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二 “飛”和“壓”

(2005-05-11 09:29:39) 下一個

“飛”和“壓”

 

“飛”和“壓”都是圍棋中走棋的基本手法。“飛”就像中國象棋中的馬走的路;“壓”,就是對方的棋,總是“壓”在你的頭上。

 

唐浩被分到一個小地方,臨走的時候,他的導師說,你放心好好幹,最多兩年,我會叫你回到我這裏。唐浩於是走了,沒有帶彬彬去。他的箱子裏,隻帶著他的圍棋和幾本棋譜。

一年裏,唐浩很是寂寞。下班回來,一個人在冷清清的小屋裏,他感到從沒有過的悲涼。他覺得自己好像是一隻蒼鷹,被捆住了翅膀;好像是猛虎,困在了平川。唐浩現在幾乎每天都要下棋了。他之所以如此偏愛圍棋,也因為那三百六十一顆棋子,其變化是個天文數字,正所謂“千古無同局”,使唐浩感到無限的樂趣和挑戰。有時不為下棋,隻要摸著那些黑白子,光滑,冰涼的棋子,好像在時時提醒他,讓他冷靜,忍耐。他用力按著棋子,也按住了自己的欲望。“壓”,是圍棋中常用的走法,好吧,“天之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苦其心誌…… 人生就如同博弈,致勝的“手筋”能夠扭轉乾坤。我唐浩可不是一般人,絕對不是。總有一天,我會一鳴驚人。

就在唐浩苦苦修行了近兩年的時候,就在他以為曙光就在前頭了的時候,他的導師突然出了車禍,死了。消息傳來,唐浩傻了眼。他撫摸著那付圍棋,把棋子攥得“咯咯”響,他的淚在眼睛裏轉。他下了一個通宵的棋。他感到一種萬馬奔騰,一種叱吒風雲的力量,在他血液裏流動,令他窒息,也令他激動。第二天,他眼睛紅的象電影裏的通了電的異形人,大家以為他是為導師悲哀的,都來安慰他。唐浩笑了,盡管笑得比哭還難看。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是哀痛導師呢,還是他自己。不過,他已經想好了今後的路。那就是,用圍棋裏的招數---飛。飛到哪裏去?唐浩為自己選好了目標,這目標就是美國!

 

唐浩出來的並不容易。雖然不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但也確實象扒了一層皮。那個時候,國家有明文規定,象他這樣的人才---生物學研究生---是不允許五年之內出國的,否則要上繳教育部八萬元人民幣,單位也會要一筆錢。可唐浩豁出去了。單位開始好言相勸,後來看不成,就用開除公職來威脅他。可唐浩就像吃了秤砣 ,對人事處處長說,你趁早把我開除了,我還用不著交你錢了呢!處長氣得鼻子都歪了。

可鼻子歪歸鼻子歪,他不開除唐浩,就這麽抻著他。拿句圍棋術語,就把唐浩給這麽“壓”起來了。你不要開介紹信辦護照麽?我不是不給辦,就是時間長點。一個月吧,說是要研究研究。這回輪到唐浩鼻子歪了,可他沒辦法,辮子在人家手裏握著,沒轍!反正他要蓋個章簽個字什麽的,人事處總要給他拖一兩個月的時間,這是規定!唐浩天天催,人家可一點不著急,看到唐浩一臉渴望“翻身見太陽”的樣子,處長居然動了惻隱之心,想開導開導他。於是有一次語重心長地對唐浩心說,小夥子,咱們這裏要辦人事,必須懂點“人事”---就是人之常情嘛!你看,你要調動,這麽重大的事情,當然要領導層層批啦,卡在那個領導那裏,你也吃不消呀,對吧?所以,你應該腦子靈活點,勤走動走動……

唐浩明白了,是讓他給他們送禮。可看著人事處長一臉的橫肉,唐浩就惡心,心說你吃得肥得都流油了,還不知足呢!我偏不理你這茬!他咬牙切齒地在心裏罵了句:狗屁!嘴上卻笑吟吟地說:“處長,你最近是不是有點上火,愛冒汗呀?”處長不知道他是什麽意思,以為要給自己進貢了,心想“孺子可教也!”於是順坡下驢道:

“是是,最近老是喘呢!”

“那是您老工作太辛苦了,要注意勞逸結合呀!”唐浩故意顯得非常關心地說。

“哎!身不由己喲!”處長搖頭歎息,覺得自己真是日理萬機,不由得愛惜起自己來。

“我看呀,您是吃的太多了,得減減肥呢!”唐浩冷冷地說。

“啊?”處長一臉茫然:“減肥?”

“對呀!您看您,臉盤大而麵帶油光,絕對的脂肪過剩造成皮下脂肪溢出。”唐浩故意說得很專業。

“那該怎麽辦呢?”處長抹抹自己油光的腦門,虔誠地問。

唐浩心裏厭煩透了,他強壓著自己,沒把這股鄙夷帶在臉上。故作神秘地說:

“我們正在研究一種快速減肥藥,即不影響你吃飯,又減掉你身上多餘的脂肪。現在已經快成功了。需要找幾個誌願者幫幫忙。免費吃。怎麽樣?您老願不願意參加?隻有一個名額了!”

“真的!那我去!”處長興奮地說。又問:“哎!還有名額麽?”

“怎麽,一個還不夠?”唐浩已經沒辦法不帶出點譏諷的神色。

“不是,我是想讓我們家那位也參加。”處長急於求成,沒有注意到唐浩的表情。

唐浩再也掩飾不住自己了,他不屑地說:“就這一個名額我還得給您老好好爭取一下呢!”

“怎麽,名額那麽緊張呀?”

“當然了,別的試驗對象是耗子,就您這一位‘貴人’!還不是您的麵子大!”說完,唐浩大笑著走了。

處長想了半天,終於明白是被唐浩“涮”了,氣得他直敲桌子,把大胖手都拍紅了。他對著唐浩的背影惡狠狠地說:“好小子!咱們走這瞧!”

 

 

經過了幾番周折,終於,在1996年的秋天,唐浩拿到了赴美簽證。臨行前,他到人事處去辭行。主要為的是揚眉吐氣一下。人事處長知道唐浩終於要走了,人突然變得客氣起來,關上門,他語重心長地說,小夥子,你行!我服了你了。然後感慨地說,其實呀,我也是想磨練磨練你。俗話說,那好鋼得要經得起幾錘子敲麽!我看出來了,你是塊好鋼。處長突然慷慨起來,說,那些條條框框,都是唬人的,誰不知道。什麽規定!規定就是烏龜的屁股(龜腚)!可我們沒辦法呀!我得照章辦事呀!我們是沒有什麽指望了,年輕人,好好努力吧。說得居然老淚縱橫。唐浩本想好好罵他一頓,出出胸中這口悶氣的,看他這樣,不禁感慨萬千。他拍拍處長的肩膀,說:老兄,謝謝你的教誨。你也挺不容易的。說完,他義無反顧地走了。留下人事處長一個人還在長籲短歎。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