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江嵐: 這樣的女人味

(2007-01-22 06:38:40) 下一個

這樣的女人味

江嵐

 
去年春天回桂林,某天乘船順水而下遊漓江,一路上群峰倒影山浮水,與天然的百裏畫廊相看兩不厭。中午時分,抵達“碧蓮峰裏住人家”的陽朔縣城,到碼頭下了船就是西街。

這一片沿江鋪排的街區本來並不繁盛,自七十年代末桂林對外開放旅遊以來,借漓江碼頭的優勢,挾1400多年曆史文化的印記,吸引得全世界150多個國家,成百上千位首腦們在此地留下腳蹤,躋身於美國地理雜誌羅列的“中國50個必遊景區”之內,名聲漸響,慢慢演變成一個把中外、古今、天人、雅俗籠統雜燴一鍋的,奇異的地方。

街上的建築,外觀上還保持著桂北明清時期典型的民居風格,小青瓦、坡屋麵、白粉牆、吊陽台,造型古樸典雅。當然這些建築如今早已不是普通的民房了,不少被改建成私營的小旅館,內部裝修采用比較現代化的設備,比如裝設空調和淋浴之類,被當地人稱為“民居旅館”。

我照家裏人事前的囑咐,沿街去找最大的一家民居旅館的女當家:“華箏”——我一聽到這個名字幾乎就準備喜歡她了,金大俠筆下的蒙古公主呢!旅館不難找,公主在櫃台後麵迎門而坐,講一口國語。她自然不是大漠上那個自幼許配靖哥哥的 “華箏”,也並非本地人,她是來自成都平原的“華征”。時值旅遊旺季,公主的旅店人滿為患,建議我去街對麵的那一家落腳。

我答應了,向她道謝,正轉身要走,一個坐在堂屋稍遠處角落裏的中年男人,叫著我的名字走過來打招呼——原來竟是十幾年前的舊同事,居然還能把我認出來。這位故人姓金,如今是大型山水實景演出“印象劉三姐”的掌門人。這麽一來,中午自然是金總請我吃飯,邀公主作陪。

對麵的旅館條件還不錯,價錢也頗公道,我放下簡單的行李,和公主肩並肩,跟著金總走去餐館。公主的年紀比我稍長,個頭和我差不多,一手撐著遮陽傘,一手挽著我的胳膊,且行且聊。感覺她是那樣嫋嫋婷婷,風擺揚柳般柔媚的一個人。其實她的長相並不算很出色,臉型太方正,五官的線條太薄,隻是她身上有一種很特殊的態度,軟和柔順,卻不妖冶放肆,連說話的聲音都是綿綿細細地,一句句裏逗號特別多,間斷處拖著長長的尾巴。

到了餐館,眾人落座開席。金總說:“嚐嚐我們的啤酒魚!這是佛手瓜苗!還有,山蛙、石螺……”我也不理論,夾過來據案大嚼。公主坐在我右手邊,吃相斯文而節製。金總問我:“今晚要看演出吧?”我趕緊點頭。當然了,“印象劉三姐”由張藝謀大導演執導,我又沒看過,豈能錯過?於是金總激將:“把酒幹了,今晚我請你!”這還有什麽好說的,我接過來,半斤裝的一瓶桂花釀,仰頭喝個底朝天。然後把嘴一抹,兩張門票到手,哈哈,不亦樂乎。公主把我的張狂看在眼裏,隻是微笑,搖頭。

她起身去洗手的時候,我看著她的背影感慨,總聽人說女人味,女人味,今天見到她,才知道什麽是十足十有女人味的女人。可是金總卻搖頭,說她其實並不快樂。原來那家旅館的真正主人是個大鼻子的洋人,家住美國密西根。到西街上來落戶的老外不少,而這個密西根人買下旅館交給公主打理之後,並未長住。說是她的未婚夫,久不久來一趟,婚事卻一直拖延著,金總歎息,不知道將來公主究竟會落得個什麽樣的了局。

我有些錯愕。沒想到華征與華箏不僅名字同音,命運也相似。隻為愛上了一個人,就把自己的身心全數付與,得到的卻不過隻是一顆“候鳥的心”,因為男人總要強調自己有海闊天空,縱橫來去的自由。需要你的季節他來了,然後帶著你的整個世界,他又走了,留下你在原地,苦苦守候,脆弱的時候無人安慰,慌亂的時候無人支持,生病的時候無人嗬護,還不能有怨尤,否則那不解人意,不通情理的罪名,你擔當不起。靖哥哥之牽念華箏,大半出於道義的束縛,兄妹的情分。他真正心愛的人,是精靈古怪,遠沒有華箏那麽“女人味”的蓉兒。不知這密西根人和華征又是什麽樣的一種糾葛?華箏也好,華征也好,是真的癡心到無怨無悔,還是不肯承認當初自己選擇的錯誤?如果不是這樣無條件的溫柔謙順,如果能夠爽闊一點,幹脆一點,還會不會把自己大好的青春歲月用來等待?

如果溫柔的定義是任由男人昂首闊步,自己隻能在原地跪著,那麽這種女人味,不要也罷。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是福不是禍 回複 悄悄話 哈,一翻翻到一個桂林的,真是緣分啊,你好啊,我也是桂林的,我覺得桂林太多這樣的女人,為了出國(也許不是為了出國),守著個老外,等啊等啊,等到一切希望都沒了,才知道自己受騙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