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子曉:'委屈'的旅程

(2006-08-14 23:09:30) 下一個

"委屈"的旅程
子曉


北美女人

點擊閱讀更多文章>>



正值旅遊旺季,飛機客滿。因出發晚了,到達機場時連在一起的座位已經沒有了,我們一家三口被分別安排在三個分散的中間座位上。也隻有這樣了。

一找到自己的坐位,我便在心裏歎了一口氣:這將是一趟非常“委屈”的行程。因為坐在我旁邊的一左一右是兩個白種“巨人”,他們巨大的身體把自己的坐位塞得滿滿的,粗大的手臂就情不自禁地搭在中間的扶手上了。好在自己還比較苗條,隻好“委曲求全”了,因為無論如何十幾個小時的飛行時間裏,是無法要求他們把手臂委曲到苗條程度的。

要來一份《朝日新聞》小心地鋪在小桌板上,一頁一頁地翻下去.......

不久就吃飯了,想要一杯WINE,結果被告知要5$,每年要坐幾趟飛機,從來沒有聽說過要杯葡萄酒還要錢的,這美國大陸航空也太摳門了吧!想想掏錢要搬動這兩座巨人,隻得作罷。匆匆吃好飯,有些倦意,就趕緊蓋上毛毯抱著胳膊準備睡覺。

“你說中國話嗎?”傳來年輕的男低音,嚇了我一跳。睜開眼睛一看原來是右邊的巨人在問我話呢!

“你懂中國話?”我納悶地反問。

“不懂!”

“那你怎麽知道我說的是中國話?”

“我去過日本,也去過中國,現在在漢城教英文。我能從你說話的音調判斷出你剛才和你丈夫之間說的是中文。”接著,他開始模仿中日韓三國語言的語音語調,真的很形象很生動,一下把我逗樂了。我才發現這個巨人的年齡原來並不大,也許大學剛畢業不久呢!年紀輕輕何以達到這等量級,實在匪夷所思。

攀談就此開始。他很自豪地宣稱他很有語言天賦,學過歐洲好幾種語言,然後還真拿出飛機上印有各種文字的安全須知念給我聽,反正除了英文其他我一概不懂,不過聽聽好像還真象那麽回事。就此驚歎,美國人的大方,美國人的表現欲,他們不放過任何機會向任何人展示自己的特長,表現自己的優勢。

也許這在東方,無論是中國還是日本,都會被認為是愛顯示,愛出風頭,個人英雄主義......等等。

接著他說他突然迷上了亞洲文化,在南京和東京都住了不止一個月,在漢城更是呆了快兩年了。他說他喜歡做文化比較,希望能寫出一篇關於中日韓三國語言文化觀念習慣等等的研究論文。

他向我展示他的研究成果:
中國貧富兩級分化太嚴重,日本則幾乎沒有兩級分化,而韓國位於其間。
城市發展,東京最發達,上海次之,漢城最後。
人的觀念,日本最接近西方,中國次之,韓國最保守。

然後,他忽然壓低嗓子,神秘地告訴我:“中韓有一個驚人的一致的地方,就是:他們都很恨日本人。”

我問他,那你覺得日本人恨中國人和韓國人嗎?他推斷:可能。接著給出證明:“我愛你,但你不愛我,可以理解。但如果我恨你,你卻不恨我,沒有這樣的事!”不知道這是不是一般美國人的哲學。

討論這個問題太沉重,尤其是在周圍一大堆日本人,韓國人的飛機上。

於是我問他:“你有沒有調查過,中國,日本,韓國三個國家的女孩子誰最漂亮?”

他一下來了精神:韓國女孩子最漂亮,中國次之,日本最後。他講韓國女孩的時候眼睛都放著光。

然後我就逗他:“那你一定有韓國女朋友!一定是那個最漂亮的。”

他的眼神忽然暗淡下來:“韓國女孩子雖然漂亮但是Boring,成天喊Diet!Diet!”他那怪怪的“Diet”發音一定是韓國式的,以他的語言天賦一定是學得維妙維肖。他接著抱怨:韓國人太保守,竭力反對女兒嫁給外國人。而中國和日本就不是這樣,日本女孩甚至以嫁給外國人而自豪。

我於是告訴他,日本男人都很懶,不幹家務活,家務活都是女人幹,所以日本女孩願意嫁給外國人,外國人相對體貼老婆。

他一聽,又來了精神:“太好了!我要取個日本太太。”

然後又壓低嗓子,告訴我:“這架飛機上有好幾個漂亮的日本女孩。”

不一會兒,他拿出的手機,調出一張一張的照片給我看,他的住處,他的學校,他的同事,他的老板.......最後拿出一張圓圓的大頭像,也許是自拍照:“看!這是我--多麽性感的小夥子!”我笑,他也哈哈大笑。

忽然發現機艙內的燈早就息了,一飛機的人好像就我們兩人在講話,趕緊打住,睡覺。

一覺醒來,巨人又在跟我打招呼了:“早上好!這是你的早餐!這很好吃。”

我才發現,早餐已發放完畢,我的小桌板上放了一包東西,長條形的好像是漢堡之類的。

“我的已經吃掉了,你要再不醒來,就要把你的吃掉了。”巨人笑著說。

“那你就吃吧!”我假裝大方。

“Are you sure?”巨人問。

“Yes!”我咬咬牙。

我以為他在跟我開玩笑,他女朋友不是整天讓他節食嘛!可沒想到他果然拿起那東西,三口兩口就把它吞了。

我的早餐啊!我還沒看清它是什麽東西呢!就成了人家的腹中之物。從小到大,再忙時間再緊,我還很少不吃早餐呢!

臨下飛機,巨人熱情地和我握手,誠懇地對我說:“祝你旅途愉快!”然後建議:“你英語不錯,但要更加自信,這樣對你有好處。”

從小到大,還沒有人說我不自信呢!倒是老公說我有時過分自信。想想,也許這是東西方文化的差別?在亞洲顯得過分自信的人,到美國就顯得不自信了?或是他僅僅是在建議我講英文的時候要充滿自信?因為我講話時發現自己沒注意時態,會趕緊改正,也許隻要美國人能聽懂就不必要改正了?我差點忘了他是英文老師。想再問,已經開始下飛機了!

原以為漫長而委屈的旅程變成了短暫而愉快的英語口語課。這個樂觀,健談,開朗,向上的美國大男孩,連同他巨大的身段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還有,我那頓沒有吃到的早餐!以後和美國人大方要小心一點兒!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