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新中國對新文化名著刪改內幕

(2010-09-25 02:28:33) 下一個

建國初期,一些新文學名著曾被刪改。陳改玲撰寫的《重建新文學史秩序》(人民文學出版社2006年5月版)以豐富的資料,披露了這段鮮為人知的內幕。

老舍“腰斬”《駱駝祥子》

老舍在1951年8月開明版《老舍選集》中,對入選的著名長篇小說《駱駝祥子》痛加殺伐。據統計,這

本書被刪改共有145處。該書原版15.7萬字,被刪去數萬字,隻剩9萬字。絕大部分是整個自然段的刪,第10和第24章,刪的都是整章。如此大砍大殺,令人怵目驚心。這是為什麽?

《駱駝祥子》問世以來,好評如潮,但也招來了某些評論家的嚴厲抨擊。

例如,1948年10月許傑《評》一文,用“典型環境裏的典型人物”的理論模式,批判這部小說中的“自然主義”傾向:“在這部作品中,非但看不見個人主義者祥子的出路,也看不見中國社會的一線光明和出路。”批評老舍沒有正確地寫出社會環境對祥子命運的影響;過於強調“性生活”的作用,把虎妞、夏太太對祥子的性誘惑看作是祥子墮落的“決定因素”;對書中“社會主義者”曹先生和“革命者”阮明,提出尖銳批評。

這些苛刻的評論,對老舍的觸動很大。在一係列文章中,老舍一再進行自我批評,並對舊作加以細致認真的刪節。

例如,在原書的第24章,亦即全書的最末一章裏,祥子吃喝嫖賭,好吃懶做;為了弄到錢,他混跡於乞丐、送葬者的隊伍,出賣了“革命者”阮明,徹底墮落為一個行屍走肉。這一次,老舍把這個描繪祥子墮落變壞的尾巴一刀砍掉。如此一來,祥子的形象就由一個令人憎惡厭恨的壞透了的墮落者,變成令人同情憐憫、企圖征服環境卻被環境征服,想與命運搏鬥而最終向命運屈服的失敗者形象。祥子雖然處於消沉、絕望境地,但他身上仍然保持著勤勞、質樸、誠實的勞苦大眾的本色。

《子夜》刪改620處

茅盾的長篇小說《子夜》1933年由開明書店初版,1954年人民文學出版社根據開明版原紙型重印。

出版前編輯部對該書舊紙型進行專門審讀,發現有錯訛或不當之處,就貼上小紙條標明。比如該書中第15章,寫的是地下黨的生活和鬥爭,裏麵不乏個人情感和兩性關係的描述。其中有瑪金與蘇倫的對話:“呀,掃興!你有工作,我們快一點,十分鍾。”編輯部就在這裏貼上紙條:“此處描寫欠妥,請斟酌。”類似這樣的紙條,還有很多。

茅盾根據這些標示的紙條,一一加以刪改,這次修訂總計620餘處。

葉聖陶與《倪煥之》“截尾”

解放後,老作家葉聖陶對舊作的修改曾有著明確的原則:修改隻在語言,不在內容。然而,長篇小說《倪煥之》的重印,卻破壞了他的這一修改信條。1953年4 月15日,葉老在日記中記載:“人文社編輯來訪,謂彼社將重印餘之《倪煥之》,建議刪去其第20章及第24章起至末尾之數章。餘謂此書無多價值,可以不印……若他們從客觀需要考慮,認為宜出,餘亦不反對。”接受了人文社建議,葉老按要求對自己的小說動了“截尾”手術。《倪煥之》原著結束於大革命失敗,主人公倪煥之在大屠殺中悲憤病死。經過“截尾”,小說提前了整整兩年,終止於“五卅”運動,以倪煥之奔向工農,將與工農結合而終篇,留給讀者一個充滿光明與希望的結尾。“截尾”刪去了第20章和第24至30章總共8章、3.5萬字的篇幅。這部原本完整的長篇名著,就這樣被肢解得殘缺不全。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