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紅牆: 賣車記

(2004-10-15 14:09:08) 下一個
賣車記 紅牆 開車十二年,酸甜苦辣。苦辣比較多,蓋過了酸甜。經手六七輛車,死在手中有倆。一個是漏油,不知道,一直開到油幹,一直把引擎燒死。還傻乎乎地問人家修車的:怎麽啦?另一個拍賣行裏買的,買的時候就有毛病,不知道,花了好幾千,沒開到家,就死在了半路上。 從美國小汽車,小麵包,到日本小本田,小豐田,一路開來,也算從加州開到東部,橫穿美國了。但從來沒有喜歡上什麽車。什麽寶馬菱誌吉拉瓜,沒感覺,在我眼裏跟自行車一樣。突然的突然,有天在路上看到了一個秀氣的車屁股,還是SUV,喜歡上了。每次看到,都會驚喜一指:我喜歡!喜歡了半天,從來沒記得名字。有次月兒在網上寫到她的愛,我還納悶,那是什麽東東。。。直到下次我看到了我喜歡的那個車屁股,一指:什麽?! 我看上了月兒的車。 怕是看了一年多了,才有機會去扛一輛舊的回來。喜舊就是理由。不過,有了新的舊車,當年跟我們南征北戰爬雪山過草地從落磯山脈 (Rocky Mountains)開到冒煙山脈(Smoky Mountains)的美國麵包就毫無選擇地要被無情拋棄了。這美國麵包,嶄新的開回來,不到一個月就讓我check engine 三次。雖然是在保修期,但心情大壞。之後一次又一次地亮燈check engine,令人手忙腳亂,慌慌張張。好歹在燈亮燈滅之中晃晃悠悠開過了11萬英裏。等我想trade in交給車行時,人家連連擺手:不要了不要了,上了10萬的美國車沒法要。 說句實在的話,車還是滿周正的,看起來儀表堂皇。這八年來,小撞有過,不過是kiss來去,最糟的一次碰壞了車燈,都已經修好。至於車的內情,實在不是我這樣的開車人能懂的,硬讓我說。。。開起來還成,挺順手的。 得了,這麽一輛車,總不能白扔吧?既然人家車行不要,看來隻好賣給私家。想來想去,首先走後門在中文小報上打了一個小廣告,心說,沒準碰上一個好心撿破爛的。登了兩個星期,竟然一個電話也沒有,問都沒人問一聲。心說,慘痛啊。 中國人不喜歡美國車好像是有目共睹的。中文學校裏,兒子順便數了一排車,不是豐田本田就是本田豐田,間或寶馬奔馳什麽的,偶爾才一輛福特,道誌啥的,純屬難得。我心說,要是色芮娜,快斯特什麽的就不至於到無人問津的地步吧? 再次想招:在車子窗子上花花綠綠地貼上條子:賣了賣了賣了!各地由各地的高招:莊生滿街上貼,象賣狗皮膏藥的;新州喜歡車上貼條子,象過去的丫頭插根稻草自賣。別說,還真靈!很快有人打電話問車況。可是的可是,不過的不過,電話有打,無人來看。幹打雷不下雨,還是沒戲! 轉眼就是兩個月,這車子還保著險哪。於是給英文報紙打電話,到internet上試試運氣,也想過直接捐給什麽腎病,癌症,心髒病基金 會之類的算了!正忙乎著,我們這街上有人熱心搞了個block yard sale。一個街道上全是花花綠綠的牌子。。。我們對門的律師太太閑賦在家,搬出小半個家底,擺了一車道的東西。。。我一看,靈機一動,有戲!連忙把車子開到路邊,貼上一個條子:忍痛大拍賣了,大出血,大降價!該出手時就出手!!! 果然人家。。。全去對門家了。那邊東西多,挑選的餘地大。尤其媽媽們,一會兒一個嬰兒車一會兒安全座,老有人去交錢。兒子眼 紅極了,不由得湊到人家跟前。一會兒樂嗬嗬地回來了,我還以為他刺探情報去了,誰知他捧著一堆pork chips回來了! 得得!正酸溜溜地,對麵一位媽媽從那邊拎了東西走過來,大老遠的,掃我車子一眼:我朋友正在找這個價格的麵包車,我讓她來看 看。。。 我激動地,好像人家真會來似的。 餘興尚在,那女士後麵來了位男士,直奔車子而去,我一激動,追上人家:請看好車。藍皮書上說多少多少,我是yard sale,便宜啦! 那位很嚴肅,不跟我嬉皮笑臉:知道。伸手:有車鑰匙嗎? 我說:試車? 那位:不用,聽聽發動機。 我一聽,得,沒轍了。來個懂車的。我事先說過,咱不懂車。可這車,跟我們八年了。不說check engine的燈老亮,底下還時不時地 漏點啥的。車子地毯也被電池腐蝕了,一塌糊塗。。。到底年紀大了,冒充風華正茂的也不成啊。這位看來是行家。。。瞧瞧,聽聽 發動機。。。看來想賣給他沒戲! 那位在我哆嗦的時候,已經發動了汽車,把前麵的蓋子掀起來,各個部位能摸的摸了,能看的看了,還爬到車子底下去看了半天。 我這時候已經放棄,正等著前麵那位女士的朋友來呢。 他從車底下出來。先是沉思,然後對一直在路邊的太太嘰裏呱啦了一通西班牙語,然後轉向愛答不理的我,說:我給你取現金去! 我暈倒! 就這麽著把車賣了。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時,他說:其實你這車沒大毛病。車子地毯需要換了,我自己能做。謝了! 有句老話怎麽說的:我家的垃圾人家的寶。。。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test 回複 悄悄話 tes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