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八十一子:後院

(2006-09-10 00:23:44) 下一個
後院

八十一子

北美女人

點擊閱讀更多文章>>


《北美女人》新浪博客



我家後院有將近一英畝地,一半是草地,一半是樹林。樹林延伸出去,連著一片森林。一條小溪從樹林裏穿過。小溪隻有一步寬,幾寸深,但常年有水。溪旁有一小片竹林。古人說“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我卻是肉也要食,竹也要有。每次搬家都挖一叢竹子帶到新的地方種下,三年後就是初具規模的竹林。向陽的小坡上有七、八叢映山紅,五月裏開得很爛漫。坡上還有一小片菜園,妻子在那裏搭幾個竹架,種些瓜、豆、西紅柿。瓜豆的藤蔓有時候順著竹架爬到旁邊的樹上,夏日裏掛了一些黃瓜,絲瓜,葫蘆,倒也悅目。蔬菜卻不圖收成,天一半,地一半,到餐桌上的也就是個零頭。

後院裏有林子,自然就有很多不請自來的動物。早春裏,林子裏可吃的東西少,鹿媽媽帶著出生不久的邦比們來拜訪。野兔、土撥鼠也不甘寂寞。要想收獲一些菜蔬,這菜地必須用籬笆好好地攔起來。籬笆還得是多功能的,既能防範跳躍能力強的鹿,也能防範會鑽空子的野兔和土撥鼠。有個鄰居使用了很高級的技術,把菜地用低壓電網圍起來,高的一圈防大動物,低的一圈防小動物,據說還能發出人聽不見、動物很不喜歡聽的超聲波,想得很周到。鹿倒是聰明,鼻子給電了幾次之後就不再靠近了。野兔卻通行無阻。連土撥鼠也挖掘出跳高的潛力,出人意外地蹦過電線,進了菜地。鄰居於是不得不再加一圈鐵絲網,把大小動物都攔在菜園外。問題解決了。西紅柿紅通通地愛煞人。收獲之後核算成本,每個西紅柿價值四十美元。咱們中國人不幹那樣的事。

後院有大片草地,自然就有各種各樣的昆蟲。夏日裏,入夜後,可以聽取蟲聲一片。蟲子多,鳥就多。認識的有披紅袍戴紅冠、歌喉婉轉、俗名“紅衣主教"的錫嘴雀,藍脖子、也會唱歌的渡鴉,催人早起的布穀鳥,終日裏忙著敲樹幹的啄木鳥,當然還有烏鴉、燕子、麻雀。還有小巧的蜂鳥表演特技似地從花叢裏退著飛出來。據說人要是到屋後涼台上去來個老僧入定,手上端杯糖水,這蜂鳥就會飛到手上。我沒有那樣的定力,沒試過。木頭涼台下有渡鴉做的窩,有對渡鴉每年都來生兒育女。它們銜著蟲子飛回來時,要是見到有人在涼台上,就站得遠遠地偏著頭觀察。這時我們就退回屋裏,讓它們安心回家哺育。

有鳥雀,自然天上有鷹,地上有蛇。沒養小雞,鷹跟咱無關。蛇在多數時候跟人各得其所,互不往來。偶爾在樹林邊草地上見到一些羽毛,知道那裏發生過一次成功的狩獵。有次卻不巧,一條一米多長的蛇被困在灌木上罩著的尼龍網裏。那蛇的嘴吻似乎不是很尖,應該不是毒蛇。想解救它吧,它還呲牙咧嘴。本想給動物管理部門打電話讓他們派人來取走,轉念一想還不如給納稅人省些銀子,幹脆連蛇帶網子一起扔到樹林裏去了。誰讓你運氣不好呢?見過高速公路上成群撲到汽車擋風玻璃上的蚊蟲嗎?俗話說,有時你是蚊蟲,有時你是擋風玻璃。都保不定有當蚊蟲的時候。要怨,得怨那成群結隊的鹿。要不是伊們來把花木啃得狼狽不堪,誰願意在花木上罩那勞什子網子。

後院的這些動物好像不是太在意我們的存在,都自顧自地該怎麽活就怎麽活。有次剪草,不意驚起了草地邊上灌木叢裏一群黃蜂,有幾隻結夥向我撲來,登時腿上胳膊上脖子上都被蜇得紅腫難過。這黃蜂也忒無禮,明明是剪草機招惹了它們,怎麽它們不去找剪草機算賬,反倒來找我?當然,它們也可能把剪草機也狠狠地蜇了幾下子,隻是我不知道罷了。這草地還得剪。待我取來噴霧器,弄點藥水把黃蜂一窩端掉。都說“籬笆牢實,好做鄰居",既然咱們在這一英畝土地上共存,那大家都得學會尊重別人的地界才是。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