完,率代表團全體退出宴會廳。

回到我駐蘇使館後,周恩來認真聽取了每一位工作人員的報告,特別是聽到漏譯的後半句,再聯係前麵的種種情況,認為這絕不是一起偶然事件,而是對我們黨、國家和毛澤東主席不能容忍的侮辱,我們必須嚴肅對待。代表團連夜起草電文,向中共中央做了匯報。等辦完這一切後,已經是淩晨3點多了。

次日,蘇共領導人勃列日涅夫、柯西金、米高揚等前來拜訪。總理又對昨日的事件強烈的抗議說:蘇共歡迎我們來,是不是為了當眾向我們挑釁,是不是期待著中國也撤換毛澤東的領導?西方媒體在11月8日說蘇共已和中共達成協議,要毛澤東下台,由周恩來當主席,難道這是巧合嗎?如果不是蘇共領導人有這種思想,馬林諾夫斯基敢胡說嗎?

勃列日涅夫急忙辯解說:“馬林諾夫斯基是酒後胡言,不代表蘇共中央。蘇共中央也已經對他進行了譴責。現在我們以蘇共中央委員會的名義正式向中共道歉,並同馬林諾夫斯基劃清界限。”

周恩來指出:馬林諾夫斯基並非酒後失言,而是酒後吐真言,不是簡單的個人行動,而是反映了蘇共領導人中仍有人堅持赫魯曉夫的那套,對中國進行顛覆活動。

蘇共領導人趕緊又辯解說:“馬林諾夫斯基是胡說,並已經道歉,這件事情應該結束了。”周恩來說:問題沒有結束,我們還要研究,要報告中央。勃列日涅夫隻好說:“那當然,那當然。”

由於馬林諾夫斯基公然提出“推翻毛澤東的領導”,這對尚未開始的中蘇正式會談設置了極其嚴重的障礙,也給中蘇關係造成了長期難以治愈的創傷。

11月9日、11日、12日,周恩來總理和賀龍副總理同勃列日涅夫、柯西金、米高揚等蘇共領導人進行了三次會談。會談中,總理多次提出希望了解解除赫魯曉夫職務的政治原因,但蘇方總是敷衍搪塞或轉移話題,拒不正麵回答。在談到關於召開兄弟黨國際會議問題時,我們希望推遲會議。這個問題在赫魯曉夫任總書記時我們就同蘇共爭執不下。赫魯曉夫命令必須在1964年12月15日召開起草委員會會議,1965年5月召開大會。我們認為當時召開兄弟會議的條件還未成熟,應通過雙邊或多邊協商,開個團結的大會。由於赫魯曉夫強硬命令,當時包括中國共產黨在內的7個黨已經決定拒絕參加。但是,在這一問題上,勃列日涅夫等蘇共新的領導人仍然堅持了赫魯曉夫的在12月15日召開起草委員會會議,而且采取了絕不妥協的態度。

在激烈的辯論中,米高揚終於忍耐不住,脫口而出:“在同中共分歧的問題上,我們同赫魯曉夫沒有任何不同,甚至沒有任何細微的差別。”周恩來總理立即反擊說:“既然你們和赫魯曉夫在中蘇分歧什麽樣不同,那我們還有什麽可談的呢?”

最後,周恩來總理正式表示了意見:

第一,在我們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賀詞和我的書麵祝詞中所表示的願望,我們堅持不變。

第二,你們所設想的兄弟黨國際會議,即要在12月15日召開的非法會議,我們絕不參加。如果你們要開,你們有你們的自由。不過,我們要奉勸你們,不要走絕路,要懸崖勒馬。

第三,在你們繼續執行赫魯曉夫那一套不變,中蘇兩黨,各兄弟黨的原則分歧基本解決前,談不到停止公開論戰。

但盡管如此,我們對兄弟黨的門還是開著的。按照1960年聲明中兄弟黨關係準則,創造新的氣氛,尋求新的途徑來確定共同願的辦法還是有的,這就需要雙方努力。如仍然堅持赫魯曉夫那一套不變,這種可能就不存在了。

11月14日,周恩來總理和代表團回到了北京。毛澤東、劉少奇、朱德、董必武、鄧小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及各民主黨派和群眾數千人到機場歡迎。

至此,周恩來最後一次訪問蘇聯結束了。在訪問中,他以敏銳的洞察力對蘇聯新的領導班子做出了明確的結論:蘇聯新領導雖然解除了赫魯曉夫的職務,但他們仍然堅持赫魯曉夫自己當老子,別人隻能當兒子的那一套。曆史也已經證明了周恩來總理的判斷是正確的。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吐穀渾 回複 悄悄話 俄國人的建議是對的啊!可惜劉、周、賀等人不開竅,以後落得個淒慘下場。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