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七 打入

(2005-05-15 04:54:19) 下一個

 

打入

“打入”,毋庸解釋,一看便之。

 

櫻桃山莊當然是在山上,而且在很高的山坡上。就是要到門口,也必須駛過很長很陡的一段driveway

當彬彬第一次坐著譚恩重的大奔馳來到櫻桃山莊的時候,她就發出:“唉!有錢真是好啊!”的感歎。這是一幢三層的小樓,臨湖,背山,後院有一個遊泳池,前麵有一個花園,花園周圍是一圈樹,有的樹已經很高了,長長的樹枝幾乎墜到湖麵。湖雖然不大,可是卻是湛藍的,被風吹起一層層皺褶,象是女人緊蹙的額頭,一會兒就又舒展開。

小樓有三個車庫,裏麵停著兩輛奔馳,還有一輛寶馬。兩扇朱紅的大門,上麵有很高的頂台,門兩旁是對稱的落地窗,都是象牙色的,顯得高雅氣派。

            彬彬走到門口,在等著譚恩重開門的時候,她仰頭看頂台,發現在角落裏有一個碩大的,象石灰砌成的東西。她很納悶,問道:“這是什麽?”譚恩重看了一眼,說道:“你別害怕,那是個馬蜂窩。” 彬彬不禁“啊 !”了一聲。

            玄關很高,很大。從房頂直直地垂下一個大大的水晶燈。木質地板光亮照人。側麵是一個旋轉樓梯,樓上,是環形走廊,分別通向六個房間。

            待到譚恩重帶領彬彬參觀完房間,他們在樓下的客廳坐下,彬彬的心還在激動不已。這時一個剛才見到的保姆走過來,遞給譚恩重一杯水。

            “我該吃藥了。” 譚恩重說道。彬彬趕緊接口:“我來!”她一邊倒水,一邊說,“這以後啊,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譚恩重接過水杯,滿懷深情地看了彬彬一眼。彬彬卻有點不自在,遞水的時候,一搖晃,水濺出來。譚恩重趕緊接過來。彬彬看著他低頭喝藥,心仿佛提到了嗓子眼,冬冬跳個不停。譚恩重喝完水,看到彬彬這付神態,笑了,說:“你放心,我還不會死呢!”彬彬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慌亂地說道:“哦,當然,我隻是――”譚恩重把水杯還給彬彬,低沉地說:“你不用怕,人老了,就離不開這些瓶瓶罐罐了。其實,我知道我身體好著呢!在活二十年沒問題。”“當然啦!”彬彬隨聲附和著。

 

            兩周後,彬彬辭掉了保姆,認認真真地照顧著譚恩重的飲食起居。尤其是每天兩次的吃藥,彬彬更是無微不至地親自到水,拿藥。而譚恩重總是要深情地看著彬彬送過來的水的樣子,然後一飲而盡。

            一開始,彬彬總覺得心裏發慌,可譚恩重卻從來沒懷疑過什麽。她於是漸漸安心了。後來,就成了一項例行公事――當然,不可能那麽平靜,可畢竟手不再哆嗦。彬彬開始天天抽空給唐浩發電郵,告訴他事情進展的很順利。後來,就一周發信一次。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彬彬會想唐浩。她總勉勵自己說,在熬些時候吧,就兩三年。可有時候,她也對譚恩重很愧疚。覺得對不起他。可這時唐浩的聲音就會傳來:“無毒不丈夫。”“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雙活。”還有那句,“你是我的!”一想起這句,彬彬就激動不已。她咬咬牙,把心裏那點憐憫收到角落裏去了。黑暗中,她仿佛聽到自己的心跳。

           

有一個星期五,譚恩重說他要到紐約裏去一趟。彬彬問他什麽事情。他隻說了一句是公司的事情。彬彬很知趣,沒有再深問。可當她聽說譚恩重要去一天,而且以後每隔兩個星期的星期五,譚恩重都要去紐約一趟的時候,她的心跳加速了起來。心想,那樣,我就可以讓唐浩來啦……

            這天早上,譚恩重照例是要去紐約。彬彬一早起來,心情好極了,換了一件亮麗的裙子,輕盈地走下樓來做早餐。譚恩重吃罷早飯和彬彬遞過來的藥,凝視著彬彬好一會,說,你今天很漂亮嗎!彬彬有點心虛。

            等譚恩重前腳一走,她立刻給唐浩打電話。說:“來吧!”然後,她去洗澡。放滿一池子的熱水,彬彬脫了衣服走進浴缸。水很熱,她也覺得自己很熱。不一會,她的額頭已經冒出了汗,可是真舒服呀!彬彬感到渾身癢癢的,撫摸著自己豐滿潤滑的肌膚,她不禁呻吟起來。

這時電話鈴響了。她伸出滿是肥皂的手接起電話。是唐浩。他已經到了山腳,可他要確認這房子裏確實除了彬彬,沒有別人了。彬彬焦急地說了句:你快來吧!

            唐浩來了,開著他那輛90年的二手福特小車。還沒等按門鈴,彬彬已經把門打開。

            唐浩進門前,抬頭也看到了那個碩大的蜂窩。他問彬彬,怎麽不把這個玩意去掉,看著怪惡心的。彬彬說,譚恩重說那東西也不礙著誰,就沒動。我想他大概怕被蟄著。唐浩進了屋,轉了一圈,嘖嘖讚歎不已。他拉過彬彬,說:“你現在可是享福了!”彬彬說:“誰說的,雖然很舒服,可是,”彬彬倒在唐浩的懷裏:“可是我想你呀!”唐浩很是感動,抱起彬彬,狂吻起來。彬彬喘著氣,說:“我還要等多久啊!你能不能 快點!”

“耐心一點,彬彬,不能太急,否則會露馬腳的。”

“可是我都等不急了啊!”

“寶貝!快了快了!”

兩個人已經扒掉了衣服,唐浩嘴上勸彬彬,可他自己也是等不及了。“唔……”他又抱住了光潔華潤的彬彬時,感到暫時的滿足“彬彬,你是我的啊!”彬彬也早已氣短身顫,“我愛你,唐浩!”

 

            唐浩走了以後,彬彬 還沉浸在肉欲的滿足之中,半天躺在床上,懶得起來。她不由得想,這樣的日子,也不錯啊……

            譚恩重到傍晚才回來,彬彬已經做好了晚飯。譚恩重進到屋裏,坐在飯桌前,問彬彬:“今天你自己過的還好?”

“好,挺好的。”彬彬忙不迭地說。

“那你都幹什麽啦?” 譚恩重好像很有興趣。

“噢,也沒什麽。澆澆花啦,看看書啦。”

“日子好打發嗎?”

“好打發好打發。”彬彬看了譚恩重一眼,他盯著彬彬,使得彬彬有點發毛。

“是呀,現在天氣一天天暖和了,花園裏倒是有許多事情可以做。”

彬彬趕緊隨聲附和: “對!我也是這麽想的。另外,”彬彬想起了那個門口上麵的東西,“我想把咱家大門上的那個馬蜂窩給除掉。”

“那可是有年頭了。” 譚恩重慢悠悠地說,“你想除掉就除掉吧。不過要小心!”

            一周後,彬彬買了專門噴射的藥劑,她站在梯子上,對準蜂窩,剛要噴,譚恩重在底下又嚷嚷道:“你小心呀!”彬彬答應了一聲,用足了力氣,“滋---”“啪噠!”沒想到碩大的一個蜂窩一下子就掉到地上。譚恩重看著那個蜂窩,原來已經空了。彬彬下了梯子,也注視著蜂窩。兩人就這麽看了一會。譚恩重才說:“還以為它是多麽可怕的東西,原來已經老朽了。不堪一擊。”他搖搖頭,俯下身子,把蜂窩拾起來,丟到垃圾箱裏去了。彬彬看著他的背影,不知為什麽,突然有點可憐起這個老人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二分明月 回複 悄悄話 為什麽離婚後還沒有回國呢?她的身份是怎麽維持的呢?好像沒有提到哩?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