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秦無衣:小說趣味漫談 2 主題

(2005-12-01 12:02:01) 下一個
小說趣味漫談 2 主題

2 小說的主題

北美女人

北美女人大本營>>>




很多小說的主題都不像我們中學教科書那樣鮮明、突出。在我們看來,主題其實應該是個寬泛的、但是同時又必須在小說中維持重心作用的內涵。如果是出於某個設定的主題來寫作小說,那麽它的趣味性肯定要大打折扣。正像雷克•希利斯說的那樣:“小說就好比按照常規來畫畫,你不要把主題思想一開始就畫上,而要在過程中慢慢地渲染。”

一般來說,主題的醞釀是基於題材的。好的題材無疑會釀造出動人的主題。大多數的小說,實際上就是從我們所結識的一個有趣的人物,一個令人好奇的形象,一段行雲流水般的描寫,甚至是我們信手拈來的某個神秘的標題開始的,它們來源於我們觀察和想法。

在小說創作中,最忌諱公式化的想法和政治上的觀點,它們無疑不適合成為小說的主題,而由此產生的故事,很可能不具備趣味性。同樣的,也不是所有的好的主題都適於寫小說,在小說的世界中,隻有那些富於展開情節的主題,富於戲劇化的素材,才適於寫小說。我們絕對不能將小說視為是單純的主題的載體。有些嚴肅的東西,也並不都適合寫成小說的。如果我們一開始就想把主題思想嚴肅化,那麽我們的創作主動性就很有可能被限製住。

一般來說,在創作之前,最好不要設定主題。以主題思想推動小說寫作有一個弱點,即一旦這種思想支配了我們,我們就無法再將創作向前推進了。我們越是想突出主題思想的正義性和嚴肅性,它可能就越顯得笨拙和沉重。於是,它控製了整個創作的局麵,並且像惡祟一樣纏繞住了我們的想象力。

但是,不設定主題,並不等於說,我們在創作前不需要進行必要的構想。我們經常看到一些作者在有了創作的衝動後,便拿起筆寫東西。小說寫完後,他們又忙著進行修改、潤色,以期能為文字增添些亮色。然後,為了小說的全局,他們又不得不舍棄某個自己鍾愛的人物或者大段散文般的描寫。這種創作的混亂,主要還是因為最初沒有一個完整的構想。

真正結實的,動人的主題,往往是在創作的過程中逐漸開始明朗清晰的。一個熟練的寫手,一般都具備有三個特性:敏銳的直覺,神秘的冒險精神,出人意料的創作技巧。這些特性是小說作者們在創作過程中點擊出火花的精粹的刀石。我們很難想象,沒有這些條件的小說創作過程,會具有濃烈的趣味。因此,我們在寫作中充分調動自己身上的這些因素,才能創作出吸引人的小說。

小說創作過程中的偶然性是顯而易見的。隻有當最終寫出了甚至超越了自己原先所設想的題材出發點,我們才能體會到創作過程中的最大的樂趣——出人意外的發現。這也正是小說的故事常常會出人意料——包括作者自己的原因。這就好像是畫畫一樣,我們不要把主題思想一開始就畫上去,而要在創作過程中慢慢地渲染,盡量捕捉意外的閃光點。

因此,小說說白了,就是讓人們在閱讀中,能體會到意外的驚喜。而一個鎖閉的主題,則可能使一篇小說,與讀者的閱讀意願背道相馳。

11/21/2005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