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安舟:江城的夏夜

(2006-08-09 16:10:09) 下一個
江城的夏夜
安舟
 

北美女人

點擊閱讀更多文章>>



位於千湖之省腹地的江城素有“火爐”之稱。唐詩“日輪當午凝不去,萬國如同烘爐中”該是描寫家鄉盛夏的真實寫照。離開故鄉多年,憶起江城之夏,仍感恐怖。那連續數周四十度左右的高溫,江湖水澤氤氳的內陸高濕,使江城的溽暑悶熱難當。即使靜坐搖著蒲扇,仍是全身上下大汗涔涔。炎熱夏季最盼望的是夜晚在露天乘涼。

兒時家居的漢口洞庭村是一條古樸典雅的裏弄,巷子首尾分別通往洞庭鄱陽兩街。石庫門式中西合璧的民居夾著不足十米寬的弄堂。夏夜的傍晚,人們搬出竹床躺椅一溜兒排在弄堂裏,打來冷水衝涼竹床過道,為露天過夜作準備。

黃昏時分,我洗完澡,換上清爽的素花布圓領衫來到弄堂乘涼。受火爐炙烤的大人們也顧不上斯文體麵,男人赤臂光膊,女人一身短打,老人搖著蒲扇,小孩銜著冰棒,坐在竹床躺椅上納涼。大人們擺龍門陣,下棋打牌;小孩子們玩遊戲。我最喜歡聽大姐姐們講故事。在星空下聽有懸念的梅花黨或有鬼氣的聊齋,多少有些刺激。然後在忐忑中進入夢鄉。

江城的酷暑連蚊蟲都不光顧。我們睡在露天竹床上,不打蚊帳,不支蚊香,陪伴的是母親用蒲扇搖來得清風,是姐姐故事中詭秘莫測的懸念,還有江漢關悠然的鍾聲和揚子江長鳴的汽笛。

最近讀到菊子一篇《乘涼》文章,我感到菊子也是在長江邊長大的女孩。文章裏有一段話頗得我的共鳴:“有電視了,黃昏便不複存在;有冰箱了,冰棒便不再那麽美味;有空調了,有電腦了,乘涼時代便徹底宣告結束。忙碌一天之後,人們天天盼著新聞連播,盼著自己上了癮的連續劇,各自回家守著電扇、空調,守著自家那張屏幕,上著自己經常光顧的網站,傍晚時分便不再那樣逍遙、那樣了無牽掛。”

哦,讓人詛咒又懷念的江城火爐之夏夜!

  
漢口洞庭村老巷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