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延伸:難舍的“韭菜”情結

(2006-09-01 09:44:08) 下一個
難舍的“韭菜”情結

延伸

北美女人

點擊閱讀更多文章>>



上個星期,文送了我一盆可以馬上收割的韭菜,說讓我和她一起分享她的豐收。文的房子和我們家相似,隻有一個不大的陽台,可文喜歡種植,小小的陽台擺滿了各種大大小小的花盆,有花,有菜,比如說韭菜,茴香菜和香菜,有時侯還有菠菜。每次去她家,我和LG都讚歎不已文的勤勞和耐心。

隔著陽台玻璃門,望著在風中搖擺的綠油油鮮嫩的韭菜,眼前仿佛出現了:韭菜水餃,韭菜肉包,韭菜合子,韭菜炒雞蛋,韭菜餡餅……等等,擺了滿滿一桌子,韭菜特有的香味也隨之撲鼻而來。

我從小就喜歡韭菜的味道,覺得什麽菜加上一點韭菜就變得非常的香。最愛吃的是韭菜素餡水餃或包子,綠色的韭菜加上蝦皮,粉絲,雞蛋,黑茉耳,咬一口,那韭菜的香味和鮮味頓時充滿了口中……。

記得在國內的時候,冬天的韭菜鮮嫩,價格不菲,到臨過年時更是貴。而到了夏天,韭菜就變得一錢不值,常聽婆婆說“六月韭,臭死狗”,說這時候的韭菜是最老的,味道因老而變得濃且“臭”。有段時間我的胃不好,時常消化不好,韭菜是不容易消化的,所以婆婆告誡我,少吃韭菜,要不胃要痛的。可我一聞到韭菜的香味,無論是冬天,還是夏天,我既“吃”不咎,全然不顧自己的胃有問題,往往是吃的時候高興,吃完了開始難受,LG開始數落我:看看,不聽老人言,吃苦在眼前。每次我都說挺挺就過去了,誰讓我愛上“韭菜”沒商量呢!說也奇怪,可能是我的執著,感動了上帝,以後再吃韭菜的日子,竟然不再胃痛了。

誰能想到,出國後想吃韭菜是那麽的難啊。有段時間,我想吃韭菜想得不行,特別是在我懷兒子的時候,LG去城裏的中國店,花了將近3歐元買了一小把韭菜,我把它當蔥花用,包了一頓水餃,那是我出國後吃得最香的一次。來德國的第一個春節過後不久,和我們同住一棟樓的婷有一天給我們送來了一大把野韭菜(德國人稱“Bärlauch”),葉子很寬(有兩三個厘米),我一聞還真是和中國韭菜一樣的味道,歡歡喜喜地又炒雞蛋又包包子的。後聽婷說,她是在大學裏的一個角落裏發現的,沒人采,想吃的話,去那裏揪點就行。後來我們在Schlossgarten也發現了一大片野韭菜地,我高興地叫LG快幫忙采一些回家,LG說,這恐怕不太好吧?這裏是公共花園啊!我看地裏韭菜已開始開花了,老了,可還是有一些挺嫩的。隻好等沒人的時候,揪上幾把放到包裏,總算是吃上了幾次韭菜。

來到這小城之後,有一次看到超市裏賣那種野韭菜,實在忍不住買了一小盒,價格是1.99歐元,回家打開一看,隻有六片葉子,LG說,這東西在這兒怎麽那麽貴啊?簡直是比吃肉還貴。那年去加拿大,看見超市裏的韭菜,真是便宜,和國內差不多,趕緊買了一把,回到旅館炒了一盤雞蛋,安慰安慰我那久違的的胃,過過我那“韭菜”癮。

兩個孩子大概是受我的影響,都喜歡吃我“這一口”,特別是兒子,簡直不亞於我。星期天我把文送的韭菜收割了,不多,隻有一小把,切成很細的末,加到肉裏,看上去綠色還不少,香味濃鬱,拌好餡後,惹得兒子直嚷著要吃餡嚐嚐,那是生的,怎麽能吃?於是趕緊和LG動手包了一些,下了給兒子吃,平時隻吃七,八個的他,那頓竟吃了十四個餃子,何況我家的水餃不是小個的那種,嚇得我和LG直說,兒子,夠了,別吃了,再吃今天非撐著不可。兒子才不再鬧著要吃了。接著,LG把隻剩根的韭菜移到了更大的花盆裏,才兩天,又冒出了綠綠的芽來,LG說,這下總算能解解你的饞了吧!?

韭菜啊,韭菜,想說愛你不容易,吃到你更不容易!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