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廖康:嵐帶

(2008-10-12 12:09:44) 下一個

嵐帶

廖康



乳白色的晨霧,厚厚實實,從海麵和地麵上升起,上麵齊齊展展,一道十幾裏長,像條巨大的腰帶,係在山巒身上。我每天早晨在一號公路上開車,兩年了,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神奇的景觀。是誰?用什麽剪刀?把它裁得如此平直!父親是氣象學家,他一定會告訴我產生這種現象的物理原因。但我更希望兒子在身邊,用童稚的想象描繪這嵐帶。記得他小時候看見雲遮住月亮時,曾經說過:“月亮蓋上被子,要睡覺了。”現在,他在攻讀天體物理的博士學位,已經是第二年了,還會突發那詩意的想象嗎?

清晨車少,開得很快,對兒子的思念剛剛過去,我已經接近山巒。嵐帶不再是乳白色了,不再讓人覺得它厚實了,那道平行的直線也看不見了。車已在霧中,四周灰暗迷茫。晨霧給我的感覺是淡淡的,薄薄的,完全沒有進入前所期待的,好像要闖進棉花堆裏那種感覺。前方的霧氣讓右後方金晃晃的太陽映照得略顯紫色,如此淡的紫色,若不是莫奈首次把倫敦的霧用紫色畫出來,我們這些凡夫俗眼,可能還看不出來呢,即便看出點眉目,恐怕也不敢說霧是紫的。而一旦有人點破,看上去竟然那麽明顯,反而讓我懷疑,是不是受了誤導?

在嵐帶裏穿行,盡管有些迷蒙,景物仍依稀可辨:交通燈的顏色仍舊明顯,但柔和多了;建築的輪廓依然清楚,但棱角圓潤了;分道線照樣黃白分明,但路麵的斑駁似乎不見了。草地似乎格外茂密,樹木顯得更加蔥鬱;遮住的好像隻是陳舊,顯現的仿佛都是美麗,直到我開到山頂,把嵐帶踩在腳下,進入辦公室,看見課表上清晰的字跡。今天特別忙,要上五節課。

2008
108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