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衣帶漸緊終不悔: 一喜一悲

(2007-01-21 06:53:40) 下一個
衣帶漸緊終不悔:  一喜一悲

昨天晚上與兒子散步,我們一人講了一件事情——一件喜事,一件悲事。

喜事是我講的。

我們教會的一位姊妹,前幾天從東部回來,在昨天晚上的周末聚會上宣布了她的喜事——她結婚了!先生是一位意大利裔美國人, musician ,退休在家。 77 歲的他比她大 20 歲,身體健壯,平時喜歡彈奏樂器,還會自己製作吉他等弦撥樂器。

他們二人是通過網絡婚姻介紹所認識的,僅僅兩個月時間,就修成正果。網絡傳情一段時間後,他替她買好機票請她過去見麵;而她飛去東部本來隻是想通過見麵,看看到底是否合適。結果呢,一見麵,雙方都很合意,兩天後,他就向她求婚,她也答應了,而且是一鼓作氣結完婚再回來了結這邊的事情,然後下個月初就去東部正式開始兩個人的新生活了。

這些都可以略去不表。感染我們並且感動我們的是他們在一起相愛的細節,他的熱情奔放和細膩體貼,她的歡欣雀躍和滿溢出來的喜悅。

首先令她驚喜的是,走進他的家,牆上竟滿是放大的她的相片——網絡傳情期間發給他的照片,都放得大大的掛在牆上;婚禮前他陪她去購買衣物和婚戒,他特地為她選購一條裙子,婚禮上她穿著這條裙子,奔 60的她,竟然也像一個嬌羞小新娘;婚禮在家進行,請了牧師到家裏,還有他的已經年屆四旬的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他們都對她和他的婚姻表達了真誠的祝福;溫馨的婚宴後,一家人在一起,父親和兒子彈奏著樂器,新娘子翩翩起舞,家人的目光都是溫柔善意的;他的臥室衣櫥裏,原來是滿滿的一櫥過世一年多的前妻的衣物鞋子,他的意思是,如果這些衣服她也合適的話,可以留下來穿用(東西方的觀念是太不相同了),而她,基於傳統的中國的觀念,絕對不願意動用過世之人的任何東西,甚至連觸摸也不敢。他就一個人,上上下下總共跑了 50趟,還要穿過院子,在東部寒冷的深秋之夜,將所有衣物搬到了樓下的車庫裏;他的家在山腳下,清晨晚間時有動物出沒,而她又有早起鍛煉的習慣,他就時刻左右相伴,唯恐有任何閃失;他們在一起跳舞,唱歌,他要求她唱中國歌曲,她就唱了,盡管他根本聽不懂,可他就是高興聽她唱,每次她唱歌或者跳舞,他都要對她說: Jane,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她喜歡看秋葉,他特地開車帶她去看,一路上也是載歌載舞的充滿歡樂,看上去跟年輕人一樣地活潑和歡快。更有趣的是,當她回來西部了結這邊的事情,他一個人在家抑製不住切切的思念,竟然將她的相片製作成真人這般大小,然後剪下來,抱著相片跳舞,還自己對著攝像機,一套套地換衣服、一次次地上場跳舞……

她是一個性情爽朗個性率真的人,當我們觀看她帶回來的,由他親自製作並配樂的婚禮和生活 DVD錄像,聽她繪聲繪色地描述這一切,一屋子的人都開懷大笑樂不可支,所有的人都衷心地祝福她和他幸福快樂。我也是。我想,她終於苦盡甘來了!多年來在美國,她一個人為了支撐兒子的學業四處漂流打工,受盡磨難,如今,兒子已經畢業並且進入的世界一流的交響樂團擔任小提琴手,她也終於找到了她後半生的另一半,願主一如既往地保守她的靈和魂和身體,保守她和他的幸福生活。

在我講述過程中,我兒子一直重複地感歎著: That is just too sweet! O, my God, it’s so sweet!

我講完了,經過一段短暫的沉默,兒子開始了他沉重的敘述。

S 是一個女孩子,是兒子的同學兼好友(但不是女朋友)。我見過這個女孩子,長得亭亭玉立,五官端正,溫柔大方,嘴也很甜,很有禮貌。可是最近她遭遇了很大的不幸。兒子是她僅有的一、二個可以傾吐心聲的朋友,所以對我兒子她全盤托出了她的煩惱和不幸。

前一段時間,她交了一個男朋友,雖然不在同一所學校,但是關係仍然進展得很快,快得以至於,兩個人竟然就邁過了不該邁過的界限(戀愛中的女人是不是都很傻啊,更何況是一個豆蔻花初開的女孩子)。一樣年輪的兩棵小樹,一棵是筆直的白楊樹,一棵卻是叫不出名的歪脖子樹。男孩子竟然在他的屋子裏設置有錄像設備,將他與她的不堪之事拍錄了下來。白楊樹和歪脖子樹怎麽可能長到一起去呢?沒過多久,當最初的足以衝昏頭腦的熱情漸漸冷卻,男孩子慢慢地暴露出了種種劣性,女孩子也一點一點地認清了她正在交往的是一個什麽樣的人,分手是下一道必然的程序。這個時候,男孩子就把當初拍下的照片拿出來了,目的當然就是要挾女孩子:如果你與我分手的話,我就公開這些照片!

人們啊,這是多麽的可怕!不僅僅是這個孩子做的事情可怕,更可怕的是,這樣年輕,尚且處在 teenage 的孩子就已經被成人世界的肮髒染缸染得烏七八糟!前幾年的“璩美鳳”事件,就要在我們眼前的 teenage 身上重演了!

女孩子既驚且怕,又不敢告訴家人以求得依靠(家人會不會支持也未可知),終於不堪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偷偷地學會吸煙來排解憂愁。(號稱法製社會的美國,未成年孩子居然也可以買到香煙!)幾次在電話中向我的兒子哭訴,她現在特別自卑,覺得自己是個肮髒的人,是個可恥的人,甚至想到要自殺!

兒子非常地痛苦,他說:

I thought it only happens on the text book, but now it happens on my friend, it happens in my real life!

I love all of my friends, and I really don’t want to hate any people! But…what can I do except that I hate him!

兒子其實根本不認識這個男孩子。兒子是個非常 nice 的人,他對所有人都 nice ,他不想恨惡任何人。可是,這個他從不認識的男孩子,讓他不得不從心底生出了恨意!讓他去恨一個人是他認為很痛苦的事。

說著說著,兒子幾乎流出了眼淚,我也幾次淚眼婆娑。

我們能為她做什麽?

去告訴她的母親?兒子說,如果你是我們這個年紀的人,如果是你發生了這樣的事,你一定不願意讓家裏人知道吧?

去找他的家長?生長出這樣一個孩子的家庭,這個家庭的家長會是什麽樣的呢?如果人家反而護犢,你又怎麽辦呢?畢竟是兩個孩子自己的事情。

時間,我對兒子說,時間是醫治世上一切創傷的最有效的藥物,雖然不是奏效最快的,但一定是最好的。作為她的朋友,盡量的安慰她吧,讓她從友誼中獲得信任和依靠,幫她度過眼前最困難的時期,待到時間過去,心裏的傷痕會慢慢淡下去的。但是要不留痕跡,恐怕是很難了。留下一些痕跡對她也不是壞事,是為今後的人生道路留下一些教訓。

生活,這就是生活!生活永遠都要比教材來得生動,生活本身就是最好的教材!兒子在這個事件中也已經學到很多很多……

一圈又一圈,我們在家附近的小路上慢慢走著,有敘說,有討論,有感歎。我們的情緒也在這看似平靜又單調的徘徊中,起伏升降著。

夜深了,起霧了,剛剛還是明亮的路燈和街道,一晃就變得朦朦朧朧的……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