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阿平:投票站的日子

(2006-11-13 15:05:24) 下一個


投票站的日子

阿平

孩子們讀小學的時候,參加了男童軍. 每次活動,我都送他們去接他們回. 有天男童軍的領導說: 不如,你也來當個領隊吧. 我說: 我能行嗎? 他說:當然可以啊. 於是,我就當上了小領隊,帶著孩子們一起活動.

又過了一段時間,在開會的時候,那個領導又對我說:不如你去投票站工作吧 .
我說: 啊? 我夠格嗎?他說:你是美國公民就夠格了,現在欠雙語人員,正需要人手.
我說:行啊 !

投票站的工作日子很短, 隻需要選舉的那一天. 但時間挺長的, 需要從早上六點就到達場地, 把早前運來的投票間隔桌在投票站內架設好,拉好電線把燈也點亮,把一些指定的宣傳物和標示貼好掛好在指定的位置. 然後七點準時把投票站門口打開, 就算開始營運了. 而我們要一直呆在投票站裏守到夜晚八點, 把投票站關閉好, 整理包裝好選票,也最少已經夜晚九點了.

有很多美國人以為做這樣的工作人員是義務工, 但我告訴你, 是有工資的. 但不多. 每個投票站的工作人員都要在上崗前先去上一堂課, 以了解工作的程序和注意事項. 這一課需時兩小時. 政府付給$25 , 然後工作的那一整天付給$55. 合起來才$80. 當然, 小組長比較多點, 可以領到$100, 因為他/她還要星夜開車把打好包的選票運送到指定的地點.

那年總統大選, 戈爾Vs布希. 我被指派到唐人街的投票站去. 之前晚上有個鬼子婆打電話給我, 她說她是我們這個組的組長,要確定我明天一定要準時出現. 第二天天未亮, 我按著政府給我寄來的信中的地址到達, 一看到我的工作搭檔們, 我就知道我死翹翹了. 我們這個組連我在內四個人: 一個是白人女孩(就是打電話給我的組長),一個是黑婦人, 還有一個81歲的白人老太婆婆. 我是唯一的中國人.

那次投票太紅火了, 是我所經曆過的最繁忙的. 投票的人好多, 投票站前從早到晚,都是人流不斷,排隊長龍甚至排到大門口上去. 早上很多人都上班了, 來投票站的都是老公公老婆婆, 為了盡公民義務,他們來了,但他們不懂英文,更不知道怎樣弄穿那票上的洞洞(那年還很老舊的設備, 是用象釘子一樣的一個工具). 我是一個個教,一個個講. 老爺爺們老婆婆們別的啥的法案都不大關心, 就光問我, 點上選票上的哪個洞就可以選到戈爾?

我是累死了,渴死了,口幹了,中午飯也沒有時間吃. 而我的工作搭檔們因為不懂中文, 看著愣著卻幫不上忙,很無聊地喝水吃東西. 下午我們的小組長開了收音機聽廣播,她笑著告訴我,戈爾贏定了.可是,七點,廣播裏說florida有問題了.我們投票站有國旗sticker,給每個投過票的人都遞上一張,以之鼓勵.我見一個老太太投完票出來,我給她貼上一張這樣的貼紙.誰知道,我的組長瞪了我一眼.
我問:啥事啊?
她說,你怎麽給那個人貼紙?她投了布希了.
她又說:你不是支持民主黨的嗎?
我簡直暈了, 我才不管人家投給誰啊,而且怎麽可以管人家呢?人家有自由啊.

旁晚就更熱鬧了,下了班的人潮都湧來投票,投票站本來八點就要關閉的, 可是人龍還在排,總要讓他們都投了票的,所以,這次超時關站了.

那天夜晚,我們收拾好東西要再見了(是再也不見了,因為這樣的選舉又要等到啥時候?而且每次的人員安排都不一樣),小組長給每個人一個臨別熊擁抱,哇,她那個大胸,差點把我已經餓得前胸搭後背的心口給撞裂了,她還說,我一定要給你打電話跟你學中文.

因為我的名字已經在洛縣的本子上,所以每次大小選舉,政府都會有信給我叫我當工作人員,如此我又參加了好幾次這樣的工作.

比較特別的一次,店裏的搭檔突然有事回去香港,而我是一早就答應了政府去做投票站工作人員,我覺得如果我臨時不去是不對的.於是投票的那天,我隻好把店門關了不做生意,而去賺那55美金的投票站工作員的小工資.我還在店門口貼了紙:投票日,關門一天.可新鮮了,哈,第二天客人來了,說:投票日不做生意? 投給啥人那麽厲害啊 !

有趣的是有次是地方公職人員的選舉,人們的投票熱情大大低於選總統,投票站裏冷冷清清,幾乎我都想貼著桌子趴下睡覺了.這時候,燈光很亮,晃呀晃的,再認真看,哇,是電視台的人拿著大照燈來了,還是中國人.他們告訴我,他們是鳳凰台.天啊,他們要采訪我,叫我講講今天的投票情況.我是胡說八道地說了些情況.然後他們說,你今晚看電視哦,可以看到你自已.嘻嘻,我家那時候還不能收看到鳳凰台. 所以嘛,沒有看到我自已.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