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蘇月: 此情可待

(2004-10-08 09:23:20) 下一個
此情可待 By 蘇月 那年的初冬。 她被H大學研究中心的一個實驗室接受做postdoc。早上她到研究所裏報到,就在大樓前的台階上遇到了他。 她清楚地記得,那天早上的陽光正好照在他的臉上,他的身材均稱,朝氣勃勃。 他邊走邊笑著跟別人講著話,擦身而過的時候他微微側過頭來看了她一眼,依然保持著原來的笑容。而她的心就在那一刻停頓了一下。 後來她就沒有見到他。很快感恩節到了,她應邀去別的實驗室一位中國老板家裏作客。 那天傍晚她正在廚房跟女主人閑聊,一邊幫助準備飯菜,聽見後院傳來陣陣笑聲。她好奇地從窗口望出去,就看見他正在跟其他幾個人打排球。他身穿一件淺駝色的毛衣,一條咖啡色的燈芯絨長褲,看上去十分隨意自然。從女主人那裏,她知道他是那個研究所的助理教授,妻子和女兒正在辦出國手續來這裏跟他團聚。 正說著,他從外麵走進廚房找水喝。看到她,他似乎一怔,但馬上笑著跟她握手,說,我記得見過你的,很高興又能看到你。 她也笑了,心裏很快活。 晚飯後大家在客廳中興致勃勃地唱卡拉OK,她坐在角落的沙發上聽著。她想起了遠在中國的家人,心裏有些酸楚。 這時他走了過來,在她的身邊坐下。 為什麽不唱歌呢?他輕輕地問。 她隻笑了一下沒有作答。 這時有人提議讓他來彈琴。主人家裏有一架為孩子買的鋼琴。 他沒有推辭,走了過去。 他在琴前坐下,眼睛卻看著她說,你來唱,好嗎? 沒等到她回答,他就彈了起來。正是她喜歡的那首老歌:此情可待。 他的琴彈得非常專業。她情不自禁地站起身走了過去。 她靠在琴邊,隨著琴聲唱了起來。 Ocean’s apart, day after day… 她記得,在大家的掌聲中,他的眼睛一直含著笑注視著她。 那晚他開車送她回家。 你的琴彈得真不錯,在車上她由衷地稱讚說。 他笑了。謝謝,他說。 他告訴她,他的父親在國內一所藝術 學院教授鋼琴,他從小就學彈琴。但父親不允許他以這個作為專業,所以,他隻是業餘時間彈。 他還提到他自己在國內的家中,也有一架鋼琴。他的女兒彈得也相當不錯。 提到女兒,他突然沉默了。 一定很想她們吧?她輕輕地問。 是的,他說。路邊閃過的車燈反光裏,她注意到他的眼邊有淚光閃爍。 她輕輕地歎了口氣,拉緊了披肩蓋住自己的肩膀。 那段時間她忙於自己的實驗,經常很晚回家。 離開的時候她總愛有意無意地繞到前麵的樓來,看看他辦公室裏的燈光是否還亮著。 她知道他也走得很晚,但她卻一直沒有勇氣推開他的門走進去。 終於有天晚上,當她準備離開實驗室前,拿起電話撥了他的號碼。 你還沒有走嗎?他問。她能夠聽得出他的驚喜。 你也在忙?還沒結束? 這就要走了。他突然說,要我送你嗎? 她笑了,這正是她所希冀的。她知道,此刻,他也一定如她一般的寂寞。 她住的地方離研究所不遠。他陪著她沿著路邊走著。 一陣寒風吹來,她不禁打了個冷戰。他看了看她沒有說話,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披在她的肩上。 她想推辭,但他將手指放在她的唇上,製止了她,另一隻手輕輕地將她的肩攬過來。 她緊緊地貼著他走著,沉默地看著路燈下他倆的影子漸漸地拉長,又縮短。 她突然說,給我唱支歌,好嗎? 他想也沒想就唱了出來。還是那首歌,此情可待。 他低聲地唱著。他的音質很好,那柔和渾厚的聲音深深地印在她的腦子裏。 If I can’t see you next to never, how can we say forever? 她不由地也隨著他唱了下去: Wherever you go, whatever you do,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那晚她失眠了。滿腦子裏想得都是他,他的歌聲,他的琴聲。 第二天早上起來,她的臉色蒼白。她來到實驗室,沒有象往常那樣準備實驗,卻打開電腦找出自己的resume來。 過了不久,他的太太和女兒就順利地來到美國。而她也接到了C城一家公司給她的工作 offer。 她走的時候正趕上他去機場接家人。她沒有向他道別。 又是一個感恩節。 C城的冬天很冷,她一個人呆在家裏。晚飯後她倚在床頭拿起一本小說,打算自己消磨這個漫長的夜晚。 突然床頭的電話鈴響起,她拿起電話。 那邊,是他的聲音。他說,是你嗎? 她不知道說什麽。 她想說,你怎麽知道我的電話?她也想問,她們呢?但她一句話也沒有說。 他好像也並不在等她說話,隻對她說你等我一下。 她拿著電話等,那邊就傳來他彈的鋼琴聲。又是那曲他倆都喜歡的,此情可待。 她聽著,就在心裏隨著琴聲唱。 I hear your voice on the line, but it doesn’t stop my pain.. Wherever you go, whatever you do,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No matter it takes, or how my heart breaks,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 她輕輕地放下電話,淚如泉湧。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蘇月 回複 悄悄話 謝謝你。
是個很好的建議。
dora 回複 悄悄話 how romatic! but what happened afterwards?
you better keep writing.
登錄後才可評論.