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雨春秋

Just a place to 癡語夢囈...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留美花絮: 芝加哥

(2016-08-14 17:33:00) 下一個

上次本早已計劃好,要去本公司在芝加哥靠近美術博物館的大樓,接受三天培訓,並借機逛逛湖景,看看那些名建築。可惜一早睡過頭,誤了淩晨班機,隻好作罷。

近期心血來潮,翻出從前的 CD 碟片,給數據化了一下,就全給灌進俺的 “愛瘋”手機中了。俺這 “愛瘋”,是公司配給的,兩年一換。下個月正好是換新的時候,也是謠傳 “愛瘋 - 妻”的問世時刻,俺到時就瞧著辦吧。

再說這芝加哥吧,俺這從前的 CD 碟片裏頭,正好有些灌的是米帝 Chicago 搖滾樂隊的歌曲。

俺是很早就知曉 Chicago。八十年代早期,上海人民廣播電台晚 7:30 的時候,有一個節目,叫做 “外國流行音樂歌曲,” 播的就有它的作品;但多是比較抒情的、節奏舒緩一類,比如 《Hard to Say I'm Sorry》、《Will You Still Love Me》、以及 《You're The Inspiration》等等。當時覺得都很好聽、對胃口。但現在回頭再聽聽這些,就覺得盡管都算 “情歌”,但其“氣勢洶洶”的歌唱勁頭及無處不在的打擊樂,就讓人覺得有 “言過其實”且又莫名瘋狂的某些感受了。這些感受緣由,在其 《What Does It Take》裏頭,有充分發揮。

過去從上海人民廣播電台裏聽到 Chicago 而覺得對胃口、好聽,究其原因,一是當時瘋狂學習英語,愛屋及烏;二是學識有限及年輕人獵奇的心理所致。

俺這麽說,並不是要否定 Chicago 作為當代流行搖滾樂在米帝的代表性地位;俺這麽說,主要還是跟那些來自歐洲的輕音樂組,演唱同樣主題的歌曲,相比較而言。相對於那些來自歐洲的,Chicago 就顯得粗野、淺薄、及非常的美國化了。

當然,也不是說所有來自歐洲的,都比米帝本土的有深度。比如那個英國來的 Ozzy Osbourne,對其老哥,俺就不敢恭維。但其歌喉,還是蠻有力度的。

總而言之,主要還是要看歌唱藝術家本人所處環境而言。不管怎樣,歐洲文明,對於現代流行音樂的影響是很明顯的,這也是美國本土搖滾所比之不及的,也是區別歐洲輕音樂及搖滾和美國的不同所在。

無論如何, Chicago 還是很不錯的; 它起始於六十年代末,但在七、八十年代,風頭還是不減當年。盡管俺對其有以上 “微詞”,Chicago 在俺的 “保留節目” 中,依然據高不下。

下麵這則視屏,是 Chicago 演唱 《What Does It Take》 的錄音。先把歌詞抄錄如下,然後再聽聽,他們唱得,是否太凶狠了些,嗬嗬。

What Does It Take

All I do is think about you
I never did let go of what we were
Can't pretend I'll live without you
As I learn to live alone
Why can't I be a man about it
I've tried and tried to hide you from my heart
If I could just forget about us
If I knew just where to start
You're still my destiny

What does it take
To Win you back to hold in these arms once more
What can I say To make you understand
You're still all I'm waiting for
At times I feel it's best without you
And times I still believe in you so much
After what I've been through without you
You'd think that I'd move on
But you're still my destiny

What does it take
Cause we can't go back Can't be like it was before
What does it take
To win you back To hold in these arms
What does it take
What will it take now
You're still my destiny

歌詞看上去還是不錯的,有都市的愛情基調;歌詞的作者是 Gerard Mcmahon。Gerard 有愛爾蘭和英國血統,出生伯明翰。11歲跟隨父母移民美國,先到紐約城,後來他自己去了聖地亞哥和洛杉磯。無論如何,其血液中的歐洲文明,還是在他的歌詞中不可避免地有所體現。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