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凡 草:救人曆險記

(2007-08-15 19:44:22) 下一個


 救人曆險記 

                                                                  ·     ·
 
 正值新春佳節,華人各團體聯合在一起,舉辦了一場盛大的晚會。台上鑼鼓喧鬧喜氣洋洋,台下全神貫注盡情欣賞。突然身後一聲驚叫,引起了一陣騷動。我回頭一看,暗淡的燈光下,幾個人圍著一個座位,有人驚呼媽媽,有人喊道:“有個老太太昏過去了,誰有手機,趕快報警!”我正好帶著手機,就急忙答應著,撥通了911
 可是,劇場裏噪音太大,手機接收也不好,聽不清接線員的話。好在我的座位靠近側門,就跑到走廊裏,向接線員說明了我們所在地的名稱地址,請她趕快派救護車來。接線員首先問了我的姓名,然後問:“病人現在怎麽樣,神誌是否清醒,自己能否講話?”
 我急忙拉開門問裏邊的人,七嘴八舌幾個人回答,其中一個說的是英文。我無暇思索,就照樣傳給接線員:She passed away, can't talk.”接線員大吃一驚說:“既然已經死了,還用得著搶救?”
 好在旁邊立刻有人訂正,“不是死了,隻是昏了!”我這才意識到說錯了話,立刻改正道:“沒死,沒死,她隻是昏過去了。”(No, no, she is not deadNot passed awaybut passed out!)
 接線員頗有些不信地接著問:“她還有呼吸和脈搏嗎?”剛才答話的人幫助我做了肯定答複,我就催接線員趕快派救護車。接線員說,她在第一時刻就已經通知了救護隊,但是,她有責任把情況搞清楚,好讓救護隊能做好充分準備,要我告訴她病人的年齡,健康狀況,和突然發作時的具體情況。我哪兒知道呀,隻好請人趕快找她的家屬。
 老人的女兒來了,竟是阿媛。她是美籍越南人,會說些漢語,因為參加華人的活動,和我相識。她也認出了我,可是無暇寒暄,我讓她趕快回答接線員的問題。她就向接線員介紹了母親的情況。說完以後,接線員還不讓阿媛掛斷電話,說她的責任是幫助我們照料病人,必須和我們保持聯係,要我們隨時向她報告情況,直到救護隊到來。阿媛惦記著母親,把手機帶進劇場又聽不清楚,隻好請我幫忙傳話,我就拿回手機當起傳令兵來。


 接線員得知病人是在劇場的座位上昏過去的,就告訴我,不要移動她,也不要讓人太近地圍著她,以保持空氣流暢,堅持一會兒,救護隊很快就到了。我一邊唯唯諾諾地答應,一邊找人給阿媛傳話。好在熱心人挺多,中英文並用也沒有交流的問題。我剛想鬆口氣,突然大門洞開,幾個膀大腰圓的小夥子,有人抬腿、有人抓胳膊、有人抱頭,居然把老人給抬了出來。
 我頓時傻了眼,急忙向接線員報告,她也愣住了,驚訝地指責道,“什麽?誰決定的?這是八十多歲的老人了,你們不聽我的話,出了問題誰負責?”
 我以為是阿媛和她家人的主意,因為隻有他們才有這個權利。可阿媛卻告訴我,剛才很多人圍在旁邊,還有人說自己是醫生、護士,七嘴八舌各抒己見,出了一大堆主意。有的說病人坐著不如躺著,有的說外邊空氣好一些,有的說這裏太狹窄不便照顧,還有的擔心救護隊衝進劇場會影響演出……,你傳進來的話根本沒人理會。而且人也太多,用什麽語言的都有,英文漢語越南話,夾雜著各地方言,我還沒弄明白怎麽回事呢,人就已經給抬起來了。
 唉,我看阿媛驚慌失措六神無主,也無法抱怨,隻能把她的話大概地向接線員轉達了,還特別強調,這裏有些人是醫護人員。接線員卻很較真,立刻問他們的姓名,是否有執照?天哪,亂哄哄的這麽多人,很多我都不認識,問了半天也沒人回答,我怎麽知道呀!就隻能接著問接線員:“既然人已經抬出來了,現在該怎麽辦?”接線員也有些慌張,大概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驗。她一麵和救護隊通話,一麵問病人現在的情況,經過這麽一抬,有無變化?
 我看看老人,她隻穿了條連衣裙,上半身墊著件大衣,腿腳就直接放在水泥地上,仍是昏迷不醒。剛才那一大堆人甩甩手都回劇場了,那些自稱的醫生護士們也不見蹤影,阿媛怕母親著涼找棉衣去了,隻剩下我一個人幹瞪倆眼。我又不是醫生,怎麽能知道病人有無變化!
 我又著急又生氣,也快要昏倒的時候,阿華來了。我像見了救星,一把抓住!我知道她是注冊護士在醫院工作,有資格處理這樣的事情。她替老人測了脈搏,說情況還算穩定,讓我放心。我這才喘過氣來,向接線員回話。
 正說著呢,接線員突然興奮起來,“好了好了!救護車已經到大門口了。”她告訴我,千萬別讓任何人再碰病人,趕快到門口引導救護隊。我告訴阿媛一聲就往大門口跑,正好迎頭碰上,領著救護隊到了老人身邊。領隊一邊看病人,一邊接過我的手機。他告訴接線員:“我見到病人了,還活著呢,你的任務完成得很好,可以掛電話了。”然後,他把手機還給我,也向我道謝,說病人就交給他們了。
 不過這麽幾句話的時間,救護員們已經利索地給老人測量了體溫、血壓、脈搏,抽了血樣。輕輕一聲號令,幾個人一齊動手,把老人平穩輕巧地移上了擔架。看著救護車閃燈鳴笛飛速而去,我才發覺一身衣服全都汗透了。

 

 過了幾天阿媛來看我,說起那晚的事情,向我道謝。我問起老人的情況,阿媛卻歎了口氣。我以為老人出了意外,她急忙解釋說,不是那樣。老人有低血糖的毛病,過年時有些興奮,沒吃晚飯就趕來看演出,因為饑餓血糖降低而昏厥。驗血結果出來以後,靜注一瓶糖水就醒了。她頗有些後悔,怪自己粗心,當時讓母親吃兩顆糖果飲一杯糖水就可以解決的問題,卻鬧出了那麽大的動靜。
 我聽說她母親用的是政府的醫療保險,自己也還要支付一部分。叫救護車進急診室,費用一定不菲。她說:“錢也就算了,我兄弟姐妹好幾個,每人幫一點也就夠了。再說,也沒有為了錢不救人的道理。隻是,那天太亂了,人多手雜,也沒有經驗,把母親抬出來的時候,她的腰和腿都被碰傷了,又在水泥地上受了涼,現在行動不便,走路必須拄拐杖,還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康複。”我回想起當時的情況,覺得她說的都是實情。她無奈地搖搖頭又接著說:“我知道大家都是好意,也就不能再說什麽了。”
 我不禁有些後怕。像那天的情況,如果遇到不講情理的無賴,或許會來個“告你沒商量”。因為按照美國的法律,沒有經過訓練也沒有拿到執照的人是不能自行決定處理病人的。況且,接線員也已經讓我傳過話,不許移動病人,反倒是我沒能把她的命令執行下去。美國是個依法行事的國家,我們那天的對話都有錄音,一旦出了問題就可以調出來做證據。接線員可以藉此洗刷清白,而我卻沒有任何證據,能表明我把話傳達到了。
 我感到萬幸,阿媛和她的家人都受過傳統教育,明白人情世故,也不願惹是生非。否則,就憑她媽媽腰腿受傷的事實,一狀告下來,我這個傳令兵自然逃不了幹係,那些自作主張的“醫生護士”和幫忙抬病人的愣頭青們就更加解釋不清了。在美國,類似這種情況,因為不懂法律又沒有救護資格,一時頭腦衝動,本以為是救人卻惹出了亂子,好心無好報的事情,我還是聽說過的。


 有了此事的借鑒,以後再遇到這種情況,我一定會想辦法把事情留給專業人士去做,這樣既可以避免病人受到更多的痛苦,也可以讓自己免於麻煩。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