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子曉:成功的麵試

(2007-05-20 07:18:21) 下一個
子曉:成功的麵試

成功的麵試

我其實根本不是個有遠大目標的人。成為什麽“絕滅師太”,原本非我所願。碩士畢業那一年我就不依不饒的盯著導師,告訴他我不想再讀下去了,我要去找工作。導師讓我盯得沒辦法,隻好對我說:“你去找就職擔當吧!”

在日本的大學裏,每個係每年都有一個教授擔任當年度的“就職擔當”,負責當年的畢業生的就職工作,“就職擔當”由係裏的教授輪流擔任。應該說在日本,好一點的大學的工學部,“就職擔當”並不難做----自有很多企業找上門來,本科、碩士畢業生往往供不應求。

那年的就職擔當是我們一個學科的教授,教過我一門課,對我的印象挺好的。所以我一去找他,老教授當即答應:“沒問題!正好有一企業找我要人,我看挺適合你的。我和他們聯係一下,爭取下星期來麵試吧!”

我美美地等了一個星期,還沒有消息來,再跑到老教授那裏一問,老教授還挺火的:“你不讀博士,想要就職,和你導師商量過沒有?”

我一臉無辜:“商量過啊!他讓我來找你的!”

老教授更火:“那是他不同意你半途而廢!要我來拒絕你呢!”

就這樣導師點“火”,老教授冒“火”,大“火”燒了我碩士畢業的就職路。 因為日本是個十分講究“人情”,應該說是“信譽”的社會,沒有導師的推薦,就職之路會很難。而且從那一年起,我在的那個學校又有了一個新的不平等規定:留學生想要就職擔當介紹工作,一定要有自己導師簽名蓋章的“同意書”。大約就職擔當的教授也不願意做別人的擋箭牌吧!

扯遠了,回到正題。兩年半以後,當我再找工作時,導師早忘了當初的承諾,開始跟我打起官腔:“你就職比較困難:第一,你是外國人吧?第二,你是博士吧?(他早忘了那時他說的外國人博士更好找工作。)第三,你是女的吧?(我一個女的,他還不是硬留我給他多幹了三年?)第四,你是妻子是媽媽吧?(廢話!是女的當然得當妻子當媽媽!)”

不過,導師說是這麽說,看得出為了我的工作他還是蠻費心的,當我拿著他蓋章的“同意書”一見就職擔當,就知道導師已經事先打好招呼了。

我在企業資料辦公室呆了一下午,把那裏的就職指導,求人信息,企業介紹翻了個透,後來想想這一下午還是很重要,很值得的。從大的方麵講,它讓我大致知道了行業的現狀和發展,大致了解了求人市場的情況,也看到了一線曙光--“戰略上要藐視敵人”。從小的方麵講,大致明白了企業歡迎的怎樣人,知道了履曆書該如何寫,麵試時該注意什麽--“戰術上要重視敵人”。

然後,回去工工整整,詳詳細細地打了一份履曆書。其實,寫履曆書也是比較有講究的。比如,申請學校、研究所等地方的職位,履曆書應該強調自己的研究能力,可以在自己的研究成果的尖端性複雜性上加一些筆墨。如果申請一般企業的研發工作,則應該多強調自己的實踐能力,動手能力。一般企業對博士有些的偏見,覺得他們有點眼高手低,知識麵窄,搞的東西光花錢不賺錢。
說實話,我當時已經對學校裏的高端研究有點生懼生膩了,所以,一開始釘上的就是一般企業的研發工作。

這樣,在履曆書上有的放矢做一些挽救。我把自己來日本前在國內開發的產品作了一些強調,雖然行業都不一樣了,而且那也不是什麽高新技術,但至少說明咱知識麵寬,適應性強啊!說改行咱不是也改行成功了嗎?當然,發的論文無論大小也一篇不拉地全寫上,這是咱這幾年的辛勤勞動啊!還有,做助教、帶實驗、得獎學金、受表揚等等等等,雞毛蒜皮全部羅列上去,有利無害。不過要簡明扼要,不可又臭又長,更不可喧賓奪主。

履曆書交上去沒多久,就接到了我現在的公司要求來麵試的通知。一看是這家企業,說實話我還是挺高興的,也挺有信心的,因為專業太對口了,如果成功可以少吃一些轉行的辛苦。

不過,因為有上次失敗的麵試的教訓,我還是沒敢高興得太早,更不敢一根筋到底,還是把這家公司的其他產品也好好研究了一下。新幹線上也沒有象上次還看論文準備,而是盡量使自己放鬆。
下了新幹線,麵試的通知書上的交通案內是讓坐巴士去公司的,看看剛走了一輛巴士,乘下一輛要等挺長時間的。(日本巴士是有時刻表的,而且因為電車和私家車發達,巴士趟數並不是很多。)那是夏天,擔心自己一趕一急,又象上次狼狽的麵試一樣出汗成個大花臉,所以還是叫了一輛出租車,給自己在時間上心理上留了些餘地。後來,人事部的人知道我是乘出租車來的,連出租車費也一起給我了,當然這是後話。

雖然一路提醒自己保持鎮定,一進麵試場,還是吸了一口涼氣。原來麵試者並不隻我一人,麵試官也是黑壓壓地坐了二三排,後來我才知道,那天是公司當年度招應屆畢業生的最後一次麵試,要人的各個部門的頭頭腦腦都來了,搞研發的,搞管理的,搞營業的,搞人事的全有。我被安排在最後一個,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反正大家七嘴八舌的問題問得我頭昏腦脹,原本20分鍾的麵試被延長到一多個小時。(不過最後被錄取了,應該算是幸運吧。)

其中問問題最多的就是我現在的頂頭上司。我當時在學校為了寫畢業論文,查過不少資料,也讀過不少文章,自以為是這方麵的行家了。聽了他的問題才知道,這才是真正的行家,有很多的實戰經驗,也有很多的實際問題。他“老人家”拿著我最新的學會論文,一步一步地推理,一點一點地“消化”,我那天一篇論文沒拿,一張OHP沒帶,結論理由好說,推理公式可就要命了,反正最後還是被問出了一頭汗。

後來就有人事部長出來“救命”:“問了這麽多專業問題了,咱們談談別的,你有什麽業餘愛好嗎?”
這下總算抓到救命稻草了,趕緊接著他的話題,大談特談:“我喜歡旅遊啊!”爬過什麽山,去過什麽湖,有過什麽奇遇……這比談那枯燥的論文強多了。

“你為什麽要在日本就職?”

“在日本學校裏學了不少東西,我還想在實踐中運用運用啊!”

“你將來打算回中國嗎?”

這是個比較難回答的問題,就我對日本人的了解,如果回答是,他們也許會想:你在我們這幹不長,我還要費力氣培養你。而且,幹不長,意味著責任心也不強,反正到時候要走人的。如果回答否,他們也許會想:日本有什麽好?連你自己的祖國都不要了?

所以如果遇到這個問題可以不去正麵地回答是或者否,可以含糊一些,婉轉一些。我當時是這樣回答的:“這是一個比較難回答的問題。從感情上講,如果是樹,那兒是我的根,肯定是想歸根的。但是從實際上講,我學的這些東西,做實驗用的元器件另部件全是日本產的,技術也是日本的發達。在日本,特別是在貴公司,我本人能得到很大的提高,當然也會為貴公司做出貢獻。”

我隻是說了自己的心裏話,但我明顯感到幾位主考官對我的回答是滿意的。

我用墨較多的在國內幹的東西果然被注意到了,有考官問:“那是個什麽樣的產品?”

一聽問題就知道反正他不懂,咱就可以放心大膽,侃侃而談。侃完了加一句:“這是好幾年前幹的東西了,技術也許早發展了,現狀不詳,如果您感興趣,我可以再去調查一下。”給自己留點退路。
“如果來本公司你想幹什麽?”

“當然想幹自己的老本行,這樣可以很快上手。不過,讀了這麽多年書實在是想工作了,如果老本行幹不了,稍微轉一點,比如**** 也可以,以我現在的基礎,我想我能很快上手。”


對了還有一個問題是關於名字的:“你的名字是誰起的?有什麽意義嗎?”

我就說我的名字是祖父給起的,在中國這是一個很平常很普通的名字,但是對於我是很有意義的。因為根據出身的年月日時,我的生辰八字“火”旺而“水”缺,祖父給我起一個帶“水”(我的真名帶三點水偏旁)的名字,讓我每天沾著“水”,這樣的我就“金木水火土”一樣都不缺了。

日本人對中國的古典文化佩服甚至是崇拜得五體投地,咱們從老祖宗那裏稍微拾到來一些,就能把他們“唬”得一愣一愣的。


麵試結束,問問題最多的“頂頭上司”立刻帶我去參觀了實驗室、產品陳列室,算是對他剛才“窮追猛打”的補償。從他說話的語氣上我聽出他已經在考慮我進來之後的安排了。如今想來,遇到這樣有學問沒脾氣的頂頭上司是我的運氣,再有兩年他該退休了,現在已經有好多小一些的公司爭相請他退休後過去做指導了。也許以後可以以“我的老板”為題專門寫寫他。當然這是後話。

回學校不久,我收到了“內定通知書”。半年後,我來公司報到,開始了至今為止(還遠遠沒有結束)的“八年抗戰”。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hxz 回複 悄悄話 你現在還在日本嗎?我還以為北美女人是居住在北美的女性的文章集呢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