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江嵐:何必龍躍鳳鳴

(2006-08-09 16:06:54) 下一個

何必龍躍鳳鳴
江嵐

北美女人

點擊閱讀更多文章>>



暑期到了,孩子們的成績單寄回家。鄰居太太的公子與小女同班,當下我們分別打開各自的信封來看,漸漸她的眉頭越擰越緊,最後廢然長歎:“你說這個孩子,怎麽就那麽笨呢!”

其實她手中那一份,比我手中這一份好看多了,猶自不滿意,我莞爾。當初懷孕的時候,隻要能夠母子平安,別無所求。等孩子健健康康落了地,立刻覺得遺憾:哎呀,怎麽沒有長得更漂亮一點?如今無病無災長到十周歲,又想要他中文、英文、數學,門門功課成績一流,鋼琴、繪畫、舞蹈,樣樣才藝出色;還有,在家要懂事聽話,對外要禮貌大方;從小便才名早享,長大後出人頭地,揚名立萬……可憐天下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之心實在迫切,以至於求全責備,得隴望蜀。

唉。我對她說,你我一無難圓殘夢需要孩子及瓜而代,二無未竟之誌需要他們繼往開來,何必對他們要求如此苛刻。

“哈!”她白我一眼。“話不能這麽說,他們的條件比我們那時候好啊!”

條件?啊是,現在的物質生活或社會環境,的確都我們當年強得多。孩子們的要求隻要不太過離譜,想要什麽父母便給什麽。為了加強他們的學識修養,父母更是盡心竭力,不辭辛勞。然而我們對下一代至高的期望,難道不是他們終生的平安幸福嗎,如果以為這是功成名就必定能夠帶來的結果,那真是天大的誤會。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必先苦其心誌,勞其筋骨。社會的舞台色彩繽紛,金字塔越往上麵積越小,能容下幾個人?無論客觀條件多麽得天獨厚,天賦多高,運氣多好,想爬上去也還需要自身拚上十分能力本事精神,一路上舍棄這樣,舍棄那樣,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比如那留下了千古名句“落霞與孤雁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王勃。他“6歲善辭章”,9歲讀到大儒顏師古解的《漢書》,認為其中錯誤百出,乾脆自己作出一篇《漢書注(指瑕)》來。算得天縱聰明,敏而好學,才華橫溢了。且玉在匵中,又得人賞識:麟德元年,由掌管選拔人才事務的右丞相劉祥道上表推舉,14歲的王勃被高宗皇帝召見。金殿之上,他引經據典,侃侃而談,令高宗龍顏大悅,從此聲名鵲起,“請者甚多,金帛盈積”。兩年後受封朝散郎,任沛王府事職事。到此際,王勃占盡天時地利人和,懷才得遇,順利到達金字塔頂端,一覽眾山小,春風得意,雄姿英發。

然而,千辛萬苦爬上去了,也還要繼續披荊斬棘才站得穩。自古高処不勝寒,站在上麵必須承受來自四麵八方,眾目睽睽的壓力,生活不可能和普通人一樣逍遙自在。王勃年未及冠而入仕,畢竟還是一個少年,又恃才傲物,完全不懂得宦海的風波險惡。不久,他因見人鬥雞遊戲,一時興起,寫了一篇《戯為檄英王雞文》,以此得罪高宗,被廢職逐出王府。其後便一直鬱鬱不得誌,到乘船出海遇險而亡之時,年僅26歲。

才高而運蹇,早慧而壽夭的,並非隻有一個王勃。單單一本《唐才子傳》裏,諸如此類的故事舊屢見不鮮。多少才子隻被聰明誤一生,哎呀呀,直看得人心驚膽戰。難怪人家要說:“但願我兒愚且魯”。

我再看一眼手中小女的成績單。還好,這孩子並非天生的才高八鬥呢,沒有鳳鳴朝陽的傾向,將來隻要謀個衣食不缺,正好在金字塔下麵,如她平凡普通的父母一般,享受安常守分的庸俗生活,平平淡淡過一生,啊,上上大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