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樓蘭:兩隻黃鸝(上菜碟兒)

(2006-09-27 16:29:49) 下一個



兩隻黃鸝


樓蘭


北美女人

北美女人交流請進入論壇>>


《北美女人》新浪博客




那個周末從外麵回家來,平時愛掌勺家常菜的當家的不肯做飯,說是給俄機會露兩手。打開冰箱一看,原來沒啥庫存菜蔬,他是存心讓俄做頓“無米之炊”啊。不過,這也難不到身經百戰的“巧婦”。取出冰箱裏剩下的半截白蘿卜,又摸出幾隻上好的大蝦解凍。幸虧菜園子還沒拉秧,摘了條黃瓜,割了撮韭菜,掐了幾根小蔥,憑著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俄個懶婆姨也能整桌好菜出來。

心想既然今兒個當家的存心難為,那俄也得給他點兒顏色看看,靈機一動,精心製作了一番,就有了這樣幾道菜。



作出既賢惠又文化的媳婦樣子,把菜肴端上桌,問他可知何意?他搖頭。俄說“真莫文化!”不過見他那麵對色香味還板著臉孔的模樣,嘴巴不停吃卻多找毛病少誇獎的作派,俄就知道他其實對這四道菜的出處早已心領神會著哩。

兩隻黃鸝鳴翠柳——炒青韭加倆蝦仁燉蛋黃(不小心一隻燉老了點)



一行白鷺上青天——蝦仁白蘿卜餡兒蛋白卷(這盤菜愣是無可挑剔)



窗含西嶺千秋雪——木耳丁素炒白蘿卜絲(味道雖淡了點但有益於健康)



門泊東吳萬裏船——清蒸蝦膠鑲黃瓜段(有點蒸過頭不假鮮美也是真)



他說早知道俄心懷叵測,雖然如今變花樣搞了個“精致版”,誰還看不出葫蘆裏的原料麽?他橫挑鼻子豎挑眼咱都可以理解,誰讓這“兩隻黃鸝”是他的軟肋也是俄的痛骨呢!眼看結婚紀念日快到了,借機諞一哈陳年軟肋也給平凡生活增加點刺激不是?

您要問這為啥是俺夫婦“軟肋痛骨”?這裏廂有典故的。原來那“兩隻黃鸝”是當年他算命抽得的簽兒,隱喻有靈,還就真經曆了一場曲折哀婉的苦戀運動涅……(此處省略千八百字)

當年俺們沒因腳踩不穩定的兩隻船而顛覆,某種程度上歸功於俄痛中生智,按照那“簽語”發明了這唐詩套餐,不管是拴胃拴心還是拴魂,反正讓他對俄又刮目相看了一回,從而在關鍵時刻以高姿態力挽狂瀾,為眼看進行到頭的戀愛旅程日後峰回路轉化險為夷打下了基礎。

當然,四分之一世紀前,在大學宿舍裏隻能靠煤油爐、熱得快來開火,炊米原料隻能找到幾根青蔥白菜幫子和倆鹹蛋,“巧婦”出落得再文學再藝術,也隻能炮製出 “貧民版”或“鄉土版”的家常便飯。不過那一頓湯菜俱全的憶苦思甜忘情餐必然令人難忘,要不他吃下去咋沒忘情卻回歸了呢。直到如今已然白頭偕老,見了“兩隻黃鸝”還肋骨作痛呢!

這是二十多年前俄因陋就簡炮製的貧民版“兩隻黃鸝”菜譜:

兩隻黃鸝鳴翠柳——幾棵生蔥上擱倆煮熟的鹹蛋黃

一行白鷺上青天——煮熟的鹹蛋白切成月牙狀在白菜幫子上碼成一排

窗含西嶺千秋雪——上尖兒的一碗白米飯

門泊東吳萬裏船——一碗清湯上漂四個半拉蛋殼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