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金鳳:周末,我們相聚在籃球場

(2006-01-20 13:16:28) 下一個

周末,我們相聚在籃球場

金鳳

北美女人

點擊閱讀更多文章>>




  來美多年,大家忙學業,忙家庭,忙事業,好朋友離多聚少。即使都住在灣區,一年也不容易聚幾次。唯有我們籃球隊的成員,每星期鐵定的不見不散。五年來,難得有多個酷愛籃球的死黨,衷心耿耿,始終如一。隊員中除了幾對鐵杆夫妻檔,既有單幹戶,也有少年郎。我的兒子和安莉的兒子都是從十一歲就同我們一起拚殺,那時他們個子又小,人又單薄,球隊裏的大人們都要格外小心,生怕傷到他們。光陰如箭,如今他們兩個都長成高大壯實的小夥子,大人們反而要時刻提防不要被他們撞倒。小夥子們不嫌棄我們,一直陪著我們摸爬滾打。而我們這些過了而立之年,又進入不惑歲月的中年人,也與籃球運動結下了不解之緣。我們在球場上奔跑撕殺,大聲呐喊,那股生龍活虎的勁頭,仿佛回到了年輕時代。

  七年前,我們幾戶老中都住在同一片公寓樓裏。大家或是新知或是舊友,周末休息,幾位男士就相約到臨近的小學打籃球。各家一般都是傾巢出動,大人、小孩都出來活動活動。起初,隻是男士在打,女士就在運動場邊上散步聊天。後來,他們人手不夠,招呼我們也上去湊數。這下,我們的洋相出大了:球技太差就不用提了,連規則也一概不懂。什麽,兩次拍球犯規?我們三次四次也照拍不誤。開始時,隻要是女士投籃,各位男士都不屑阻攔,人家知道我們也投不中。有時百年不遇地偶爾投進一球,剛要振臂高呼,才發現認敵為友,球投到自己的籃裏去了。既然搶不到球,投不進籃,咱就發揮咱的強項:阻截和後衛。瞄準那個抱球的人,死纏爛打。抓胳膊拽腿,實在沒招了,抱腰拉衣服,再加上尖著嗓門兒大叫。有時這招還真靈,幾位男士就曾真情告白:女士們一叫,他們嚇得球都投不準了。

  那時打球,固定隊員隻有我們三對夫婦,加上我的兒子和安莉的兒子。八個人勉強可以打全場。後來,隊伍逐漸擴大,人數也相對穩定。可是,有一陣大家象起哄一般,一窩蜂似地買了房子搬走了。好在我們幾家相距不太遠,又對籃球一往情深,所以得以再續球緣。不久又有幾個酷愛籃球的男士光榮加盟,籃球隊從此有了十多名固定的鐵杆隊員。每個周六的下午,大家浩浩蕩蕩地匯集在球場。大人們先就國際國內形勢各抒己見,然後對兩岸三地的逸事趣聞發表看法。侃山吹牛結束之後就各就各位,開始戰鬥。一幫小孩子也湊到一起,或玩球、或遊戲,孩子大人各有各的玩伴,自得其樂,互不幹擾。

我們的籃球隊成立五年多的時候,正趕上舊金山灣區舉辦華人運動會。球隊的老隊員凱撒醫院的資深女醫生劍飛毛遂自薦當領隊,為男隊報名。當時大家以為:我們有十多名隊員,組成一隊和別人較量較量實力應該還不差,沒想到報名時年齡還卡得那麽死:以四十五歲為界:以下的要分成一隊,美名曰為壯馬隊;四十五歲以上的為老馬隊。當時我們聽了這種名字,簡直笑得要瘋了。什麽馬呀驢呀,亂七八糟的,真是糟蹋人,您分個青年組,壯年組,老年組不就得了嗎?不過後來我們叫習慣了,倒也順口了,而且覺得名字起得還挺傳神、挺形象。到現在我們還動不動就老馬壯馬的,叫得還挺親切自然。

  沒想到這灣區還真是藏龍臥虎,人才濟濟。光老馬隊、壯馬隊就各自一下子就整出了四五個隊,先要參加淘汰賽。第一場比賽,我們還挺有信心。隊員就那麽五六個,啦啦隊陣容卻十分強大。太太們小孩子們是親臨助戰,連家裏有老人的也前來捧場。我們隊員來的時候都穿著清一色的藍色隊服,背上印著白色的號碼。人家一看:哎喲,這隊厲害。瞧人家隊服都那麽專業,哪裏像咱們背心上胡亂貼張白紙在蒙事兒啊!得,咱們遇上強手了!

  比賽一開始,我們隊就漏餡了。對方進攻防守都很有水平。有一個高個兒,接二連三地投球成功。人家人也多,過一會兒就換人,可是我們隊就那麽幾個人,一個蘿卜一個坑,整個一個疲勞戰術。這個剛呼哧帶喘地下去還沒歇兩三分鍾,教練一揮手,就又得披掛上陣了。我們隊沒有教練,我們幾個太太就代勞了,一會兒叫暫停,一會兒要求換人。外人一看,嘿,娘子軍上陣,還挺唬人。我們隊進一個球,我們就大聲呐喊,熱烈鼓掌,興奮得不得了。

  上半時我們隊落後,中間休息時,我們總結經驗教訓,我們幾個女士早就看出苗頭,主要是我方防守不夠,使得九號頻頻進球成功。這次改變戰術,讓兩個人死死盯住那個高個兒投球手。我們內心暗暗得意:叫你們進球,這回那九號得分手該英雄無用武之地了吧。

下半時一開始,我們就傻眼了:原來那個九號高個兒壓根就沒上場。仔細一看:人家正在場下美滋滋地滋溜滋溜喝飲料歇著呢!得,場上又亂了。

  不用說我們老馬隊慘敗而歸。不過別急,咱們還有壯馬隊呢!他們隊年輕、體力好,說不定有希望出線呢!於是一幫人又浩浩蕩蕩地開車來到三英裏之外的壯馬隊賽場。到那兒一打聽,那結果更沒法聽:102比33!當然是我們輸了,而且還輸得這麽慘!這麽懸殊的比分令我們都十分奇怪:什麽樣的籃球高手能在那麽短的時間內進球如此之多?難道我們就沒人防守嗎?

  後來聽隊員們講:剛開始時,對方不摸底細,以為我們水平很高,對我隊防守很嚴。後來打了一場,覺出我們水平太差,就開始耍花樣逗我們玩了。哼,簡直就是藐視我們,明明到了籃下,一抬手就投籃了,可人家偏偏舍近求遠,不慌不忙地帶球跑到場外,遠遠地投個三分球。這不是欺人太甚,成心惡心咱們嗎?得,咱們認輸了還不行。唉,別說別人不把咱哥們放在眼裏,就連咱自己老婆不是都不看好咱們壯馬隊嗎?那天早晨起來,劍飛先出門,對老公說:我走啦,去老馬隊那邊看看。你們壯馬隊就好自為之罷!整個兒一個門縫裏看人!氣得老公沒脾氣。他們自嘲地說:不是我們無能,實在是共軍太狡猾。人家隊裏有高手,以前是國家隊或省籃球隊的,咱們能打成這水平就不錯了。

我們的球隊雖屢戰屢敗,但每個隊員都具有良好健康的心境。他們說:咱們打球就是為了鍛煉身體,保持心情快樂。輸就輸吧,咱雖敗猶榮!

兩隊都沒出線,一幫人倒也落個踏實。運動會決賽的那天,反正也沒有我們的份兒,我們還不想瞎湊那份熱鬧。我們球隊幹脆找了個公園,舉行燒烤大聚會。為表彰大家知難而進、努力拚搏的精神,領隊還為特意大家頒發了敢鬥獎。

運動使人年輕,使人快樂。剛開始時,上場一會兒就氣喘噓噓,大汗淋漓;五年的錘煉,使我們連續奮戰好幾場,也能夠麵不改色心不跳。運動場上的趣事也多,隊友的一個動作、一個表情,常常讓人忍俊不禁、笑口常開。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hl188 回複 悄悄話 ood article, I wish we had a team like yours someday.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