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佛看世界

大千世界,趣聞橫生,細細品嚐,回味無窮。
正文

妻妾相處非常融洽——北大校長馬寅初的幸福生活(組圖)

(2010-09-19 03:09:04) 下一個

馬寅初對兩位妻子都很好,他外出度假總是讓兩位妻子同往,在家閑暇時,也常是由兩位妻子陪他在庭院小路花叢中散步。張團妹和王仲貞之間也相處得非常融洽,彼此互相關心、體貼照顧,這在當時類似家庭中,實屬少見。

1882年6月,馬寅初出生在浙江紹興一個以釀酒為業的小作坊主家庭。他出生後不久,父親為尋求更好的釀酒水質,將全家移居地處黃澤江和剡江會合處的嵊縣浦口鎮。馬寅初就在這鄉風淳樸,風景秀美的小鎮度過了他的童年和少年。

前店後坊的馬家,生意越做越紅火。父親見五個兒子中,排行老五的寅初最為聰明伶俐,有心讓他繼承父業,想先讓他學會酒店管帳、再承家業。因此,父親隻讓馬寅初讀私塾,無意讓他繼續求學。馬寅初不喜歡私塾的四書五經,向往城裏的新學堂,他見父親強讓他學酒店管帳,非常不滿。

常常以怠學、怠工以示反抗,為此,多次遭到父親打罵。

有一次,父親鄭重地與他談話:“你也不小了,應該學會酒店管帳,以後……”“不,我要到城裏讀書。”未待父親講完,馬寅初搶先表示了自己的態度。“我不會讓你外出讀書!”父親顯然生氣了。



馬寅初


“我就是要到城裏讀書!”馬寅初也不示弱。“你給我跪下!”父親大聲吼著,“就是跪,我也到城裏讀書!”馬寅初的執拗使他再次飽受皮肉之苦。父親的蠻橫,深深傷害了馬寅初,他見求學無望,一氣之下跑到鎮外,一頭紮進了黃澤江,幸虧被人救起,馬寅初竟由此因禍得福。

原來,恰在此時,父親的老友張江聲由滬來嵊縣探親訪友。得知此事,覺得馬家老五有誌氣,說服了馬寅初的父親,由他帶馬寅初到上海讀書。從此竟改變了馬寅初的一生。

1898年,17歲的馬寅初在張江聲的安排下進了上海教會學校育美書館讀中學。強烈的求知欲和勤奮刻苦,使他學習成績始終名列班上前茅。1901年,馬寅初回家鄉度假。父母作主,讓他與家鄉一位叫張團妹的姑娘結婚。這一次,馬寅初沒有像求學那樣以死抗爭,他順從父母之命,與張姑娘完了婚。

張團妹雖目不識丁,但生性忠厚、善良,會做一手口味醇正的家鄉菜。她為自己能嫁給會讀書的丈夫而心滿意足。婚後,張團妹孝敬公婆,善待馬家兄妹,馬寅初見妻子賢惠體貼,頗覺滿意,小夫妻很是和諧。婚後一年,馬家雙喜臨門,張團妹生了個胖兒子,馬寅初以優異成績考上了天津北洋大學。

天津北洋大學是一所專門教授國外先進科學技術,培養中國高級工程人才的學校。學校要求非常嚴格,每年都有不少學生遭淘汰。馬寅初由於在中學期間打下了紮實的數學、英語基礎,在班上成績仍是遙遙領先。

1903年,家鄉傳來噩耗:馬寅初不滿周歲的兒子因意外傷害不幸夭折。他強忍悲痛、堅持學習。1904年,馬寅初的妻子又生一女,他景仰東漢史學家班超,故為女兒取名馬仰班。

1907年,馬寅初以優異成績從北洋大學畢業,並被北洋政府保送至美國耶魯大學官費留學。出國留學前,馬寅初特意趕回家鄉與父母妻兒告別。張團妹雖與丈夫兩地分居多年,但每年總有團聚的時候。想到丈夫就要遠涉重洋,不知何時再能相見,不禁暗暗抹淚。臨別前的夜晚,張團妹悄悄告訴馬寅初,自己又懷上了孩子。馬寅初很高興,囑咐妻子多多保重。妻子對他說:“孩子出生時,你又不在家,你給孩子取個名吧?”馬寅初略思片刻答道:“若生女孩,就叫馬仰曹,若生男孩就叫馬仰峰。”馬寅初這次話別,一去竟是十年。第二年,張團妹生下一女孩,於是取名馬仰曹。

在耶魯大學,馬寅初選擇經濟學作為專攻方向。1910年,他獲得耶魯大學經濟學碩士學位,繼而又考取了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生。

32歲那年,馬寅初獲得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和哲學博士學位。

1916年,馬寅初拒絕了導師的盛情挽留,回到了祖國。不久,北大校長蔡元培邀請馬寅初擔任北大經濟學教授。進入而立之年的馬寅初,獨處海外10年,接受西方教育近20年。既未受開放社會影響、移情別戀,也未擺脫舊中國封建社會一夫多妻製的舊式婚姻影響。



圖:1957年11月6日,周恩來在馬寅初校長的陪同下視察北京大學。


1917年,馬寅初與嵊縣一位叫王仲貞的姑娘結婚。王仲貞生於1904年,比馬寅初小22歲,年少漂亮,有小學文化程度。此後,馬寅初將王仲貞、張團妹先後接到北平。從此,馬寅初的家裏就有兩個妻子。

馬寅初對兩位妻子都很好,他外出度假總是讓兩位妻子同往,在家閑暇時,也常是由兩位妻子陪他在庭院小路花叢中散步。張團妹和王仲貞之間也相處得非常融洽,彼此互相關心、體貼照顧,這在當時類似家庭中,實屬少見。張團妹與馬寅初後來又生了一個女兒,這樣他們婚後除了一個兒子夭折外,共有三個女兒。王仲貞和馬寅初婚後,生有兩個女兒、兩個兒子。馬寅初和他的兩位妻子共有五個女兒、兩個兒子,是擁有七個孩子的多子家庭。

由於曆史的原因,馬寅初這位中國著名的經濟學家、教育家和人口學家在婚姻家庭生活上,也不可避免地打上了封建時代的烙印。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