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方汀:我的美國同事們

(2005-01-22 16:56:58) 下一個
  1. 我的美國同事們

 

方汀

 

               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在美國做電腦或網絡管理的人大多是“大腹便便”的男士,很少有女的?在IT部門寫軟件的倒可能有很多女性,因為寫軟件不須接觸硬件,相對而言較適合女性。我剛參加工作時,做的是遙控“電腦醫生”,尚無須直接接觸硬件,當時組裏二十多人中就有五員“女將”。三年前電腦管理被“外包”後,我成了組裏“碩果僅存”的一名女性。不知領導是出於“優待少數民族”還是其它什麽心理,讓我當新組成的小組的“工頭”,把原來組裏留用的其它四人分發到另三個組(在不同城市)去。離開了熟悉的環境,進入了男多女少的新環境,害我受盡“欺負”,如今總算憑智慧與耐心讓這幫男同事“接受”了我做他們的“BOSS”。如今我們組成了“大鳳凰城”地區最有效率,最具吸引力的小組,有些因合作項目來臨時幫忙的人, 還自願留下當了組員,整個小組相處得像個大家庭。大家一起處久了,漸漸變得無拘無束起來:什麽事到我們這兒都可以被“幽”上一“默”,任何到過我們房間的人都會被我們的幽默風趣逗得忘記了電腦“罷工”給他們帶來的不快。

 

               斯帝夫是組裏的“瘦子”,不是因為他生來如此,而是因為他有腸炎,吃再多都不吸收,終於從幾年前的“胖子”漸漸變成了今天的“瘦子”。斯帝夫的幽默常常是“黑色”的。這不,前幾天他剛給同事佛得下了個“樁子”,讓我們笑破肚皮。斯帝夫特能吃,可以說除了鐵呀什麽明顯不能入口的,隻要是食物,他都可以吃。同事都知道,讓斯帝夫與眾分享那怕是幾根薯條,無異於“虎口拔牙”。因為斯帝夫吃得多而且雜,有時就難免會放屁。他為了掩飾,故意弄了個發出放屁聲的軟件,時不時發動該軟件,令我們難辨真假。有一天,與斯帝夫隔個通道的佛得照例晚到,剛坐下,就聞一聲巨大的屁響從佛得座位附近發出,其它人還以為是佛得幹的,尷尬得滿臉通紅的佛得當然明白自己被人“擺”了一道。本來如果鮑伯不笑出聲或不在場,這把戲是不容易揭穿的。鮑伯憋不住一樂,大家立刻恍然大悟,都懷疑是鮑伯幹的,讓他“老實交代”。原來,前一天斯帝夫在佛得電腦上“下樁子”時,鮑伯碰巧在場,鮑伯就把事情原原本本說了出來,“可惡”的斯帝夫在邊上竟然一臉無辜似的一聲不吭。斯帝夫早就想害不守時的佛得了,他把那個發出放屁聲的軟件通過遙控,乘佛得不在時裝到佛得的電腦上,然後,等佛得一上坐,斯帝夫就遙控啟動軟件,弄了這麽個“惡作劇”。斯帝夫還給難纏的“黑莓”(blackberry,掌上電腦)起了個外號:“莓果”(dingle berry)。我不知道什麽是“莓果”,以為隻是個“黑莓”的“代名詞(nick name)”。那天斯帝夫與鮑伯一起去處理一個“黑莓”,佛得有事要找斯帝夫,就問我:“斯帝夫去哪兒了?”,我脫口而出:“斯帝夫和鮑伯去為某女士解決‘莓果’問題了 。”不料,佛得聽了止不住地樂,一邊樂,一邊朝門外溜,臨出門丟下一句:“等一下你見著香儂問她什麽是 dingle berry ?”一會兒,香儂(組裏新招來的女組員,我以前的同事)來了。我就問她什麽是“dingle berry”?香儂也笑了半天,終於停下來給我解釋:“A dingle berry is a piece of poop that stuck at your behind when you poop, hard to get it out。”(我真不知怎麽翻譯,且將之譯為“大便時夾在肛門口拉不出的一塊硬屎”吧。)天啊,怪不得佛得聽了“斯帝夫和鮑伯去為某女士解決‘莓果’問題了 。”要笑翻了!!!

 

               斯帝夫剛和女朋友分手時,天天求我們:“幫幫忙,快幫我介紹個女朋友吧。”丹當即給他出了個“好”主意:“有個有名的網站,專門幫人牽線搭橋。你去XXX網注冊,他們就幫你電腦選妃。” 斯帝夫聽了一聲不響。第二天,斯帝夫垂頭喪氣地來了。丹還不識相,湊上去問:“嘿,怎樣,對上相了沒?” 斯帝夫懶洋洋地說:“咳,別提了。昨晚,我花了五十元,加入了該網相親團體。花了至少兩小時在網上填表,對女方的要求從較高到中等到低,一降再降,降到最後隻要對方是女的,年齡在二十至四十之間,不管是白人(斯帝夫和其他組員都是白人)黑人還是亞裔,無論女方有無工作均可。等到半夜,一個對上號的都沒有。我隻好讓電腦繼續工作,去睡了。今天一大早,我就去查看,還是沒有。”丹聽了一邊樂一邊說:“大約你太特別了,沒人能配上。”此言一出,全組的人都樂了。我在邊上趁機打打邊鼓:“如果斯帝夫真這麽特別,那說明地球上沒有配得上斯帝夫的,斯帝夫隻能去找個外星人。”大家一起笑翻!看來傳說中的網上情似乎並不是那麽容易呢!

 

               香儂,羅伯特,馬狄和丹都屬“心寬體胖”的(不是一般的胖,是足有兩百多磅的真胖!)。丹是其中最胖最有趣的,每天不笑不說話,現在連他的菲律賓太太都被他“熏陶”出“幽默”感來了。有一天,丹跟我請假,說第二天要休一天假,我同意了。丹馬上給他的寶貝太太打電話報喜:“嘿,baby。我明天可以跟你同一天休假了(第二天是他太太的每周一天假日)。”緊接著,丹發出一陣哈哈大笑:“你一定是跟我一起呆久了,現在居然‘幽默’起我來了。”丹放下電話,忍住笑告訴我們:“猜猜我太太對我說了什麽?她說謝謝我提前告訴她休假的事,讓她有時間去通知她的‘男朋友’明天別上家裏來。”當然他太太是逗他的。丹和現在的太太都是離過一次婚的,現任太太比丹大了七八歲,在運通工作,每年假期多得用不完,所以每周固定休一天假。別看這一對女大男小,況且還是二婚的,兩人整天愛得不行,每天至少互通一兩次電話,開始總是“嘿,baby”,結束一定用“love you baby”。丹的第二次婚姻一定幸福美滿,丹給我們的印象是“不知愁滋味”,整天樂嗬何挺著個彌勒佛肚子。別人火氣衝天時,他總是以“冷靜(Chill out)”或“別太急(no sweat)”再加一張笑臉把別人的火氣澆滅。丹近來為一件事有點擔心:他太太要退休了。我們都好羨慕他太太可以退休享福了,奇怪為什麽丹會不太樂意?丹的解釋令人噴飯:“我太太是個好廚子,現在上班沒什麽時間做飯都已經把我養得如此白胖了,她退了休,有足夠的時間做好吃的,我怕是要胖得進不來這雙扇門了。”大家一想,丹的擔心還真對。於是,大家七嘴八舌給丹出主意:減少進食量,鍛煉身體,再不行吃減肥藥……依我看,說不定丹將來真得去做縮胃手術呢。

 

               前幾天,丹在給太太打每日例行電話時,碰巧鮑伯也在給他太太打電話。大約受丹的影響,鮑伯在結束時幾乎與丹同時說出:“love you baby”,還剛好與丹同時放下電話。(也許鮑伯在無意識地學丹的口氣取笑丹)。不一會兒,令我們大跌眼睛的事發生了。鮑伯電話放下不到十分鍾,太太突然出現在我們房間(鮑伯太太剛好也在我們樓工作),一付“興師問罪”的架式:“你從何處學來這麽油嘴滑舌的?莫非有了相好的?”可憐的鮑伯隻好老實交代,說隻是在學丹說話,決不敢有什麽“相好的”。不幸的是“肇事者”丹剛出去,暫時無對證,我們一屋子的人當場笑翻……鮑伯太太隻好將信將疑地離開了。第二天,鮑伯逼丹去給他太太證明他的清白,丹就帶著笑問鮑伯是否真的相信他會去說實話,嚇得鮑伯連連喊停:“算了算了,別再給我添別的亂子了。”-------大家知道愛說笑的丹一定會去“火上加油”的。沒想到,美國人還真有對婚姻如此看重的。要知道鮑伯和太太可是剛跨進六十大門,結婚三十五年的“老夫老妻”啦(孫女都有了),這種認真勁兒實在令年輕人汗顏。

 

               丹喜歡談論如何省錢,小到買雜物,大到買車,給寶貝太太買禮物(通常是金銀首飾),他總是會找到好的價錢(deal)。我以前還以為隻有大陸來的中國人才知道節省呢,沒想到老美也會這麽“小氣”。有一次,丹聽人說讓老婆理發可以省錢,他就來宣布要讓太太試試“身手”。我們以為他太太會理發,他笑著說:“哪裏,一點兒都不會。明天讓你們瞧瞧,我已經胸有成竹了。”第二天,丹來上班,大家乍一看差點沒認出來:丹的頭成了一個光光的大葫蘆!原來,丹的計劃是:讓太太先試著理,若太太理得馬馬虎虎呢,就認了;若太太理得太參差不齊呢,幹脆用刮胡刀刮光成光頭。組裏的“光頭元老”馬狄一進門就樂了:“嘿,好啊,這下我可有伴了!真希望把咱組變成‘光頭’組,那該多有意思啊。”我忍不住對馬狄瞪了一眼:“誰會像你那樣要用光頭來掩蓋禿頭的尷尬?” 馬狄一點不惱,得意洋洋地說:“你別說,我這光頭就是比禿頭好看。你們不同意麽?”得,遇上這種阿Q,不服不行啊。

 

為了省錢,丹和羅伯特很喜歡參加拍賣活動,多半參加政府舉辦的拍賣活動,偶爾參加網上舉辦的拍賣。有一天,兩人興衝衝地談論即將舉行的大拍賣。其他同事聽他們談得熱鬧,就問些基本的問題:買了拍賣品可否退換?(概不退換)讓不讓當場測試?(不讓),等等。同事們開始輪番轟炸了:如果買電器,買回去不靈,隻好自認倒黴啊?丹笑嘻嘻地說:“可不,我剛浪費了十五塊,買了個除了指示燈亮外其它什麽都不動的破放象機。盡管如此,我還是喜歡去參加拍賣活動,因為碰上一般店裏買不著的好東西機會比較多。有一次我給太太買到一對很美的綠玉耳環,一般店裏是買不到的。”除了丹和羅伯特外,大家聽了“概不退換”和“不讓當場測試”的規矩後對拍賣都興趣缺缺了。

 

               說起在客戶眼中“大名鼎鼎”的馬狄,就是他最會跟我“搗蛋”。中等個的馬狄,挺著個大肚子,亮著個大光頭,高興起來哈哈大笑,一不高興就罵聲震天,很情緒化, 用老美的話就是-------Moody。每次分配任務給馬狄,他總有千萬條理由來抱怨:我近來急需減肥,血糖已經“高聳入雲”了(Sky rocket,用馬狄的話來說);我腳也疼極了,路都快走不動了,等等。給別人落下我給他“太多工作”的印象。有一次,馬狄遇到一位難纏的客戶。這位客戶對馬狄提出太多要求,幾乎要讓馬狄手把手教電腦應用,確實超出了我們的工作範圍。馬狄氣得七竅冒煙,對我們大家聲明:第一,從此以後再不為該客戶解決問題;第二,他要到那客戶的鍵盤上去撒泡尿解恨……沒等馬狄發表完聲明,大家一致開口請“馬大俠”手下留情。大家對馬狄的種種類似行徑都覺得又好氣又好笑,大家公認:這位老兄屬於“永遠長不大”一流的。時間長了,我終於總結出對付馬狄的辦法:略施小計,時不時給點高帽戴戴------“處理這個問題隻有你是專家,幫幫忙吧”,“該客戶很喜歡你,他點名要你去幫忙呢”,“你知道XXX嗎?他的電腦出故障了,可能是硬件壞了”(隻要是馬狄熟悉的人,他都很願意去幫忙的),等等。有一天,我聽到樓梯一陣巨響(我的座位很不幸正在樓梯下)。由於上回一個女的從樓梯上滾下來,受了傷,我對巨響的反應是立刻去察看。我剛站起來,馬狄從門外像個大皮球一樣抱著肩“滾”了進來。我問他是否又有人從樓梯滾下來?馬狄紅著臉招供:“我想害你來著,故意用雙手撐著欄杆跺樓梯,沒想到,上帝懲罰了我,令我自己傷了自己的肩膀。”看著馬狄的狼狽樣,一屋子人頓時哭笑不得……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22)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